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彼岸弗空 > 正文
第12章 却负并州一世情
作者:十一王  |  字数:2496  |  更新时间:2020-01-05 13:38:26 全文阅读

报得大仇的李觐曾,本想再查一下仇人没落的因由,出乎意料却探听到仇人有一女,在家产被没收之后,被贩卖到了京城。

在京城的凤来阁,李觐曾见到了仇人的女儿,此时已更名为玉菡。不知是心怀愧疚,还是真的一见钟情,眼前的佳人犹如秋日的火星一下子点燃他心中杂乱的蓬草。

“双鬟绿坠,娇眼横波眉黛翠。妙舞蹁跹,掌上身轻意态妍。曲穷力困,笑倚人旁香喘气。不才逢欢,醉眼犹能仔细看。”

鬼使神差下,他文不加点诌了一曲,托侍女转交。此时的玉菡已名满京城,追求者不乏公子王孙,位高者有之,豪商巨贾也有之。李觐曾并未奢望能得到回音。

回音来得很快。在李觐曾再赴凤来阁时,有侍女便来邀饮。在那珠帘背后,箜篌声中,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

越是美好,越是不舍。

很快,李觐曾派出去的人回来复命,人未找到,自然书信也未送出。

身边的校丞失踪,如今玉菡也不见踪影,镇抚司已然慢慢接近了事情的真相。

当初下定决心时,他也曾盘算过,如果事有不协,可能会有如此的结局。他暗自庆幸,自始至终,并未就此事与石校尉有书信往来,唯一愧疚的,还是那凤来阁中翩跹的曼妙身影。

矢口否认,镇抚司的手段虽未见识过,想必让人开口总有办法,何必还要去领教。逃窜他方,隐姓埋名,或许有那么一丝活命的机会。

活命或许是其他人不二的选择,但于他已不是。大仇已得报,心结已解。本来他曾畅想,耗散家财去疏通关系,为玉菡脱籍,再恳请卸甲,携佳人去游看那词曲中描摹的杏花春雨江南。

如今,已不可得。

镇抚司总是比料想的还来得快,飞羽卫的铁骑很快又出现在呼兰军镇的校尉府前。

一把酒壶,两个酒盏。

李觐曾端坐在酒桌的这头,心中坦然,早已无上次的慌乱,抬头望向从大门口快步走来的李牧。

“指挥使大人再次驾临,我小小的校尉府越发蓬荜生辉,今略备薄酒,还望大人宽恕招待不周。”

李牧大马金刀地在酒桌的一端坐下,“原来李校尉也是爱酒之人,而不仅仅是钟情文墨。”

“自从投军之后,文墨之事倒淡忘了许多。惭愧惭愧。”

“李校尉不必自谦,但凡能弃笔投戎的,无不是有大志向大毅力之人。”

“指挥使大人谬赞。”李觐曾斟满酒,一杯自己,一杯推到另一端。

“酒盏酌来须满满,花枝看即落纷纷。莫言三十是年少,百岁三分已一分。”

“果然好文采,可惜眼前的是我这个附庸风雅的糙汉子,不是李校尉希冀秉烛夜谈的小娇娘。”

“此番大人再来这校尉府,卑职已明白天理昭昭。”他从身上掏出三封信件,在酒桌上一一排开。“第一封,便是关于此事的前因后果。第二封和第三封,我恳请大人代劳转交。”

两人均无动作,李觐曾未递信件,李牧也未伸手去拿。

李觐曾举起杯中酒,仰脖一饮而尽。

“李校尉人中英杰,临危而不乱,遇险而不逃,李某也陪饮一杯。”说罢,也一饮而尽。

“指挥使大人又谬赞了。我本是一介书生,苟活至此,此生实已无憾。”话音未落,有一道血迹顺着其嘴角往外溢出,慢慢滴到酒桌上,好像生怕血迹沾染到身前的信封,李觐曾把信件往前推了推。“大人,卑职还有个不情之请。”

“请讲。”李牧未见一丝的慌乱,好似一早便知道对方会喝下毒酒一般。

“此事与玉菡实无半点关联,她于此事也一无所知,大人尽可明察。如能对玉菡网开一面,卑职便是孤魂野鬼,也承大人此情。”

“如她确与此事无关联,我应承你。”

李觐曾有些无力地慢慢伏倒在酒桌上,脸上有些欣喜,“大人,其实我还有一个疑问,当日操练结束之后,我曾下令将所有踏张弩的箭头和纸袋收回,地面也未留下任何痕迹,不知道大人是如何发现的?难……道……真的是……天……意……昭……昭……?”他的话音渐慢渐弱。

而李牧却霍然站起,“我们追查时,在围场外缘有马蹄印和松墨粉。”

李觐曾面露痛苦和疑惑之色,“不……可……能”,声音已不可闻。

李牧身形一闪,扶起趴倒在酒桌上的李觐曾,想以内力为其驱毒,却发现为时已晚。

第一封信件开启,李牧一目十行,很快就阅读完毕,果然和吴恩钰交代的契合。

……

镇抚司诏狱,一间地字号的牢房内,一阵阵癫狂的笑声不断地传出。“知祸福,断吉凶,铁嘴神算申不空。不信,我给你算算看,算错了,任凭发落,算对了,也分文不取。”国子监祭酒的独孙,如今深陷囹圄,只会反复地念叨着这样的话语。

看着眼前这已有些疯癫的吴恩钰,李牧不禁皱起眉来,秘捕此人后,提审极为顺利,还未真正动刑,便一股脑的招供。

……

“关于祭祀的事情,我都招。当日,我去往凤来阁的途中,恰好碰上一个算命的老头,蒙着黑布面纱,装神弄鬼的样子,一路吆喝,知祸福,断吉凶,铁嘴神算申不空。算错了,任凭发落,算对了,也分文不取。”

“遇到这种坑蒙拐骗之辈,我向来是见一个打一个的。这次我便让他给我算,我本想揪住他算错的地方,好好的揍他一顿。不曾想,我问的,他都算对了。甚至很多没有什么人知道的事情,他也算了出来。碰见了太多骗子,终于碰到个有真本事的,我就好奇,问他我现在最大的烦恼是什么?”

“这次他没有说话,倒是在一片纸张上,写了个祭字。我当时确实惊呆了,这人果真与那些骗子不同,便邀请他到了旁边的对酒望中。在酒肆中,我询问可有破解之法。”

“那算命的老头,却故意停下来,手指比划了个八字。原来这才是要钱的地方,而且一开口就八百两。”

“我身上并未带如许多的纹银,把随身的玉佩抵给那酒肆的店主,才凑足八百两银票。”

“那人收了银票,才附在我耳边:祭祀之道,最忌雷电。雷电所至,天威难测。欲破祭祀,必有雷电。”

“我当时就破口大骂,既然天威难测,你还在此地戏弄于我,便要把他揪送官府。”

“那人却道,天威虽难测,人力亦胜天。然后便吩咐酒肆中的伙计备下笔墨纸砚,写了两种祈雷之法。纸鸢之法和弩箭之法。纸鸢之法,受限山形,囿于风力,而弩箭之法,困于强弩匮乏,人手短缺。如能克服以上弊端,则可成事。”

“对于这祈雷之法,我是将信将疑的,拿着这笔墨刚成的纸张,又从其怀中夺回了之前银票,呵斥着要将他交于官府治个招摇撞骗之罪。那人见我如此,叹气了好几声,灰溜溜的走了。”

“得了这祈雷之法,我便径直转回家中,找到家中的余管家,和他印证这祈雷之法是否可行。”

“余管家让我不要声张,次日后他又来寻我,祈雷可用弩箭之法。最后经过一番商议,便打算联系呼兰军镇的李觐曾。”

吴恩钰的招供好似竹筒倒豆,事无巨细,都一一交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