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危机奶爸 > 校园奶爸
第一章 送别
作者:陌老虎  |  字数:3377  |  更新时间:2020-03-30 19:53:43 全文阅读

1980年小年,北风呼呼像刀子似的猛刮,漫天的飞雪将天色遮盖的有些灰暗,京城火车站偌大的广场上厚厚的积雪,空空荡荡没有几个行人,此时在广场的一角,一名中年妇女带着一个五六岁大的小男孩看着眼前一名身穿一件旧军大衣,满脸胡子拉碴的中年汉子。

 “他吴叔,你不用这样,你现在也不好过!我们娘俩身上的钱够用!”

中年妇女头上裹着头巾,身穿一件有些破旧的黑色羽绒服,手上努力的推着那名中年汉子。

 “嫂子!你别这样,这是我应该的,钱不多,是兄弟的一点意思!”

那个中年汉子,手里攥着十几张大团结,用力的把钱塞进中年妇女的口袋。

 “哎!这......!”

中年妇女没有争过那名汉子,只好满脸无奈的收下了钱。

 “小浩!以后要听妈妈的话,照顾好妈妈!”

中年汉子弯下腰,看着站在中年妇女身边一个只有五六岁的小男孩,摸了摸他的脑袋,男孩的小脸蛋已经冻得红扑扑的,鼻涕都快流到嘴边,一双明亮的眼睛,怯生生得看着眼前的中年汉子。

 “这孩子,鞋带开了都不知道,来!叔叔帮你把鞋带系上!”

 中年汉子脸上露出一丝酸涩的笑容,弯下了腰,把小男孩棉鞋的鞋带系了系,又抬头看着男孩,男孩的鼻涕此时已经结成冰,中年汉子伸手帮他擦了擦,端详了半晌,突然一把将男孩紧紧抱住,眼泪已经夺眶而出。

 “嫂子!我走了!你们保重!”蓦然中年汉子站起身来,对中年妇女说了一句,毅然转身向广场外走去,风雪中那个汉子瘸着腿身影有些佝偻,很快消失在广场远处。

 男孩睁着大大的眼睛,木讷的看着远去汉子,他认识这个人,他叫吴丛彪,是他父亲的战友,以前经常到他家里和父亲喝酒,自从几个月前父亲好像出了什么事情,男孩就再没有看到这位吴叔叔。

 直到今天,他和妈妈从温暖舒适的部队大院中搬了出来,要离开这个地方,到妈妈的老家连城,才又看到了这位吴叔叔,不过他的腿已经瘸了。

 中年妇女看着汉子远去的背影,风雪中显得那么落魄,那么沧桑,眼泪抑制不住的流下来。

她叫刘彩萍,是一名专职的家庭主妇,一直过着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直到她的丈夫突然失踪,她和儿子在家里被软禁监控了几个月。

昨天她接到通知,必须马上搬离部队大院不允许带任何东西,也不能继续留在京城,一切来的太突然,让她一时手足无措,幸好她曾经的姐妹在老家连城为她介绍了一份工作,她今天带着儿子就要坐上去往连城的火车。

 “嫂子,对不起!你明白的!”

突然四名身穿便服的汉子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将妇女围住。

为首的一人,语气虽然恭敬客气,但手上动作没有丝毫弛懈,伸手将吴叔放进刘彩萍口袋中的钱翻了出来,一张一张的仔细检查,不过看了几遍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看着脸上面无表情的刘彩萍,那人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不过最后只是深深的叹口气,从他衣服口袋里拿出了几张10元面值的钞票,和原来的钱放在一起,一起塞进了刘彩萍的口袋,礼貌的向刘彩萍点点头,带着人转身离开。

 这个人,男孩也认识,以前经常跟在父亲身边,只是名字,男孩记不住了。

 看着那些人走远,刘彩萍又深深看了一眼面前这座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轻叹一声,带着儿子宋浩默默的走进车站。

.

外面的雪还在下,火车驰骋在辽阔的雪原上,外面的大地雪白一片,在昏暗的天色笼罩下,看上去一切都是灰蒙蒙的,坐在车窗边的宋浩静静得看着外面,第一次坐火车的他,看到的一切都是那么稀奇。

 他弯下身子,从脚下的棉鞋里拿出一个东西,这是一块有三个小孔的黑色石头,月牙形,大小只有五分钱一半的样子,上面满是一些复杂的古朴纹路,还有一道浅浅的好像指甲的划痕。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只记得吴叔抱紧他时说的,这是你父亲留给你的,你一定要收好。

宋浩把石头紧紧的攥着手里,因为这是他父亲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

 连城南山别墅区,这片别墅区原来是抗倭战争时倭国高级官员居住的地方,解放后这里成为市府官员的居住区。

七月的连城骄阳似火,知了在拼命的叫着,给这酷热的天气,增加几分躁动。

别墅区门口,一栋挂着“保洁处”木牌的破旧二层小楼,宋浩拎着一个罐头瓶走了出来,来到停在小楼门口大树阴凉处的轿车前,敲了敲车窗,车窗摇了下来,里面坐着两名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

 “叔叔!这是我妈给你们的酸梅汤!”

轿车里的男人,一脸尴尬的神情,无奈的笑了笑,默默的接过罐头瓶。

宋浩将瓶子递进车里,并没有停留,蹦跳着回了小楼,他早已经习惯这些人的行事作风,他们是不会同他说话的。

 几年了,宋浩已经上小学四年级,他的家固定被三个人监视着,车里两个人,对面房子里一个人,虽然人经常换,但是那些人身上的味道没有变,那是父亲曾经的味道。

 时光匆匆,一晃十四年过去了......。

.

“起床了,宋浩!今天上大课,晚了就麻烦了!”

一张胖乎乎的大脸几乎贴在床上睡得正香的宋浩耳边,大声的喊道。

 床上的宋浩,慵懒的转了一个身,将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

 “行!你牛逼!刘老大的课你也敢迟到!”

 这人叫孙健,是宋浩的大学室友,此时八人寝室里,只有他和宋浩两人还在。

 “知道了!你先去帮我占座,我洗把脸就去!”

宋浩满脸不情愿的一骨碌翻身坐到床边,头发乱糟糟的像个鸡窝,满眼惺忪呆呆的对着地面,昨天他们宿舍老大胡大海生日,寝室聚餐宋浩喝多了,脑袋现在好像要裂开一样。

 “好!好!你快点啊!”

孙健口里应着,忙不迭的拿起床上书本匆匆跑出寝室。

 宋浩斜眯着眼,咂吧砸吧干瘪的嘴唇,看向窗外,外面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唉!这么好的天气,不睡觉太可惜了!”

他习惯性的摸了摸胸前的月牙石坠,这块石坠就是当年吴叔送给他的三眼怪石,这是父亲留给他唯一的遗物,宋浩一直都贴身佩戴着。

呆愣了半晌,想到孙健的叮嘱,今天是刘老大的大课,宋浩不得不打起精神,拿起脸盆毛巾,向水房走去。

 魔都大学教学楼,二楼走廊,正在快走的宋浩,突然看到前面一名清瘦的中年眼镜男快要到教室门口,立马浑身打了一个机灵,飞跑几步超过那名中年人,跑进教室。

此时教室里已经稀稀拉拉坐满了人,宋浩飞快的找到孙健的位置挤了过去,紧张的用手揉了揉胸口,喘息道:“好险!差点就被逮到!”

孙健斜瞥了宋浩一眼,满脸讥讽的道:“靠!还以为你小子能牛逼到底!不怕刘阎王哪?”

 “切!我还没说你哪!怎么选这么一个位置?”

教室里最好的位置就是后排,那里天高老师远,只要不闹出动静干啥都行,孙健这次占的位置是教室的中间,这个位置比较尴尬,老师上课一般就盯这个位置,想要打个盹都困难。

 “你还说,还不是怪你,让我也来晚了,好地方都让人占了!”孙健一脸的不满,小声嘀咕道。

 很快,那个中年眼镜男走进了教室,这人不过五十岁的样子,顶着一头比乱蓬蓬的花白头发,穿着一件明显小一号的灰色西服,西服也不知道穿了多久,手肘位置已经磨损的很严重,颜色明显不同于衣服其它地方。

这人叫刘雪松是魔都大学历史系的主任,也是国家著名的考古学教授,为人呆板刻薄,只要是他的课旷课必挂科,迟到三次也甭想及格,历史系的大一新生都称他为刘阎王。

宋浩已经迟到过二次,再迟到一次必死无疑,他当初报的是管理系,谁知道系统录入的却是历史系,相比于管理系的美女如云,历史系堪称佛门胜地,清一色的男生,仅有的女生也是恐龙级的。

为这事宋浩郁闷了好几天,当然他来念大学也不是为了看美女,主要因为他对历史学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喜欢的是经济学,却来到历史系这让他怎么能不恼火,找过学校几次,都说已经改不了,若不是看到历史系的毕业生学校包分工作,宋浩早就拉横幅去学校抗议了,不过他发誓一定要把录系统的人大卸八块,不过倒现在这事还是一宗悬案。

刘雪松在教室前面点过名,宋浩用书挡住自己的脸,下巴搭在桌子上,打起盹来,宿醉让他现在还头痛欲裂,此时他只想好好大睡一觉。

 突然,宋浩被一声惨叫惊醒,吓得顾不得擦已经留下来的口水,一屁股坐正了身体。

 看到刘老师站在前排座位前,揪着一个同学的耳朵,呵斥道:“滚出去!上我的课看小说,以为我不知道!”

 教室里的同学们闻言一阵胆寒,那同学可是把小说藏在课本后面的,我去!难道刘教授已经练成传说中的透视 眼了,这以后还怎么混啊!

 “今天讲的是清未历史,这是中国近代的耻辱史,我看了都想哭,你小子还能笑出来!给我滚出去!”

“噢!”教室里的人暗暗长吁口气,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

----------------------------------

请到纵横官网阅读,http://book.zongheng.com/book/916363.html

因为有些章节的更改,其他网站不会更新

如果大家喜欢这部小说,请给老虎投张月票、收藏、推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