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救赎2020 > 第一卷:人生突变
01章:家庭会议
作者:踄凡  |  字数:3994  |  更新时间:2020-01-19 14:35:59 全文阅读

卷首语:职场之所以会乌烟瘴气,并不是因为那里有很多没本事的人,而是因为那些没本事的人还要去争他们配不上的东西。

华夏,京城市的一个小区的六楼的一间公寓中。杨凡正躺在自己卧室的床上,他捧着一本边角磨得发白的暗绿色大学毕业纪念册,翻看着每一页上同学的留言。

“哈哈… …呵呵… …”杨凡看着纪念册中的内容,回想着大学时期他们做过的一件件“傻事”,不时发出阵阵傻笑。

纪念册中有些的人样貌他都记不清了,甚至有些人已经完全消失在了他的记忆中。不过,他却总能够从这些自己都几乎能够背下来的,充满着语病的留言和那一张张稚嫩天真的脸上感到最真挚的情谊。

那种感情,是杨凡离开校园之后再也没有体会过的。

离开学校的时间越久,就越怀念校园的生活。这句话一定都没有错,至少,杨凡此刻感同身受。

2011年8月,杨凡从工业大学心理学专业毕业2年了。经过养父杨林的推荐,他这两年来一直在京城市一家大型的生物制药集团做人力资源的工作。

杨林一家都是滨海市的人,由于杨凡和他的姐姐杨艳都先后留在京城市工作,早早就从事业单位退休的养母刘文为了照顾他们一家人也跟着搬到了京城。

杨凡跟杨林一样都是直来直去的脾气,也都有一腔热血,想要做一番实业。可职场并不想杨凡想象的那样美好,两年多的工作让杨凡明白了很多的道理,那些都是大学校园里体会不到的,也是大学老师绝不会告诉你的。

这些道理中,令杨凡印象最深的一个体会是,才华和热情远没有臆想中那么重要。进入职场之前,杨凡一直觉得才华是成功的基础,热情是成功的催化剂。有了才华,再加上激情,就一定能够做出一番事业来。

进入职场之后他却发现,才华其实是负担,而热情,是毒药。

学校和职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在学校里,你可以尽情地表现自己,也可以决定只跟那些喜欢自己,自己也喜欢的人交往。就算没人欣赏,自己做一个有个性的“独行侠”都无所谓。

而在职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才是永恒的潜规则,“和谐”显得尤为重要。当然,大家更喜欢将“和谐”称为“团队精神”。一不小心,你就成了另类。

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哪一个行业,优秀的人都是少数。所以在这种“和谐”理念的导向下,职场就注定是平庸人的天下。

职场中,大部分人都不愿意看到身边的人超过自己。才华,远不如势力重要。热情,远不如关系实在。也正是因为这样,大多数职场中,势力都掌握在平庸的人手里。

对于杨凡所在的华夏央企,更是如此。

两年来,杨凡从未在职场里感觉到什么温暖。才华和热情不仅没有给杨凡赢得做一番事业的机会,反而带来嫉妒、委屈和压力。而他又不愿意将自己变成那种圆滑世故的利己主义者,所以在公司里可以说是处处碰壁,力没少出,活也没少干,可就是得不到领导的提拔。

按照他的脾气,他早就想辞职离开。可在刘文苦口婆心的劝诫下,他不忍心让养父和养母担心只能暂时留下。可以说,他的日子都在忍耐和压抑种度过。每当他不高兴的时候,他就喜欢拿起大学时的纪念册,回忆着曾经那无忧无虑的生活。

“哈哈… …哈哈哈哈。”看着纪念册理想职业那一栏,几乎一半的人写的“做个有钱人”的时候,杨凡总是忍不住发笑。

那时候,他自己也是这么想的,他们就是如此天真和幼稚。站在山脚下的人,往往只能看到山顶那些人的光辉,那些距离山顶很近的人才能看到站在高出要承担的压力和风险。

“咚-咚咚”他的房门被敲响,刘文推开门,招呼道:“小凡,傻笑什么呢?快出来,快出来… …明天那么重要的会面,别总不当回事,赶紧出来跟你爸商量商量。”

“好嘞!妈。这就来!这就来!”杨凡以一个类似鲤鱼打挺的动作从床上坐了起来,随手将纪念册放在了抽屉中。

他出门来到客厅,坐到了沙发上,拿出手机看着自己感兴趣的NBA新闻,等着养母开始她善意的“唠叨”。

今天注定是忙碌的一天,因为明天一早杨凡父子两人就要去见他们共同的领导,集团总部的一位主管人事行政的副总裁,李士朋。

这可能是他们父子俩事业的一个转折点,也是他们家的一件大事。

客厅里,杨林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他眉头紧皱,在思考着什么事情。刘文则拿出两套西装,为杨林和杨凡准备明天会面要穿的衣服。

刘文将一套藏青色的西装挂到了挂烫机上,认真地整理着衣服,瞥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杨林,说道:“老杨,明天你见了你们领导态度可要好好的,别总犯你那个牛脾气。人家是领导,你别总像在家里和平常工作中一样摆出一副总要教训人的样子。有些事你得忍忍,更得认命。人家怎么说也是掌握着你和小凡未来前途的人,特别是小凡,你一定要注意!”

杨林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说道:“知道了,知道了,你个老婆子唠叨我几十年了。每次都是一样的话,烦不烦!”说完,他随手拿起了今天的报纸,不愿意再继续这个几十年都没有争论明白的话题。

“你又不耐烦了,不耐烦我也要说啊!你平时就是眼睛里容不得沙子,工会里大大小小那么多人,就属你铁面无私。做什么事都那么较真,这些年,你说你得罪了不少人了!

你自己也就罢了,黄土埋了半截身子的人了,但你也要替咱们小凡考虑考虑!咱们儿子能力多强,人缘也不错,为什么得不到重用?还不是因为有你这么个不近人情的老爸。”刘文一脸抱怨地说着,手里的活却没有停下。

杨林放下手里的报纸,看着刘文,阴沉着脸,说道:“那你让我怎么办?!我是党员,企业也是国家的企业!难道你让我放弃原则、放弃脸面,去低三下四地跟那些只顾个人利益的小人们同流合污吗?”

说完,他又将报纸拿起了,挡住了自己的脸,好像觉得不看,不听,就能结束这个话题了一样。

“妈,我爸那是正义!习武之人怎么能没点血性呢!腰板那么软,怎么对得起咱们杨家内家功夫传人的身份啊!是吧,爸?”在一边摆弄着手机的杨凡忽然接话道。

杨林得到了杨凡支持好像立刻来了精神,将报纸放在一边,挺起胸膛,说道:“对,儿子说得对!咱们练武的人,练得不单单是身体,要保持一颗正义的心,这可是老祖宗定下的宗旨!”

杨林这番话说得正义凌然,声音也高了许多。然后扭头看向杨凡,问道:“对了,你今天的呼吸运行练了吗?这可是内家功夫的基础,不能间断!还有,今天的闭气练了吗?”

“哦… …练了,练了… …”杨凡忽然觉得引火上身,还好今天没偷懒。

“爸。今天我的闭气是3分28秒,稳步上升啊!”杨凡慌忙补充道。

杨林点了点头,一脸欣慰地说道:“嗯,还不错!练了这几年就达到这个水平,说明你真的很有这方面的天赋。”

杨林说完后又拿起报纸,直直地看着报纸发呆,可今天的报纸上明明没有他感兴趣的内容。

“3分38秒就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今天已经超过4分钟了!”随着一个温柔的女声,“咯吱”一声,家里的门被打开了。

三人闻声看去,杨艳手里拎着一个挎包走了进来,这会已经在玄关那更换拖鞋了。杨艳走到杨林身边,将包扔在茶几上,自己也像自由落体一样地瘫坐到了沙发上。

“哎呦,今天可累死我了!”杨艳揉了揉自己的腰,然后扭过头,冲着杨凡抬了一下额头,那意思是我的闭气功夫比你强。

杨凡耸了耸肩,脸上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是丫头回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早?吃饭了吗?”刘文停下手里活,一脸关切地问道。

“吃过了!妈,我知道我爸和弟弟明天去见他们大领。,这么重要的时刻,我就知道你们搞不好又得互相吵起来,所以提前下班回来解围了。”

“你这丫头,别总瞎说!我才懒得跟那个老头子吵呢,如果吵管用的话,你爸早就不是现在的职务了!”刘文一边嗔怒,一边将整理好的衣服挂好,又拿出一套黑色的西装挂到了挂烫机上。

杨林没有接刘文的话茬,将报纸叠起来放好,对杨艳说道:“丫头,你比小凡大两岁。练习咱们家传武功也比小凡早,闭气时间比他长是正常的。

咱们家的功夫以太极为基础,是实打实的内家拳,你爷爷结合了当代搏击技术重新改良了一下,大大提高了它的实战能力。我呢,又仔细研究了咏春拳和截拳道的特点,在招式上做了一些优化,现在这门功夫可以说在防守反击和近身短打上无懈可击。

不过,内家功夫,易学难精。而且需要长年累月的不间断苦练,你弟弟在这方面的天赋真的比你好。哎,要不是他身体偏弱,我准备让他去当搏击运动员了。

你入门早,闭气和呼吸吐纳比你弟弟强是正常的。但你不能骄傲,4、5分钟算不了什么,连高手的边都沾不上呢!”

“行了。老头子,你自己能闭气多长时间?我看人家吉尼斯世界纪录20多分钟呢!你行吗?”刘文忽然打断杨林的话,因为一般谈论武术这个话题,就是他们爷仨的事情,刘文一般就插不上嘴了。

杨林立刻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好像是自己引以为豪的东西遭真的到了质疑一样,厉声说道:“那能比吗?纪录有什么用?那都是提前经过科学测量的。什么环境、温度、人体状态都得达到最佳,还有一个团队在背后支持,才能有这么个结果,这能有什么用啊!”

刘文看着杨林又要发飙,就默默地继续做手里的活,懒得再跟他纠缠。

“行了,弟弟的武术天赋是比我好,谁叫咱弟弟天生聪明呢!对吧。你那个引以为豪的两极刀法,咱弟弟不也很快就领悟了嘛。

而且,弟弟的美术天赋也不比我差,他要是学美术,我可能就没办法评上我们美术学院的优秀教师了。”杨艳总是能敏锐地察觉到家里谈话氛围的变化,适时地转移话题。

杨艳瞥了杨凡一眼,杨凡冲着姐姐比划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这种转移话题的伎俩姐弟俩再默契不过了。

杨林也收起那份要跟人拼命的表情,沉声说道:“两仪刀法本来就是实战的,不难学。这是你体校的陈叔叔跟我一起研究出来的,一套专门应对突发事件和无声战斗的刀法,这与咱家武术注重一招毙敌的理念相同。小凡有基础,学起来自然很快。

听说你陈叔叔在咱们军区特战旅教授这门刀法的时候,还很受欢迎呢。这刀法的看似简单,但要懂咱们家的内家功夫才能真正体会招数中的变化,陈叔叔教的也都是一些基础招式。你这个丫头别酸,这个刀法不是不教你,是一个女孩子真的不适合。”

“知道了,老爸。这么霸道的东西我也不想学,我练武就是为了强身健体和自保,又不想做大侠。”

杨艳坐直了身体,一脸严肃地问道:“对了,爸。明天的见面,您觉得会怎么样?您的那个武术交流推广项目有希望吗?还有弟弟的职务有没有可能再进一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