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彼岸弗空 > 正文
第164章 再临重明楼
作者:十一王  |  字数:3260  |  更新时间:2020-03-24 10:07:21 全文阅读

端木序和赵落葭两人再次来到那坍塌之处时,心中已有了应对之策。

虽然隔得还有些距离,赵落葭也觉得不舒服。

端木序说,“准备好了?”

赵落葭应道,“嗯。”

两人便跳进了暗河之中,手牵着手。

闭气潜行唯一担心的,便是时间太久,被迫换气。两心诀只能护住赵落葭的灵海。

不过,端木序想到了法隐传授自己的金磐境秘法守方寸。不仅仅是要守住自己的方寸,更要守住赵落葭的方寸。

如何能够做到,便是之前端木序灵机一动,想到了如果自己学会了两心诀,或可奏效。

两人在这暗河中,此时端木序施展两心诀的秘法,而赵落葭只顾催动灵气便可,然后在两人之外,便是端木序施展的守方寸。

有毒水气排斥在外,两人便能安心前行。

看着赵落葭一脸的平和,端木序知道那些有毒气体并未侵染进来。

微弱的寒明珠光芒在前,两人在水中如鱼儿般,快速地潜行。

不知在水中游了多久,但那种不舒服的水气依然弥漫着。端木序想着,当初幸好没有贸然就这么闭气潜行,不然落葭可就危险了。

有着两心诀在内,守方寸在外,两人又继续潜行了不知多久,端木序感知到那种水气消失后,才从暗河中出来。

在礁石上歇息之时,端木序对身后这么绵长的水气心有余悸。要不是自己也修行了金磐境,恐怕就真的一直被困在里面了。

一醒来就在这山体之内,要不是有着赵落葭,那还真是孤苦。

度过了这次难关,两人在各自的灵气技法方面,也有了更多的了解,也算是一种收获了。

暗河继续流,他们也还得继续走。

在昏暗中,难以计量日落日出,两人也不确切知道到底沿着暗河或飞渡,或潜行,到底经过了多久。

不过此时他们在暗河中潜行,发现这暗河越来越宽,两人也不断地往上浮去。

在山体内的一直往下,而此时却不断往上浮。

当他们从水面浮出时,久违的天那么蓝,而四周便是白茫茫的水面。

他们出来了,身处一望无际的水域当中。

长久困在昏暗之中,终于得见天光,心情自然是无比舒畅的。要横渡这水域,对于他们倒还算不上太难的事情,但往哪里走,却是个问题。

回华山?还是去哪里?端木序没有理由回华山,赵落葭虽说被那正阳教的女弟子给蒙骗,但阴差阳错还唤醒了自己的兄长,更是获得了不小的机缘。而且看那华山上的动静,绝对不小。此时回去,恐怕还会滋生更大的事端。

他们不回华山,反而都有着理由回宪京。

在这水域当中,自然没有什么可参照之物,但方向还是可以辨认的。

宪京在北。

一人真算是凌波微步,一人在水面寻得一根长树枝,也算是一木过江。

这水面极宽,不过再宽也宽不过两人的步伐。

当两人快抵达岸边时,在一群渔夫惊诧的目光中,上了岸去。

而从这些渔夫口中,两人才得知这已是大泽水域,洛水和渭水汇集之处。不过更让他们吃惊的是,那莲花峰上的天翻地覆,不过是整个华山区域史无前例的地动而已。

此次的地动不仅波及了正好以华山为中心,波及到了洛西、洛东和宪川三省。多少百姓就此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端木序神情黯然,如此天灾,总是让人难过的。赵落葭想的还要多些,朝廷的赈灾可得要跟上,不然百姓的日子可能还要更难过。

从大泽出发,两人总算是在驿站处找到马匹,在驿站差役毕恭毕敬的目光中,一直北上。

从大泽回宪京,还要经过并州城。

一路上看到了那些逃难的灾民,赵落葭也想看看洛西省这边的赈灾情况。

并州城,洛西首府所在,当年端木序便在此处巧遇了潘子翰他们。

不过此时的并州,比当初嘈杂了许多。

此次华州地动,殃及三省境内好几县,受灾人数极多,灾情也极为严重。各省对境内受灾区域进行赈灾救助。

不过一路看着那些逃难的灾民,再听了一些灾民口中的反映的情况,赵落葭觉得这洛西的赈灾好像一点都不到位。

赈灾物资极少,赈灾的人员也不多。

洛西赈灾的力度和灾情之严重完全不能对等。

赵落葭看到的就是这洛西的赈灾不力,严重不力。

进了并州城,直接去到了巡抚府衙。

公主驾到,使洛西巡抚石隆开有些惊讶,自然便要一番款待,然后派人好护送其回宪京。

赵落葭却不吃这一套,单刀直入,便问起了赈灾的情况。

石隆开作为封疆大吏,自然有一番说辞。早已准备好了赈灾粮和赈灾银,已责令受灾各府县对灾情造册登记,好一一发放。

当赵落葭质疑那些灾民目前还未得到任何的救助时,石隆开便痛斥那些不得力的知府和知县,声称要严查,并亲自去灾区督查。

对于这种事务,赵落葭毕竟也所知不多,石隆开一番应对之后,她也未能有更多责问的地方。不过,她想着回京后,尽量去争取些赈灾银,好救助此次受灾的百姓。

赵落葭婉拒了石隆开派人护送回京的请求,一群人前拥后呼的,很不自在的。还不如跟自己的哥哥快马北上,快意得多。

看着赵落葭离去的背影,石隆开眼神冷了许多,此番这丫头到此一游,便要花费很多的钱粮来应对了。至于跟随赵落葭而来的那个国子监监生,他倒并未放在心上。

端木序两人出了巡抚府衙,便要骑着马往官道上奔去。

不过,在路上,他们却碰到了一个人。

赵落葭不认识,但端木序左思右想,才想起此人。马卢,当初在那重明楼上时,有个给石继崇拍马屁的人,还挨了几脚的,就是那个马卢。

那马卢好似无意中在马前摔倒,趁着两人勒马之际,看到四周应该无人注意,便轻声说道,“小的有天大的冤情,请公主做主。”

端木序和赵落葭都是聪慧之人,在此拦住要鸣冤的,多半与那石巡抚有关,不然为何不直接去巡抚衙门伸冤。

这里毕竟是并州城内,端木序四周感知一下,并未发现有什么可疑之人,看来这马卢也是探查过才现身拦住他们的。

不过这路上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

“一个时辰后,在重明楼上汇合可好。”对这并州城,端木序毕竟不熟,便提议在重明楼上再碰头。

那马卢也是聪明之人,应了一声“好”之后,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端木序和赵落葭两人便骑马出了并州城,想必那些守城门的士兵会很快将这个消息传给石隆开。

刚刚出了城门不久,端木序和赵落葭便在一偏僻处将所骑的马匹放走,然后再折了回来。

“可能要委屈你一下了。”端木序笑着说道。

赵落葭有些意外,“要怎么委屈?”

端木序指了指她的脸,我们这样进去,恐怕还是太显眼,那些守卫的立即就会发现了。

以赵落葭凌虚境的实力,自然可飞越城墙,但在白日里这样,恐怕更会引起注意。

“要不稍微的乔装改扮一下?”

至于如何乔装改扮,虽然端木序也没有什么经验,但只要和原来模样不太一样就算是过关了。

原来漂亮的,那么变得丑一些,原来挺拔的,那么背微微驼一些,原来白嫩的肌肤,只能是抹点尘灰了。

赵落葭是觉得新奇,倒也乐意这样。

一会儿两个有些蓬头垢面的人就朝着城门走去,混迹在人群中。为了让那些城门的守卫不易察觉,两人还把衣衫都稍稍改了一下。

许是他们准备充分,或者是那些城门守卫不太上心,他们算是成功地折返回并州城。

进入城中,两人便朝着那重明楼方向走去。一路上,端木序也并未放松,而是留意是否有可疑之人跟随。

当年在那重明楼上,喝酒吟诗,还真是难得。

如今要在上那重明楼,身份已变,心思已变。

当端木序和赵落葭两人来到重明楼下时,那马卢已在重明楼下等着,警惕地张望着,待看清了端木序和赵落葭面容时,先是一惊,接着便在他们两人走过,并未停步,而是轻声说,“公主,请跟我来。”

重明楼只是碰头的地点,自然不是说话的地方。

端木序两人便跟在马卢身后不远,慢慢地走着。

看着前面那个背影,端木序琢磨着,当初那个被石继崇乱踢的人,为何此番会拦住落葭,到底要伸什么冤。

一个这么谗言媚笑的人,如果真的是要告堂堂巡抚大人的状,那可得极大的勇气。

或许自己之前看到的是假象。

端木序在琢磨,赵落葭也在想。

不过她想的却是,如果这人告状的对象真是那石隆开,自己应该怎么做,才算恰当。

如果让石隆开发现有把柄在自己手里,在这并州城内,对方会不会就此发难。

在皇宫中耳闻目濡,也让她对这些争权夺利和心狠手辣有了些认识,不再是个只懂风花雪月的丫头。

不管后面两人的心思,马卢三拐两拐,便从重明楼下折进了一条小巷,然后再绕了两圈,最后来到一处不起眼的地方。

马卢推开院门走了进去,随后的端木序两人也慢慢跟上。

马卢将院门关上后,用手一伸,“公主,里面请。”

端木序在他的神情中,找不到一丝当初那个谗言媚笑的样子,反而是异常的沉着和冷静,好像心里压抑着什么。

赵落葭和端木序便径直往里走,进入了正堂内,却看到了一个人。

“你怎么在这里?”端木序问道,很是诧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