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狂剑生 > 正文
第七十八章:寻药(1)
作者:落叶满屋  |  字数:3138  |  更新时间:2020-02-16 11:56:15 全文阅读

禁制归来的黄风谷是热闹的,除了魏衍他们一行人,其他的黄风谷弟子都没能出来,这让许多人的目光都盯在了他们身上。魏衍自不必说,本来就是门中长老魏夜之子,其余几个也都是他的师弟,陈怡,知情的也都知道,跟魏衍关系匪浅,只有那个重伤归来的李绩,许多人却是都不认识,只知道,他一回来,就因为受伤的关系,给带到冰窖里去了。

  不过,这种事情,也就是他们刚回来的几天闹得很厉害,过了几天,这热度也就消下去了,后来,干脆就没人再讨论此事了。

  李绩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被熔浆烧毁的第二日晚上,赵立赶到了石门地区,他很快就找到了禁制所在,这种禁制在他面前,形同虚设,他几乎没费力就走了进去。

  这个时候,禁制里面已经恢复了平静,赵立飞行了这么久,也有些累了,现在的他要想找到李绩还是十分困难的,毕竟这处禁制里面充斥着两头巨兽厮杀之后留下的味道,不过最浓的地方,还有其他的味道在里面,想来也该是那里了。

  赵立落到了石殿前,看了一眼周遭的群山,忍不住摇头笑了笑,这地儿,还真是不错。

  他走进了石殿,脚刚一踏进去,那石室中的火麒麟就感应到了他的存在,一声低吼从远方发出,似是威吓,不过这声低吼里却还有力不从心。

  赵立顺着声音,走到了通道口,他看着眼前趴在熔浆上的火麒麟,身上到处都是十寒冰蛟留下的伤痕,许许多多的地方至今还没有火焰的覆盖,他似乎有些惊恐的看着眼前的来人,生怕他做出什么不利于自己的举动。

  “可人言否?”

  赵立平静的发问。

  火麒麟听到他说话,反而是心中安定了下来,至少不是来挑事儿的。

  “我乃守护此地的火麒麟,你是何人。”火麒麟回道,却也在看赵立的反应。

  “吾是赵立,剑宗之人,我的师侄是不是来过此处?一个少年。”

  “师侄?难道是他?如果你是说的那个勇敢的孩子,我知道他在何处,如果不是,也请你救救他。”

  “好。”

  “他在南方,你一直找过去就是了。”火麒麟说道,“这种事情对你来说,不过是简单的小事儿而已。”

  “行吧,打扰了。”

  火光一闪,赵立小时在了那里,不过火麒麟的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神色,他看着通道口,陷入了沉思。

  这禁制之中,如今二兽的气息太重,即使是放开神识,也很难找到其他人,只能凭借肉眼去看,这弄得赵立是极度的不爽,而且这火麒麟故意没说距离,就是要他慢慢的找,这其中的古怪,赵立何尝不知道,只不过现在他没时间和火麒麟纠结这些事情,得尽快找到李绩,至少要知道什么情况。

  可惜,一直到李绩被带出去,赵立都没能够找到,这禁制里靠眼睛找人,实在是有点......

  七八天的时间,这禁制里二兽的气息却还没有散去,想来也知道,这其中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赵立期间盯了不知道多少次石殿的方向,北方石室中,火麒麟已被这股强大的气息给搞得一惊一乍的,每次赵立看过来的时候,他都不由得一抖。

  这说来也是奇怪,当李绩被魏衍他们带出去之后,这禁制里的浓郁气息又都消散了,赵立的神识直接笼罩了整个禁制,却再找不到活物,不过赵立马上也就反应过来,应该是已经被带出去了,他再盯了一眼北方,这才离开禁制。

  出了禁制,以赵立的强大,整个石门地区都被他神识笼罩,三大派一时间惴惴不安,生怕招惹了整个强大到极致的人物。

  这样,赵立才找到了李绩的所在,不过也消耗了他不小的精神力,当他收回神识,三大派都不由得松了口气,不过他们却都没有放轻松,毕竟,谁都知道,一个顶级得强者来到了此处,还在寻找某物。

  当日夜里,黄风谷冰窖,赵立平静的站在李绩床前,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李绩,眼中没有一丝的波澜,黄风谷根本就不知道赵立已经进入了黄风谷,他们引以为傲德黄风谷大阵,在赵立眼中新同虚设,他毫无费劲的就走了进来,找到了李绩,也没有惊动任何一个人。

  灵力从赵立身上流出,注入到李绩的身体里,凭借着自己强悍到了极致的力量,赵立暂时的唤醒了李绩。

  “咳咳咳.......”

  在一阵阵的低咳声里,李绩艰难的睁开了眼,入眼之间,便是赵立那张脸,他竭尽全力的,想要从床上爬起来,给赵立行礼,却被赵立制止了。

  虽然赵立已经很累,不过李绩虽然醒来,却十分的短暂,他需要了解一些事情,再做打算。

  “李绩,我问你,你为何要帮那头畜生?”

  赵立出声问道,不怒而威。

  又是低低的一咳,李绩才稍稍有了气力,回答道:“咳咳,师叔,难道我做错了吗?咳,他毕竟是神兽,您曾教导......”

  “愚蠢,谁需要你去救了?最多不过损耗千年修为,他便足以自救,需要的着你吗?他的对手又不是什么上古巨魔,只不过是一头蛟龙罢了,只不过是属性相克的缘故,所以看起来才有点吃力而已,你却用你的性命去救?很值得我夸奖?”

  听到赵立的话,李绩心中大惊,他可没想到事实是这样的,连忙道:“弟子愚昧,竟不知此事,还望师叔责罚!”

  “责罚?你现在这副模样,不就是责罚了吗?”

  “好了,李绩,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你都没有见过,所以被人骗了,也是正常,你要记住,在那些所谓的神兽魔物眼中,我们不过就是可以随意舍弃的棋子,我剑宗的先辈,做了火神一辈子的仆从,得到的也只是这套剑法而已,而且这剑术也不过是火神的恩赐,我等祖宗,还得跪地叩谢,你懂吗?不要把他们想的那么美好,这不过是用来哄骗凡人的东西罢了。否则,我们如此虔诚的修行,供奉,为什么,却得不到任何的庇护,而且我们修真者也从来没人飞升去神界,这便是事实。”

  “可是,师叔,不是有飞升者吗?为什么你要这么说呢?”李绩不解的问道。

  “有?李绩啊,你错了,没有的,你所知道的飞升者,都是仙人下凡,他们都是下来监视人间的,你不要想太多,真正人间的修真者,没有一个,去得天界。”

  “好了,你现在知道这些也没什么用,你休息吧,在这冰窖,能缓和你体内的麒麟血,不过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我去找人讨要个东西,回来的时候,你可别死了。”

  “是。”

  “不过呢,你也不必气馁,修行是为了你自己,修为越高,你的寿命那也就越长,这是不可置疑的事实,所以,努力吧,孩子,这麒麟血虽然烧断了你所有的经脉,可是他同样的,具有洗经易髓的作用,只有你能撑过去,实力会大大的上一个台阶的。”

  “我知道了,师叔。”

  “休息吧。”

  赵立抬手,灵力运转,李绩又昏了过去,不过此时赵立的脸上,却多了几分暴戾,他看了一眼这黄风谷的冰窖,这份寒冷,远远的不够,想要靠着冰窖,估计下辈子能做到。

  赵立当夜就消失在了黄风谷,除了又昏迷过去的李绩,没有人知道他来过,他离开之后,压在三大派头上的那股压迫感,也随之消失了。

  三大派不知道究竟发生过什么,三大派门中主要人物都聚在了一起,商讨此事,可是最后也没有得出个所以然来,不过,从禁制出来的弟子口中倒是得知了一些,想来,这也是那位大人物来此地的原因吧。不过那股压迫感已经消失,那么也就意味着,事情已经被解决掉,他已经离开了石门。

  虽然三大派暗地里还是派人打探消息,可是却没有得到一点关于这件事情的消息,合计之下,三大派封锁了这次禁制里的事情,严禁弟子传播此事,不过还有被有心之人发现,也导致了后来发生的战争。

  不过至少现在,还是表面上看去的一片平静。从禁制中回来的魏衍,再服下了一粒易髓丹,终于是突破了那个瓶颈,成功进入了修真者的行列。

  陈怡在之后两年,经过自己的苦苦修炼,也终于是成功,不过另外几个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即使是服下了易髓丹,他们五个一个都没有进阶成功,最后对这修仙之道也失去了兴趣,便成了门中管事弟子,专门负责门中大大小小事务,又因为魏夜的关系,倒也是过得不错。

  不过,李绩这段时间在冰窖里,却一点都不好受,他昏迷过去了不说,体内的麒麟血不断反噬着他自己,要不是冰窖里着实寒冷,怕是早就爆体而亡了,即便如此,他在昏迷里也时常痛呼出声,这让照看他的弟子,经常被吓出冷汗。

  这可是魏衍吩咐下来要好生照看的人物,他们几个弟子怎么敢忤逆魏衍的意思,生怕哪里出了差错,可即便如此,李绩还是一点醒来的意思都没有,让他们一个个心里越来越没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