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太荒吞天诀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破画
作者:铁马飞桥  |  字数:3161  |  更新时间:2020-01-19 11:43:01 全文阅读

  肖明义买到这幅画,稍加参悟,领悟里面武道意志,修为将会提升一大截。

  聚集过来的几名青年男子,发出恭维声,一百万金币不是人人都能拿得出来,他是云岚亲传弟子,论财富,在场还真没几个人超过他,包括杜明泽。

  “恭喜肖兄,买到狂老真迹,运气太好了。”

  万一春捧着臭脚,狂老本就是禅城之人,这幅画又是以太行山脉为背景,这是真迹无疑

  “客气客气,这次如果不是来到禅城,就要白白错过这样的大好机会。”

  肖明义洋洋得意,这幅画挂在这里时间不长,应该没有识货之人,就算有识货者,一百万金币,足以拦住九成九修士。

  一阵恭维声当中,一道突兀的声音,打断了他们。

  “小子,你说什么,胆敢说狂老的画是破画,你可知道,狂老在禅城人心目中的地位。”

  薛仇一声厉喝,语气极其不善,狂老虽以驾鹤西去,但是他的后人还在,就在禅城,还是禅城第一大家族,地位非凡。

  侮辱狂老的画,等于羞辱狂家,就算是丹宝阁也保不住他。

  “狂老的画,我自然推崇备至,甚至仰慕已久,可是这幅画……”

  说完还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一群傻逼,拿着一副破画当宝贝。

  其他人一脸怪异之色看着柳无邪,这小子疯了不成,这幅画笔法独特,跟狂老狂傲不羁的手法一模一样,自问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模仿出来。

  雷涛急死了,得罪了狂家,事情就麻烦了,狂家可不是沧澜城几大家族相提并论。

  一名侍卫附耳过来,在肖明义耳边说了几句,肖明义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小子,你死定了,羞辱狂家,我看你怎么死。”

  千玺商会大部分东西都是真品,也不泛一些假货,毕竟是少数。

  “这位公子,你可千万不要胡说,这幅画是狂家让我们代卖的。”

  千玺商会的执事赶紧站出来,让柳无邪不要胡说了,这幅画竟然是狂家挂在这里寄卖,更是让肖明义狂笑,今天收获太大了。

  “你们开心就好!”

  柳无邪耸了耸肩,懒得跟他们辩解下去,他还没这个闲工夫,跟一群垃圾斗嘴。

  这句话更是刺激到了所有人,说来说去,你成没事人了,岂不是白白被他嘲讽一顿。

  “柳兄,你这样做不对吧,饭可以多吃,话不能乱说,我知道你跟肖兄之间有些误会,这样羞辱他,有失身份。”

  杜明泽站出来,语气不咸不淡,大家都不是傻子,摆明着向着肖明义,暗讽柳无邪。

  “就他?”柳无邪突然指向肖明义,脸上露出一丝错愕,像是听到笑话一般:“就他一个垃圾,值得我羞辱他?”

  霸道!

  犀利!

  无情的反击,让肖明义火冒三丈,嘴角都咬出血来,要不是被人拦住,早就冲上来动手。

  论毒舌,这群人加在一起,未必是柳无邪对手。

  “好,很好,太好了!”肖明义深吸一口气,平复脸上的杀气:“各位,我刚收到消息,狂家正好也有人在千玺商会,我已经派人去请他们过来,这幅画是真是假,狂家人最清楚。”

  如果说目光能杀人,柳无邪已经死了一千次,在场这些炼丹师,对他有好感的没几个。

  “太好了,狂家的人也在,他们是画道世家,这幅画又是他们拿出来,一眼便能分辨真假。”

  杜明泽拍掌叫好,他们都是外行人,狂家以画入圣,对画一道,造诣颇深,大燕皇朝画道能超过狂家不多。

  每个人都是一脸期待之色,只有柳无邪,静静的欣赏,双耳不听窗外事,自动过滤掉了。

  等了约莫十分钟时间,肖明义的侍卫带着一老一少快步走过来,年长五十多岁,年轻的不过二十来岁,面容清瘦,朱唇通红,如果不是看到喉结,乍一看以为此人是女子。

  “刚才谁说这幅是破画。”

  老者面露温怒,这边发生的事情,肖明义的侍卫,如实告知,这才匆匆赶来。

  “来人可是狂家二长老,晚辈杜明泽,拜见狂战长老。”

  杜明泽来过禅城,对狂家略有了解,一眼便能认出,此人是狂家二长老,性格最为暴戾的一个,不过此人没有什么坏心眼,还算公正,就是性格不敢恭维。

  “你们是丹宝阁炼丹师?”

  狂战眉头一皱,狂家虽强,还不至于跟丹宝阁过不去,今年丹宝阁论丹大会就在禅城举办,狂家算是嘉宾,邀请观幕。

  “正是,我们来自各大城池,肖兄买下这幅画,希望狂战长老给掌掌眼。”

  杜明泽并没有提及柳无邪说破画的事情,此人的心机之深,令人叹为观止。

  让狂战给掌掌眼,等于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此画是真,他的目的达到了,借助狂家的手,狠狠扇了柳无邪耳光。

  此画如果是假,他又不吃亏,反正让掌掌眼,又不得罪狂战,可谓是一举两得。

  “这幅山河图的确是我们祖辈所画,绝不会有假。”

  狂老拿过山河图,观摩一番,给出一个答案,此画是真。

  “多谢狂战长老。”

  肖明义很开心的将画收起来,脸上笑开了花。

  “刚才我听人说,这幅是破画,是谁说的。”

  狂战目光横扫一圈,想要知道,谁敢羞辱狂家的画是破画,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众人目光不自觉的全部落在柳无邪一人身上,无需别人提醒,狂战已经知道是谁。

  “小子,刚才是你说狂家的画是破画。”

  强横的洗灵之势碾压下来,柳无邪身上衣袍无风自动,还真是霸道至极。

  “回狂战长老,我澄清一下,第一,我从未侮辱过狂家的画,第二,这幅山河图,的确是破画。”

  柳无邪做出两点澄清,他说过的话,从未想过否认,就算是狂家的人来了,该怎么说,还是怎么说。

  肖明义等人肚子都笑疼了,就等着柳无邪这番话,果然还是说出来了。

  “这幅画放在狂家十年,如果不是狂家最近资金紧张,也不会拿出来贩卖,今天你不给我一个交代,就算你是丹宝阁炼丹师,休想活着离开。”

  狂战怒了,不论柳无邪侮没侮辱狂家,已经不重要了,说这幅是破画,触及了狂家逆鳞。

  “柳兄,还是赶紧给狂战长老道个歉吧,我相信狂家看在丹宝阁的面子上,不会跟一个小辈一般见识。”

  杜明泽站出来充当好人,让柳无邪当面道歉,等于承认他刚才一番话胡言乱语。

  “没错,小小年纪,学会了胡说八道,沧澜城还真是管教不严。”

  万一春跟着附和,一人一句,各种恶毒的言语,攻击柳无邪。

  不知不觉,四周围着许多人,这边发生的吵闹,惊动了其它区域,聚集在一旁。

  “岂能认错就行,应该跪下来,承认刚才所说的一切,皆为胡说八道,自扇一百个耳光才行,岂能这样宽恕了他。”

  薛仇发出一声冷笑,不仅要让柳无邪认错,还要跪下来自扇耳光,好狠毒的心。

  你一言,我一语,全部是讨伐柳无邪的声音,支持他的一个都没有。

  “这小子是谁,胆敢说狂家的画是破画,还真是活腻歪了。”

  人群跟着一起议论,一副指责的表情,狂家在禅城地位极高,深受百姓爱戴。

  侮辱了狂家,等于侮辱了禅城百姓。

  难怪会引起民愤,谁也没想到,柳无邪一番话,引来这么大的轰动,惊动了千玺商会高层,暗中注视。

  “狂老,晚辈斗胆问一句,只要我证明这幅画是假的,你能让他们所有人,当面给我道歉吗?”

  柳无邪眼神一冷,目光扫过杜明泽等人,不带一丝感情,已经给足了他们面子,三番五次不惜一切代价来羞辱自己,真以为他不说话,就可以随意拿捏。

  “只要你能证明这幅画是破画,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如果此画是真,那又该如何?”

  狂老并不笨,活了这么大,哪一个不是人精,我可以答应你,但你也要答应我,如果是真画,又该如何?

  “如果这幅画真是狂老所著,我愿意当众跪下来,磕头认错!”

  柳无邪斩钉截铁的说道,冰冷的眼神扫过杜明泽等人,让他们打了一个冷战,这双眼神太可怕了,仿佛能将他们吞噬进去。

  “柳兄,不可啊!”

  都这个时候了,杜明泽站出来,欲要拦住柳无邪,让他不要意气用事。

  刚才不阻拦,等柳无邪说完了,才想起来阻止,此人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好人,却刀刀致命。

  “多谢杜兄的好意!”

  柳无邪喜怒于无形,常人看不到他此刻到底是怒还是乐,隐藏之深,让狂战都有些心悸,刚才对视了一眼,那双眼睛,是他迄今为止,见过最可怕的眼神。

  弧形顶建筑下方,正好有张方桌,方便大家取下书画的时候阅览。

  “还请肖兄割爱,把此画放在方桌上。”

  柳无邪走到方桌前,一副嘲弄之色,让肖明义拿出这幅画。

  “小子,看你怎么死!”

  画卷平铺在方桌上,众人围过来,许多人发出惊叹声,被这幅画深深吸引。

  “好画,真是好画啊!昨天我就看到,可惜身上金币不够,不然昨天我就买走了。”

  一名油腻大叔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错失名画,心如刀割。

  “雷涛,你身上带没带匕首?”

  柳无邪莫名其妙的冒出一句话,让所有人一头雾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