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彼岸弗空 > 正文
第140章 逐肉
作者:十一王  |  字数:2585  |  更新时间:2020-03-06 16:56:47 全文阅读

紫竹潭边的地陷以及后来的轰隆声,确实缓解了云澜的咒语声。之前以守方寸尽力护住灵海的法隐,虽然被空见识破,予以一击,口吐鲜血。那鲜血自然是真的,不过伤势并无如此严重。

在空见率先对云清动手之时,法隐也出其不意,强忍着灵海的动荡,双拳用力一推。

呼啸声还没有往外传出,云澜的脸色已变,他万万没有想到即使在师父空见大师的独门锁灵咒之下,此人竟然还有反抗之力。

仓促间的防御,自然没有那么坚固。

云澜整个身躯直接被轰飞而去,噗通栽倒进紫竹潭中。

而法隐却一口鲜血喷出,这不是为了麻痹敌人,确实是受伤不轻。当他看着已踏桥而来的空见,知道此事也不可挽回了。

空见口诵锁灵咒,自然胜过其徒弟云澜不知多少。

锁灵咒,以紫罗汉之茶为底,再辅以天迷佛香,一旦中招之人,必定在咒语的牵引之下而动荡不宁。

灵海,那是修行者之根本。一旦灵气失控,纵有万般手段也是枉费。

空见的咒语声响起时,本来稍稍有所缓解的众人,再次遭遇更大的灵海动荡。

为防止再出差错,空见以天迷佛香之青烟,再次化成罗汉竹,连挥六掌,将六株罗汉竹轰进了这几人的灵海。

筹谋这么久,空见可不想出现什么差错,功亏一篑。

而在紫竹潭中,哗啦一声,云澜破水而出,落在了法隐跟前,抬起就是一脚,将法隐给踢翻在地。

“够了。”空见呵斥道。“去看看那边土里埋了那个。”

云澜虽还有怒意,但师命难违,几个起伏间便从讲经台,来到了李牧被掩埋之处,留神戒备着。

而空见的咒语声在水面上,在气流中,再到紫竹林里,开始回荡。声音越来越诡异,与寺里的诵经迥然不同,好像不是人的声音,不是这个世界的声音。

祭台之下,紫竹潭水暗了许多。不知是暮色将近的缘故,还是其它。

此时的端木序,正竭力稳住灵海内翻滚和动荡的灵气。但他发现,再怎么试图稳定,好像都于事无补。那喝下的紫罗汉,好像就是被投进身体内的饵,将青烟不断引来,两者在咒语的催动下,兴风作浪。

端木序根本听不明白空见的咒语,只感觉那从九条通道吹来的风,在咒语的加持之下,更是给灵海带来更大的风浪。

如果灵气散失甚至灵海崩塌,那么整个修行就噶然而止了。

想到此,端木序从未有过的恐惧渐渐袭来。自从步入修行之后,他越来越享受着修行者异于常人的种种能力,这也是他越来越自信的根源。

但如果就此断送了修行之路,那么大仇如何能报?如果就在此葬送性命,那也是万事皆休。

不甘心的不只是他,还有此时在祭台上的那几位。

一次论道大会,竟然凶险如此。

不过再不甘心,灵海内的翻腾之势越来越烈。

凶险还不至于此。空见的目光此时从祭台上的三人身上掠过,好像在斟酌从何人身上先下手。

端木序顿时觉得遍体生寒,察觉到了空见异样的目光,那是要吃人的目光。这不是形容,而是他真有这种感觉。

端木序不是没有经历过生死的凶险,那些沙场上乱飞的箭矢,还有洛水岸边的恐怖一箭,但终究不能和眼前的凶险相比。有些箭终究力道太弱,那支箭终究相隔甚远,而此时就在端木序眼前的却好像是一头饿极了的猛兽的目光。最要命的是,此时他却无任何还手之力。

其他两人也是同样的感受。当空见目光在身上飘过的时候,好似待宰的羔羊那么无力。

端木序自然是害怕的。不过当他感觉到空见的目光在赵落葭身上停留的时候,不知为何心中一痛。

无力的感觉,不舍的感觉,都涌上了心头。

也许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吧。

端木序想着总要做点什么。强忍着灵海内令人崩溃的动荡和痛楚,他试图向空见嘶吼,但最终只是传出了含糊不清的一句低呼,“老秃驴”。

他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空见果然将目光转了过来,落在了端木序身上。

空见看着这个有先天之灵的禅宗传人,想着自己的运气还真是不错。一下子有着两个先天之灵的寄主,那能夺取的灵气,想必对突破伪上境必有助益,那个上清教的也不错。

既然这禅宗传人是意外之喜,那么就从此人开始吧。

空见衣袖一挥,又是一记罗汉竹,直接轰向过去。端木序本已翻腾不已的灵海终究像那决堤的河水,灵气不受控地往外流失。

不是流失,而是随着那声声的咒语,流向了空见的灵海。

空见的双眼突地放光,先天之灵果然不凡。

而端木序却面色惨白。一旦灵气流尽,自己不死也是个废人了。他拼了命地催动法隐传授的守方寸。可惜就像溃了第一道口子的堤坝,只会越溃越大,再难修复。

空见并未像狼吞虎咽一样,一下子要把端木序的灵气抽光。而是一丝丝,一点点地汲取进灵海中。他要把这些先天之灵用到极致,就像食用最为精致的佳肴,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尝。

待宰的羔羊,不,应该是被吞进虎口的猎物,正被一口口撕咬吞食。

灵气一丝丝进入了空见的灵海,被裹挟在了好似冰霜般的灵晶上,慢慢地被拖曳进去。

恐惧终归还是恐惧,但恐惧到极致或许就是麻木了。

端木序此时便是如此。他甚至能细细感知着自己灵气的流失,那些被屠杀的羔羊是否也有此感觉,看着自己的鲜血慢慢流尽,端木序不知道。

但他知道那些羔羊不是不挣扎,只是好像没有了力气。

端木序此时也没有力气,他只能就这么静静地感知着一丝丝灵气从自己灵海去到空见的灵海。

在圜方坛祭祀开始,灵海中有了第一丝灵气,而此时灵气再一丝丝流失。筹谋许久终得到的一丝改变,却一着不慎就化为乌有。

不甘心之后还是不甘心。那灵气依旧一丝丝地流失,跟着空见的咒语声,跟着紫竹林吹来的风声,颇有些诡异的节奏。

这些诡异的节奏,却有那么一丝熟悉。

端木序竭力回想,何时曾听过这样的节奏。

幸好端木序这十多年的生涯颇为简单,在中书令府中听到的多是锅碗瓢盆的声音,要有这种体验的,只能是从圜方坛开始。

祭祀时候的那些吟咏,终究要堂皇光明得多,没有这种诡异的节奏。但,端木序突然意识到,这些节奏,不是听到的,而是身体感知到的。那是在祭祀当中催动法盘时,他所感知过的节奏。当时是痛不欲生,导致他几乎不会去回想。

此时的灵气流失的节奏和当时全身如刀解灵气滋生极为相似。

端木序禁不住苦笑,虽然笑意很难在脸上浮现。不管灵气滋生,还是灵气流失,怎么都如此痛苦?怎么自己都像是待宰的肥肉?

曾经的痛苦再经历一次,那又何妨?

反正别无他法,端木序想着要不是试一试当初催动法盘时操作之法。

没有了法盘,但这紫竹林的风,还有紫罗汉茶,更有那一缕缕青烟的残留,关键还有空见的咒语,这些汇集在一起,便是他灵气流失的根由。他要保住自己的灵气,只能是反向而为。

但如何反向?

此时当然再没有机会向皇甫叔请教那法盘之机理,端木序想得很简单,来去相反,那么高低相对。

这灵气流失的节奏中自有其高低起伏,端木序要做的便是反道而行之。而那种自内而外的刀割之痛又开始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