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末代修士传 > 正文
第一章 我是道士
作者:日以月为明  |  字数:2684  |  更新时间:2020-03-03 16:22:11 全文阅读

修士即道士,是古代信奉道教并修习道法教徒的总称。

  《太霄琅书经》谓:“人行大道,号为道士。”

  一命二运三风水,知天命尽人事。

  修道之人修的是一颗道心。

  我叫杨勇,1950年12月23日出生于江苏的一个小村子。从我记事起,家里的条件就十分艰苦。每天我父亲都是很早起来,去家里的院子里浇菜,然后去后山耕地。

  不得不说我父亲是个懒散至极的人,我爷爷给他取名叫杨语,是个读书人的名字。我父亲书没少读,就是成绩不理想,我爷爷当时举全家之力,托了不少关系,才让父亲上了省城的南师大学。

  为什么说我父亲懒散呢?他上大学从来没有在课堂逗留过几分钟,有无数种借口想要逃课。而且没事喜欢去调戏女同学,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聊天。用当时的话说,就是一个腐败分子。

  但是我父亲不怕啊,因为我爷爷在那个时代是大地主,俩个字有钱!虽然在省城不算什么,但是在乡下可是“独霸一方”的存在。

  我爷爷叫杨定山,是个非常精明的商人,他舍得散财收买人心。他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叫王天,是个风水先生。当土地改革的风还没吹来的时候,我爷爷就开始请王天帮他卜一卦,颇有一种“一卦定江山”的韵味。

  后来我爷爷就开始变卖家产,散尽家财。但是他也是有私心的,他想藏一点留给后人。毕竟哪有上人不为后代考虑,而且我父亲还是个败家子。

  但是王天说不行,散尽家财必有福至。我爷爷听了,信了,也做了。后来土地改革的风吹到我们村的时候,那些受到我爷爷帮助的人,竟然一致推举我爷爷做生产队队长。

  但是我父亲慌神了,为什么呢?这生产队队长,在那个时候大小也是村里的领头人,但是他没钱啊,穷啊。我爷爷给他寄去的生活费很快就被他给“糟蹋”光了,我父亲没办法了,又过上穷日子了。

  那些本来跟在我父亲后面的小“马仔”也是树倒猕猴散,跑了!我父亲没了经济,也玩不起来了,没办法,只能安安静静的在学校。

  我父亲本来就长得十分俊俏,又“改邪归正”。老师也愿意教他,父亲也算是在学校有了一番名气。

  后来呢,班上来了个转学生,那叫一个好看。柳叶眉、丹凤眼,那是美女的象征。我父亲就动起了“歪心思”,每天情书就是传的不停,制造各种小惊喜。那个女孩子哪里见过这种“大场面”,很快二人就双双坠入爱河。没错,那个女性就是我母亲,赵金花。

  经过了解,我母亲也没有家人,我父亲也不想继续读书,一来二去,父亲和母亲一起辍学,把我母亲接回了老家。

  我爷爷见我父亲回来准备痛打一番,因为家里所有的希望都在父亲身上,但是见到父亲后面还带回来一个女孩,一目了然,成婚了。

  上面说了,我的父亲很懒散,可以说到我出生时,是十分贫穷。我爷爷还生了一场大病,整天卧倒在床上。我父亲揽下重任,而我在初中时退学了。

  在学校的时候,我过的也是很困难,继承了我爸的“优良传统”,浪费钱。有时候生活费刚给我就花光了,不得不说我有一个好同桌,叫赵苏豫。他可真的是官宦子弟,出手阔绰。有一段时间,我都是靠他的扶持才撑过去。

  但是后来赵苏豫回省城,听说是他父亲让他回去当兵。他走的时候丢了个地址给我,是省城保卫处的地址,让我以后没事去省城找他。

  之后我们全班人,目送了一辆军车把他接走。那时候有车的不是省城大地主,就是部队的人,那叫一个羡慕。

  我过了几天,也是大包小包拎回家了,没钱只能辍学。母亲看见我回来眼泪也是擦个不停,父亲也是吧唧嘴抽着烟不说话。虽然我父亲很懒散,对我还是十分疼爱的。

  回家几天,我也是没事干,父亲也不让我跟他耕地。我就一直在床上睡,简直就是个“活死人”。

  某一天中午吃午饭的时候,父亲突然对我说:“你想做道士吗?”道士?我有点懵,因为在我的映像里道士不都是那些神神叨叨的人,虽然我爷爷的至交好友王天也是道士,但是我还是不太相信。

  母亲的反应显然易见,当然是不允许。上去推了父亲一下,父亲看了母亲一眼,没有理她。而是转头继续问向我:“你愿不愿意当道士?”嘭的一声母亲把碗摔了,骂道:“一家三代都做道士?我只希望我儿子平平安安。”说完,转身回了房间。

  一家三代都做道士?什么意思?我爷爷当过地主,当过生产队队长。我父亲只读过书,后来就回家了。怎么能称之为一家三代都做道士。

  父亲像似魔怔了一样,眼中散发着火热的目光。父亲走到爷爷房前,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

  小时候,我就对爷爷有着恐惧感,因为他大病卧床之后,一直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出来,而且活动时间也改到了晚上。尤其是到了晚上,我根本不敢出自己的房间。有一次半夜上厕所撞到了爷爷,看着那张阴气沉沉的脸,直接把我吓昏过去了,还是一直在母亲的怀抱中才睡着。

  爷爷的房间有一股上霉的味道,夹杂着一丝丝的血腥味,有很多时候我都感觉爷爷变成了吸血鬼。

  父亲走到爷爷的床前,轻声道:“父亲,我想让小勇学道。”

  爷爷没有理会父亲,只是躺在那边睡觉。

  “我感觉时机到了,父亲。”父亲又说道。

  爷爷这次有了反应,缓缓的睁开眼睛,我感觉到一丝恐惧,我不敢直视爷爷的眼睛。爷爷一只手支撑着自己坐起来,另一只手摸着我的头,一脸慈祥的看着我。

  此刻我的命运就这被俩个男人定下了。

  爷爷起床拿了一把纸伞,带着我和父亲去了后山。在路上爷爷便把纸伞打开,而且爷爷和父亲步行的速度非常快,我居然要跑步才能追上。

  俗话说得好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听说这里曾经有位仙人定居此地,但是无人知晓是哪位仙人,只有我们家知道。”

  爷爷一边走一边说着,他带我们走了一条小道。也不能说是小道,只是杂草被人践踏之后留下的痕迹。走了不到十几分钟,隐隐约约看见前面有座道观。

  相传在几千年以前紫薇大帝与昊天上帝争夺天帝之位,从人界打到了魔界在打到仙界。后昊天上帝有伏羲相助,紫薇大帝身负重伤,施了密法遁逃人间。

  他负伤到了人间后,被我家祖先所救,定居在此地。

  为了感谢我家祖先,紫微大帝收了先祖当道童,还留一下一本风水残稿。

  爷爷一边说一边让我在紫薇大帝的道像前,三跪九叩行九柱香,便算入门。九为数之极,不敬满天诸仙神鬼佛魔,唯敬紫薇大帝。这就是我家的道。

  我到家之后还是很蒙,一家几代全是贫农。咋还当道士了?

  当天爷爷很开心,白天居然打了纸伞出门,父亲也去哼着小曲去集市上买点肉给我补补,唯独母亲一脸忧愁,好像家里出了什么大事一样。

  中午的时候,父亲整了两口小酒对我说:“小勇啊!记住修道之人,要跟着心走,不要被世俗的规章制度羁绊”

  母亲听到修道俩个字,楞了愣神哭着说:“让小勇安安静静的走不好吗?为什么要他学这些,为什么会这样啊!”

  爷爷突然放下了筷子,闭口不语回了房间。

  父亲在母亲耳边说了一句话后,也随父亲回了房间,留下我一个人一脸不解。

  当夜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一道士骑龙而来,对我说了句:“这就是命”便走了。

  一切神奇的事,就在我入门修道的那一天都发生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