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狂剑生 > 正文
第一章:初时
作者:落叶满屋  |  字数:3515  |  更新时间:2020-02-01 10:41:29 全文阅读

李绩睁大着眼睛,看着这窗外的一切,雪正飘着,寒风凌冽。这是他的第一次出远门,身上盖着旧棉被,到处都是补补缝缝,几处已经漏线的地方能看出都是些破衣烂絮,本来的棉花也已经是深黄色,看不出本来面目,还散发着霉味。

  他旁边和他紧挨着的是他的哥哥李铸,显然是这旧棉被并不怎么保暖,不过这已经是家里能给他们最好的了。李铸早已沉沉睡去,打着轻重不一的呼声。

  驾驶着马车的,是他们村里的长辈,李绩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大家都称呼他老韩叔,这马车也是他的,据说他以前是跟着城里某个富贵人家跑过马,这马车也是他老来归乡主人家送他的,平时宝贵着呢,要不是村里出了个秀才,这还要去省里边赶考,他也不会来着一趟。

  “老韩叔,我们还要走多久啊,这都好几天了,除了赶路还是赶路。”

  老韩叔回头看了一眼掀开帘子,一脸稚气的李绩,忍不住笑了笑,回答道:“你以后要是能跟你哥一样出息了,我再单独拉一次你来太原府。”

  “这么远,我才不来,屁股都颠簸散架了。”说完李绩放下了帘子又钻了回去。

  老韩叔笑着摇了摇头,他们村这么多年也就出了这么两读书人,其余的要不是一辈子的农夫,要不就是像他这样给人打一辈子工。

  寒风里,老韩叔胡渣上都结了些冰渣子,岩帽下遮蔽的双眼浑浊,赶着马走在这官道上。

  行至傍晚,老韩叔找了个地儿停下了车,拉开车帘一看,两个孩子正熟睡着,寒冷进去时,两个人还挤了挤,翻了个身。笑了笑,放下帘子,取了些水来,烧上了火,准备着饭。

  锅里的水正冒着热气,噗噗的快要沸腾的样子,老韩叔也累了,双手叉着,靠在火边小盹一会儿,等着饭好。

  熟睡着的李绩,做着香甜的梦,他梦着自己吃上了曾看见过一次的猪头肉,那还是在去年的祭祖大会上,梦着自己家富丽堂皇的,无法用他那小脑袋想象,他梦着.....

  脚步声由远及近,在这结冰的地面上,显得格外响,本就没睡死的老韩叔一下醒了过来,一眼就看见了火旁站着一人。

  “大人?”

  老韩叔看对面穿着不凡,和他们明显不同,于是乎试探性的开口问道。

  对方挥了挥手,声音有些低沉的问道:“你的孩子?”

  老韩叔心底一惊,他不知对方是何时掀开过车帘,也不知对方是何时到的自己眼前,但终归他还是见过不少世面,咽下一口,看着对方,点了点头。

  然而那人摇了摇头,笑了起来,笑声很小,就像是怕吵醒了马车里的两个人一样,看着老韩叔,“不,你不是,如果是的话,你不会犹豫。”

  老韩叔警惕的看着对方,“大人您究竟想要干什么?”

  轻笑着摇了摇头,那人说道:“你不用这么紧张,这和你没什么关系。”

  老韩叔微眯上了眼,却不曾想对方根本就不想理他一样,眼神时不时往车里扫去,见他不再说话,老韩叔心里疯狂的转着,他从未见过这种人,冰天雪地里,只着一袭白衣,而且丝毫不见他冻着。这个时候老韩叔才仔细的观察着眼前的这个人,看上去年级应该不大,单总觉得他阴沉,没有生气,模样也不出众,就是普通人的样子,但是老韩叔却看不清他眼睛里究竟有什么,仿佛是这周遭的一切都入不了眼,可是这种人,应该是这远方太原府才有的大人物才对,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偏远的地方,官道的尽头,一座小镇外。

  “我问你,这里面的两个人是亲兄弟吗?”

  老韩叔不答,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眼前的人,也不知道他意欲何为,但是直觉告诉他,此人绝非善类。

  过了一会儿,那人笑道:“看来是了,也不知哪个才是大人要的。”

  “你要干什么?”听他那般言语,老韩叔热不住开口问道。

  “凡人,此事与你无关,我不想伤你性命,还是少知道的好。”

  “我答应过他们父母,带他们去太原府应考,他们还小,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有什么仇怨,你去找他们的父母,甚至,你找我也行。”

  “你看看你,说话都不利索了,自己都说不通了,我既不是寻仇,也不是报恩,我只是奉命而来,带他们其中的一个人走,仅此而已。”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你那糊糊一样的玩意儿真糊了,味儿都散出来了,去看看吧。”说罢,他掀开车帘,将二人从那旧被窝里提了出来。

  突然的被人拎进了寒冷,李绩抖了个机灵,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李绩揉了揉眼,睁开来,带着浓浓的睡意看向了自己的前方。

  “嗯.....?你怎么醒了?按理来说你应该还在做着你的美梦才对啊?”有些疑惑,却又带着笑意。

  “青石,你想要,也得问问我们才行。”一道轻飘飘的声音传了过来。

  兀的,天地肃杀,狂风肆虐,原本就黯淡的日光更是被厚厚的乌云笼罩,仿佛是天地之间都充斥着一片凄凉。

  只见他缓缓的回头,看向来者,两男一女,左边的男子高瘦,一双鹰眼,脸型确是可憎,另一男子虽说平常,却是细皮嫩肉,背上还背着一柄大剑。

  可中间的女子,却是看上一眼再不会忘记,她就那么站在那里,赤足而立,身着火红衣,鬓发高挽,眉若远黛,眼似临水秋波,举手投足间,媚态百生。红裙曳地,微微淡笑,说是祸国殃民亦不为过。

  青石看见他们,似乎并不惊讶,只是一笑,随即摇了摇头,笑道:“想不到你都来了,玉虚仙子,怎么,你们也对这个小家伙有兴趣?不过,掌门让我带他回去,我想,你们还是别掺和的好,你知道的,我不怎么杀女人,当然了,我现在很乐意。”

  只见那叫做玉虚仙子的女人,微微一笑,说道:“当然,你们董掌门的面子,小女子当然要给,可你青石吗,那就得另说咯。”

  这说虽平常,亦不响亮,但似乎是带着一股奇异的魔力般,李绩听了,只觉得这声音直侵入他的骨髓,浑身上下顿时就软了下去,一股说不出来的热流在胸中流转。

  青石微微低头,看着左手提着的李绩,眼中露出了凝重之色。

  “仙子,你这不好吧,如此小的年纪,你这么做,就不怕.....”

  “无妨,水月先生只说了要人,没说是死人还是活人。“

  青石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他将李绩放下,手按在他胸膛上,微微光芒闪起,李绩止不住战栗了下,不过那份燥热却散去,不过睡意也随之消失不见,方才那还未看清的眼睛,现在是彻底的看清了。

  不知何时,场内气氛已经变得凝重至极,寒气侵蚀着一切,老韩叔却趁着两方僵持的小会儿,却是大胆的跑到马车前想将李铸从青石手中抱走,青石看了老韩叔一眼,却是自己松手,将李铸放给了老韩叔,老韩叔心中一惊,本以为青石要对他动手,却没想到青石却是笑了,看着他,说道:“凡人,有几分勇气,反正他对我也没有多大用处,你带他走吧,免得受到波及。”

  老韩叔很是惊讶的看着青石,青石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但终归也不是什么坏到骨子的家伙,对面这几个可就不一定了,快走吧。”

  老韩叔眯着眼,略微思考之后,再深深的看了一眼李绩,他心里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了,沉着脸,立马驾着马车,带着还未醒过来的李铸继续赶路了,这省试不能不去,这可是村子里几十年独苗苗,至于李绩的话,只能看能不能解释的清楚了。

  玉虚仙子一行人,见青石如此,却也不阻拦,只是看着老韩叔驾着马车疾驰而去。

  风愈发的大了,吹乱了人的发。

  “我以为你要动手,没想到仙子你居然还有几分的良心,这可真是不得了。”青石冷笑着讥讽道。

  玉虚仙子没有回答他,之前的狐媚之气消失的无影无踪,浑身上下,散发出摄人的寒意,似那万年不化的寒冰。不知何时,她手中多了一柄长剑,似水非水,似冰非冰,剑中隐隐透着一点蓝色。

  青石提着李绩,眼中露出了凝重之色,一双眼死盯着玉虚仙子手中的剑,就连提李绩的手都微微的有些颤抖。

  往后退了一步,青石笑道:“想不到你们密宗到也是舍得,这水心剑都让你带出来,看样子是势在必得了,可我并不想就这么将人交给你,你说这怎么办吧?”

  玉虚仙子冷晒到:“不必多言,人留下,你走,否则,剑出必有杀伐。”

  青石笑了起来,一柄玉尺滑到手中,抓着李绩的手又紧了几分。

  玉虚仙子身旁二人,兀的大后退好几步,一脸警惕之色看着青石,却无意上前。玉虚仙子如黛双眉突的一竖,手中水心随即发出一声清啸,尔后水心疾驰而起,若那滔天水浪,当头向青石斩下。

  青石惊骇至极,此时已来不及躲避,他没想到玉虚仙子不是说说而已,她真的不在乎这小家伙的生死,只得咬破舌尖,一口血雾喷在手中玉尺上,口颂法决,迎向了水心剑。

  玉虚仙子冷冷一笑,水心去势不减,狠狠的斩在了青石的玉尺之上,硬是把青石压得腿弯曲了下去,地上的冰面也被压得粉碎,双脚陷进了泥土里。

  轰鸣之声不绝于耳,身旁河水冰面碎裂,溅起无数水花,青石大呼一口气,牙齿上下咔咔作响,心中急转,一万个念头浮现。

  不等他想出办法来,只见那水心波涛再起,乍然响起一声轰鸣,向青石席卷而去。

  青石大惊,方才能挡下那一击,已是耗了他不少的灵力,这一击下来,他还哪敢硬接,大舒一口气,足下生出深红烟雾,一如鬼魅,堪堪避过这一击。

  玉虚仙子却也不急,剑势丝毫不缓,引动那滔天巨浪,汹涌轰向青石,根本就不在乎李绩的生死。

  青石虽有心,此时却是无力施为,他的实力本来就和玉虚仙子差了不少。面色苍白,血色尽失,这个时候他只能尽力的将李绩抛出,往河水里丢去,随后闭上眼,等着巨浪袭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