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乱世末路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意外转机
作者:天下古雨  |  字数:3220  |  更新时间:2020-01-29 09:30:01 全文阅读

虎莽山一代,地广人稀,位于南诏境内。而南诏是目前唯一没有参战的强国,因此受战乱的影响并不大。渐渐便有其他国家的难民陆续逃离至此。

长生宗蛰伏在此已近百年。其总部就在这群山之间,四周灌木丛生荆棘满地,更有参天古树遮天蔽日,百年来从未被外人发现过。

楚飞岩感觉被人重重摔在了地上,头晕目眩,而最要命的是脏腑内里仿佛被撕裂般的疼痛。双拳紧握,由于太过用力指甲已经深深嵌入肉里,全身被汗水湿透,无比虚弱的喘息着。

他已经无法睁开双眼,意识接近崩溃,但他没有如往常一般让自己陷入昏迷,而是咬牙忍受着,因为小环,他想知道这群人到底是什么目的,想对小环做什么。

须臾,楚飞岩感到有一根冰冷的手指搭在了他的手腕上,然后听到一个冷漠的声音。

“此人天资惊人,可惜生机早已断绝,如若不然送给宗主定是大功一件,将他扔进冰魔窟吧。”

“是,闫护法!”

“还有,宗主已经闭关准备夺舍九幽玄体,吩咐下去再抓些人回来,动静不要弄太大,以免引起南诏警觉。”

“是!”

“啊啊啊!”楚飞岩吃痛叫出声来,如同牲畜一般被在地上拖着。意识变得更加模糊。

仿佛看到了黑暗中一双无比邪恶的手正伸向小环,小环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一边向后退去一边呜咽道:“大哥哥救救我…救救我。”

“小环!”

楚飞岩下意识的想要将她抱起,却发现什么也做不了,他好恨自己的无能!就像当初眼睁睁看着广陵城覆灭,看着两万兄弟死于非命而无能为力!

不不!我还不能认输!哪怕只有一线希望我也要救她,我已经辜负了太多人,但是小环还那么小那么善良,请再等等我!

抱着这份执念,楚飞岩被扔进了冰魔窟,一个百年来从未有人逃出的人间地狱。

冷!透彻骨髓的冷!楚飞岩如同死尸一般躺在囚牢中一动不动,但是他的存在却打破了这片空间的死寂。

很快,空气中至寒的气息源源不断的钻入楚飞岩的肌肤,侵入其心脉直达脏腑。

换做他人,怕是顷刻间便会被冻死。但他那以万载冰魄所铸的内腑顿时雀跃起来,开始疯狂的吸收周围的寒气,楚飞岩不知道这种情况是好是坏,死守住灵台一点清明,等待转机的出现。

不知过了多久,无边的冷渐渐取代了原先令他不堪忍受的剧痛,身体渐渐变得麻木,意识也更加模糊。

眼看就要坚持不住之时楚飞岩忽觉全身压力一轻。四周的寒气终于不再向其疯狂涌动,慢慢趋于平静。

楚飞岩挣扎着坐了起来,惊喜的发现自己的伤势已经恢复,而且不再感到寒冷,反而异常舒适。此刻他的脑海不禁浮现出顾惜梦那孤傲的身影:我说过,你死不了!

“他究竟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楚飞岩想不明白,摇了摇头,心道:不管那么多了,先救小环要紧。于是放下疑虑,开始打量四周。

整个魔窟由上至下呈漏斗状。每一层都由无数囚笼环形分布,越向下空间越小,直至深不见底。

楚飞岩所在的最上层,空间很大,放眼望去大大小小的囚笼中有着无数已然冻死的囚徒,困在厚达数尺的冰层中,还保持着生前的各种情状。

多数是在睡梦中安然死去,少数则经历了挣扎然后在绝望中死去,其中几人甚至已经破开了牢笼,却最终还是无法逃离这片空间,含恨死去。

此处距离最上方的石壁约有十丈高,不知石壁距离地面又有多深,且看不到任何出入口,看起来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密闭空间。

“总该有个入口将我送进来才是”楚飞岩毫无头绪,感受着四周无穷的寒气,心中一动,笑道:“既然死不了,那就大干一场吧!”

于是,时隔半年之后,楚飞岩再一次将自己玄空境巅峰的实力施展出来。只见他左右手互相为引,不断交替,须臾风雷声大作,两手间形成互相缭绕的蓝色火芒,发出滋滋的声响。

“雷灵,极光火焰掌!”

只听其大喝一声,一掌拍向了身前的牢笼。

轰隆隆!

牢笼应声而碎,强大的震动弥漫开来,发出愈加猛烈的声响。四周不少牢笼接连被震碎。

“咦?”

蓦然,有个古怪的声音从地底传来,若有若无,悠悠荡荡。楚飞岩却已经无力思考,他的脏腑再次因为妄动真气而消融撕裂。

此番全力施为,身体的反噬远胜之前。楚飞岩再次痛苦倒地,每一寸肌肤都仿佛在烈火中煎熬,吐血不止,大口血水转瞬就变成了红色的冰晶。

果然,至寒的气息重新侵入楚飞岩的身体,寒气的流动越发汹涌。楚飞岩痛苦的呻吟着,任由寒气遍灌全身,渐渐不再吐血。

又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奔腾狂暴的寒气再次平息,楚飞岩体内的冰魄内脏再次重筑,似乎比原先还更加稳固了一分。

“呵呵,果真如此!”楚飞岩站起身来,咬着牙笑道:“这点痛算什么,小环等我!”

说罢拔地跃起,飞身对着头顶的石壁连拍数掌。

熟料除了引起轻微的震动之外,就连碎石都没有掉下几块。

楚飞岩又倒下了,但是他没有放弃。

“只要不死,便没有倒下的借口!”这是当初衡水兵的信念。楚飞岩仿佛回想起当初在忠魂谷与众兄弟并肩作战的情景。

他很快又站了起来,凝望着四周,继续寻找突破口。

“咦?”

这次楚飞岩清晰的听到了来自下方的惊疑声,吃惊不小,问道:“下面有人吗?”

“没有!没有!”那声音似乎很不耐烦,停顿了一会又嚷嚷道:“你花爷爷帮不了你们,赶紧死吧,死了就安静了。”

然后无论楚飞岩怎么呼喊,下面都没了动静。

难道出口在下方?楚飞岩沿着道路螺旋向下走去,很快被一堵极厚的冰墙挡住了去路。

此后试了几次,楚飞岩都无法破开冰墙,只好放弃往下的念头。

轰隆隆!轰隆隆!

楚飞岩仍在不停的尝试着,虽然仗着怪异的体质总能复原,但多次受伤吐血之后他开始变得越来越虚弱。

“该死!”楚飞岩一拳砸在地上,骂道:“狗屁天选之子,你只是个无用的家伙,什么也做不了!”

忽然,方才那古怪的声音再次传来:“喂,小子。你怎么还没死?”

“不对不对,除了我和老鬼没人可以在这生存,你马上就要死了!对,一定是这样!你花爷爷真是太聪明了,哈哈哈。”

难道是个疯子?但肯定非常熟悉这里。楚飞岩见他开口闭口颇为自负,有意激他现身,于是没好气道:“缩头乌龟!我是你楚大爷,你死了我都死不了!”

“哇呀呀!小子,你说什么?小心花大爷揍得你屁股开花!”

楚飞岩见他上钩,故意大声笑道:“这冰魔窟在我眼里不过是补品,等我玩够了就去揍得你屁滚尿流!”

“气煞我也!不可能!你说谎!这冰魔窟的寒气乃至阴之物,活人根本不可能占为己用!”

“你不光是缩头乌龟,还是井底之蛙,我最瞧不起的就是你这种人!跟你再多说一句都嫌丢人。”楚飞岩接着说道,“我开始吸收寒气了,千万别来打扰我!”

说罢,果真一言不发,盘膝而坐,一边凝神感应寒气的流动和下方的动静。

“喂,小子!你敢瞧不起我?什么叫跟我多说一句都嫌丢人,给我说清楚!”

没有人理他。

“谎话连篇的小子!哪去了?快出来!”

还是没有人理他。

“不会已经死了吧?小子!哈哈哈,一定是!”然后声音停顿了片刻,似乎在竖耳偷听。

楚飞岩仍然不理他。

“哇呀呀!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声音的主人已然气急,“你花爷爷这就来揍得你屁股开花!”

楚飞岩只听得地底传来一声闷响,似乎是冰墙被破开的声音,有什么人开始往上逼近。

嘭!

又是一声,来人速度极快。

嘭-嘭嘭!

速度越来越快,楚飞岩已经能感受到脚下不远处的动静,厚厚的冰墙在那人面前竟如同纸糊一般。

心中骇异,楚飞岩暗忖:自己恐怕远非此人的对手,待会只有随机应变了。眼下还是尽可能的恢复伤势,于是不再本能的抵御那透彻骨髓的寒意,而是放空神思全力感受寒气的涌动。

这一来,正合自然运转之道,在冰魔窟的寒气与他体内的冰魄之间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通道。

冰魄将最精纯的寒气留在体内,并将多余能量的反馈到他的四肢百脉,最后再透过表层的皮肤重新回到体外。如此循环中,楚飞岩不仅伤势得以尽复,而且原本的经脉变得愈发坚韧通达。

于是,渐渐在这静态压抑的魔窟中形成了一股微风。

此时的楚飞岩已经完全感受不到寒意的存在,反而觉得胸中的郁结轻快了许多,和之前地狱般的痛楚相比简直如沐春风,脸上罕见的露出一丝微笑。

恰在此时,只听嘭的一声一个人影轰碎冰墙而出,眨眼间便来到了楚飞岩面前。

“臭小子,气死我了,看你花爷爷怎么教训你!”

说罢对着楚飞岩头顶的百会穴狠狠一掌拍下。楚飞岩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便感到一股无可匹敌的掌风从头顶袭来。于是苦笑一声:

“自作聪明,说的就是我这种人吧。想不到,最终还是死在了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