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彼岸弗空 > 正文
第116章 动之以情
作者:十一王  |  字数:2204  |  更新时间:2020-02-23 14:34:00 全文阅读

刘国范在胡乱猜测,端木序则缓缓收回在外的灵气。灵气由内滋生,灵气之多寡,可是下境修士争斗的根本。寻常情况,修行之人断然不会无端消耗这些灵气。

在这正堂之上,要见的见到了,该说的已说了,该帮的也帮了。各人都算是有所收获,除了被问懵了的刘国范。

也许如果不是李牧的再次出现,潘子岳就可以先回府再做接下来的筹划。

李牧在镇抚司衙门内确认了那封家信出自潘知妍之手后,便决定到顺天府衙来,从这位潘家千金身上看看能不能打开缺口。

潘家果然有人来了,那国子监的监生后面的人呢?怎么还没有动静?李牧一边想着,一边就走进了顺天府衙的正堂。

牵扯到皇室的要案,刘国范自然是希望早点有人接手,所以看到李牧再次回来,心想这样往返奔波,这镇抚司应该有所斩获,那样对皇上也好有所交待。

果然,李牧一进入正堂,目光就落在了潘知妍的身上,直接开口问道,“潘侄女,对于遇刺案,我想再听你讲一讲当时的情形。”

李牧的神情是放松的,但在潘知妍的眼里却是寒冷的。这镇抚司指挥使再次来问自己,想必那封信上所写的字句早已看清楚了,甚至也确认了那是自己写的。

在大宪人的心中,镇抚司好像无所不能,特别是在查案方面。

潘知妍看了一眼身旁的二哥,有些犹豫,是否要把自己碰到的情形都一一交待。潘子岳看到小妹投过来的目光,稍作盘算之后,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端木序在一旁看着,这镇抚司指挥使一进正堂之后,目光就锁定在潘知妍身上,真像一匹等待猎杀的狼。他想着,如果被这样一匹狼盯上,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潘知妍的应对很直接,“李叔叔,昨日我被吓坏了,刚刚才想起来,自从我我去凤来阁之前,碰到了一个代写家信的货摊。有个人缠着我给她誊了一封家信,中间还把手上沾了些墨迹,就去了凤来阁,在那里还碰到了刘大人。”

说到这里时,潘知妍还看了看不远处的刘国范。

顺天府尹心想,你交待事情,提我做什么。

李牧不置可否,潘知妍继续说道,“从凤来阁出来,我就去了异宝斋。在异宝斋出来的时候,十三皇子已经被刺了。”

李牧还是不置可否,刘国范却听得越来越心惊,这潘家难道还真和遇刺案有关?他自然想起那凶犯身上的信件,更知道遇刺正是在异宝斋前。

但是,他忍住没有发问。此时虽然是抢功的机会,但也极有可能会万劫不复。如果最终皇上认定潘家并未参与,那么自己将面临潘家的滔天怒火。

明哲保身,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刘国范在心中嘀咕着。

潘知妍抬头看了看李牧,见到对方依然一副在等待的神情,琢磨了一下,继续说道,“自从发现了十三皇子遇刺之后,不知怎么的,我就有些慌了。因为我看到那个倒在地上的凶犯,好像就是缠着我誊写信的人。”

刘国范心想,当初在路上阴差阳错留下这二人,还真是蒙对了。

李牧终于开口说道,“然后你就在后面跟着马车,想着把信偷回去。”

潘知妍低下了头,轻声回道,“是的。李叔叔。因为我害怕到时候根本说不清楚。”就像一个做错事情的晚辈,向家里长辈认错一样。

刘国范还真是大开眼界,涉及到皇子遇刺的通天大案,疑凶竟然像在家中给长辈认错。要是旁人,早就被酷刑伺候了。

端木序却知道潘知妍为何有这般态度上的转变。别人听不到,那是他不想让别人听到,他自然是可以听到的。潘家兄妹的谈话,一个是告诉自己有把柄在镇抚司手里,一个则是告诉昨夜永和宫中被镇抚司带走了一封信件。

如此情形之下,再想掩藏便是徒劳。何不顺水推舟先承认,后面再设法洗脱嫌疑。

这些世家子弟都不是愚笨之人,随着情势变化都随之做出应对。

端木序想着,以后要这些人跟随自己,交情是一回事,利益恐怕也不能少。他们都一个个绑缚在家族的利益之上。

李牧确实像一个家中的长辈,此时也未发怒,继续问道,“你怕自己一个人拿不到信件,还找了个帮手。”

李牧说完,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端木序。

这可给了潘家兄妹出了个难题。如果说是,那么便是将这怀朔的白神射给拖进了火坑。如果说不是,又如何解释在此紧要关头,还扯上这么一个外人跟着同行。

但问题是,即使说这白神射不是帮手,又有谁相信呢?

潘知妍向端木序投了个歉意的目光,缓缓回道,“当时我糊里糊涂的,就想拿回那一封可能会惹事的信件,正好看到了怀朔军镇的白队率,便求他帮我一下。”

“难怪我在那马车车厢处竟然发现有灵气的痕迹?如果我当时未及时赶到,你们是不是就得手了?”李牧的目光在潘知妍和端木序两人身上扫过。

潘知妍赶紧乖巧地回道,“都是小侄女一时糊涂,还望李叔叔不要怪罪。”

如果真的是在家里长辈对晚辈的教导,诘问和认错可能也就到此为止了,剩下的便是家长里短。

可惜这里是顺天府衙的正堂,而这也不是家里的长辈,而是大宪国的镇抚司指挥使。

李牧接着问道,“那你觉得这封信件有什么问题?”

这个问题很刁钻。

如果只是誊写,会不会发现问题?极有可能不会。不花心思的东西,多半都记不住。刻意为之的,也许想忘也忘不掉。

潘知妍略一沉默,然后缓缓回道,“李叔叔,誊写的时候,我一门心思就想着帮忙一下。从异宝斋出来时,我也只是觉得这封信件在凶犯身上不妥,就想着赶紧的把信找回来,不要给家里添麻烦。”语气依然是一个做错事的小辈,希望得到长辈的谅解。

“嗯,谁都不想给家里添麻烦,更不想给皇上添麻烦。可如今十三皇子就躺在床榻之上,性命堪忧。”李牧终究不是个和蔼的长辈。

瞧着潘知妍有些噤若寒蝉样子,李牧催促道,“继续说。”

“誊写的时候,我不太在意。昨夜在这府衙的后院当中,好好的寻思了一宿,大致有了些眉目,才发现这封信内藏玄机,还望李叔叔彻查。”

“什么玄机?”李牧追问道。

一旁的刘国范想听,端木序也想知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