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太荒吞天诀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连环杀人计
作者:铁马飞桥  |  字数:3128  |  更新时间:2020-01-12 08:10:26 全文阅读

  “你……你怎么知道?”

  周虎一脸恐惧,刚才他的确撒谎了,不想连累城主府。

  柳无邪的一番话,彻底击溃了他的自信,没想到他被齐恩石利用了,还未提及借钱的事情,齐恩石主动说出来,帮助他筹到一笔金币。

  “很简单,石破军很少离开军营,更不会来这鸟不拉屎的沧澜城,小小的千夫长,有资格跟一城之主叙旧吗?显然你在撒谎,齐恩石有把柄落入你手里,而他又不敢得罪石破军。”

  “唯一的办法,借刀杀人,引诱你来栖风峡,斩杀徐家侍卫,再借助我岳父的手,将你杀了,就算石破军被人杀死的消息泄露出去,跟城主府没有丝毫关系,徐家才是罪魁祸首。”

  前两次只抢不杀人,目的让徐家重视。

  一步步引诱,徐家兵器坊不开张,徐义林必定焦急,亲自前来护送,而这个时候,万家跟田家找到他,愿意花费一千万金币,请石破军出手,一环套着一环。

  周虎等人杀了徐家侍卫,徐义林出现,再杀了石破军,多么完美的计划。

  齐恩石坐在城主这个位置上,岂甘遭人胁迫,周虎地位虽不如他,挂着石破军千夫长之名,不敢明着对付,只好借助徐家,暗中操控着一切。

  背后推波助澜的这只幕后黑手,正是城主府。

  虽未亲身参与,经过一番分析,如同身临其境,每一个细节,以及他们之间交谈的内容,推敲的八九不离十。

  “好一个齐恩石,我待你如兄弟,你竟然陷害我,利用别人来杀我灭口,当年你做的龌龊事情,老子替你瞒了二十多年,没想到你翻脸无情。”

  周虎反而恨不起来柳无邪,这一切都是齐恩石在里面操控,他也是被害者。

  “当年齐恩石做了什么,才会有把柄落入你的手中。”

  出言问道,这个把柄,将来也许有用,可以用来胁迫城主府,关键时刻,站在徐家这一边。

  提及此事,周虎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狰狞,两只眼睛都瞎了,血水溢出,模样看起来很可怖。

  “二十五年前,我们一起出去做任务,路过一处小镇的时候,偶遇一名美貌女子,谁知齐恩石人面兽心,见过这名女子之后,兽性大发,将其奸.杀,为了杀人灭口,屠戮了整个镇子上的居民,足足一万人,伪装成妖兽袭击。”

  提及此事,周虎恨得咬牙切齿,齐恩石央求了他好几天时间,愿意拿出大量的金币,来堵住周虎的嘴。

  随后几年,每间隔一段时间,齐恩石都会拿出一些金币,供应周虎挥霍。

  一晃几年过去,齐恩石天赋奇高,已经从小小的士兵,成长为一城之主,周虎自知地位不如他,当年的事情过去那么久了,没有必要翻旧账。

  前些日子在帝都城,他擅自挪用石破军经费,输掉一千万金币,这些金币用在军费上,窟窿一旦填补不上,结果可想而知,军法处置,斩首示众。

  最后想到了齐恩石,他是一城之主,肯定富得流油,先问他借一千万金币,堵住窟窿,再想其它办法。

  “单凭你的片面之词,就算你说出来,齐恩石完全可以来一个死不承认,毕竟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尸骨无存,死无对证。”

  柳无邪继续追问,二十多年过去,小镇当年发生的事情,又有几人能记住。

  “当年我故意留了一个心眼,小镇的卷宗,我抄走了一份,这次来到沧澜城,提及卷宗的事情,齐恩石开始不相信,关于小镇所有信息,全部抹除掉,当我拿出第一份卷宗的时候,他竟然出奇的平静,反而安慰我,欠缺的窟窿他帮忙给填补上,原来如此,他在借刀杀人。”

  周虎睚眦欲裂,自始至终,他一直被齐恩石耍的团团转。

  “卷宗现在藏于何处?”

  找到卷宗,等于控制了齐恩石,抓住他的把柄,以后乖乖的老实听话。

  “我说出来,你能放我一条生路吗?”

  周虎空洞的双眼,凭靠感觉,注视着柳无邪。

  “不能!”

  斩杀石破军的事情,绝不能泄露出去,这个回答,让周虎浑身一怔,随即露出一丝苦笑,换成其他人,恐怕也会这么做,斩草除根,才能永绝后患。

  “我可以答应你,告诉卷宗存放的位置,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如若不然,我立即咬舌自尽,你休想拿到这份卷宗。”

  周虎心灰意冷,他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放他离开,又能走到哪里,失去修为,双目失明,连废物都不如。

  “说吧,什么条件?”

  戚执事已经离开了,接下来牵扯太多的秘密,他站在远处,替他们把风,以免泄露出去。

  “帮我杀了齐恩石,替我报仇。”

  周虎脸上的青筋一根根冒出来,这一切都是齐恩石那个卑鄙小人的阴谋。

  “我不能完全答应你,但是我会尽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柳无邪没有明着答应,周虎并不笨,从他口中听出弦外之意,城主府已经趟了这趟浑水,想要抽身出去,显然不可能。

  迟早跟徐家,还有一战,谁生谁死,还是未知数。

  徐家紫金矿脉的危机解除,意味着万家跟田家的计划失败,石破军生死下落不明,齐恩石一定如坐针毡,想尽一切办法搞清楚原因,找到周虎所说的隐藏卷宗之地,将之毁灭。

  突破口依旧是徐家,石破军神秘失踪,只有徐家最清楚,齐恩石又不敢明着来,暗中会动用一切手段,来毁灭徐家。

  “你的实力,放到帝都城,都是数一数二,沧澜城迟早困不住你,我相信你能诛灭齐恩石,我带来三本卷宗,藏在悦来客栈丁字院,进门之后,第十块砖头下面,打开就能看到,剩余的卷宗,藏于帝都城我一个小妾的院落。”

  周虎把两处隐藏卷宗之地告诉了柳无邪,脸上流露出一丝萧瑟。

  “一路走好!”

  短刀出鞘,周虎的身体一点点干瘪,洗灵境身躯拥有大量的精气。

  化为一张人皮,一枚储物袋落在地面上,丹田传来强烈的鼓荡,距离先天三重越来越近,还差一步之遥。

  剩下的交给戚执事,保证现场不留下一丝打斗的痕迹。

  十五名侍卫全部召集一处,一脸敬畏看着柳无邪,眼眸深处还有一丝恐惧。

  “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不希望你们泄露出去一个字,让我知道谁传出去了,别怪我狠辣无情。”

  柳无邪话音一落,一股恐怖的杀气,笼罩他们十六人,包括戚执事在内。

  刚才逼问周虎的那一幕,大家看在眼里,堂堂洗灵境只能坚持五个呼吸,用在他们身上,一个呼吸就能疼死。

  “姑爷放心,我们绝对不会泄露出去一个字。”

  戚执事拍着胸脯保证,十五名侍卫集体保证,绝不泄露今日之事。

  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斩杀石破军,这是大罪,传出去不仅自己要掉脑袋,还会株连九族,除非是傻子才会泄露出去。

  队伍继续上路,离开栖凤峡,基本安全了,路上没有遭遇其他状况,半日后看到落日山脉出口。

  “姑爷,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去?”

  戚执事问道,再有半日就能回到沧澜城,为何姑爷不回去。

  “我要去矿脉一趟,万家跟田家还有高手前来,欲要抢夺紫金矿脉,你们尽快将矿石运回兵器坊。”

  柳无邪说完,一头扎入落日山脉,急速朝紫金矿脉赶去,希望不要出现变故。

  田家!

  “家主,徐义林并未离开沧澜城,依旧镇守徐家,每天巡视五座兵器坊。”

  探子这几日一直聚集在徐家周围,徐家的一举一动,他们看得一清二楚,徐义林每天早上出门,晚上回来。

  “难道他们真的忍心看着兵器坊关门吗。”

  田岐沙脸色阴沉,为了这次计划,他们没少花心思,目的引诱徐义林离开沧澜城,借助他的手,灭掉石破军,他们趁机霸占沧澜城徐家产业。

  “家主,不好了,徐家运回来十车紫金矿石,已经入城了!”

  一名探子快步跑进来,气喘吁吁,第一时间把消息传回来。

  “不可能,难道他们失败了?”田岐沙喃喃自语:“你们继续观察徐家一举一动,我去万家一趟。”

  说完起身离开大殿,直奔万家而去。

  话分两头!

  柳无邪回到落日山脉,快马加鞭,直奔徐家紫金矿脉,差不多一日半路程。

  田家进来的几十名高手,已经在落日山脉转悠了一天时间,依旧没有柳无邪的下落,气的他们哇哇大叫。

  这支队伍不仅有田家高手,还有万家高手。

  “长老,这小子跑到哪里去了,落日山脉外围,我们几乎都寻遍了,没有他的踪迹。”

  田家弟子点燃篝火,安营扎寨,寻找了一天,毫无线索。

  “不急,这小子跑不掉。”

  田家长老走进营帐,盘膝休息,其他弟子四处巡逻,以免遭到玄兽袭击。

  一道黑色人影,悄无声息的靠近,嘴角露出一抹阴狠的笑容。

  “你们想要杀我,还太嫩了点。”

  昨日进来,柳无邪就知道有人跟踪他,故意装作不知道,解决了运送货物的事情,接下来该解决他们了。

  篝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刺耳。

  一名巡逻弟子,正要转身,突然脖子一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