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临界神徒迹 > 正文
第七十五章:冥师的警告
作者:青灯沐红衣  |  字数:2974  |  更新时间:2020-02-21 15:37:40 全文阅读

【伪冥界,地下空间,鬼门关,小阴间,黄泉湖泊】

  黑白无常两人有些无聊的在岸边看着冥水湖泊。

  “哥,你说苏云已经进去十几天了,会不会已经掉进黄泉冥水中了吧。”白无常担忧的问道。

  黑无常盯着湖中,不是不相信苏云,只是因为太安静了,就是黑无常相信苏云,此时也有些不自信了:“再等几天看看。”

  就在黑无常刚刚说完,一股强烈的高温猛然出现,顿时间整个冥水湖都沸腾了起来。

  黑白无常暗自不妙,两人急速向后退去,直到百米后才停下,白无常面色十分的惊讶:“这是九幽地狱火。”

“不错,我还感应到了鬼冥八卦炉。”

“难道这是在复原鬼祖镜。”

“哈哈哈哈哈~”黑无常失声狂笑了起来。

  【不知名的空间内】

  苏云打量着这里,满脸的吃惊,远处一条瀑布飞流直下,鸟语花香,而自己就在一片花海之中,蝴蝶在花海中翩翩起舞,太阳照得苏云懒洋洋的,远处的高山耸立于云端,偶尔可见仙鹤在空中起舞,每一颗树木都奇壮无比。

  苏云向前走去,还有很多果树,每一颗果树都挂满了已经熟透了的果实,虽然已经熟透了,不过没一个掉落地上。

  一路走去,此地仿佛是仙境一般,很是美丽,处处都充满了玄妙的气息。

这时,苏云看到在两座巨大的山中间,缎带一般垂下一条巨大瀑布,有着以是银河落九天的奔腾气势倾泻而下,在太阳的照耀下,犹如幻境。

在瀑布前,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气势犹如神话天庭一样气魄,雄伟。

  苏云很是惊讶,这种极别的宫殿,也只可能存在于传说之中了吧。苏云脚一踏,体内的阴气化剑,朝着宫殿就飞了去,当苏云从高空往下看时,才发现这个世界真的是仙境一般无二。

  苍翠的群山重重叠叠,宛如海上起伏的波涛,汹涌澎湃,雄伟壮丽,朦胧的远山,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就像是几笔淡墨,抹在蓝色的天边.

山虽无言,然非无声。那飞流直下的瀑布,是它地裂般的怒吼;那潺潺而流的小溪,是它优美的琴声倾诉;那汩汩而涌的泉水,是它靓丽的歌喉展示;那怒吼的松涛,是山对肆虐狂风之抗议;那清脆的滴嗒,是山对流逝岁月之记录。

苏云虽然没有见过仙境,可就是仙境也不过如此了吧,处处蕴藏诗意,绝伦美妙。

  此时一只仙鹤从一颗高大的果树上抓下一颗果实,一瞬间冲到了一个瀑布中,一会又飞了出来,速度奇快无比,几乎几息就追上了苏云,停在苏云的头顶上空。

  苏云看着仙鹤爪子中的红色果实,不知所以然的伸出了手。

  果然,仙鹤松开爪子,红色的果实落在稳稳的落在了苏云的手中,仙鹤轻轻的一声鸣叫,好似在欢迎苏云这个外来的客人,最后刷的冲入了云端,隐去了踪影。

  苏云发自内心的笑了,看着手中的果实,就是自己也道不出名字,苏云轻轻的咬了一口,清而不淡,甜儿不腻。

  这时的苏云已经接近了宫殿,越靠近越能感觉到这坐宫殿气势,当踏进之时,雄伟壮丽,高而空旷,地上铺的全是上好的白玉,甚至还可以倒影出人影,一根根需要几人合力才能抱住的巨大红色柱子,上面慢慢的刻着各种修炼心法,和秘术。

  苏云一直走道大殿的尽头,最后的三十几根竟然是金色的柱子,苏云去敲了一下,发现这些金色的柱子竟然是纯金打造的,这让苏云在此吃惊了,地上白玉,柱子黄金,难以想象,建造这个宫殿时得耗费多少财力呀。

  在这些金柱子上也刻有种种功法,每根柱子四周都放有四个蒲团,证明曾经有人参悟过柱上的功法。

  在大殿的最深处,是一口巨大的古铜棺,大约二十九米,就这样放于这座大殿之中。

  苏云凝视着有些古老的青铜棺椁,眉头微微一簇,因为这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在棺椁的尾处,棺盖竟然打开了一条裂缝。

  这是冥师的棺椁?自己是千万年来第一个来此之人,这棺椁是谁打开的呢?而且用这么大棺材,冥师到底是不是人?还是一个凶兽?

  苏云思绪急速运转着,最后还是好奇心战胜了,踏剑而起,向着棺椁飞了去,进入到了棺椁之中,苏云急忙将天玄剑召唤出,金光剑气将这里面照亮。

  空的!这是苏云的第一眼,忽而映入眼帘的是,在大棺椁的深处竟然还有着一个小棺椁,整个棺椁呈现血红之色,上面刻着各种奇怪的图案,像是阵法符文,又好像是文字。

而在血棺椁面前,一具骨架盘身而坐,而骨架身上的长袍不就和自己身上的一模一样吗,这具骨架就是冥师?

可是让苏云疑惑的是,这骨架竟然没有头颅骨,而且冥师当初到底有多强,乃是超越了圣人的人呀,圣人骨都如玉剔透,可这骨头却全部是道道裂痕,如果苏云若是碰一下的话,说不定会就此粉碎。

  灵界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这么多的圣人都陨落在此了,而且这么多的传承者,都只是得到传承而已,从来没有传承者得到过圣人骨?这是所有人的疑惑,如果这骨骸就是冥师的话,就说明这灵界的圣人骨头在当初的大战中已经全都碎裂了,如此说来,苏云很难想像曾经的灵界究竟是种什么层次的争斗。

  苏云收回骨骸的目光,忽而眼角余光看到了铜棺的一角,在那里立着一块石碑,碑上还刻着有字,苏云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勉勉强强只看清了几个大字——悟道碑。

  与之同时,血色的棺椁忽然血红光大作,一股恐怖的威压出现,这突如其来的威压,苏云也只有在自己的师傅身上感受到而已。

  在这威压之下,让苏云嗅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苏云惊恐的看向血棺,只见棺椁上逐渐凝聚出了一个女子的虚影,只是一眼,苏云就发出了一声凄凉的惨叫,双眼慢慢的流出了鲜血。

  突然,冥师的白骨一瞬间金光大作,形成了一个个梵文,随之在这口棺椁回荡出了阵阵诵经之声。

  同一时间,一道青光陡然出现,一朵青莲在骨骸身下缓缓绽放。在莲花中心一位红袍邪性的少年站在那里,在他的身旁一个迷你小塔静静的浮着。

  佛教的经文,修武道教的青莲,还有鬼道的冥师,苏云猜想这一切可能就是一个巨大的“坑”。

  红衣少年一出现,血棺就出奇的安静了下来,威压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苏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等苏云说话。

  就听得红衣少年缓缓说道:“尊是冥师留下的一缕残破的元神,此处就是鬼祖塔的空间内,既然你来到此处,尊就传道与你,而作为尊传承之人,第一个任务就是你要想办法将这口血棺给毁了,可以办到吗。”

  “啊!”苏云有些后怕的瞄了一眼血棺,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

  “自然不是立刻,此棺中的是一个太古凶物,这世上也只有还完好无损的十大神器才可以毁掉,而这凶物可是有很多人惦记,你出去之后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神器!”苏云心中苦笑:“十大神器被圣人镇守,如果你不要我请他们帮助,难道你想让我抢呀。”

  “抢并非不行,何况只是区区十个圣人而已,你可知道为了这棺中之物,死了多少圣人吗,就是‘神’和‘仙’都有陨落的,记住,血棺不可出这青铜棺,如果你做不到,也可以拿出去给圣人,不过只要血棺一出青铜棺,你,就是第一个死的人。”红衣少年始终是一副邪性的笑意,笑得苏云有些发寒。

不过苏云对此却还是有些懵逼,但在冥师面前苏云也不敢不答应呀,只能沉默。

冥师看着苏云的无奈,手指对着身旁的迷你小塔一弹,迷你小塔刷的飞入了苏云的眉心。

  “尊的道,和尊想说的,都在祖塔中,你好好领悟吧,还有,尊会燃尽元神将这血棺封印五十一年。对了,尊会在鬼祖塔上动用了秘术,五十年后,你若无法毁掉血棺,或者没有能力将它压制,鬼祖塔就会自毁,你也会死。”“还有,血棺的秘密不可以告诉任何人,记住了。”

红衣少年说完后,神魂化为了漫天红光,全飞到了血棺之上,凝聚出一个阵法。

……

  最终,名垂千古的冥师,真正的消散于这片历史中。

  只有一脸懵逼的苏云,带着一脸的愁容,最终无奈的摇摇头,急忙盘身而坐,缓缓的闭上的双目,一段段文字从鬼祖塔飞出传给苏云……

  ……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