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太荒吞天诀 > 正文
第十三章 真相大白
作者:铁马飞桥  |  字数:2808  |  更新时间:2020-01-05 15:52:50 全文阅读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是谁让你们前来闹事。”

  犹如死亡之音,刀疤虎吓得浑身哆嗦,这种杀伐果断的性格,让在场每个人,浑身汗毛倒立,一句话不说,先砍断你的手臂,再朝你问话,这是攻心术,刀疤虎的神经,彻底被瓦解。

  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普通的逼问,起不到任何效果,最好的办法,比他们还要狠十倍,击溃他们的信心。

  短刀架在他的左臂上,不肯说出幕后主使者,继续砍下去。

  柳无邪这是在玩火,一个不慎,将要葬送整个徐家。

  “是……是田弘让我们来的,打击徐家兵器坊,让你们的生意无法正常做下去,事成之后,付我们一万金币。”

  刀疤虎的心智完全被柳无邪操控,那可怕的双眼,犹如噬魂兽一般,让他不由自主的说出这番话。

  此话一出,现场一片哗然。

  徐凌雪眸光一凝,脸上布满寒霜,这个回答,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果然有人在幕后指使,刀疤虎胆子再大,不敢前来徐家闹事。

  剩余九名雇佣兵,脸色煞白,手持兵器冲向人群,趁乱逃走。

  “杀了他们!”

  柳无邪冰冷的说道,蓝执事身体腾空而起,一掌碾压下去,三人被震碎,化为血水。

  整个大厅乱作一团,许多都是无辜之人,不能乱杀一通,趁着混乱,还有几人飞速冲向大门外。

  这是,一道寒芒凌空斩下,一直不说话的徐凌雪出手了,手中出现一把银色长剑,先天之势覆盖整个兵器坊。

  柳无邪眼神一缩,没想到自己的老婆实力如此之强,十八岁的先天境,放眼整个大燕皇朝,都是天才。

  短短两个呼吸时间,除了刀疤虎之外,所有雇佣兵全部伏法,变成尸体躺在地面上。

  自始至终,柳无邪一直没有出手,每个人看向他的眼神都变了,今天没有柳无邪,事情也许又是另外一个结局,徐家会被他们讹走一大批金钱,甚至名誉扫地。

  “姑爷,我们错了,刚才不应该嘲讽你。”

  董长亮突然跪下来,自己扇自己耳光,其他几名小厮跪在身后,瑟瑟发抖。

  “蓝执事,剩下的交给你了。”

  转身离开兵器坊,事情已经解决,岳父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剩下的不用他操心,他该回去修炼了。

  刚踏出兵器坊,一阵香气袭来,徐凌雪出现在他身旁,两人并肩行走。

  自懂事以来,两人好像还是第一次走的这么近。

  “你怎么知道那把断刀不是我们徐家所炼制?”

  徐凌雪先说话了,她跟蓝执事都看了那把断刀,炼制的技术,的确出自徐家,连刻画的印记都一模一样,极难分辨真假。

  “蒙的!”

  耸了耸肩,从小到大,一直被徐凌雪瞧不起,两人虽是夫妻,却比陌生人还要陌生人,除了逢年过节能见上一次面,大部分时间,柳无邪见不到徐凌雪。

  “你还在为那天晚上的事情生气?”

  声音犹如空谷幽兰,新婚之夜将丈夫打出洞房,她做的确实有些过分,谁让他是一无是处的废物,柳无邪还真的没怪过她,只能说造化弄人。

  “事情都过去了。”

  苦笑一声,生气吗?

  他自己都不知道,又有什么理由生气。

  “你好像变了。”

  徐凌雪说不出来,自那晚的事情之后,他好像变了,变得有些陌生,不再纨绔,跟她对视的时候,清澈的眼神犹如两颗湛蓝的宝石,跟以前每次看到她露出淫.秽的模样,判若两人。

  难道伤害一个人,真的可以改变他的性格吗?

  她应该开心才对,看到柳无邪变成这个样子,她又开心不起来,他变的太冷了,跟他站在一起,感受不到温暖。

  “人总会变得。”

  两人行走在街上,引来许多人观看,大部分目光落在徐凌雪身上,夹杂着一些鄙夷声,无非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还没告诉我,你怎么发现断刀的秘密。”

  徐凌雪深吸一口气,脸上绽放出一丝笑容,如同三月桃花,周围的天空仿佛都亮了,那种迷人的微笑,就算被轻纱遮挡,依旧掩盖不掉那绝世容颜。

  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柳无邪摸了摸鼻子,娶这样的老婆,是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大好事,他却露出一丝苦笑,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什么叫红颜祸水。

  对徐凌雪没有感情?

  当然不是。

  两人的记忆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承载了一切,同样承载了情感。

  “还记得昨天我在大殿拿起过一件兵器吗?”

  柳无邪语气放缓了很多,冰冷的气息消失,整个人看起来很阳光。

  “恩!”

  点了点头,昨日柳无邪进入大殿,被父亲跟母亲训斥一顿,期间拿起一件兵器,大家都没理会他,后来拿着一包药材离开了,这跟断刀又有何联系?

  “我们徐家兵器回音是厚重,带着一丝龙吟,今天这把断刀用的是徐家炼制技法,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回音却是清脆,两者之间看似不大,其实是天地之差。”

  对于普通人来说,难于分辨,对于柳无邪,这是致命的漏洞。

  徐凌雪转过脑袋,两人一起停住身体,美目中流露出一丝震撼,这么细微的差距,他竟然都能分辨出来。

  “这是要感激我吗?”

  柳无邪嘴角露出一抹邪笑,让徐凌雪狠狠地白了一眼,两人都笑了,今天的事情,化解了徐家巨大危机,彼此都很开心。

  路过那晚被掩埋青楼的地方,废墟还在,一群工人正在忙碌,徐家的赔偿款昨天已经跟他们结清。

  定住脚步,朝废墟看去。

  徐凌雪脸上露出一丝不悦,柳无邪是她丈夫,哪怕是名誉上丈夫,不希望他来这种烟柳之地。

  “对这个地方还有留恋?”

  语气有些酸,不是吃醋,有些恨铁不成钢,今天好不容易挽回了一丝在她心目中的形象,见到青楼,迈不动脚步了。

  “我说那晚被人陷害的你信吗?”

  柳无邪看了一眼废墟,收回眼神,笑眯眯的看着徐凌雪,半真半假的说道,那晚的事情还没查清楚,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没有回答,可能是这些年柳无邪彻底伤透了她的心,不论说什么,可信度都会打个折扣。

  两人回到徐家,兵器坊的事情已经传回来,徐家正在商议,接下来该怎么走,这次事情,彻底让两家撕破脸皮。

  “爹!”徐凌雪。

  “岳父!”柳无邪。

  两人走进大殿,徐义林正在跟几名执事商量事情,见到他们两人,大家都停下来。

  “无邪,今天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做的很好,为父很高兴。”

  徐义林走过来,拍了拍柳无邪肩膀,今天没有他,事情不堪设想,肯定中了田家的奸计,一定还有第二波第三波的攻势,彻底搞垮这座兵器坊。

  “这是我应该做的。”

  柳无邪并未居功,他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而已。

  “好好好,你们先回去休息,我们还有事情要谈。”

  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看到女婿成熟了,打心眼里高兴,一群人继续商议事情,柳无邪跟徐凌雪退出来,回到各自的住处。

  徐家姑爷大发神威,戳破田家阴谋,挽救了徐家声誉的事情,很快传遍整个家族,那些下人看到柳无邪,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改变。

  “姑爷好!”

  “见过姑爷!”

  “姑爷,您饿了吗,我给你端吃的来!”

  “……”

  刚回到院子,铁力赤裸上身,跪在院子外面,负荆请罪。

  “姑爷,昨天是我做的不对,请姑爷责罚。”

  以前的柳无邪废物一个,被他们瞧不起,经过这次事情之后,对他的态度,大大改观。

  “起来吧!”

  柳无邪并未真的怪罪他,他们之间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能主动认错,证明他心还是向着徐家,这点足够了。

  关上院门,挂上禁止打扰的牌子,接下来两天,可以好好修炼,争取突破到后天七重境。

  跟田家撕破脸皮,他们一定会疯狂反扑,不仅会针对炼器房,徐家的其他产业,都会遭到攻击。

  徐家大部分收入来自兵器坊,还有茶楼,饭庄,矿脉等等,才能维持一个庞大的家族运转。

  仅仅这些产业,最多维持现状,徐家永远停滞不前,柳无邪的目标,让徐家成为大燕皇朝第一大家族,永无后顾之忧,才能寻找他的仙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