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彼岸弗空 > 正文
第106章 是非只为多开口
作者:十一王  |  字数:2280  |  更新时间:2020-02-19 08:50:50 全文阅读

就在端木序还在旁观和感叹之际,顺天府的巡防营才有人赶来。那个搂着赵世成的内侍吼道,“赶快找人,十三皇子遇刺。”

十三皇子遇刺,一下子将赶来的巡防营士兵给震住了。

巡防营马上哗啦地散开,将那内侍和其怀中的赵世成给团团围住。有机灵的士兵建言,“得赶快上报。”

当今的十三皇子在永乐坊遇刺,消息一时间以极快的速度往外传去。听到消息的坊间平民百姓自然是吃惊不小。谁这么大的胆子,还行刺皇子?不怕诛杀九族吗?甚至有胆小的还担心着,千万不要是自己哪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方亲属,到时候惹祸上身可就麻烦了。

消息自然以极快的速度传到了还逗留在凤来阁的刘国范那里。

刚刚听到消息的时候,刘国范差点一个趔趄栽倒,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本来还停留在耳中的天籁轩乐音以及后来萦绕在眼前的曼妙身姿一下子便烟消云散。

十三皇子遇刺,伤势还极为严重,这不是要让自己掉官帽吗?

刘国范强打着精神,跟着来报信的巡捕营士兵朝着出事的异宝斋方向赶去。

虽然不像顺天府尹刘国范一样需要担心自己的官帽,但从异宝斋失望地走出店门的潘知妍,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地上躺着的那两个人,她都算认识。一个是讨厌的多年的人,处处和落葭作对的人,另一个却是那个在代客写信的摊位前央求自己写信的人。虽然毡帽被丢在了一旁,但那面孔她还是记得的。咦,他是个和尚!

这是怎么回事?

潘知妍隐隐觉得自己好像牵连到这件事情当中,心中荡起了一丝不安。毕竟地上躺着的可是个皇子,不管再怎么不受宠,皇上绝不允许自己的子嗣受到别人如此大的伤害。

潘知妍心思急转,如果此事与自己有关,那么问题会出在哪里。这个头戴毡帽的和尚,根本没有必要给家里写信。出家之人,不是已断了七情六欲了吗?更何况,好巧不巧,给银两也不要,最后的结果是让自己写信。

难道问题出在自己誊写的信上?

一念及此,潘知妍快步朝着见性冲过去。不管那封信到底有没有问题,千万不能落到别人的手里。

不过有着巡捕营的人围着,让她有些束手无策。

她焦急地四处瞅瞅,正好看到了不远处的端木序,心想以白神射高妙的技艺,应该能够帮自己拿到那封信。

不过当她正要往端木序所站的地方走过去的时候,一大队人马往异宝斋方向冲来,不仅仅是听到消息的顺天府尹刘国范,还有在城中协助巡察的镇抚司飞羽卫。

十三皇子遇刺,皇上怪罪下来,所有人都难逃其责。

本来要看热闹的旁观者,见到这么多官差特别是飞羽卫到场,纷纷往四处散去。有些事情不能看,不能问,更不能说。

端木序顺着这些四散而开的人群,慢慢地退到了较远的地方,同时发现从异宝斋里出来的潘知妍,正混在人群中向自己靠拢。

街道上飞羽卫和顺天府的人在互相交涉,有人在给赵世成吃药止血,有人在盘问内侍当时情况。声音嘈杂,人心更乱。刘国范时不时擦拭着从额头不断冒出的汗珠,不是太热,而是太冷。看到那十三皇子面如白纸的模样,他的心已经沉到了冰窖深处。

端木序心不乱,但靠近的潘知妍却有些心乱,看着已经被团团围住的那具和尚尸体,她一时间却无法所施。

到底该怎么办?

到底能不能请他帮忙?潘知妍在内心中权衡着。

在那凤来阁中,她亲眼所见,这白神射不只是箭术绝妙,更是会那些无上的法门,凭空可从池水中抓鱼。那么能不能凭空从那和尚身上找一找那一封信?

不过,他能值得信任吗?要知道此事干系重大,哪里能轻易让他人知晓。如果让其他人知道她潘知妍和此事或有关联,那么朝中必定有人大做文章。

虽然对于官场中的那些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之事从来不感兴趣,但毕竟出身于潘家,总是听闻或见识过。此番那十三皇子莫名被刺,而旁边正好有个与自己有一面之缘的和尚,自己极有可能被对方算计了。

眼前的白神射,在大哥的话中,是个有担当的人,在落葭的话中,也是个有担当的人,在自己的眼中,应该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潘知妍正要开口,端木序示意往外走去,离那些飞羽卫和巡捕营的人越远越好。

稍稍走了一小段路,潘知妍迫不及待地说道,再耽搁可就来不及了,“白大哥,小妹有一事相求。”

“请讲。”

潘知妍往飞羽卫围着的地方悄悄指了指,“在那个地上躺着的和尚身上,可能有一封信件,不知道白大哥能不能帮我取回来。”

端木序抬头看了看远处围成一圈的飞羽卫,不禁皱起眉头来。这潘家小妹的意思,绝对不是让自己横冲过去,明目张胆地在见性的身上搜东西。

那么到底如何才能拿到呢?

刚才与独孤横比试时,从池中抓鱼,虽说也是隔空取物,甚至还是抓取活物,但对于速度没有要求。

这次要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见性身上掏信件,即使找到之后,如何瞒住众人耳目。

此事不易,但看着潘知妍焦急又恳求的眼神,端木序答道,“我尽力一试。”想着之前这丫头手上的墨迹,看来此事必有内情。

听到了自己等待的答复,潘知妍微微有些焦躁的心才稳了下来。同时想到,在异宝斋中并未见到范大哥,难道这也是假的?

潘知妍越想越觉得不妥,满怀着希冀地等待着白神射如何取回那封信件。

端木序不动声色地挪到了异宝斋斜对面的店门外,依靠在店前的立柱边。

他等待着出手的时机。

果然,场中的纷杂终于清静下来,飞羽卫护着奄奄一息的赵世成,将其轻轻放到了一顶软轿上,几人轻轻抬着,快步地朝着宫城方向奔去。

而另一边躺在地上的见性,早已生机全无。但作为刺杀十三皇子的凶手,飞羽卫自然也不会丢下。不过,刘国范想着此次十三皇子遇刺,再追查背后元凶方面更不能落后了。刚刚的一番交涉,顺天府终于争得暂时保管凶手的尸身的机会。

一众巡捕营的人,便将见性的尸身放在了一辆马车之上,急急忙忙地往顺天府衙门赶去。剩下的人,则继续封锁这片案发现场。

向潘知妍微微点头示意之后,端木序便加快步伐跟着那运送见性尸身的马车。

必须得在这马车抵达顺天府之前得手,不然进入顺天府衙之后,要想不惊动他人,则千难万难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