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太荒吞天诀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疯狂打脸
作者:铁马飞桥  |  字数:3142  |  更新时间:2020-01-19 16:45:01 全文阅读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惹来大量嘘嘘声。

  雷涛一头黑线,抽出腰间一把小型匕首,交到柳无邪手里。

  在所有人注视下,柳无邪狠狠的挥下匕首,斩向方桌上的山河图。

  “柳兄,住手!”

  杜明泽吓得一身冷汗,高声惊呼,让柳无邪赶紧住手。

  “疯了,他一定疯了!”

  围观的众人发出惊呼声,这幅山河图价值一百万金币,更重要里面蕴含武道意志,不是用金币所能衡量。

  狂战眼神一缩,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这是狂家先祖所画,要是毁在外人手里,对狂家来说,无疑是对画道的羞辱。

  “他脑袋是不是让门夹了,好好的一幅画,为何要用匕首切开他。”

  万一春面露惊恐,往后退了好几步,不敢靠的太近,以免被传染。

  每个人的脸上,写满了惊恐,睁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匕首划下去,雷涛无力的坐在身后椅子上:“完了,都完了。”

  他心疼的不是一百万金币,而是这幅画,得罪了狂家,除非是阁主前来,以狂战的性格,绝对不会放柳无邪离开。

  肖明义发出一声冷笑,并不心疼这一百万金币,大不了找毕宫宇赔偿便是,只要能狠狠羞辱一番柳无邪,值了。

  薛仇一脸幸灾乐祸,双手环胸,眼眸中闪烁出凌厉的杀气。

  “嗤啦!”

  山河图一角被切开,完好的山河图出现一道裂痕,在高明的匠师,无法将其修复,整幅画彻底报废。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当着我的面,毁坏狂家的名画,我要把你挫骨扬灰。”

  狂战一步步朝柳无邪走过去,每走一步,身上的杀意凝聚一分,形成了实质,令人窒息的气势,弥漫每一寸空间,许多实力低下者,瑟瑟发抖。

  “狂老现在动怒,是不是太早了。”

  柳无邪发出轻蔑的笑声,堂堂狂家二长老,连真假都不分,让他露出一丝不屑。

  跟狂老一起前来的白衣青年,快步上前,想要一看究竟。

  “柳兄啊!你这是何必呢,好好的一幅画,就这样毁了。”

  杜明泽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连连惋惜,一百万金币,蕴含武道意志的山河图,毁在柳无邪手里。

  眼角瞥了一眼杜明泽,柳无邪并无回答,突然抓住山河图一角,抽出一根类似蚕丝一样的东西,越拉越长,画卷上的图画,随着抽出的蚕丝线越来越多,底部越来越模糊。

  匕首切开蚕丝线,提在手里:“狂老作画,一直用上好墨轩纸,纸张下层铺上一等春蚕丝,丝线呈淡绿色,春蚕丝张力很强,衬托出得画质更加优美,这枚蚕丝线,是用莽血浸泡过的冬蚕丝,你们告诉我,这幅画是狂老所著?”

  柳无邪将丝线扔在了狂战面前,让他自己看,不切开画像,根本看不到内部情况,表层的确用的是上好墨轩纸,却没想到,下层铺设的蚕丝有问题。

  狂家每幅画都是三层制作,表层墨轩纸,中间铺上春蚕丝,底层用一等油布封存,常人根本看不清楚中间用的是什么。

  鬼瞳术可以看穿一切,一眼便能看出,这幅画是高人模仿,笔法还有轨迹,跟狂老有七分相似。

  狂老拿起蚕丝,仔细闻了闻,上面的确有莽血浸泡过得痕迹,这幅画最多十五年,狂老仙鹤都一百多年,他生前最后一幅画,已超过百年,这幅显然是后期加工制作而成。

  “贺儿,你怎么看?”

  把手中的蚕食,交予身边白衣青年,让他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接过冬蚕丝,跟狂战一样,闻了闻,眉头一皱,从怀里拿出一枚特质的铜镜,将冬蚕丝放上去,竟然冒出一股怪异的臭味。

  “回长老,这的确是用莽血浸泡过得冬蚕丝,并非我们狂家擅长用的春蚕丝。”

  春蚕跟冬蚕虽然都吐丝,两者却有天地之差,狂家用的春蚕丝,极其昂贵,市面上几乎买不到,他们每日用特殊的药材喂养,吐出来的青丝,带有淡淡的香味。

  “小子,也许这幅画狂老别出心裁,另辟蹊径呢,并不能凭靠冬蚕丝,否定这幅画并非狂老所著。”

  肖明义站出来,质疑柳无邪的一番话,上面署名,以及画风,跟狂老一模一样。

  这番话引来很多人赞同,达到狂老那种境界,另辟蹊径倒也有可能,只有狂老跟白衣青年,眉宇紧锁。

  柳无邪像是看傻逼一样看了一眼肖明义,人家狂家都不站出来反驳,你蹦出来,难道嫌我打脸还不够吗。

  “狂长老,你们狂家每一幅画,采用玄墨石研磨成的液体所画,这种玄墨石研磨出来的液体,有一点好处,遇水不化,整幅画就算掉入水中,捞起来画像依旧栩栩余生,我说的可对?”

  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玄墨石是狂家独有秘技,而且狂家已经所剩不多,研磨之后的液体,还需要添加一种药材,主要是防水作用,这种药材,是狂家不传之秘。

  “你说的没错,我们狂家每幅画用的都是玄墨石研磨成的液体。”

  狂战点了点头,虽然很不想承认,柳无邪说的每句话,让他无从反驳。

  “雷涛,打碗水来!”

  召唤一声,雷涛赶紧爬起来,拿起一个破碗,从旁边凹槽中勺出一碗水,端到柳无邪面前。

  当着众人的面,清水倒入画卷上,奇怪的一幕出现了,画卷上的山河图,一点点模糊,像是一团浆糊一样,黑漆漆的,已经分辨不出这是一幅山河图。

  “这……”

  眼前的一幕,颠覆了他们的认知,狂家的画遇水不化,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这幅画沾染一点水,上面的墨汁全部溶解,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很显然!

  这幅画并非狂老所著,而是一幅高仿,关键仿的没有任何技术含量。

  山河图下半部分已经模糊不清,经过水流浇灌之后,彻底报废。

  肖明义愣在原地,嘴巴张得老大,他花费一百万金币,买了一副假画?

  柳无邪的每一个字,像是一道道无形的耳光,狠狠的扇在他的脸上,啪啪的响啊!

  周围那些人,脸上发烫,躁得慌,刚才嘲讽柳无邪,现在倒好,人家一眼便能看出,这是一副假画,一时半刻,无法接受。

  杜明泽扭过脑袋,不愿意正视柳无邪,这小子有些邪门,画的如此逼真,连狂老都分辨不出,他是如何做到,找出中间铺垫的蚕丝有问题。

  “杜兄,你不发表一下意见?”

  柳无邪突然笑眯眯的问道,杜明泽知道躲不过去了,转过脑袋,脸上堆满笑容。

  “柳兄大才,我们都上当了,既然是假画,刚才的事情,我向柳兄道歉。”

  这态度改变的让人咂舌,刚才一副想要逼死柳无邪的态度,突然道歉,此人还真是两面三刀,稍不留神,就会捅死你。

  万一春还有薛仇赶紧往后退了一步,刚才他们可是没少嘲讽柳无邪,这时候站出来,肯定遭到他无情的打脸,他们都是堂堂炼丹师,遭人嘲讽,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肖兄,毁了你一副名画,实在是抱歉。”

  目光看向肖明义,后者一脸狰狞,恨不能一口咬死柳无邪,那是一百万金币啊,就这样打水漂了,连个响声都没有。

  “小子,这幅画再不济,单凭画工,也价值几万金币,你刚才口口声声说,这幅画不值十个金币,又是何意。”

  肖明义咬牙切齿的说道,揣摩一幅画不是那么容易,需要极高的画诣,才能模仿出来,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绝非一般人能做到。

  画中风水,跟狂老所著,并无不同,能做到这一点,作画之人,绝非泛泛之辈,起码也是名门大家。

  “既然你还不死心,我就彻底打得你服气为止。”

  柳无邪眼眸中闪过一丝冷笑,今天就将这个肖明义,彻底踩在脚底下,让他永远翻不起身。

  众人也很好奇,这幅画的水平极其之高,狂战都没这个水平,完美的复制出来。

  事已至此,狂战反而不好说话了,这幅画的确不是狂老作品,他们也被人蒙蔽了。

  “谁有纸和笔!”

  柳无邪朝人群问道,他需要纸和笔,买一些东西过来。

  “我有!”

  狂战身旁白衣青年从储物袋中拿出纸和笔,放在方桌上,随后退到一旁。

  拿起纸和笔,写了十几种材料,都是一些市面上常见的东西。

  “雷涛,上面的东西一样抓一份,速去速回。”

  接过单子,雷涛飞速跑出去,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刚才发生的事情,太惊险刺激了,尤其是柳无邪的突然反转,让人措手不及。

  打得肖明义等人,一愣一愣的,完全是懵逼状态。

  雷涛办事效率很快,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需要的东西全部买齐,除了宣纸之外,还有一些颜料等东西,整整齐齐摆放在方桌上。

  “作画,未必是一笔一笔勾勒出来,还有一种方法,拓印!”

  拿起买来的铜盆,将那些颜料倒进去,进行调和,这让很多人不解,拓印又是什么鬼。

  每一个步骤,看起来平淡无奇,没有丝毫技术含量,却让在场每个人,看的津津有味,生怕错过了某个环节。

  狂老目光牢牢的锁住柳无邪的双手,以免错漏什么东西,他是洗灵境,可以做到过目不忘的本领。

  拓印,并非什么神奇本领,一会他们便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