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狂剑生 > 正文
第八十章:寻药(3)
作者:落叶满屋  |  字数:3036  |  更新时间:2020-02-17 13:39:18 全文阅读

不过,在赵立离开北海之后,群妖之中,却还有别的心思的。世人皆道,无知者无畏,总有人没有参加过战争,心里对人族的修士还存在着蔑视,于是乎,有人跟了上去。

  

  在旧轩忙着招呼人去找蛟龙的时候,虎妖的好友,豹精也心里不爽了,他追了上去,准备给自己好友报仇,给这个闯进北海的人族一点深刻的教训。

  

  可是出了北海不远,他发现赵立就不见了,豹精惊讶的张开神识,四处去寻找赵立的身影,可是他根本就没想到,赵立此刻就现在他身后,满脸的杀意。

  

  他四处张望,就是感觉不到赵立,这正觉得奇怪,在疑惑中回头。

  

  可是他刚回过头,就看到杀意波动的赵立,就站在那里,豹精没有多想,一声大喝,亦如虎妖,向赵立冲了过去。

  

  “今天就让知道你豹爷爷我的厉害!”豹精双臂张开,利爪破空,嘶嘶而来。

  

  赵立撇了撇嘴,眼中充满了不屑。

  

  看到赵立的神情,豹精更是大怒,他张牙舞爪,誓要把赵立撕成几大块,至于教训赵立的想法,早已经被他抛到了脑后。

  

  突然的,豹精只觉得一阵热风从身旁吹过,随后就再见不到赵立的身影,接着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等巡逻的人看到豹精的时候,他早已经气绝身亡,当检查他的尸体的时候,检查的人惊讶的发现,豹精身体滚烫,而且体内更是像烈火正在熊熊燃烧一样,这直接惊动了旧轩,豹精也算的上他极力陪养的人之一了,可是却这么死在了北海的外面,这让他大是愤怒,心里想要把行凶之人碎尸万段。

  

  可是,当旧轩亲自检查完豹精的尸体之后,他却陷入了沉思。

  

  接着,旧轩吩咐下来,蛟龙回来之后,马上去万妖殿去叫他,他有要事相商,而豹精的死,他只是随口让人好生安葬,便了事了。

  

  手下人不解,豹精算的上受重视了,可是旧轩却如此处理,这让他们大惑不解,可是旧轩既然这么吩咐下来了,他们也只能好生安排豹精的后事,而其他的,也就只能不去做了。

  

  十寒冰蛟那日逃走之后,马不停蹄的往北海赶路,想回去好生养伤,可是,在路上的时候,伤势实在太重了,他不由得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养伤,这也算的上运气,虽然他本体大的可怕,可是重伤的他要是遇到了正好去北海的赵立,那只能是死路一条。

  恰好是躲过了赵立去北海的时间,十寒冰蛟在之后才被旧轩的人找到,在随着他回到北海,十寒冰蛟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万妖殿里,只有十寒冰蛟和旧轩。

  殿内的气氛很是凝重,旧轩一直不开口,十寒冰蛟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虽然他已经和旧轩说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可是现在旧轩一直沉默,加上知道了赵立闹北海之事,十寒冰蛟此刻也很是无奈。

  终于,在长时间的沉默之后,旧轩阴沉着脸,背对着十寒冰蛟,缓缓开口说道:“白起,你怎么看此事?”

  “不知陛下说的是哪一件事情?”

  “赵立之事。”

  “陛下您不怪罪我犯下的罪过吗?”白起有些惶恐的说道。

  “白起啊,这本就是该做之事儿,当年给你取这个名字,就是希望你能成为我妖族的白起,带着我北海的将士,杀得那些人族片甲不留,我又怎么会怪罪你去寻找地火之事,我叫你来,是想问你,怎么看赵立这件事情的。”

  “陛下,您是说,赵立杀了我豹精的事情,要我等积蓄力量,报复他吗?”听到旧轩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头脑简单的白起马上就想到了自己认为最合理的原因。

  还好旧轩早就知道白起的性子,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解释道:“你没看豹精的死状吗?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可是体内却被大火烧到心肺枯竭致死,这份实力,恐怕已经第三层大圆满了。”

  白起恍然大悟,点点头道:“原来陛下说的是这个啊,陛下不必担心,虽然他很强,但是等我伤好了之后,我要让他知道我的厉害。不过,陛下,恐怕他现在并不愿意和我们起冲突吧,不然他也不会讨了药就离开了。”

  “你说的这个我也想过,我也觉得他可能在顾忌什么,但是我不相信他说的,徒弟的事情,什么时候杀神赵立也有感情了?”

  “陛下说的是,即使百年来,这个家伙看起来是在修身养性,可是谁都记得,这个家伙有多无情,手上沾染了多少的血。”

  说这句话的时候,即使是白起旧轩,眼中也闪过了一丝异色,那是从心底里对赵立的深深忌惮。

  “啊,杀神之名,不是吹出来的,那是无数人的尸骨堆出来的。”旧轩感慨道,他看向了殿顶,明明那里没有任何的装饰。

  “现在的他更强了,白起,你得小心些,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还需要时间,你明白吗?你从今天开始,就不要外出了,地火的事情,我会找人联系长白山上的那些个老妖怪,只要价钱合适,他们肯定会答应的。”

  “是,陛下。”

  “好了,你下去吧,好好的养伤,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准备。”

  “遵命!”

  ......

  这边,赵立在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马上就往黄风谷赶,不过就如同赵立后来自己对李绩说的那样,真的是累死个人。

  来回总共花了三天,夜里,他终于赶了回来,随后打昏了照顾李绩的三个弟子,来到了床前。

  三天几乎都没有怎么休息的赵立,此刻眼眶深深的凹陷下去,黑眼圈也很重,期间,他的休息都是为了回复灵力,以免发生意外,身体上,一直是处于极度的劳累的状态,此刻看到李绩,至少还有呼吸,心中也稍稍安定了下来。

  拿出了冰霜之心,赵立直接掰开了李绩的嘴,强行塞了下去。

  然后,似乎是卡住了,李绩的脸都憋得紫青,赵立也是不急不忙的,扶起李绩,拍着他后背,终于是让李绩咽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赵立打了个呵欠,在观察了李绩一阵,发现他额头上不再冒出细汗了之后,这才满意的离开。

  毕竟,在赵立看来,即使把李绩带走,也无济于事,他不可能把李绩带回剑宗,这路途太过遥远了,他倒没什么,李绩禁不住这么颠簸,而且,赵立身上一点药品都没有,要是发生了其他的什么意外,那就只能看着李绩嗝屁了,他又不会什么医术,还不如把李绩留在这里,至少还有人看管,只要他自己意志力足够,也就没什么事儿。

  其实,还有一个不把李绩带回去的重要原因,那就是赵立难得出来,虽然有些累了,不过他找个地儿休息好了之后,不就没事儿?这都来北境了,还不去找点乐子?忙了这么几天了,要是还要带人回去,那赵立心里是一万个不乐意的。

  所以嘛,赵立在看到李绩没什么大事儿之后,就跑了,他也没什么乐子可找,不过北境的酒,还是要去喝的。

  在这之后,一直过了一年,李绩才完全的可以自己站起来行走,没有人知道,这一年里,李绩到底经历了什么蚀骨的痛苦,当他再度睁开眼看这个世界的时候,李绩的眼中,露出了别人无法想象的疲惫。

  当李绩可以自由活动的时候,魏衍眼中明显的露出了喜悦,此时的他,对李绩好起来是十分开心的,毕竟,在李绩养伤的时候,他和李绩也说了很多话,而这些话,是他从来没有和自己的那些师兄弟们说过的。

  而且,在和李绩的交谈中,魏衍也逐渐的摸清了自己的定位,他就是在和李绩谈过之后,回去苦修数月,这才成功突破,所以他对李绩,心里还有着许许多多的感激之情。

  在李绩试着走路的时候,他的那个便宜师父都没有怎么管李绩,也只有魏衍,还会亲自扶着李绩,帮助他尝试走路,这倒是让李绩对魏衍的印象改变了许多,不过在后来二人的闲谈里,李绩也知道了为什么那次魏衍会是那副神情。

  被人欺骗了之后,的确是会心情不好的,魏衍还算好的,至少在知道了实情之后,没有直接杀了元师姐,终归还是念了一点同门之谊,不过后来遇到陈怡,魏衍也算的上惊讶,他都以为陈怡其实没有参加这次禁制之行,结果她换了个名字,还是参加了,这是让魏衍没有想到的。

  不过最后看起来,结局终归是好的。

  在李绩可以自由走路之后,李绩就着手准备炼化体内的麒麟血了,经脉在冰霜之心的庇护下,正在慢慢的修复,不过麒麟的心尖血,还是太过于霸道,对李绩的修行极为不利,他要炼化麒麟血后,才可以继续修炼。

  于是乎,在时间的推移下,陈怡也突破了,李绩还在做着炼化的工作,他也不急,一时半会也急不来这种事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