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三界将帅 > 正文
楔子·日暮
作者:琉璃脆  |  字数:2835  |  更新时间:2020-02-26 22:48:32 全文阅读

在蔚蓝的天空上,一排大雁排成人字飞过,优雅而又美丽,成群向着南方飞去。

突然一只高高盘旋在它们头上的一只雄鹰突然俯冲而下,如利刃一样的双翼划破了空气,锐利而又冷静的眼神死死地锁定住他的猎物,沉默而又冷静像利箭一样疾速坠下来,雁群忽的受惊地分散开来,四处逃亡,雄鹰笔直地落在一只大雁身上,锋利的利爪直接插穿了大雁的身体,大雁惨叫着挣扎,鲜血抛洒在了空中,雄鹰的双爪猛的一撕,它的身体竟然被撕成了两半,内脏混杂着鲜血散落着掉了下去,惨叫声戛然而止。雄鹰震动双翅鹰击长空般鸣叫了一声,高亢的叫声划破整个天空,惊空遏云般冲破层层云雾上了九重云霄,气势惊人。

  它抓着血淋淋的猎物盘旋着飞向了高空,此时这里的天不再是蔚蓝色,而是青天色,充满着寂静与安宁。

  突然,青光划过,雄鹰的身体被齐齐切成了两半,血液飞溅,这头天上的猛禽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跟着刚捕食的猎物坠落了下去.

  夏雨嵩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沾血的刀刃,浓郁的鲜血随着青蓝色的剑身一滴一滴的往下坠。他手臂轻微一震,红色的鲜血被荡了开来。

  结界的漏洞越来越严重了,连人界的生物现在都能跑了上来,可想而知这个数万年前强大而又古老的结界已经是千疮百孔,漏洞百出,正处于崩溃的边缘,夏雨嵩默默在心里想着。

  他抬头望天,青天色的苍穹还是那样的美丽祥和,仿佛这种美丽能够一直存在下去,直到永远。

  他无奈的笑了笑,刀光一闪,一柄青色的刀身的长刀被他收回了刀鞘之中,他转身,大量穿着白色铠甲,蔓延到天际线的军队占满了整个视野,白色羽翼从他们的背后伸展开来,重重交叠在一起,右手拿着泛着寒光的长剑,白色头盔里透漏出肃杀的眼神,一股强大的威压无形的从他们身体里面散发出来汇集在一起扑向前方,他们肃静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等候着自己的君王。

  这股仿佛实质性的威压撞在夏雨嵩的身上被轻而易举的荡开,留下阵阵波纹,他波澜不惊的眼神缓缓从身边扫过,心中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慢慢的后退几步,脚下踩在空气上的涟漪一层一层的震荡开来。

  突然一双巨大的金黄色的双翅从他背后舒张开来,灿烂的金色鳞片反射着日光,仿佛坚不可摧的铠甲。

  磅礴汹涌的气势从他的身体里面涌了出来,像一堵巨墙般把身前的气势给弹了回去,军队前面的几排人不禁感觉到呼吸一滞,竟然齐齐的后退了一步,前后铠甲的撞击声杂乱的响了起来。

  夏雨嵩扑打着金色双翼,一身黄金战甲逐渐将他覆盖,留下深邃的眼神,如一个帝王般降临于世,古奥森严,仿佛神袛,雄伟恢宏。

  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军队扑打着白色双翼,带着空气震动的声音一层一层的升了上去。

  夏雨嵩转身带着庞大的军队朝着青天色的穹顶飞去,巨大的阴影覆盖了整个天空。

  在某处一个空旷的地带,两个长着巨大翅膀的人形生物在激烈的打斗中,两人身上都散发着强大的气势,周围大量的跟他们一样的生物纷纷惊慌的四处逃散,随着他们打斗天空在晃动,地面在震动,周围一排排高大白色犹如城堡恢宏一样的建筑物簌簌的掉落着白灰,摇摇欲坠。

  “郝云峰,快收手吧,我不会去告诉天皇的,现在停手还来得及。”陈翱一边艰难的抵抗猛烈的进攻,一边苦口婆心的劝道,这家伙的实力比他高出一截,他一边防御一边后退。

  “该停手的是你,陈翱,你明知道打不过我,何必苦苦支撑呢,夏氏皇室一脉的统治气数已经尽了,今天就要灭亡了,你又何必执着,哪怕献上自己的生命也要苦苦坚持呢。”郝云峰脸上平静的说道,手上的攻势却越发的猛烈,速度越来越快,千万斤重的拳头仿佛雨点一般重重的轰击在了前方。

  陈翱大吼一声,猛的爆发出比之前还要强烈的气势震开了郝云峰:“你在放屁,统治千百万年的夏氏怎么可能说覆灭就覆灭,你别想扰乱我的心智”

  被震开的郝云峰扑打着雪白一样的双翼缓慢的落在了地上:“每个帝国都有它自己的寿命,从中兴到衰败这是不可逆转的,没有哪一个帝国可以一直永恒的存在于这个世间,这就是历史的法则啊。”

  “呵呵,造反就造反吧,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好像以为你在做什么高尚的事情一样”陈翱冷笑着,不屑的说道,“今天我就是死,你也休想从我这里过去!”

  郝云峰摇头笑了笑:“行,既然你想以身之躯来保卫你的帝国,捍卫你的尊严,那我便成全你,放心,你的尸体我肯定会让人用玉晶石材质打造的棺材,让你好好的长眠。”

  说完,他的体内突然涌现出一股比之前强大数倍的气势,直冲天际,背后巨大的骨翼缓慢的开合,他漂浮在了空中,雪白色的双翼扑打的越来越快,影响着气流形成风暴。他猛的往前冲去,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

  陈翱的瞳孔极速放大,他没想到郝云峰真正实力竟然如此强大,七星天神跟八星天神的差距难道真如天堑般的鸿沟吗?

  他感受着威压排山倒海般涌过来,握紧了双拳,手上的青筋暴起,就是今天陨落在了这里,我也一定把他封死在这路上!他咆哮着低吼了一声,爆发出了自己的全部力量然后狠狠的迎了上去,羽翼震动,两人的气势把整个空间都剧烈的振动起来,恢宏般城堡一样的楼房再也支撑抵抗不了狂暴汹涌的能量,发出了绝望的震鸣声倾斜着一座一坐的倒塌。

  “砰!”两道光束撞在了一起,一股强大狂暴的能量以冲击波的形式朝着四周扩散,一切东西被它撞到都化为了齑粉。

  两个人形生物撞开了,然后又撞在了一起,没有任何花哨的技巧可言,就这么以绝对的力量反复的相撞,两人身上的坚硬的铠甲早已经超出了它所承受的范围在一次撞击的过程中就裂开了,龟裂的痕迹蔓布全身,然后化为了碎片一片片的掉落。

  两人用拳头一拳一拳的向着对方打去,每一拳的威力足以开山裂石,每承受一拳,心血就要翻涌,然而两人在这么一瞬间的时间已经交换了何止百拳,要是一个普通人站在这里看,只能看到两个残影纠缠在一起,根本分不清。哦,不对,普通人根本看不到这些景象,在看到这些景象之前他早已经被周围狂暴涌动的气息撕成了碎片。

  不知道过了多久,郝云峰一拳重重的打向陈翱的胸口上,陈翱吐着血像离弦的箭一样倒飞出去,直接撞进身后一座倒塌成废墟的房屋,已经塌了一半的房屋这下彻底崩溃,轰隆着倾覆下来,完完全全成为了废墟。

  陈翱在黑暗的废墟中听到外面一个古奥森严般的声音响起,响彻了整个苍穹。

  “金甲·圣裁!”

  陈翱低吼一声,涌起自己全身的气势把掩埋在自己身上大量的石块震飞,在重见天日的那一刹那,一柄巨大的,金黄色,蕴含着毁天灭地能量波动的一把剑占满了整个视野,它震鸣着发出龙啸般的声音朝着自己砍下来。

  陈翱大吼着举起自己的双手防御,双翼疯狂的扑动,他爆发了自己全部的力量来抵抗。

  这柄巍峨雄伟的黄金巨剑,直接砍了下去,犹如圣神之光进行审判一样,地面开裂,方圆几百里在剧烈的振动,仿佛世界末日一样,周围的一切全部坍塌。

  圣剑带着剑身下那个渺小的身影直接坠了下去,它砍破了大地,劈裂了层层的地壳和岩石。

  郝云峰飞在空中,看着那个自己造出来的巨大的洞口,大量的岩石和楼房从那个巨洞中陷进去,巨洞周围的裂缝还在不停的龟裂着。

  他的气息突然变得萎靡了许多,他缓缓移开了自己视线疲惫的朝着前方飞去。

  “对不起,我恐怕不能用玉晶石材质的棺材给你收尸了。”他在心里默叹,“我们要的不是推翻天皇的统治啊,而是即将要征服整个三界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