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狂想造梦家 > 正文
001序章
作者:似非是  |  字数:3228  |  更新时间:2019-12-30 10:41:59 全文阅读

第一章:

  时间2042年,人类步入6G时代。

  故事开始的背景是白色。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褂,以及一叠白色的诊断书。一切都是苍白的颜色。

  病房里,两个人,一个坐着轮椅,闭目养神。一个侍立在后,沉默无言。

  将时间回溯到半个小时前。

  “抱歉,陈先生,您的病状我院无能为力。”

  看着对面胡子白花花的老头向自己低头致歉,明明是十分严肃的对话,但陈尘就是觉得滑稽。他很想笑,英俊的脸因病症而略显苍白。

  他的脸上有着超越属于自己年龄段的平静,泰然自若。陈尘并不在乎什么无能为力,俗话说,希望越大,失望就会更大。但反过来,一开始就不报什么希望,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失望可言。

  身后的那个人似乎对着对面发出了严厉的呵斥,而作为医学泰斗的老头则是唯唯诺诺的,不太敢接话。

  有什么必要呢?陈尘不满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之人,她依旧是万年不变的职业装扮,通遍全身也很难找出作为女性的一面。

  或许,只有脑后那根乌黑亮丽的马尾除外吧。

  陈尘看了看老头胸口的身份卡,自然而然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许老也没什么好过意不去的,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这不是人能有办法的。”

  “可......哎,你能这么开朗也是一件好事,也许真的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白胡子老头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以及意料之中的回答都让陈尘觉得有趣。如果世间一切都像这样的对话那样类似于固定的剧本,让人可以预测就好了。话说你们学医的怎么都相信奇迹这种东西呢?

  死生有命,富贵在天,确实如此。命运的性格向来恶劣,它先是给你一切,然后将其没收,反反复复,乐此不疲。就像书中写的那样,命运所给予的礼物,暗中都已标好了价码。

  陈尘的出身是无数人想要的,豪门公子,红色世家。一个金融集团总裁的母亲,一个身居高位的舅舅。即使没有爹,还是有大把的人想要这个身份,不是吗?

  权势,财富,陈尘可以说是有余蕴了,但唯独时间,这要命的东西却只剩下一年。

  死神不会因为自己的权势而低头,阎王也不会在阎罗殿设下后门。死亡面前,是真正意义的人人平等。

  当然,如果陈尘愿意,他倒是可以去基督教的教堂买一张通往天堂的门票。

  一想起赎罪劵的梗,陈尘又联想起不久前米国的权威博士也说过跟前面老头差不多的话,不过态度要恶劣一些就是了。

  那家伙可是真的把自己给逗乐了。那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白人翘着二郎腿,背靠皮沙发,傲慢的用鼻孔对陈尘这样说道:

  “去找上帝帮忙吧!这世上除了主,没有其他人能救你了。当然,如果你们中国也有上帝的话。”

  哦,是吗?陈尘当时就想在当地请个小伙子让这家伙去帮自己给上帝捎个口信,看看你米国就真的有上帝了?不过想了想后,他没有真的这么干,不过是个有趣的笑话,确实没什么必要。

  当然,如果这个博士工作不认真,导致出现各种问题。婚外鬼混,被妻子意外发现......等等,那都是米国上帝的安排,跟自己无关。

  不过现在这沉闷的气氛是怎么一回事?

  “你不会觉得我还救吧?”

  这是五分钟前陈尘在听到她说的话后所给的回复。

  “陈总会不高兴的。”

  她用例行公事的语气答道。

  “哦?是吗?那就让母亲大人自己来跟我说吧。”

  陈尘的声音讽刺,辛辣。同时,他将一直抚摸着的塑料花揉成了五彩斑斓的团子。

  于是,安静了。白色病房里,闭目养神的陈尘瞄了一眼窗户,那里没有白色,蔚蓝的海泛着自己的波涛。

  “唔。”

  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陈尘收回视线,看了看消息。

  “学姐,麻烦取一下快递。”

  男子表现的就像两人之前完全没有争吵一样。

  身后立着的人,也利落的完成陈尘的指示。货物从快递机器人笨重的后备箱转手到了陈尘的手上。

  “什么东西。”

  女子的话语简短而又随意,连声调都是中性的。

  “孕梦者。”

  陈尘手动拆起了快递,仿佛这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咦?我记得你向来对这东西没什么好感。”

  在名为纪永嘉的女子看来,这已经是相当委婉的说辞了,陈尘可不止一次的在她面前抱怨过这东西。

  “现实,朋友,残酷的现实,就像那次一样。”

  纪永嘉当然知道陈尘说的是什么,那一次作为秘书的自己把取消后续的决定书交到他手上时,他说了同样的话。

  “可是,这似乎是两码事。”

  在深吸一口气后,秘书小姐这样说道。

  陈尘是纯文学的忠实信徒,出于兴趣,他投资了不少文化方面的产业,尤其是一家名为《杂烩》的杂志。他甚至亲自操刀,在上面发表过文章,而且不止一篇。

  但商业上的事,不会讲太多私人情感。基金会认定陈尘负责的几家企业不再有继续下注的资格,他被迫做出了决断。

  在同厌恶的孕梦者公司进行合作后,他的那些计划得以延续。

  “也许是两码事,但还是有着必然的联系,不是吗?”

  陈尘不等秘书回话,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仗着一些与生俱来的东西,我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向所谓的现实低头,可现实给了我一个又一个的巴掌。直到把我从梦中拍醒,原来我一直都活在梦里。”

  “说来惭愧,直到死亡将至,我才摆脱了傲慢与偏见的束缚,得以客观的看待现实这个问题。”

  “原来,就算我们有一万种态度对待现实。可归根结底,现实就是现实,对待它的最好态度只有现实。”

  陈尘用一种特别傲慢的态度对女秘书训话,就像高中老师冲着学生训话。

  听完如此一番长篇大论,纪永嘉要说没有感触那绝对是假的,现实的滋味,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尝过。她明白陈尘想表达的意思,但放弃自我一直以来的坚持就真的好吗?

  “我决定了,我要成为造梦者。”

  陈尘已经完全把包裹拆开,露出里面类似于头盔的机械装置。

  秘书小姐目睹着这一幕,只是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这号称划时代的发明,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或者说,不知道该如何说。

  孕梦者,2035年横空出世的传奇游戏,通过特殊的脑回路装置让玩家可以自主的选择梦境。

  诞生后在社会上掀起了一股梦幻潮流。于是,活在梦里,不再是贬义词。

  玩家可以自由选择孕梦者公司提供的剧本,也可以在认证之后自由发挥。体验小说电影漫画里的人生,不再只是人们单纯的幻想,而是实打实的成为了梦境。

  只要你付了版权费,你可以成为任何人。

  是化身荒天帝,孤身一人,独断万古?还是披上斗篷,成为蝙蝠侠,肩负黑暗,守望哥谭......

  只要你的脑子够用,能将场景想象出来,孕梦者就能给你具现出来。当然,在梦里。

  而陈尘口中的造梦者,则是孕梦者公司大获成功后的社会衍生职业,职业梦想家。

  毕竟人类文明的文学经典说到底是有限的,而人对于梦境的欲求是无限的,此消彼长之下,推陈出新就显得格外重要了。

  造梦者会在梦中放任大脑自我创作,让潜意识讲述自己的灵感,在做成让自己满意的梦后,再到现实世界进行加工编辑,申请专利,反过来将梦卖给孕梦者公司,然后根据用户的购买情况以及评价打分来共享红利,互利共赢。

  甚至政府还出抬了相关法律来规范孕梦者公司的某些侵权行为,造梦者会有七天的时间申请专利。

  当然,正常来说成为造梦者需要通过官方的某种认证,但陈尘是早早就拥有了这项资格。毕竟他写的小说改编成梦的也不是一篇两篇了。

  但陈尘本人厌恶孕梦者,唾弃造梦者,他曾对自己这么说过。

  “文学是一门艺术,将字符有序排列的艺术。而孕梦者则会毁掉一切。”

  “人们不再通过字符语言或是一些别的东西来交流情感,而是通过梦!?”

  “老实说,我觉得这是21世纪最好笑的笑话。这不是什么进步,相反,这是赤裸裸的退化。”

  “梦时代什么的,我甚至都不想承认这是个笑话!”

  当时的自己在听完后,其实并没有什么像样的感触。只是单纯地觉得这家伙有些极端。

  但现在,纪永嘉突然联想起曾在自己高中时代风靡的一段话。

  “我们生活的时代不是最好的。当然,也不会是最坏的。但一定是最特别的。”

  “身处这个时代,每个人都做着梦。即使明知虚幻同现实之间千差万别,人们仍旧沉醉在独属于这个时代的梦乡里,一响贪欢。”

  “或许,梦之所以让人留念,是因为现实给了人足够的不满。”

  “没有人是时代的主角,但在梦里,你可以活出自己想活的样子。”

  貌似是一位社会学家在综艺访谈上说的话,最后一句还被高中时代的自己写在了当时的日记本上。

  看着陈尘将头盔缓缓带上,憋了许久,秘书小姐终于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镜子,不会凭空出现倒影。”

  “或许吧。”

  男子已经将头盔装置完全弄好,在听到这句过于含蓄的提醒后,不置可否的这么答道。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