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彼岸弗空 > 正文
第53章 忍辱负重
作者:十一王  |  字数:2124  |  更新时间:2020-01-25 18:02:54 全文阅读

终南山险绝,上山难,下山也不易。不过对于赵落葭等,却不是难事,除了潘知妍和范麓要吃苦一些。

一行人从云雾中下来,不疾不徐。赵落葭之意为,既然为大宪之公主,理当贡献一分力,那金帐兵如果真的追来,就正好将其引向庭州驻军处。所以,不能走得过快。

终南山派出两人跟随护送,一个是无念真人,一个是玄意道长。无念因为百字戒之故,一路无话,那玄意又因为无念在侧,也不敢多言。端木序向来言语较少,如今又不是太熟稔的朋友,也闷头走山路,看风景。倒是潘知妍和范麓,一路还聊着。不过除了他们两人,还有一人也在说话,很是奇怪。

高侍卫走在无念的身旁,“师兄向来以一阳教务为大,此番下山,如何能放得下山上的一切?”

无念真人扭头望了他一样,继续无言,只是笑笑,将手放在心口处,再往下按了两下,表示对山上一切都是放心的。

“师兄的境界如今又高深许多,可否有兴趣和师弟再一较高下?”高侍卫问道。

无念扭头看了看赵落葭。

“师兄。无妨。”高侍卫知道他的意思,随后便以袖拂风,向无念扫去。

无念身形一闪,好似溪边闲云,在绝壁边飘浮而过。

这突然的变动,让另外几人或惊或喜。赵落葭,端木序还有玄意则目不转睛地看着岩壁上辗转腾挪的身影,潘知妍和范麓从最初的惊讶中变成了羡慕。

有人看到了浮云,有人看到了步伐,有人感受到了灵气,各自有所得。

“师兄,有没有觉得那上山送信的少年有几分异常?”

身影在云雾间或隐或现,高侍卫却和无念攀谈起来,没有声音回应的攀谈,无非就是点头和摇头。

看到无念点头,高侍卫又继续问道,“我曾奉命去查过,此人参军所报信息皆是假的,如此年纪能步入修行界,除非是天赋异禀再加上奇遇连连,不然便是某方势力栽培的苗子。”

“当日明面上我是争夺代掌教失利,一气之下离开终南,投奔朝廷,谁知道我是为一阳教再暗中寻找支持。这四宗三教,多年来争天机,夺气运,远比这王朝更迭还来得血腥。”

无念重重地点了下头,为一阳教背负叛教的污名,师弟忍辱负重,心中有苦,他自然知道。

“后年的四宗三教大比,可有人选?”知道师兄持百字戒,高侍卫好像在自问自答,“上境之争,非你所能决定,得看几位老祖的意愿,而中境之争,恐怕就得你出马,可下境之争,这几日在山上,却没有发现个好苗子。难不成我一阳教要再憋屈十年。”

看到无念的头朝山路上那几人转去,高侍卫笑道,“那个玄意?虽有些天赋,但心性不行,并且步入修行时间太短,不堪大任。”

见到无念的头还朝那边转去,高侍卫恍然,“你说那个白序?以客卿的身份?那小子悟性还行,不过跟脚不明,我劝师兄还是打其它的主意好了。”

朝云雾中去,从云雾中回,高侍卫又回到了赵落葭的身边,又是寡言不语的状态,而无念又回到了玄意的身前,跟着众人下山。

步履不停,众人终到终南山脚下。

最早迎接他们的,不是守山门的道士,而是一道急促的声音,“喂,喂,你的马还给你,我的马呢?”

景元在一重村把那匹筋疲力尽的马喂好,缓了缓,才慢悠悠地赶来。刚来到这山门处不久,心想着等自己再休息一阵,才开始上山。不曾想,那抢马的士兵竟然从山上下来。

他刚刚脱口而出,便后悔了,因为他看到了旁边的玄意师兄,甚至还有无念师叔。

潘知妍扭头对端木序说道,“白神射,你的债主来了,找你要马呢?”

“这位兄弟,你的马就在后面,你去看看。”端木序往山门旁的一侧指去。

“好的。我这就去看。”景元正要找个借口离开这尴尬之地呢,听到这么一说,忙不迭地闪了。

看着胖乎乎的身影往后山蹿去,甚至连赵落葭都不免莞尔一笑。

一辆大大的马车从山门旁的几排房屋后赶了出来,正是之前端木序在有仪轩前看到的那一辆。高侍卫当仁不让,坐到了车夫位置,而赵落葭和潘知妍依次进入车厢内,剩下端木序和一阳教的无念和玄意,每人一匹马,就这么的往东骑去。

……

成功将跟随在后的尾巴好好地揍了一顿后,达尔罕带领大军继续往洛水方向行进。

虽说有着有仪轩苦心经营多年,从地道和军马上下手,一举攻破了怀朔,但孤军深入到敌国腹地,一旦陷入包围,粮草不继,便是自取灭亡之道。

在发兵之前,达尔罕曾反复推演,甚至还和淑真夫人多次传递信息推敲,最终才拟定这个路线。他自信,经过几番变更方向,大宪这边对他的行军路向便会一头雾水。

他正好趁这个机会加速行军,等大宪这边知道他真实意图时,再调兵遣将也来不及。

根据舆图,前面不久之后应该就是洛水,大宪西域最为重要的两大水系之一,不知何时金帐帝国才能饮马洛水,帝国的子民才能在这肥沃的土地上安居乐业。

但达尔罕此次并不想去看洛水浩浩荡荡的面貌,而是下令全军北上,想必大宪国正调兵遣将在并州城一带布好个大口袋等着自己钻呢。他倒是很想和大宪国的这些将领再一较高下,不过要留到下次了。

不过让达尔罕微微有些郁闷的是,攻破怀朔之后,他本想好好犒赏有仪轩中为帝国默默效力的英雄,不曾想对方竟然扬长而去,连面都没有见上。

听说在那里开酒肆的便是淑真夫人的两个侍女,长得可真是有味,可惜了。淑真夫人调教下人很有办法,她身边的侍女都较其它地方的更为合乎男人心意,不像这军营当中的那些,就只会谄笑。

等这次立了大功之后,倒是可以向国主讨要,到时候容不得淑真夫人不乐意了。

达尔罕畅想着凯旋归国后,国主盛大的迎接场面,那些赏赐下来的土地、牛羊还有淑真夫人身边的侍女,当然可能还有兀鲁部等嫉妒的眼光,一路向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