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暗井 > 作品相关
第九十九章 雪上飞(下)
作者:研东  |  字数:2495  |  更新时间:2020-05-23 16:00:52 全文阅读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你是看不到还是怎么样?就这样的怂包,要是放在我头上……”女子不想重复她的话了。

鸮爷回头一看,也是那么回事儿,他的弟兄,也真太岂叫人不省心了。一个小女子踢了一脚,都说了这么半天的话了,人还没起来呢!你说说,还说人家一个小姑娘笑话他,这不事实就在这儿摆著呢吗?

“你们几个还是把他弄到一边儿去吧!丢人现眼的东西。等我回去就把你丢到山里喂狼。”鸮爷发威怒道。平日里,三当家的过天鸮是一个说话办事儿都大大咧咧的人,要是真动起真格的来,那可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啊!要是没这威慑度,那几个小崽子也不至於怕他怕到这个德行,他说要给喂狼的人,就没有几个不被喂的。

那小子一听这话这然是吓的要死,他想不明白,他与过天鸮才是生死的弟兄,怎么听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娘们儿说了一大堆的话就要把自己活活的喂狼,他是怎么也不会想明白的。

他们鹰盘山上最狠的人还不是这个过天鸮,正是刚刚女子口中所说的那个独眼鹰,也别看这三当家的过天鸮给他出了不少力。在独眼鹰那儿,公是公,私是私,谁下山后没有肉票就想活著回去,那是不可能的,二当家的如此,三当家的也是一样。

不然,他们几个也不能在这一条小道上埋伏这么多天,好不容易看到一个肉票,还被她三言两语给迷住了,竟真的对自己的兄弟下起狠话来,那兄弟听了,能不伤心吗?

伤心是伤心的,可是你尿裤子了是几个意思?

女子笑的都不想再笑了,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在她面前尿裤子,今天真是叫她开了眼界了啊!

“妹妹还没告诉我足下芳名?令尊又是何人?”过天鸮这几句话一出口,倒叫这女子笑不出来了。她先前还以为但凡是做土匪的,就全是粗人,这过天鸮几句话一出口,使她不得不另眼相看了。

“过天鸮,你也不用与我称兄道妹的,我不过就是一个跑江湖的,朋友有难,授人之托,终人之事,如此而已,报不报名号的,这,我看就不用了吧!萍水相逢而已!”女子收回笑容,不以为然地说道。

过天鸮自讨了个没趣,他还是不太死心,他非要在她的嘴里得到些什么不可。

“你们要的,除了人之外,不就是钱吗?总不能叫你们空跑这一趟不是。”女子说完,从身上掏出几锭银子来,也不管他们要不要,硬是要塞到对方手中。

她的这一举动把过天鸮给看愣了。

女子刚才小看了他,他也一样小看了这女子。他年龄不大,也行走江湖几十年了。如此慷慨的男子,他至今都没有遇见过,那像这样的女子,就更不用说了。

土匪下山,本来就是冲著金银与女人来的,照常理,塞到土匪手里的钱,就没有拒绝的。但是今天,过天鸮要换一下这个规矩了。

他没有去接女子递过来的金银,他宁可叫它们掉到雪地上,也不想让自己的手玷污了它们。

他一抬头,女子已然就剩下一个小黑点儿了。那件像样的貂皮大氅被她落在钮家的祠堂里,可不就祗剩下这一袭的黑衣了吗?

“想知道我姓甚名谁,回去问一问你们二当家的入洞隼自然便知!”这是女子在消失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本来,过天鸮他们要是想撵过去的话,也不是撵不上,祇不过他过天鸮没有这个心思了。

他还是拾起了雪地里的那几锭银子,他心想:“就当它们是我过天鸮朝妳藉的吧!日后我我发达了,一定会加倍奉还的!”那银子上,还留有女子的体香。过天鸮在原地看向女子消失的地方,看了好半天。

“我们回去吧!”过天鸮说话难得这么平和,他好多年都没这样过了。

“鸮爷?我们回哪儿?”那个尿了裤子的家伙问道。 “你说呢?”过天鸮回他,“鹰盘山!”

几个人朝原路回去。这也是他过天鸮唯一一次把肉票给放了。

就是把她抓住了,也是个棘手的女人。再说在这个动荡的年代,像这样的女人,真的不多见。接下来几天,怕是他过天鸮要失眠了!他们回去的时候比来时慢多了。

心里头住著个人,你叫他怎么能走快呢!

他得了银子,脸上却没有一丝丝的笑容。

女子那一路很顺利,天还没黑透呢!她就已然到了滨城县城内,初七一过,市面上的人也多了起来,县城怎么说也比乡镇要强的多,人多不少不说,管怎么它热闹啊!这么说吧!在这儿,她能看到年味儿。

女子行如卷雪的风,一进城不久,她就直奔自己的家奔去。

天祇要是暗下来,说黑可快了呢!她的速度就是再快,也抵不过时间过的快啊!她还没等到家门口呢!天完全就黑下来了。

她的家里面怪怪的,与外面一比起来,像是冷清了不少呢!虽然她的家不是很大。但在少滨城县来说,比上不足,比下还是可以的啊!比不上真正的大户人家,比起寻常的百姓家来,也还是绰绰有余的。

门外的匾额上,赫然悬著一朵纸扎的白花。在这黑夜之中是那么的“耀眼”,大门两侧是一副挽联。挽联上各拴著几块黑布。女子的头皮一麻!这还得了,父亲不过就是一个私塾先生而已,她离家之前还是好好的,怎么了这是?

女子推开门。

家里面是有几个人影儿,但比起外面来,那是少的不能再少了。父亲平时的人缘不错啊!就是突发疾病而死,也不至於就这么几个人来看他啊!他的棺椁旁,除了母亲之外,愣是一个守灵的也没有。

不说父亲桃李满天下吧!但这也太冷清了吧!冷清的叫人不敢相信了呢!母亲看到她,也就稍稍的愣了那么一下而已,她没有多看女儿一眼,就一个人跪在那儿啜泣。

棺椁前是父亲的灵位,就几个水果,几炷香,一个牌位,还有一个个大大的“奠”字加上两面儿的黑布,这就足可以说明问题了。

“娘!我爹他是怎么没的?”女子丢下剑,问一旁的母亲道。母亲并没有回答她,她还在那儿低声哭泣著。

可能是他天太黑的缘故吧!灵前那几盏小灯根本就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这对母女身后,就三三两两个人,他们除了叹息牟学究英年早逝之外,别的也没说什么。

也许等到明日天一亮,前来吊唁的人就人会多起来吧!

女子顾不了那些个了。父亲的牌位上的几个小字,就像几道强光一样,叫女子的眼睛闭也不是,躲又不是。

“亡夫牟绍舜之灵位!”女子看著那几个字,又回头看了一眼母亲,一时也懵住了。“娘!您能说句话不,是我啊!我是您的雪妞儿啊!我不傻了,我早就不傻了!您就不能告诉我,父亲他是怎么没的吗?”任凭她怎么摇晃母亲的身体,母亲始终一句话也没有多说。

“大伯他们知不知道?”女子换了一种方式问母亲。母亲摇了摇头。女子这才松开母亲,一脸绝望的样子。

她白天时与土匪几人交锋时还蛮高兴的,没想到这才两个多时辰而已,她的心情,一下子从高空跌入到谷底,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