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剑风尘 > 正文
第一章持剑皆贵,贫用成鬼
作者:决明子唐  |  字数:3485  |  更新时间:2020-01-20 11:04:05 全文阅读

凉州山东南端本挡住南吹的暖流,不料顶处列缺而下,开出一道缝隙,如暗黑裂出光明。山变运转,南风北吹,北边的叶青村从村子一下变成镇子,穷转富,水成金,后新修官道再突然横穿,引来了马帮商团,镇子立马变城池。

但南边的应水村就变得不一样。

原本这个村子风水不差,形似金勺,四周青山环绕,山群南低北高,中间土地肥好,村民安居乐康,日子过得稳当。自从叶青镇变成了叶青城,这里就变了样,成名副其实的鬼村,只有几个老弱病残住在这里。以往常来的是登记门户的衙役,这几年西边山头绿树高青云少,多了几个乱道之人。

那些人清楚这个村子有粮有人,但没人管,便偶尔派一两人来找食。

找食就是抢劫。

坏人命长,好人命短,这不,邻居老张叔替云海挡了一刀,血喷得到处都是,把持刀人、云海和江江都吓住了说不出话来。对方也是初次杀人,方才也是吓唬吓唬小孩,没想到一大男人居然冲上来挡刀!

那男人恢复理智后,用身上的衣服擦拭了刀,恶狠狠地对云海和江江说道:“狗丫丫的,不许报官,不然我宰了你们。”说完话,他还不忘记给老张叔狠狠一脚,然后扛着一大包东西往西边走掉了。

云海和江江被吓得连大哭的勇气都没有,等那人离开两刻钟左右,两人才发出了声音。

老张叔躺在血泊中,早已断了气。路过的野狗在远远的一处舔着地上的血液。云海捡起地上的木棍朝那狗扔了过去。狗被打中之后哀怨地汪汪两声,便狼狈逃跑。

江江没有发出很大的声音,把脸埋在老张叔的衣服里边闷声哭泣,因为她害怕哭声招来恶人。恶人来了,她也会死掉。死是一件很疼的事情。这是一个孩子对死亡的认知和恐惧。

云海很后悔,也很气愤,方才要是不冲动去跟那人较劲,老张叔就不会出事了。他看着闷声哭泣的江江,便说道:

“江江,以后就跟着云哥哥一起,咱们先把老张叔给埋了吧。”云海说道。

“不行,万一爹爹还活着着呢?”

“江江想看明天爹爹还……能不能……醒来……再埋掉。”她一边抽噎一边断断续续地说。

“那行,我陪着你。”云海说道。

夜幕降临,嚣张的吸血虫子聒噪繁多。云海的身子被虫子弄得全身是包,他看了看江江,见江江正用扫叶驱赶虫子。

云海去茅屋中找来半截的香,点燃后便绕着江江和老张叔的身边走了好几圈。那香的味道不怎么好闻,江江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后便让云海停手。云海将香放在老张叔身边,拉着江江走到角落坐下,再脱掉身上的破旧的衣服披在江江身上。

“哥,你要是会武功该多好啊。”江江依靠在云海怀里,淡淡地对云海说道。

“哥……会去学的。”云海小声说道。

听到这句话,江江有些激动:

“哥你不要去,阿爹说拿剑是贵人干的事情,我们这种人拿剑会被当做乱贼杀死。”江江对云海说道:“阿爹已经死了,我不希望哥死。”

“好。”

云海间说道。

这世间,修真学武,是王侯将相的事,穷户人家,每天睁开眼睛就是找饭吃,找水喝,找地方住,每年还要给朝廷交粮交布交棉花,再上城行工二十天做苦力。这是穷人一生的命运。云海间知道的,但他不接受。

我一定要这样活着吗?如果我想往上求,我该怎么办?

云海好几次问了自己这些问题。

“哥,我听阿爹说,你今天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云海,为什么?”江江轻声问道。

这名字有些文绉绉的,像贵公子和读书人的名字。云海登记在案的名叫狗运,没有姓。

今天早上在山上,他见到远处山巅之上有人穿行,像鸟一样一会的功夫就飞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他喊来了老张叔,兴奋地说有人在云海上飞。

老张叔说他看错了,把鸟看成人了。

云海没有看错,他坚信自己的眼睛,尽管自己的左眼已经瞎了好几年,但右眼看到的东西不差。他跟老张叔说,以后叫他云海,要像鸟一样在云间里飞。老张叔一边砍柴一边呵呵一笑,没有嘲笑云海痴人说梦。

“因为哥哥听说在北边有个半仙,可以骑着剑在云海中飞,半仙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那些歹徒根本就够不着他,也伤不到他。他一把剑可以砍断一座山,屠掉一座城,好多好多人都害怕他。哥哥也希望有一天像他一样厉害。到那时带着江江去好多地方,想去那里就去那里。”云海说道。

江江提起了兴趣,对云海说道:“哥要带我去海边。”

“为什么去海边。”云海问。

“去海边就有吃不完的盐,阿爹说随便拿点海水,菜都是有咸味的,不像这里盐都好贵好贵,要拿好多东西都换不来。”江江说道。

“那到时候我们就搬到海边,可以吃到有盐的菜,还可以钓鱼。”云海看着黑暗中老张叔模糊的黑影,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两个小孩在自己的憧憬中暂时忘却现实的悲伤。

现实是残酷的,第二天到中午的时候,老张叔并没有醒来,身体依旧冰凉,好多苍蝇都围了过来。路过的一个老人牙齿已经掉光了,眼还稍微看得清楚点,对云海间说道:“人死了,就赶紧埋了他,不然影响他投胎,万一得罪了鬼差,就成游魂野鬼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江江嚎啕大哭,因为她真的接受阿爹离开她这个惨痛的现实。云海安慰了江江,再花了一个多时辰把老张叔给埋了。

埋完老张叔后,他实在没有力气了,肚子发出剧烈的哀嚎。

江江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块残缺的饼让云海填饱肚子。

“你吃了没有?”云海对江江说道。

“刚才江江吃了一半了。”江江小声说道。

云海一口直接吞了那饼,然后起身拍拍土。江江跪在自己父亲的坟前拜了三拜,嘴巴里边还默念了东西。

“你跟老张叔说什么?”云海拉着江江走的时候便问道。

“江江请求爹爹保佑哥哥,让哥哥有一天可以骑着剑在云海中飞。”江江说道。

云海没有说话。

真正能御剑飞行的,是修真人才能做到的事情。修真法门,只有王侯贵族才有资格,工、农下户者修行是死罪。这是去年,将明山上下来走江湖的修真人对云海说的。那人让云海不要报任何幻想,因为云海一出生连拿剑的资格都没有,更不要谈修真了。

“哥,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江江对云海说道。

“去河里找鱼吃。”云海说道。

下午,云海从河里边找到几只鱼,挑了其中的一只大鱼往叶青城跑。为了确保鱼到叶青山还活着,云海一路上不停地给鱼做人工呼吸。

到叶青山的武学院时已经是傍晚十分,门口的老庄正坐在石阶上掏耳朵。云海跟老庄说这鱼是送给他的,让他收下。

老庄不耐烦地拿起鱼,恶狠狠地看着云海,然后把鱼仍得远远的。

“你知不知道来这非富即贵,你能怎么学,我即便放你进去你能跟院长说什么?”老庄是第两百七十八次拒绝云海。

“我可以的,我可以给院长端茶倒水,扫地洗衣服,只要让我在里边干活,我就有机会看他们怎么修炼。”云海每天坚持来这里求老庄,就是希望老庄能帮他的忙。

“丫丫的,你再敢说,等下叫人来打死你。”老庄将云海推在地上,伸出拳头吓唬,可是云海不怵,他坚持要去见院长。

这时候,门内出来了几个衣着干净,身子庞然的人,他们问老庄怎么回事?

老庄点头哈腰,说只是一个乞丐,乞讨不成便胡闹。他解释完之后,便凑近云海的耳朵小声说道:“你赶紧走,不然你死,我饭碗也没有!”

云海退到旁边的草丛,看着那些衣着华贵的人渐渐离开。

“你不要来这里找我了,我还得吃饭,院长不会见你。”老庄说道。

“我知道,我这是最后一次来求你。”云海失落地对老庄说道,说完正准备下山。这时,道路侧面的大木门突然打开,有一辆马车从里边出来。

“阿庄,怎么有乞丐在这里。”

这声音雄浑磁性,坚定有力。

“院长,是阿庄的错,可是这乞丐说他三天都没饭吃了,阿庄也不想见死不救。”阿庄低着头对马车里的人说道。

云海突然看到了希望,兴奋靠近马车,猛然跪在地上,对里边的人激动说道:“陈院长,我想要在武院找份活干,干什么都可以!”

云海的话没有得到回应,马车里边的人沉默。老庄接过陈院长递来的馒头,走到云海的身边,对他说道:“院长积德行善,给你的馒头,还不快走。

“院长,我想要有一份活干。”云海狠狠地在地上磕头,发出的声音让马车夫浑身起鸡皮疙瘩。

陈院长撩开布帘,上下打量了云海。

“你是个瞎子。”陈院长说道。

“没有,我还有一只眼睛看得见,不会影响的,不会影响的……”云海慌忙解释道。

帘布合上了,过了一会,传来一声叹气之后,陈院长说道“你回去吧,城里容易找活干,我们这不缺人。”说完后马车便缓缓离去。云海想要追上去,却被老庄拉住并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云海本来弱小瘦弱,哪经得起这般力道。他狠狠地摔到地上,差点昏睡了过去。

“你清醒点,你是个下贱的人,身上都是臭的,你有什么资格靠近他们。”老庄指着远处的马粪,再说道:“那是什么,那是什么,那是屎,你跟那屎一样是臭的,有钱人会靠近你这种东西吗,屎是会立马被清理掉。”

老庄刚说完这句话,门后就有人出来让他把地上的马粪清理掉。老庄恭敬朝那人点头,将馒头扔给云海后便去清理马粪,等清理掉马粪之后,他拉着瘦弱的云海到山底下,坐在河边啃馒头。

“你不要再来了,你要是再来,我连馒头都吃不起了。”老庄用祈求的语气跟云海说道。

“我不会再来了。”

“不会了。”

“不会了。”

云海把嘴角的血迹擦干,轻声地说道。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