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彼岸弗空 > 正文
第56章 死得其所
作者:十一王  |  字数:2097  |  更新时间:2020-01-27 08:35:51 全文阅读

克格带着数百萨满卫精锐,按照达尔罕王的军令,直奔终南山抢人抢物,此次不求胜,也不能败,但要有些动静出来。

虽然不知道达尔罕王为何有如此古怪的要求,不攻城池,不抢商旅,反而是盯上大宪国修行的名山,但萨满卫执行军令向来不曾出错。

终南山脚,三重牌坊次第矗立,不远处还有为上山或下山落脚所建的连片房屋,而整个终南山隐没在云雾当中。

对于习惯于草原驰骋的萨满卫,登山不是件愉悦的事情,至少马匹无用,只能单靠双腿。

见到麾下兵士投来的问询目光,克格想起临行前达尔罕的叮嘱,“山可不用登,以数百兵士,再舍弃战马,好似送羊入虎口,我达尔罕可不是如此愚钝的大王。在其山门处,捣毁其山门即可。这大宪人士,最是注重门面。视山门如同性命,不用你上山,自会有人下山。”

“把这山门给毁了。”克格的命令很简单。

终南山的山门,主要就是那三座牌坊,都是由终南山上采出的硬石筑成。

要毁掉这个山门很简单,不过就是推掉牌坊,烧掉那些房屋。如此简单,萨满卫便兵分两路,一路冲向那些房屋,准备一把火烧光,一路则盯着这三座牌坊,准备一些绳索,想用群马将牌坊拖倒。

……

在偷偷溜去山门后方寻找自己的马匹后,景元想着抢自己马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不仅玄意师兄跟着,还有无念师叔。以后有机会见到,还是要把话说清楚,免得让人觉得自己是个小气之人。

景元在马厩中找到自己的马匹之后,心疼地多喂养些草料,便想着回到山上后,从净真师兄那里打听一下。

还没有等他上山,净真便从山上下来,下来的不仅仅是净真,而是一大批一阳教的师兄弟。看这个阵仗,景元意识到有大事要发生。

净真领着一众师兄弟来到山门处,便吩咐各自藏于暗处,如若发现敌人来犯,各自施展手段杀敌,如敌势很强,不必硬拼,保住性命,择机上山。

在无念师叔临行前,净真便被叫到一旁,虽然无念师叔正值百字戒,但在纸张上将此次下山伏击安排得妥妥当当。

景元听得有敌人攻山,全身的胖肉都有了战意。这天底下,能养活自己的地方不多,有谁敢来敲掉自己的饭碗,那就得拼命。

也许等待总让人烦乱,幸好修行之人心境较常人更为平和,不骄不躁,除了景元。

匿藏于各处的一阳教年轻弟子,苦等着上门来的敌人。而敌人终究没有让他们失望,来得也很快,气势也很强。

数百铁骑就这么冲到了山门之外,在一阵叽叽咕咕之后,兵分两路。看到有绳索套在了牌坊之上,早有弟子按捺不住,感觉那些绳索不是套在山门的牌坊上,而是自己的脖颈处。

感觉到师兄弟情绪有些难耐,连自己都极难忍受,净真手中一把多年不用的硬弓,射出了第一支见人血的箭。

箭破空而去,一名正在给牌坊套绳索的金帐兵应声而倒,随后便跟随几箭,不偏不倚,箭箭致命。

有人倒地,有人中箭,克格发现这山门不再是寻常的山门,而是夺命的山门。

奇怪的是,射了几箭之后,藏在暗处的人又没有再射。这和平时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可不一样。

连冲向那片房屋要点火的士兵,也遭受了暗箭的袭击,不得不勒住身下的马匹。

本来还想烧一把火,抢几块石头后就好回去交差,不曾想还得动真格的,克格仔细打量了下这山门附近的地形。暗箭来处,基本上都是那片房屋之后,只要捣毁这些房屋,对方无藏身之地,正面冲锋,萨满卫可从未害怕任何敌手。

火矢齐发,直射那些房屋。房屋多为木结构,火矢射来,大多便着火燃烧起来。

火起烟更大。看着这一幕,净真知道无法再藏身,瞅准机会让人连续射箭,好借此杀伤一番,再下令往山上撤。

众弟子在火烟后连射冷箭,不断地往上山小道方向撤。净真交代过,此次下山就是给对方一点颜色,但真正的战场则在山上。

看着火矢建功,克格这次的差事也算有个交代,不过看到那些射来的冷箭,心中却极为心痛,这些箭也太准了。极少有落空的,基本上一箭一人。

克格突然提起铁盾,护住身前,“铛”,一箭破开而来,正好射中铁盾。克格暗道要不是作战经验丰富,此时已经做了箭下亡魂。

对方如此精准的箭法,射得却不多,那么要射必定射重要的人物,在这萨满卫,当然便是自己。想到此处,克格即刻提盾防身,还真是捡回一命。

净真暗道可惜,刚才催动灵气,想一箭干掉对方那个在指挥的将领,不曾想那家伙还非常狡猾,以盾护身,真是错失良机。

火势更大,浓烟更浓。净真正要下令回山,却不料一道庞硕的身影往牌坊方向蹿去。

烧掉了那些房屋后,克格打算再取走一块牌坊的石头,便准备撤兵。几道绳索再次抛向第一座牌坊,比草原上套马还简单,在牌坊的上沿 “终南绝胜”的两侧,绳索已经拉紧。

马还未奔腾,一个有些硕大的身影便从浓烟中蹿出,手上的箭矢不停,直接射向那些试图拖倒牌坊的萨满卫兵。

之前只见冷箭不见人影,让克格觉得英雄无用武之地,如今既然现身,那就可以好好算一算帐了。

景元冲向了牌坊,一下子打乱了净真的安排。没办法,难道看着这个死胖子送命吗?净真一挥手,往前,而不是往后。

弓箭改为佩剑,一阳教的这些年轻弟子从浓烟后杀出,直奔牌坊前面的萨满卫兵。

短兵相接,既无骑兵的优势,也无冷箭的便利,是死是活,各凭本事。

景元看到牌坊即将被拖倒时,未曾考虑其它,便冲了出来想阻止,但射了几箭之后,才觉得自己莽撞了。

净真师兄的命令是回山,而自己一人冲出来自然就是送死了。为了山门而死,虽说也算死得其所,不过不能再吃宪京城内那百率楼中的美味,还真是遗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