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嗜血战帝 > 正文
第一章:去除顽疾
作者:红尘诗人  |  字数:2157  |  更新时间:2020-02-27 00:23:15 全文阅读

晌午太阳高悬照耀,一间华丽的内殿中,一名少年正盘坐于内殿中央。

  他赤裸着上身,周围分别摆放着四鼎炉,四鼎炉燃烧着赤红色的火焰。

  那炽热的火,正在不停得烘烤着中间的少年,少年浑身通红大汗如涌泉。

如果仔细看的话,不难注意到少年的身体隐约中,有一丝黑色的物质流出。

  少年名叫:燕红尘。是燕城,城主燕江北的独子。

据说,燕红尘还在襁褓之时,就遭到贼人的毒手。

  当时,那贼人趁着城主燕江北外出空隙,潜伏进城主府,闯进燕红尘的房间。

  就当贼人抬掌,将要击杀雪红尘的时候,燕红尘的母亲李氏,拼了命才护住幼儿。

  就是这一掌落下,气劲直接贯穿过了李氏的身体,也伤到了燕红尘。李氏用最后一丝力气呼救,贼人这才放弃继续行动的想法。

  也正是这一掌,使得燕红尘彻底得失去了生母,而燕红尘却因母亲挡住了大部分攻击伤害,从而侥幸得以活了下来。

即便是如此,但也落的一身顽疾,自小就因为寒毒缠身,体弱多病。

  其父燕江北,自知自己疏忽导致幼子被伤,心中自认亏欠燕红尘,一直对他宠爱有加。燕江北到处寻医问药,为燕红尘顽疾操心东奔西走。

  如此做,为的就是让燕红尘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哪怕只是简单平凡的一生也算足够。

  燕江北,小心对着身旁一位老者问道:“风老,小儿情况如何了?”

  燕江北身材高大挺拔,一身华服贵气,剑眉如墨,其双眼中隐隐有一股好似有生俱来的王者锐利。

  只见他面容英气,配上那副身躯却是恰到好处。霸道中又带着儒雅之气,此时恭敬的弯下腰询问着。

  身前这名老者满头发白,身穿一席白衣胜雪,他身材对比燕江北显得矮小。

老者虽然是古稀暮年之人,却面色红润,丝毫没有老态。

  他缕了缕长须,慢悠悠的回道:“燕城主,经过这十多年的努力,红尘这身上的毒素,我想也好得差不多了,相信不出半日就能痊愈,只是修炼……”

  燕江北,道:“请风老,但说无妨!”

燕江北像是做好了莫大准备一般,好像什么都不能惊到他,这十六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是怀着一颗愧疚的心。

  老者叹了一口气,道:“这龙藤草焚香,药性刚猛霸道。红尘体内的毒属寒,虽然强制性把毒逼出来,但其体内的经脉,这么多年在冰火交加中早就萎缩,往后想要修炼怕是已经不可能!”

  风老名为:风雪灵,因为年轻时欠下燕家上一代家主的重大人情,才会甘愿留在燕家做客卿身份。

  他一生专研医术,一手妙手回春之术早已盛名在外已久,有燕归城“活神仙”的尊称。

  燕江北抱拳,道:“风老已经尽力了,江北哪里还敢过多奢望?如果没有您,小儿这条命怕是早已不在,还请不必介怀。”

  就当在他们对话之际,燕红尘身上黑色的毒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出。

同时风雪灵手掌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量打去,使得周围的鼎炉火焰,霎时间越来越强烈。

燕红尘看起来文文弱弱的身体,却是强咬着牙关,愣是没因身上传来的剧痛而喊出声。

  此时,他身上的部分皮肤已经被烫得溢出了一颗颗血珠,一张还带着稚气的俊朗面容却满是坚毅。

  或许是没有母爱的原因,又或许是那副虚弱的身体,这十六年来,每日每夜得被顽疾折磨早已麻木。

多年的煎熬,其心中所承受的痛苦早已不是常人所能理解。

  不知过了多久,燕红尘被风雪灵唤醒,此时的他睁开眼站起身来。

  顿时感觉到身上不一样的变化,再不像原来那样浑身冰冷,那每一寸肌肤带来温热感,让他一时间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燕红尘心中默念:“十六年了,我燕红尘终于是熬过来了,娘您看到了吗?我康复了,您在天之灵可以安心了。”

  燕红尘恭敬的对风雪灵行了一礼,父子相互对望,多少话语尽已在不言中。

  这么多年,燕江北对他也是操碎了心,每每想到心中就是温暖。若不是燕江北如此得悉心照顾,恐怕燕红尘早就扛不住治疗的痛苦自寻短见了。

  此时看着这对父子,风雪灵也是怀着欣慰。

对于燕红尘这个孩子,他也是十分疼爱。要知道,十多年来他几乎寸步不离治疗,可以说燕红尘算是风雪灵带大的。

  燕江北此时传进一名侍卫,此人五大三粗,面容敦厚皮肤黝黑,人如其名叫做:黑虎,是燕江北最信任的手下。

  燕江北,道:“吩咐下去,公子顽疾康复的消息不要走漏出去。”

  黑虎应:“是!”

黑虎转身如梭走出内殿,不知踪影。

  望着黑虎出去的方向,燕江北那双眼睛瞬间冰冷了起来,遥想十六年前那天,如今却还像是昨日。

  那日,那帮贼人支开燕江北,就是为了对府中的妻子儿子下手,这是要让他绝后,可见此仇之深,到现在燕江北都没有追查出凶手。

  根据风雪灵的推测,十六年前袭击还是婴儿时期燕红尘的人,是一位修炼了毒功的邪修,根据燕红尘身上的毒来看,此人毒功算得上十分高深。

燕江北自问没有得罪过这类邪人,再加上他是燕家这一代家主,又是身肩一城之主的身份,会不长眼来招惹自己的也不多。

  唯一,有可能就是那位邪修是重金雇佣的杀手。另外,联想到当时能支开自己,连带支开了城主府大部分兵力的手法。

  不难想象那人的心机周密,很有可能是潜伏在身边的人,或是已经谋划许久。既然有一次,当然下一次也会有。

  这些年,自己比较小心他们没机会下手,但保不准以后疏忽被钻了空子,所以暂时封锁红尘康复的消息,是对他今后的安全保证。

  次日清晨,康复的燕红尘走出房间,感受着晨阳带来的温暖,心中直呼痛快。对于燕红尘这么多年来,是从未如此畅快。

  此时他缓步走出自己居住的偏院,燕江北早已交代好,自己顽疾康复的事情先不要招摇,所以他当然也要把样子做回去。

  推开院门,还像往常一般微微弯腰,单手捂着嘴缓缓散步,带着燕红尘标志性的姿态,走着三五步距离,偶尔咳嗽一两声。

红尘诗人
作者的话

新书上架,求推荐,求收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