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盖天名徒传 > 正文
10,金针行
作者:风流小浪  |  字数:9075  |  更新时间:2020-01-07 22:57:17 全文阅读

天元山,将武林平原和海际平原分开。这是个孤独的山,也是个清静的山。因为山上有一百年寺院,天元寺。

天元寺是玄摩大师所创建。一定高僧做主持时加入了武林联盟,也成为了武林联盟的中流砥柱。为武林弘扬佛法,也为公义坚守正义,更保有除魔卫道之任。天元寺已经成为了全寺僧侣都习武的第一大寺。更有多名佛法与武学兼修的得道高僧。

了字辈的杰出高僧就有;了尘,了缘,了凡,了然。下一辈缘字辈的更是天元高能之癫。有缘触,缘爱,缘觉,缘生,缘有,缘识,缘行,缘明。我们这篇就讲的是这里的一位缘行大师的故事。

一日。寺院如旧。

钟声,诵经声,习武声------

寺院住持了缘师傅让小和尚去将弟子缘行唤到了后堂。

缘行本是武林中人,后遁入空门,修行于天元寺。本身的悟性极高,受到高僧认可,也亲被住持方丈了缘收为入室弟子,赐法号缘行。

方丈见缘行进得堂来,用手示意其将门关严。缘行明其意便将门关了上。

“为师交代你一件事,你需下山一趟!但此事事关重大,切需守住秘密,不可让他人知晓,包括本寺中人。”住持道。

“谨遵师傅法旨。”缘行双手合拢低头道。

“你切附耳过来,为师告于你听。”

---- ---- ---

此事果然关系重大,方丈竟然允许缘行带着他寺里的唯一下一代弟子空声,一起下山。

二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随身之衣物,匆匆下山而去。

天元山的半山腰有一小凉亭,唤名:静悟亭。传言寺里有位大师就是在此亭下悟出大道。

看来早有人在此等待。

缘行与空声走近才看清,是缘生大师。

“师兄!”缘行见礼道。空声也跟着见礼:“缘生师伯!”

“阿弥陀佛!听闻师弟要下山办事,师兄闲来无事,便出来给师弟践行一下。”缘生道。

缘行心里思道,这缘生平常都相交平淡,今日怎会为我送行?真是奇怪。但面上露出喜悦之情,道:“多谢师兄厚意!”

“来,不急一时,陪师兄喝上一口茶再下山不迟。”说着,缘生一摆手,二人看见了亭下的石桌上摆好了一壶两碗。

缘行只好陪缘生坐在了旁边的石墩之上。下一辈的空声站在了师傅的身后。

缘生将壶中茶水倒进了两个茶碗之中。一摆手,“师弟品尝一下这高山绿茶,是否幽而不冽,啜之淡然?”

缘行抬起茶碗先闻了一下,然后小口入饮。道“却是上品,只是还杀青不足,略显生青了些。”

缘生笑道:“师弟果然是茶中行家,这女儿绿茶是没想到师弟的突然下山啊哈哈。对了,住持派师弟下山有重要的事物吧?”

缘行又进了一小口茶,缓缓道:“倒不是什么紧要,只是知道师弟曾经也是红尘中客,对江湖俗尘倍加了解,故遣之。”

缘生又问道:“师弟确实曾经叱咤武林,还曾拜于盖天武师为师,练就一手金刚指法。不知为何却选择修行空门?”

“师兄,都是过往云烟,红尘过客,师弟早都抛弃脑后。现在很多事都是不闻不问不知不觉,这才是我辈所求之境界啊!”缘行苦道。

缘生知道,这缘行已经不想说,问也无意。

“好,喝完茶,师弟就赶快下山去吧,师兄祝愿师弟早日完成,尽早回山。”

“阿弥陀佛!多谢师兄!”缘行站起身来,又给缘生鞠了一躬。随即带空声下山而去。

路行几日,师徒二人已经到了海际平原。

二人突然发觉有人在后面偷偷跟踪。缘行道:“为师给你的地图可仔细收好,不能半点马虎。我等须尽快赶路,恐已经泄露消息,有人跟近了我们。”空声点点头,这是个循规蹈矩的好徒弟。

二人没有进饭店,只是在街滩买了些馒头,便继续上路了。

出了镇甸了,二人加急了脚步,因为他们早都发觉有人一直在跟踪。又走了几里之路,路上已经是空无人烟了。

却还是没有走出人的包围。一帮凶徒,估计有二十余位,前前后后的围堵了上来。

“我们是路盗帮啊,只为求财!二位大师不用担心。”这些人有人说道。

“阿弥陀佛!贫僧是出家之人,财物都是身外之物。众位施主应该看的出来。”缘行道。空声见师傅很镇静,也垂首不语。

“呵呵。这也无妨,兄弟们从不走空。这样吧,两位师傅让我等搜一搜,收到喜欢的呢,就当赠与我们如何?”

空声一听要搜,下意识的按了一下胸口,因为他知道最重要的是他怀里的地图。

“哈哈,路盗帮什么时候饥不择食了,连两个贫僧都要打劫了?!”不知何时从旁边走来一个头陀。

“兄弟们的买卖还轮不到你一个臭头陀来管!”那人不想多说,一摆手。二十余位汉子都扽出了刀,一起向头陀和两僧杀来。

空声无奈自保也施展功夫与其打将起来。那头陀果然有些本事,从手中晃动了几下戒刀,手腕旋转灵活,刀也在那手中用的呼呼生风。当然缘行没有出手,很稳的立在那。但有一个两个刀徒也近不了他身。他周身的浑厚内力让普通人难以近身。

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已经有七八个汉子都死在了头陀的戒刀之下。余下众徒看出来,他们根本不是这三人的对手。于是慢慢的都有续的退却了下去。

见众徒已经没有踪迹,头陀忙过来,跪了下来,道:“让师傅受惊了,徒弟来迟了。”空声不认识,突然弄的一头雾水。但缘行将头陀扶起:“快起来。你能及时的赶来,师傅很高兴。来,为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为师入寺后收的空门弟子,空声!这位是当年我在江湖上的徒弟苦陀!”二人都互相见礼认识了一下。

苦陀是缘行未入寺前在江湖上收的一个徒弟,此人疾恶如仇,大胆好胜,当年败于缘行的金刚指下,彻底拜服而跪求拜师。当年的缘行也豪爽万丈,当下就收这个徒弟。苦陀告诉缘行,他本来想去天元山见见师傅,但去了迟了一步,得知师傅已经下山,便紧赶而来。

缘行告诉苦陀他们要去很远的地方办事。苦陀非要同行,也想护送师傅。缘行便同意了。于是师徒三人抓紧赶路,向南而去。

师徒三人走了数日,被黄水湖拦住了南下的路。

空声问师傅,是否得绕行过去啊。苦陀说这要绕过黄水湖就得最少也七天的路程。正当忧虑之时,看见了湖上漂来一个小舢板船。

空声大喜,立即跑到湖边喊道:“船家,能否帮我等摆渡?”

果然,小船缓缓划了过来。

船到了岸边,只见一个渔民打扮的汉子,手摇两个船桨。

“几位大师要去对岸吗?”渔民问道。

“正是,船家帮我们送过对岸,必有川资奉上!”苦陀道。

“唉?不用不用,老儿常年湖中打渔,经常带人过湖,都是帮帮忙的事,快上船吧,几位大师。”

缘行见此人还热情,便于二徒一起上了小船。

船自然的划向南岸而去。淡淡的黄水微波荡漾,浑浊的湖水深的见不到底。

船很快就到了湖中央。

缘行突然发现划船的渔民两腕力道强劲,明显不是普通渔民使的力道,分明用的内力。

“施主不是渔民??!!”缘行突然问道。

那划船人也一颤抖,随手扔了手里的船桨。“哈哈,金针和尚果然名不虚传!但现在已经是湖央,知趣的就交出你们身上的地图!”

缘行也是一惊,方丈师傅给他这地图的时候是在后堂,也会被人看到啊。缘行双掌合拢:“阿弥陀佛,有本事就自己来取吧!”

苦陀大怒,提刀而起,直取那汉。谁知他一个纵身跃入了湖水中,无影无踪了。

这时小船开始漏水,瞬间水已经流满了船面。

缘行沉稳道:“苦陀,空声,借木板可否到得对岸?”苦陀道:“师傅放心,我水性还可以,我可以帮空声一起游到岸。师傅您呢?”

“那就好!”缘行忽然聚气上提,一脚点了船板,身体就飞纵而起。左右双手化指,从半空中射出数道真气。好厉害的金刚指法,怪不得有金针和尚的称号,原来这金刚指就如道道金针啊。

小船在数道金刚指气爆射后,碎了数块大木板漂在了湖上。苦陀和空声各抱着一块大板,漂在水面。但见缘行轻身而落,双足踏在了一块长条木板上,然后木板直直的驶向了南去。

一板过湖。缘行的功力果然不凡。也看呆了后面水里的苦陀和空声。

苦陀诺诺道:“师傅的功夫又进近了。”

师徒三人半个月的路程。

这一路遭遇了数次围攻,都是苦陀拼力杀退。

一路的风波,一路的艰辛。三人都无怨言。

“前面是灵山了吧!”缘行问道。

“不错师傅,前面就是灵山了。”

“为师要去灵山找一人,希望他能陪师傅一同南下。为师出家不可杀生,这样苦陀的压力太大了。有了他可以减轻苦陀的压力。”

“师傅难道是找师弟??”苦陀问道。

“不错,为师当年收的一个小徒,青小也!”

青小也,缘行当年收的最得意的一个爱徒。他的武功造诣估计早以超过了缘行自己。缘行现在再想。

灵山脚下。

缘行站住了脚,眺望着这灵山。回忆曾经,他红尘俗事。有多少都已经是过往云烟。当年的盖天武师盖天庆就是在这灵山收了他,成为了盖天门的第六位徒弟。

“都出来吧!”缘行突然从回忆中跳了出来,他知道有人不让他继续回忆下去了。

这时果然围上了很多人。

“老和尚。交出地图,就放了你们!这次你们到了我们的地盘,跑也跑不出去了。”

缘行环视了一周,发现这次确实不太一样,有多个呼吸沉稳之辈,想必也是高手环立四周。缘行自从拜在天元寺为僧时就决心不再杀生,今日之战如临大敌,恐信守戒规将自身难保。

苦陀亮开戒刀,对师傅道:“有徒儿在,这帮贼也休想得逞什么!”

那帮人见缘行没有想交图的用意,便喊了一嗓子,约有三十来号人一起围攻了上来。

空声护住师傅,近身相搏。苦陀很快被围攻,一时手脚都乱了招法,只剩了招架。

缘行无奈施展金刚指将围上的高手逼退。但如此下去内力必将消耗殆尽。

空声已经臂膀中刀,苦陀杀了三人,自己的长袍已经被划的纵横多处口子。

“我来也!!!!”一声惊脆的喊声。

人群中顿时人仰马翻,带着地上爆起的尘土。

缘行仔细观瞧,一个青年,中等身材,神采奕奕。两手指法突然化掌,屈膝双掌平出,顿时两个汉子打出丈外,没有再起来。

是他,是他的徒弟,他的最得意的徒弟,青小也!!!

没想到的是,这些年不见了,他的武功增进的让缘行都不敢相信。

青小也在混战中,游刃有余,近身的汉子不出两到三个招式就被击倒或者打飞。没有多久时间,也就是缘行简单回忆一下当年他的模样时,三十多人已经有二十多人躺在了地上。尘土飞扬,余下的没有再敢进攻的了。

“快回去告诉你们的堂主,就说青小也告诉他,放弃他的幻想吧!还不快滚!”青小也一指真气而出,对面一个汉子的头发顿时飘走了一大撮。吓的余下之徒都撒腿而逃。

青小也给师傅跪了下来,道:“给您老人家行礼了!”缘行忙将其扶起。

青小也说,师傅随我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于是三人随小也而去。

四人来到了灵山后的一个清雅的竹舍中。

青小也认的师兄苦陀,和空声互相认识了一下。空声也很惊讶师傅竟然有这样一位年轻厉害的徒弟。

青小也告诉他们,这是灵山脚下他的一个常住的地方。还告诉缘行,此次他探得江湖的飚马堂最近行动很诡秘,是冲着缘行而来的。青小也得知后一路跟踪下来。开始在海际他们扮作路盗帮来半路劫持,后来在黄水湖设下漏船。小也一直没有等到这飚马堂的大堂主南门空出现,不知道是什么阴谋。这次在灵山见形势危机才不得不现身相助。

缘行也大概知道了来龙去脉。于是便道:“今天与小也相聚也暂无可虑,你们都是我的徒弟,为师就不相瞒你们。为师此次下山的目的是为了将天元的一件兵器接回寺里。但此去路途遥远,怕节外生枝,故方丈只将此兵器所在画了地图。不想还是被人知晓,这飚马堂可能就是冲着这兵器而来的。”

青小也好奇问道:“莫非是天元的绿佛杖?”空声和苦陀都吃了一惊。他们都听闻这件神兵。正派三大神兵:武当的武当剑,峨眉的天水仙衣,天元的绿佛杖。

缘行点了点头,道:“这是天元的宝,当年遗失于外。方丈得知此杖已经找到,寻得者不敢携杖送往天元,只好藏的一处,让天元派人下山去接。”

“那看来这南门空已知此事详细,于是一路劫持,是想先拿到地图。”青小也道。

“那预计这飚马堂还会加大人手和力量对待我们!”苦陀道。

“恩,这里离太中你们师伯的家不远,还是先拜访一下他,看看下步如何应付!”缘行道。

“师伯万年铁前辈?”小也心里明白,这金刚指万年铁是师主盖天的五徒,也是把金刚指练到登峰造极的最强之人。就是盖天庆自己也没有把金刚指法修炼到如此境界。只是这万年铁孤僻之及,早以不问江湖。

四人在竹舍休息了一天便继续赶路。这次队伍里又增添了一位,年轻的青小也。

四人赶了几天路,一路倒也无事,太平的到了一个叫太古镇的地方。

三人随师傅缘行找到了镇里很不起眼的一个旮旯胡同里的一个独门独院。只有门旁小竖牌上写着两个字:“万府”。

缘行点了点头,意思到了。小也想去敲门,但发现门没有关严,轻轻一推就开了。空声也跟着进了一步问道:“有人在吗?”屋里没有人应答。

缘行四人走了进去。见院中青草丛生。

屋里一个人也没有。缘行失望得道:“看来,师兄早就出门了。”

苦陀问道:“那师伯能到哪去呢?”缘行摇摇头。小也道:“师伯的徒弟很多,能人不法众多,可能是去徒弟那里了。”

“那师傅我们下一步怎么办?”苦陀问道。

缘行道:“离这里估计还有一百余里,有一个寺院叫天光寺。我们就去那里!”

缘行留下一封书信放在桌上。然后四人便出了院子,也出了小城,向南而去。

又行了两日,已经到了塞南地界。

通过打听,知道了天光寺就在前边不远。

果然,走了不远就看见了,一座还不错的寺院。虽然没有天元的百年古刹,但在塞南也是不错的一座寺院了。

寺院门口有两个小和尚在扫院子。

缘行四人到了寺院的门口。缘行对小和尚双掌一合道:“贫僧天元寺的缘行,烦劳通报贵寺方丈师傅圆觉大师。”

小和尚也礼了一下就跑进去了。不到一会一个老和尚匆匆走了出来。一身普通的灰布旧僧袍。这个老和尚自报家门:“阿弥陀佛,老衲圆觉,是这天光寺的住持。听说天元寺的高僧缘行驾临毕寺,实在是荣幸之至啊!”

“方丈有礼了。这三位都是贫僧的徒弟。”缘行介绍道。

三人也一一与方丈见礼。青小也仔细的观察着这圆觉的每个细微的动作,怎么都感觉有些不对。

四人跟随方丈进了寺院之中。空声四处观望,感到很好奇,因为他只见过天元寺,还没有见过第二个寺院。一旁的青小也笑道:“空声大师,未来也会有一座自己的寺院宝刹啊!”空声听后立即低下头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大家进了方丈的禅房之中。

圆觉将门合拢,然后道:“高僧此次来,莫非是?”

徒弟三人都没有作声。缘行道:“不错,奉师傅住持方丈之命,来贵寺迎取佛宝!”说完把一封信递给了圆觉。

圆觉看了信,然后道:“早盼大师来取,老衲也怕夜长梦多。”

苦陀急道:“那就请方丈快些将东西取来吧,我等步行千里而来,只为此事啊!”

圆觉笑道:“师傅不知,这佛宝是一个高人藏于毕寺之中,寺中无人知晓此物藏于何处。缘行大师应该知晓吧!”

缘行道:“恩,师傅口传于我。那就抓紧来,请住持带我们去罗汉堂的前面走廊。”

圆觉点点头,立即带四人前往罗汉堂。

在罗汉堂的前面确实是一条三丈来远的带顶走廊。缘行走到第四棵圆木立柱前道:“应该就在这里!”音罢欲运功于指,突然感觉气力提将不畅。青小也眼看的明白,立即对师傅道:“让徒儿来!”缘行点点头。青小也指气聚集,从上到下用指气在圆木柱划开了一条指宽的口子。一旁的圆觉大吃一惊,见到如此之神力。

果然,一条绿色从口子显现出来。青小也双手背贴,八指插入口子中,左右一扒。顿时圆木柱从中间分了开来。一支半截的绿佛杖展现了出来。

青小也拿在了手中,果然是一柄重物。他立即将杖递与师傅。缘行拿过来,看也没看就将这半截杖藏于了腰怀之间。

一旁的圆觉睁大的眼睛看着这杖放进了缘行的怀腰中。突然他看见小也注视着他,于是立即道:“现在大事一定,诸位师傅赶了这些日子的路也是辛苦万分了,老衲已经让下面准备了斋饭,一起用餐吧。”

苦陀乐道:“总算是大功告成,说也是饿了,好久没有正经的吃过一顿了。师傅我们就赶快去用餐吧!”

缘行点点头,心里却隐隐有一丝预感。

四人随方丈进了用膳的后堂。大长桌子上摆满了馒头和十多种斋菜。

“诸位大师快快用膳吧,小寺偏远之地,没有什么好的饭菜招待,还请诸位大师们见谅啊。”圆觉笑迎道。

“师傅!快请!”青小也立即坐在了椅子上开始吃将起来。缘行和空声都先坐下开始念一段经文,这是天元寺的规矩。苦陀见师傅没有先吃也没敢先吃,只有小也不管不顾的吃了起来。

缘行念完了经,刚要动筷吃菜。这时的小也突然一个反手将整个长桌掀翻。碗盘都打个细碎。

众人大惊!!!!青小也怒道:“好歹毒啊!你就想这简单的将我等四人毒死在这!!”

那圆觉并没有发怒,反而大笑:“本来这样送你们走,大家都好!可偏偏你自作聪明。”

缘行也大惊:“你,你不是圆觉?!圆觉方丈呢?!!!”

“他已经去陪你们的佛祖了!”那人撕掉了面部的一层薄皮,果然是伪装的。青小也也明白了刚见此人时的总总不对的感觉。

“没猜错的话,你就是飚马堂的南门空吧!!”青小也道。

“你这小子很不错,能发觉我下毒,还能猜出来我是谁。我还真的小看了你!”南门空显得很奸诈。“不过今天你们是非死在这了不可

!”

这时从门外串出了十个人,基本都是和尚打扮。

“南门空,为了演这出戏,还下了不少功夫啊!”小也道。缘行将小也扯到了自己的旁边,附耳低声道:“为师早就中了慢性的毒了,现在已经真气无法运转。恐怕全得指望于你了。”

青小也点头道:“师傅放心,这些蠢货我还能应付的来!”他又摆手让苦陀和空声过来,道:“你们俩保护师傅。他们就交给我!”

南门空笑道:“好大的口气!在路上我无非是震吓一下你们,让尔等快些拿到绿佛杖。今时不同了,这几位都是我堂的高手。你们死定了!”

青小也也笑道:“蠢货们,一起来!

这时两个汉子就纵身使爪和拳而来。青小也运足功力,双臂稳稳缠住了来者一人一臂,两脚早以弹起,两足正中两人小腹之上。将两人一个照面就蹬了出去。

也早有另两人使刀从背后砍来。青小也弹腿没有落下就立即旋转身姿,一圈旋风将二刀偏离了刀向。接着被小也双掌推将出去。

余下六人一起杀来。青小也一脚点地,两掌化指,两个食指须臾清气缥缈。暴力四射,金刚指威力惊人!那六人还未近身都被金刚指气所伤!甚至两个人中了要害已经瘫倒于地。

缘行也甚为惊愕,因为就是他也打不出来这样的威力惊人的双指强力。

青小也没有停下来,他主动向对方袭来。被指气伤了面部的一个汉子仓促接了小也三招就被一掌打在左胸下,心裂而亡。接着另一个被青小也一指穿破了咽喉,也自己捂了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南门空见此情景,惊恐万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犀利的人,太可怕了!!!有这样的对手实在太悲哀了,太可怕了!

还在击杀,又是几个照面。两个高手倒了下来。

南门空彻底知道,他们根本就制不了眼前的这个小子,就是全堂的高手都来也只是枉然啊。他转身夺路而走,头都没敢再回。

十个所谓的飚马堂的高手在半盏茶的时间都让青小也给解决了。一个也没活,只跑了南门空。

整个天光寺顿时没有了声响。

四人在后面的弥勒殿里发现了几十个被绑的和尚。原来前两日,寺里突然来了一些人,他们杀了方丈师傅,又把他们关进了这里。

一切都明白了。南门空怎么得知的绿佛杖就在这天光寺也是个秘。因为就是青小也也是在太古镇才知道的。

天光寺的众僧没有了方丈,都哀声一片,不知如何是好。整个寺里竟然没有一个能主持大局之人。缘行再三思索,还是让自己的弟子空声留下,做天光寺的住持。毕竟他是天元寺的空之辈师傅,完全可以驾驭这个寺院。还有为了这个本来不该遭此厄运的寺院能恢复正常。

缘行安顿好了天光寺事宜后就立即带着苦陀和青小也上路了。将要返程。

三人急匆匆走了数日,眼看就要到了灵山。

这时突然从后面赶上一人。此人衣襟漂亮,一看不是凡人。

“请问师傅可是天元的缘行大师吗?”那人礼貌有加。缘行点头答道:“贫僧就是!”那人显得很高兴道:“拜见师叔!恩师万年铁。”

“原来是万师兄的徒弟。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赶路?”缘行问道。

“家师看到了师叔留在万府的书信,特遣我一路赶来,协助师叔!”

“哦,原来如此。万师兄一向可好?”

“家师经常出门游历,过得还算轻悠。”

几人边走边聊。

突然前面有一块一人难抱的大石立在路边。青小也微微笑了一下,便道:“不知我现在的指力可否破开此石?!”苦陀笑道:“这可是惊天指力才能办到不可!”

青小也亮出两手的食指和中指,气运上走,经天池,天泉,曲泽,中冲,集于指上。顿时四束强力射出,大石瞬间爆破,炸的八面飞溅。

苦陀惊的闭不上了嘴。

青小也收了指力,然后对来人问道:“师兄见这金刚指力如何?”那人一脸惊讶,佩服道:“这太惊人了,我门师徒也没有一个能发出如此强力。”

“师兄不用谦虚,万师伯的金刚指比我师傅还要高明众所周知。师兄何不一展指法,让我等见识一下!”青小也道。

“这这,我的指法在你的面前不敢,不敢--- ---”

“我只想看看指法是否有所不同,绝不是比较上下!”

“都,都出一路。没有啥不同的!”

“你根本不是万年铁的徒弟!!!!”青小也突然大吓一声。

那人的速度更快,他一手从后环抱住了缘行的脖子,手化爪按在了其咽喉上。“好厉害啊!这也让你发现了!”

“其实你不知道,万师伯的徒弟里有一个江湖称为鬼形飞石。他的指法已经登峰造极,远在我之上,你这没有见识的模样!”青小也道。

那徒慢慢将缘行的腰间的绿佛杖收了去。轻声道:“大师你如果没中毒我是不能得逞的。”

“你们退后十丈,为了大师的安全!”

青小也和苦陀随他退后了数丈。那徒突然推了缘行一掌,就箭步向后穿去。

小也和苦陀想追,被缘行叫住。“随师傅上灵山!”

灵山的小竹峰。

缘行从一个大青石后面拿出了一个半截的绿佛杖。

徒弟二人皆惊。

“其实天光寺的圆觉大师死的太冤枉了。一个虚念。”缘行坐了下来“绿佛杖是天然的奇木,一个发绿的奇木。坚硬无比,可避周围几丈远的蚊虫和毒物。可将遏制魔功,可辟邪。可将普通刀剑敲断。”

“师傅,为什么绿佛杖是半截的?”

“传说,一物降一物,被暗门刀所割了一半!”

“师傅走了这远路就是为了将一个假的杖去满足了对手。然后就可将这真杖安全带回山上。”青小也道。缘行点点头。苦陀道:“师傅可否将这宝贝给徒弟看看?”

缘行随意得将手中的杖递于了苦陀。

苦陀接过绿佛杖,他苦笑了三声。“师傅,青师弟。为了这个破杖,我苦陀一路走破了脚,何等辛苦!但现在也值得了。告诉你们,我苦陀指功没有你们霸道,但轻功却是你们不及的。”

青小也视乎明白了,但还是没有办法,苦陀已经伴着笑声,人和杖都消失在小竹峰。

“唉!我防了这久,就是没有防得这师兄啊!”青小也苦道。

“阿弥陀佛!人心都会变的!这趟苦行,让我们看到很多的变化,很好很好!”缘行没有半点焦虑,看来他真的成了高僧。

天元山脚下。

“师傅你的毒?”

“放心吧,这一路基本已经将这慢毒逼出来了。”

“师傅,我不方便陪您上山了!师傅一切放心,小也一定会将绿佛杖给师傅找回来。然后亲自上山交给您!”青小也真心向师傅保证。

“哈哈。师傅在此将真相告知于你吧!”

原来,天元寺主持收到了侠客山庄庄主凤仁健大侠的书信。信中告知天元有一高僧已经偷偷加入了江湖一个秘密的邪派。望寺里将这蛀虫剔除。方丈知道此事也必须得有江湖经验的缘行可以有办法查处。于是合演了一场下山取宝杖的经过。而缘生大师突然给缘行送行,然后用茶中放下慢毒。他将这消息传了出去,同派的南门空就开始了行动。最终他们只得了个假的绿佛杖的下场,却暴露了缘生大师。通过这次苦行。缘行也考察自己的徒弟。一个坚贞聪明的青小也。一个假意自私的苦陀。

其实真的绿佛杖到底在哪?谁又能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