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彼岸弗空 > 正文
第44章 事了拂衣去
作者:十一王  |  字数:2025  |  更新时间:2020-01-21 14:40:44 全文阅读

怀朔步兵过了延折河,怀朔骑兵也陆陆续续顺着留下的云梯铺成的小桥,撤到了河的东岸。

延折河上的云梯桥已经捣毁,石继威来不及清点人马,便下令绕开怀朔城往北逃去。

不知何故,金帐兵并未继续追击,而是掉头回北翼城。

不管对方是谨防有诈,还是有其它目的,石继威正好趁此机会,带兵往北疾行。

之前拼命杀敌,他无暇体味城破的心情,直到此时,沮丧、失望、愤怒、绝望、悔恨,才纷至沓来。

自己明明已经占据了主动,只需要再继续骚扰垒山,然后在坚守城池,敌兵在久攻不下之后,自然就会迫不得已退兵。可为何北翼城会被攻破?地道是如何出现的?

这时候他才顾得了找北翼城军候李德远。“找李德远。”

不过他再也找不到李德远了。“回校尉大人,李大人在护送步兵过河时,中箭坠落水中。”有北翼城的队率禀报。

“地道怎么回事?”李德远已死,但总得问清楚城破一事。

那队率回道,“卑职等也具体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待城门大开时,才反应城内外都有兵。不过城墙上的守兵后面发现从义塾方向还有源源不断的盾兵冲过来。”

“义塾方向?地道的出口在义塾里面?”石继威万万没有想到,地道竟然和义塾有关,那么就和有仪轩有关。

“啊……”石继威急火攻心,一口鲜血喷吐而出,整个人晃晃便要从马上坠落下来。幸好他身边的两名护卫,赶紧将其接住。

“简小宛,为何如此?”石继威声音微弱,但双目中却是怒火冲天。这一生只求沙场建功,眼看便能御敌关城外,成就赫赫军功,谁知道竟然栽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石继威盘问之时,端木序也在不远处,将内容也听了个大概。听到地道在义塾处时,他便想起那个高挑的女子,那个心地善良的女子,要为孤儿建造义塾的女人。

一直以为她就是校尉的女人,虽然一直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但怀朔军镇,过万的兵士,还有那么多怀朔城民,这个女人怎么忍心?连当初一个孤儿都要爱护的女人。

端木序突然感觉到震惊,那个小孩逃到屋内,还有简小宛趁势提出要建义塾,这些都是事先筹划好的。

难怪义塾要选在延折河西岸,要选择在北翼城附近不远处?难怪那简小弱会和李德远打得火热?

不仅如此,拓挖护城河的提议是李德远提出的,那么极有可能便是有仪轩那边提示的。拓挖过程中,有仪轩还派来义工帮忙。再有有仪轩后来捐赠之物,还有大量的马草,这还是他和潘子翰去征收军粮时,有仪轩主动提出的。

端木序不断地回想,这些时日有仪轩就在整个怀朔军的眼皮下,做着各种准备工作,但从校尉石继威,到下面的兵士,没有一人发现异常。挖掘地道,听瓮应该会有所察觉的,石继威也严令安排听瓮。那么听瓮应该也出了问题。

别人处心积虑,在微末处步步为营。虽然端木序也身处其中,诸多细节也曾在眼前浮现,却从未将各项串联起来,考量其中的深意。

残兵败将,在夜色中,不断地往北逃去,破晓之后,他们还在路上。

石继威已从急怒中慢慢缓了过来,但脸色苍白,整个人的威势就好像树叶上的露珠在烈日暴晒下蒸发一空。他不再是那个天下第一校尉,而是个败在女人手中的无用之徒。

石继威的眼神空洞了许多,没有什么神采,偶尔还会喃喃说道,“小宛,为何如此对我?”

此时的简小宛听不到他的问话。整个有仪轩的伙计,除了那个还没有回来的小姜头,都还在有仪轩内。

在简小宛的闺房之内,她端坐在绣榻之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旁的简小弱轻轻问道,“大姐,达尔罕王那里我们就不去回话吗?他可下令来让我们前去北翼城中。”

“我们在这里的使命已经完成,他们也顺利攻破了关城。接下来的事,就看他们的了。我们还有自己的事要做。”

“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恐怕……”简小弱微微叹息道。

“住嘴。”本来还是语气柔和的简小宛,突地发起火来。“以后再也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特别是在夫人那里,记住了吗?”

“记住了,大姐。”简小弱郑重地回答。

“当年要不是夫人用命维护,你我两人早已经被扔进狼窝中去了。”好像在回忆着什么,神情有些落寞。“传令下去,赶紧收拾,我们午后就离开。”

“是。大姐。”简小弱便要离开,不过又立即停下脚步,“那个小姜头,还没有回来呢。”

“他本来就不是我们的人。跟着我们也不是件好事,此番遭逢战乱,他在外面应该也能谋一口饭吃。”对于这个有些傻傻的小伙计,简小宛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当时不过是看其可怜,收留在店里赏一口饭吃。

“知道了,大姐。”

看着小弱出了房门,简小宛的神情突然变得悲戚,这些年,真也好,假也罢,总算是相处一场。可如今,对方这么聪明之人,自然一下子便明白了真相。可能此时,这世上他最恨的人便是自己吧。而自己也成了这世上最恶毒的女人。

如果有选择,她自然不愿伤害他半分。可惜,从一开始,他就会面临如今的结局,被最信任的人,在心口上捅上一刀。

这一世,如何都是对不起他的了。如果有来世,衔环结草,也要将这一世的亏欠弥补回去。

收拾妥当,再喝了一碗烈酒,简小宛和有仪轩的伙计,出了院门,抱着一坛坛的烈酒往院内扔去,或砸在院内空地,或扔在屋顶碎开,酒香四溢。

“以后再也没有有仪轩。”一根燃烧的木条,从简小宛的手中,向屋顶飞去。

“轰!”

众人乘上马车,往东驰去,背后早已大火滔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