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太荒吞天诀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暗潮涌动
作者:铁马飞桥  |  字数:3131  |  更新时间:2020-01-30 19:04:11 全文阅读

  避开柳无邪绝世一刀,两人突然停住身体,怔在原地,齐齐看向柳无邪。

  “什么!你说他死了?”南宫其面露惊恐,对柳无邪的话,持怀疑态度。

  喊了半天,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回音。

  “别喊了,他已经死了,接下来轮到你了!”柳无邪打断了南宫其。

  别鬼哭狼嚎,就算他喊破了喉咙,云岚也不会活过来。

  “不可能,云兄是堂堂洗髓境强者,怎么会死在你这个蝼蚁手里。”南宫其一脸狰狞。

  别说他不信,毕宫宇一脸懵逼,同样处于震惊当中。

  雷涛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在地面上,这个消息太具冲击了。

  “真是啰嗦!”懒得跟他继续啰嗦,手中短刀第二次出手:“毕阁主,我负责牵制他,你负责杀他。”

  短刀撩起,身体弹射而起,犹如炮弹一般,在漆黑的夜里,划出一道长长的残影。

  直逼南宫其的脖子,恐怖的刀意笼罩而下,南宫其骇然大惊,隐约能猜到云岚会死在柳无邪手里。

  可怖的刀意,铺天盖地,形成一座天地囚笼,困住了南宫其的身体,不亚于巅峰洗灵境一击。

  柳无邪要做的是限制南宫其,替毕宫宇寻找机会。

  “无邪,帮我牵制三个呼吸即可,我就能要了他的命!”毕宫宇绝不是心慈手软之辈,双手在酝酿。

  “好!”三个呼吸还能做到,借助鬼瞳术,南宫其的速度越来越慢。

  血虹刀法七式一招连着一招,招招锁定南宫其的周身死穴。

  “小子,就凭你也能限制我。”南宫其萌生退意。

  一步步朝后面退去,打算退走,云岚一死,剩余他一人,想要诛杀他们三个,难于登天。

  “你的实力,远不如云岚,太弱了!”柳无邪发出一声冷笑,短刀陡然变化。

  右手持刀,左手化拳,左右袭击。

  简单朴实的一拳,携带诸天之威,震得四周树木发出咔咔的响声。

  “这是什么真气,怎么会如此之强!”南宫其一脸慌张,面生惧色。

  这就是太荒真气,是普通真气十几倍的厚度,出现的那一刻,不论是南宫其还是毕宫宇,都被惊骇到了。

  犹如滔天猛兽,窜出柳无邪的身体,张开血门大口,朝南宫其咬下去。

  “不好!”南宫其意识到不妙,欲要撕开一道缺口逃出去。

  “南宫其,你可以死了!”正要准备逃走,毕宫宇的攻击到了。

  恐怖的掌印凌空碾压下来,一种掌法手印,极其罕见,要比一般的武技强大许多倍。

  “你…… 你竟然领悟了山岳印!”南宫其吓得说不出话来。

  “你还有点见识!”

  掌印犹如一道山岳,狠狠的砸下来,南宫其本就被柳无邪控制起来,无法逃走。

  山岳一般的手掌砸下,南宫其害怕了,大脑来不及思考,身体传来咔嚓声,被山岳印震碎好几根骨头。

  “不打了,不打了,我认输,求求你们不要杀我。”南宫其一边破解山岳印,出口求饶。

  他还不想死,受到上官才唆使,当时鬼迷心窍了,上官才告诉他们两人,杀了柳无邪,逼他交出金灵丹炼制之法,以后可以大发其财。

  他们两人信以为真,连夜赶路,终于追上了柳无邪的队伍,拦路伏击。

  谁会想到是这种结果,如果知道,打死他们也不会前来。

  至于报仇?

  去他.妈的报仇,弟子死了,大不了在招几个便是。

  主要目的,还是冲着金灵丹的炼制手法来得,加上那些稀奇古怪的炼丹知识,对于他们来说,有致命的诱惑力,这才是他们杀柳无邪的主要原因。

  “现在求饶,是不是太晚了!”毕宫宇发出一声冷笑。

  放虎归山,后患无穷,今天就要斩草除根。

  “轰隆!”

  南宫其硬抗了山岳印,恐怖的气浪,以他们为中心,形成潮水一般,涌向四周。

  “噗……”

  一口鲜血从南宫其口中喷出,染红了衣襟,整个人看起来很可怖,浑身都是鲜血。

  趁此机会,柳无邪出手了。

  身体欺身而上,趁着南宫其还没反应过来,一刀切断他的脖子,身体化为一张人皮。

  谁也没有发现,包括毕宫宇,四周气浪还未消散,遮挡住了他的视线。

  在鬼瞳术的窥视之下,一切无所遁形,轻松找到南宫其具体位置,将他斩杀。

  尘埃散去!

  战场出现一座几米深的大坑,被山岳印碾压,奇怪的是,南宫其消失不见了。

  “阁主好厉害的掌法,一掌震碎了南宫其。”柳无邪撒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恭维的说道。

  毕宫宇一头黑线,他什么实力自己很清楚,刚才那一掌,最多重伤南宫其,不可能让他人间蒸发了。

  逃走更不可能,那人哪里去了?

  目光看向柳无邪,只要一种可能,南宫其的神秘消失,跟柳无邪有莫大的关系,他又没有证据。

  事已至此,南宫其已经伏诛,没有必要去追究太多,每个人都有秘密,毕宫宇不是那种八卦之人。

  “阁主,你们都没事吧!”雷涛走过来,关切的问道。

  “没事!”毕宫宇受了一些轻伤,倒没有大碍。

  柳无邪没有外伤,魂海受损严重,需要一日多时间才能彻底恢复,短时间内不能动用魂力。

  马车废了,四匹神驹全部炸死,接下来这段路,他们要靠自己双腿赶路了。

  “我们只能靠双腿赶路回去了!”雷涛无奈的说了一句。

  双腿赶路,速度远不如马车,恐怕要到后天才能赶回沧澜城。

  “事不宜迟,我先走一步!”柳无邪施展七星步伐,快速掠出去,连夜赶路。

  “雷涛,你身体有伤,不用着急赶路,我陪无邪先行一步,以免路上还有危险。”毕宫宇拍了拍雷涛肩膀,让他独自回去。

  “阁主放心吧,我身体没事,你赶紧陪无邪公子先走。”

  距离一月之期越来越近,如今的沧澜城,一定风起云涌。

  当日斗兽场,柳无邪发下重誓,一个月之内,灭掉万家。

  距离一月越来越近,后天就是一月之期,不能赶回去,柳无邪等于违背了誓言。

  留下雷涛一人,毕宫宇快速追上去,怕路上还有其他伏击,两人一起赶路,比较安全。

  “阁主,你没有必要跟上我的,我们之间谁也不相欠。”柳无邪放慢脚步。

  毕宫宇的做法,让他深受感动,来到真武大陆,没交到几个真心朋友,松陵算一个,现在又多了一个毕宫宇。

  “我们之间还那么客气干什么!”毕宫宇微微一笑。

  也没矫情,两人快速赶路,柳无邪是先天境,竟然跟毕宫宇的速度不相上下,让毕宫宇骇然不已。

  太荒真气醇厚无比,奔跑了一天一夜,丝毫没有衰弱的迹象,反倒是毕宫宇,累的气喘吁吁。

  “我们休息一下,继续赶路!”柳无邪突然停下来。

  前面出现一座茶馆,两人一起走进去,喝完茶继续上路。

  “好,按照这个速度,后天早上,我们就能赶回沧澜城!”毕宫宇确实累了。

  沧澜城!

  徐家!

  大殿之中,聚集徐家所有高层,连守在矿脉的徐义山都赶回来。

  奇怪的是,徐义林并不在大殿,所有事情,由徐义山主持。

  应该是柳无邪送给他的心法起到了作用,在全力冲击洗髓境。

  “二爷,短短几日,我们的三座油坊,全部着火,包括一座兵器坊遭到袭击,这些事情,应该都是万家跟田家所为。”蓝执事义愤填膺。

  这几日双方冲突越来越严重,无奈之下,外面的执事全部抽调回来,准备迎接他们两家的打击。

  “吩咐下去,加强巡逻,一有情况,立即回来禀告!”

  暂时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两家一直都是偷袭,徐家这几日疲于奔命,大家都很劳累。

  “是!”

  大家都退出去,大殿恢复平静。

  田家大殿,聚集一群人,不仅有田家高层,还有万家高层。

  最引人注目,当属坐在上首几名中年人,各个实力强大,其中还有一人竟然是洗髓境。

  沧澜城除了城主齐恩石之外,并无洗髓境,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一人。

  “田兄,一切准备好了,就等明天,一个月期满,就是徐家灭亡之日。”万荣哲阴狠狠的说道。

  因为柳无邪,导致万家斗兽场生意一落千丈,连累万家输掉那么多金币,这口恶气终于要宣泄出来了。

  “好,等灭了徐家,瓜分他们的地盘之后,在慢慢蚕食掉松家,从此以后,沧澜城我们两家独大。”

  田岐沙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冷意,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能不能灭掉徐家,还要依仗薛洋兄,等徐家一灭,所得的所有资源,七成送给薛家。”

  万荣哲看向坐在上首那名洗髓境强者,竟是薛家的人。

  “这次来到沧澜城,并不是为了徐家资源,而是报仇,我们薛家有人在沧澜城失踪,十有八九被徐家杀死,明天做好你们自己的事情就行。”薛洋挥手打断了他们。

  沧澜城这种小地方,能有什么好的资源,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薛家派来好几人前来沧澜城,莫名其妙失踪,才派他前来调查。

  经过多方查看,最后将目标锁定了徐家。

  徐家有独特的手法,去过之地都会留下暗记,徐家三座油坊,都有薛家的人出现,临死之前留下了标记,薛洋一来,就发现这些暗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