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长平血战 > 正文
八十二章 酬壮士阵前献舞 守城池弓箭为先
作者:奥图斯  |  字数:2361  |  更新时间:2020-03-31 11:55:30 全文阅读

从邯郸到魏国都城大梁不足四百里,出使魏国的李同日夜兼程,几日后赶到大梁觐见魏王。魏王看过平原君催促出兵救援邯郸的书信,推说已派遣大将晋鄙率十万精锐入驻邺城,不日即可兵发邯郸。

  李同随即奔向邺城,催问晋鄙魏军何时启程去邯郸。哪知晋鄙以等待粮草接济为由,在邺城按兵不动。李同看出魏国无意救赵,只好匆匆返回邯郸向平原君复命。

  此时距毛遂启程去楚国已有十日,由于路途遥远,没有任何消息传回。而派出去的探马来报,秦军离邯郸只有一天的路程了。平原君明白魏、楚的援兵已无指望,据守邯郸只能靠赵国自己了。他命李同清点府中精壮、善武的门客,共得千余人,准备亲自带着他们与秦军对阵。文姬夫人听到消息后,叫侍女清芷找出铠甲、兵器,要与平原君一同上城。

  第二日文姬夫人早早起来,开始梳妆打扮。正当她用毛笔蘸墨,对着铜镜描眉时,平原君手中捧着一副金灿灿的盔甲,走进屋中。看到夫人特意用胭脂敷面,妆容要比往日浓艳许多。平原君不禁笑着说道:“都说女为悦己者容。今日秦军就会兵临城下,夫人打扮得如此娇艳,想必是为了与白起相见吧!”

  文姬夫人娇羞地瞥了一眼平原君,说道:“事情都过去十年了,夫君还为此耿耿于怀。”

  平原君还是笑着没有答话,他仔细端详妻子的面容,觉得那眉毛描得有些瑕疵。于是平原君从文姬夫人手中拿过毛笔,认真地描画起来。文姬夫人也不反抗,任由夫君为自己修补妆容。

  反复描画许久,平原君这才满意地说:“白起见到夫人,必定后悔当年没有答应入赘魏国公室,一念之差错失了美人。”

  文姬夫人举起玉手,轻轻槌向丈夫的胸前,故作嗔怒地说道:“夫君太啰嗦了!”

  这时平原君收起脸上笑容,双手郑重地将那副金色盔甲交给夫人,说:“这副铠甲原为先祖母所有。老夫人也是一位巾帼英雄,曾在阵前射杀敌军大将。赵国将士的衣甲依律应是红色,唯有先祖母被赵王特许着金色铜甲入阵。今日就将此甲传给夫人,以作护身之用。”

  文姬夫人接过铠甲,然后向清芷点了一下头。清芷会意,捧出一柄长剑。

  文姬将长剑从鞘中抽出一尺,露出寒光凛凛的剑锋,她说道:“舞阳剑削铁如泥,是当年还在作世子的韩王所赠。请夫君就持此剑,上阵杀敌吧。”

  平原君躬身接过舞阳剑。

  这时门外的近侍禀报,少公子前来求见。

  平原君命赵武在屋外等候,转头对文姬说道:“武儿年幼、初阵尚早,夫人不必带他上城。一会儿夫人与武儿共处片刻,随后我就派心腹门客将他带出府外隐藏。如果邯郸城破,门客会设法将武儿送到魏国。我想念有亲戚之情,魏王和无忌一定会收留武儿的。”

  听平原君所言,文姬夫人如释重负地说:“夫君如此安排甚好。无忌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必不会亏待武儿。此外我会修书一封,要无忌催促王兄出兵救赵。”

  在丞相府前的空场上架设着一面巨型战鼓,在战鼓四周聚集了一千多披挂整齐的兵士。这些兵士都是从相府门客中临时征召而来,在此等候平原君的校阅,然后等城据守邯郸。

  五更时分,空场上的战鼓响起,平原君在家臣的簇拥下走出相府。众人皆是雄赳赳一身戎装,但最令人瞩目的却是平原君身旁,身着金色铠甲的文姬夫人。

  平原君来到众门客面前,深深一拜,高声说道:“秦军即将兵围邯郸。在此危难之际,蒙诸公不离不弃,赵胜万分感激。我在此向上天发誓,赵胜愿与诸位同生死、共富贵!”

  众门客齐声回道:“愿与主公同生死!”

  文姬夫人上前再拜,说道:“大战将至、秦军残暴,诸位先生与君侯将九死一生。文姬无以回报,愿献阵舞为诸公壮行。”

  平原君径自走到战鼓前拿起鼓槌,亲自为夫人伴乐。当铿锵的鼓声响起,文姬夫人随之起舞,舞步刚劲有力。

  在场的门客多是慷慨悲歌之士,他们被文姬夫人的阵舞所感染,也随着鼓点的节奏,整齐地以短剑拍打盾牌、持长矛撞击地面,并齐声发出呐喊。

  鼓声越来越急促,文姬夫人的舞姿也随之越来越激烈。门客们开始变换队形,千余人与文姬夫人同舞,大家将心中对秦军的畏惧抛到九霄云外。

  当鼓声收起、阵舞完毕时,众人一起躬身喊道:“谢夫人赐舞!”

  此时负责守卫邯郸的赵军主将是廉颇,他见平原君携夫人率领门客登城助战,急忙带着手下众将前来参见。

  在廉颇的引领下,平原君巡视邯郸外城的守备。由于赵军精锐几乎都在长平大战中丧失殆尽,眼下在城上守卫的兵士非老即少。

  平原君越看心情越沉重,脸色也越发地难看起来。这时他看见一个年近花甲、白发苍苍的老伍长正带着五六个少年兵士向自己施礼,于是停下脚步,向伍长问道:“本相见老哥年长多阅历,想请教于你。秦军即将围城,依你看守住邯郸有几分把握?”

  伍长拍了拍城墙的垛口,躬身答道:“回丞相,邯郸城高大坚固,卑职从军几十年,遇见胡人多次来袭,但邯郸从来都是安然无恙。秦军来攻照样不能得逞,守住邯郸有十足的把握。”

  伍长的话让平原君一下子轻松许多,他接着问道:“守城以何兵器最为有利?”

  伍长答道:“守城的利器当然首推弓弩。不过军中善射者大都已在长平战死,如今邯郸守军多是老弱,勉强可以操控弩机。只是城上所存弩箭不多,望丞相加紧督造。”

  对于伍长的回答,平原君很是满意,他对随行的长史李同说道:“此人有大功,重赏五十金。”

  平原君离开后,见伍长得了重赏,他的手下纷纷道贺。

  一个少年兵士却问伍长:“胡人没有攻城器具,对邯郸向来只是掠境袭扰。秦军完全不同,许多坚城都被他们拔取。为何你有十足把握能守住邯郸?”

  老伍长苦笑着说:“三军不可夺气,将军不可夺志。我看丞相满脸忧愁,说守城有十足把握,不过是让他宽心罢了。”

  平原君一边继续巡视城防,一边想着刚才伍长所说要加紧督造弩箭的事情。

  平原君问李同:“城中武库里是否还存有弩箭?”

  “回丞相,邯郸的武备几乎全都发往上党了。”见平原君为难的样子,李同接着说道:“丞相可还记得,当年晋阳大战时赵氏先祖是如何造箭的?”

  此话猛然提醒了平原君,他连忙说:“回去我就进宫面见大王,商议造箭之事。”

  正说话间,众人同时望见城外远处升起漫天尘烟。大家心中明白,秦军已杀到邯郸。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