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无界大时代 > 正文
第一章 荧惑星君落凡尘
作者:紫薇叔叔  |  字数:3179  |  更新时间:2020-01-03 11:54:04 全文阅读

东魏武定五年(公元547年)正月初一,晋阳城中大丞相府,东魏权相高欢病卧于榻。

两月前,东魏大丞相高欢亲率大军围攻西魏玉壁城,正欲克之,却遭天降陨星于大营。死伤无数,将卒皆惊,遂大败而归。

高欢忧愤成疾、一病不起,到此时,已是油尽灯枯的模样。但他勿自强撑着最后一口气,他在等,他想知道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毁了他的军队大营。

一阵脚步声响过,一将领亲随抱着个大木箱子匆匆入室。指着大木箱子说道:“报大丞相,便是此物从天而降,毁我大营,伤我军卒无数”。

高欢强撑而坐起,“打开”!

木箱子打开,一足有半人高的卵状物体显露了出来。就见此物光滑圆润,状入鸡卵,色泽似灰似白,却又非金非石非木。

高欢眯着眼睛看了半天,怒道:“给我砸”。

便有亲将下属找来巨锤,这一顿大力出奇迹。但那巨卵却纹丝未动,不见任何损伤,连个小坑都不曾出现。

“给我烧”。

柴薪泼油,大丞相府园中烈火熊熊的燃了起来。巨卵却没有在烈火中涅槃,连烧两个时辰,依旧挺立如初,甚至连色泽都不曾有变。

“给我传太史令陈霞子”。

不大功夫,陈霞子匆匆入内,大丞相高欢气息奄奄的问道:“此为何物”?

陈霞子先摸了摸巨卵,又将巨卵揽入怀中,抱而起身,讷讷而言:“砸不动,烧不动,却又轻如毛絮”。忽地将巨卵恭敬置于地上,纳头便拜,口中惊呼:“此为荧惑星君落凡尘是也”。

高欢大怒,想老子从一个破落子弟到如今手握天下权柄的大丞相,无不是自己奋斗杀伐而来。区区天外来物又能将老子如何。还有那陈霞子,居然还参拜上了那不详之物,要知道就是这玩意儿让老子落到了今天这田地。那陈霞子也絶不是好东西。

重病之人最忌情绪起伏,高欢本已病入膏肓,这一怒之下,血气上头,张嘴就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眼看是不行了。

周边的孝子贤孙见得如此更是哀恸大哭。

就见大丞相高欢手指着巨卵和陈霞子大呼:

“将此物和陈霞子与我陪葬”!

一代枭雄东魏大丞相高欢就此升天。

长史如歌,沧海桑田。

一千四百多年后,新原市重修了古城墙,当的是恢宏雄伟。

古城墙上宽阔的步道上,一算命的摊主正在那里侃侃而谈:

“西临宁水,东依太丁,北控幽燕,南接皇都,咱这新原市啊,人杰地灵,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这新闻里也说了,前日里有火流星坠落太丁山中。这是什么,这是星辰下界,咱这新原市啊,又要出人物喽。话说十年前,新原的小高庄村就出了个英雄人物,那真如赵子龙转世,薛白袍再生。。。。。。”

一群退休老头们正围坐在算命摊子前,听着摊主陈瞎子口沫横飞。

“陈瞎子,又在讲古呢?你说你算命从来没准过,胡说八道的功夫那可是天下第一”。一位退休干部模样的老头走了过来,颇为不客气的打断了摇头晃脑的陈瞎子。

一句话,引得围坐在摊子四周的各色老头子们一阵哄笑。

这让陈瞎子有些懊恼,捋了捋下巴的山羊胡,砸吧着两片常年吸烟导致发青的嘴唇:“胡老抠,你懂什么。老朽今天讲的可不是古,而是今。话说你还当你是城管局的,你现在管不到我了,你现在和我一样,黄土埋脖喽”。

虽然被陈瞎子抢白了一顿,但胡老抠并不生气。他们是熟人,自打退休那天起,他就加入了新原市古城墙上的“退休老头胡咧咧俱乐部”,而陈瞎子则是这群老头的灵魂人物。不论刮风下雪,陈瞎子都会像模像样的把算命摊子摆起来,然后对着他们这群无所事事的老头子们谈古论今。

没有人真的去计较陈瞎子嘴里的那些有的没的,退休了,操那么多心干嘛,所图的不就是一个乐呵。

“好你个昧良心的陈瞎子,我当年没退休的时候也没管过你呀”。胡老抠笑骂着。

陈瞎子正欲还嘴,却忽地顿住了,一双只见白不见黑的眼睛开始翻翻着,连耳朵也仿佛像狗一样竖立了起来。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来活了。

果然,不远处一个神情落寞、穿戴落魄的年轻人晃荡着走了过来。

“小伙子,停下你匆匆的脚步,等一等你的魂魄。老夫今日有你一卦”。陈瞎子开了口,一套备好的台词脱嘴而出。

这又引得周围的老头一阵哄笑,却也没人拆他的台。这陈瞎子的家底大家也都清楚,说起来也是个可怜人,两眼天生残疾,无儿无女,每日间守着一个算命摊子忽悠个三瓜两枣过日子。要不是长了一张好嘴,估计就得饿死街头。

被陈瞎子这么一叫,那小伙子先是错愕了一下,待到确定叫的是他后,露出一排白牙苦笑道:“大爷,您看我这脚步匆匆吗”?

陈瞎子翻了翻白眼:“小伙子,你看我看得见吗”?

“您这。。。。。。”年轻人有些气结,看着陈瞎子一双见白不见黑的眼睛,也不好发作什么,无奈的点点头道:“得了,我还是匆匆而去吧”。

“别介,小伙子,这不重要。今日真有你一卦,老夫双眼虽瞎,但这心里可跟明镜似的。祖师爷赏饭,老夫算卦那是极准的”。

一旁的胡老抠也帮腔道:“小伙子,我建议你算一卦,这陈师傅在咱这一片可是出了名的神算”。浑然忘记了他刚刚还说陈瞎子算卦从来不准的事。

听得胡老抠如此说,陈瞎子就更加傲娇了起来:“小伙子,听到没有。今日与你有缘,只收你一百元”。

“多少,一百元?我还真算不起”。年轻人转身就要走。

听得年轻人挪动脚步,陈瞎子急了,伸出一把手喊道:“五块,五块总有吧”。

围观的众老头一看陈瞎子从100元直降到5块钱一卦,就知道他是认了真的。众老头显然也不愿可怜的陈瞎子丢了生意,便纷纷跟着帮起了腔。

“小伙子,算一卦吧,才五块钱”。

“算卦的也不容易,五块钱就当捐款了”。

“就是,就是,年轻人。算算吧,算算卦不走弯路”。

就见城墙上,一堆老头围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你一言我一语的喋喋不休着。

小伙子名叫丁汉,泱泱大国中普普通通的青年一枚,26岁,一事无成。若说有什么特点,那就是穷,穷的理直气壮,穷的没爹没娘。

他的爹死于一场他并不知道的祸事。他的娘受不住大山中的穷苦,在他六岁的时候,满含热泪,一步三回头的走出了村子,从此杳无音信。

好在还有一个瘸子光棍叔叔,不至于让他饿毙街头。

俗话说得好,没妈的孩儿天照应。丁汉就这样长大了,还读了新原职高。毕业后,先是当了几年兵,退伍后996的工作干了几年,存下了一点钱。物质增长会催生精神欲望,于是他就想要个自由,于是就买了辆十多万的国产轿车,干起了跑黑车的行当。

他以为新生活就此会展开,毕竟也算是有车一族了。可是现实却又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大耳帖子。前天夜里,开车有些犯困的丁汉,一不小心追尾了一辆奔驰迈巴赫。可偏偏他还没给车子购买商业险,这下可好,将近10多万的赔偿金一下就把他砸懵了。

东拼西凑也凑不齐,没办法只好借了。给自己觉得曾经要好的职高同学打了一圈电话,换来的基本都是拒绝。好在这帮人还算念点同学之谊,临了都会异口同声的加一句,口气也像是对好了口供般的一致:“不如你去找找柳小满吧,她现在可有钱的很”。说完都会促狎的笑出声来。

提起柳小满,他的内心就变得复杂无比。她是他心目中的女神,职高的岁月里,他无可救药的爱上了柳小满。爱情总是让人盲目,他甚至忘记了自己不过是穷山僻壤中的癞蛤蟆,而人家是光鲜可人的白天鹅。他笨拙的对柳小满展开了追求,为她写过荡气回肠的爱情诗歌,也曾送过秋收后硕大的玉米棒子。

柳小满似乎很享受他的追求,但却从未曾与他牵过一次手。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一袭白裙不过膝的柳小满从奥迪轿跑上翩翩而下,还与那油头粉面的奥迪司机来了个窒息长吻。

他愤怒了,18岁的他学着电视里的爷们儿那般,在柳小满的宿舍楼下喝了一夜的酒,再然后他就被送进了医院紧急抢救——酒精中毒差点要了他的命。

这件事满校皆知,而他成了笑话。

如今,时过境迁,少年时的感情经历想起来也不过是一场苦笑,和午后阳光下的淡淡闲愁。既然同学们都建议他找柳小满借钱,那就试试吧。

没想到电话里的柳小满热情的让他意外,这倒让他没好意思说出借钱的事来,只说想和人家见面聚聚。柳小满一口答应,并且约定了今天下午四点在古城墙上见。

丁汉早早的便来到了约定地点,可是一直等到了5点钟,还是不见柳小满出现,他就知道了,这是人家故意戏耍他。想必柳小满也早已从别的同学那里知道了他借钱的事情。苦笑着摇摇头准备离去,却被算命的陈瞎子叫住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