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盖天名徒传 > 正文
1、大宗师《盖天名徒传》
作者:风流小浪  |  字数:8431  |  更新时间:2019-12-28 16:46:00 全文阅读

一代游荡宗师张无恩,却无恩于师付盖天武师。但他的武学泽被乃是盖天门斗厚的收获。张无恩乃盖天首徒,以其独门太极真气开创武学又一先河,成为一代大宗师。

濛濛雨丝,万物湿露,

太中平原潮的能起火

——————在人心里。

英飒飘影,一片幻影中穿跃雨海,疾速似电… …

湿露的白布靴立在了大敞的门楼前。地上淌着是淡而又淡的血水,还有折成了两半的一块匾。“太谷派”三个大字就从“谷”的中央分了家。退了一步,他溅着淡血入门。

几十具惨死的尸体惨无人睹

忽然————他身躯陡转,跃出室内。

红色半大短披风,长短不齐的满头乌黑已湿贴在脖子上。还有双手在颤抖地检查着尸体,渴望有人幸免。

“无极门的张——三——灯!”有人在他后面喊道。红色短披风一动,“乌黑”一转,亮出一幅耿介的面孔,两只无光的双眼顺着声音的方向看来,缓缓地道:“大侠盖天庆!”

“这拜你们无极门所赐?!盖天庆问道。看的出,张三灯极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太谷派只不过是说了几句话!”

“便遭来灭门之灾!”张三灯接了过去。

“无极门!想要什么?整个的太中!”盖天庆激动,突夺步而来。

“我盖天庆不自量力,想要一个交代!”

掌风似近,劲力透气。迎面的张三灯星眸未动,掌临天灵,方闪。暴发极快。

招,幻化在雨中。

盖天庆看见了张三灯的右手已握在了腰间的那条无极刀的刀靶上。掌的回旋,盖天庆同样腰身一斗,盘旋腰间的软剑听见了主人的呼唤。——但它没有安上用场!

张三灯的身影退避时,早以上起,人已在远处。

“盖天庆!三日之后,在这里我会为无极门给你与太谷派一个交代!”雨中。

立着那未动的盖天庆。

一块巨石,立着。

“无极门”三个大字劲中带柔,玄中有玄,刻在这块巨石之上。这是无极门的开山掌门宋擎天的杰作

张三灯的步迈的很大,跨过巨石,那便是门——无极门的门。

“董二凯!你们给我出来!出来把我也杀了!”

“三哥这是怎么了?气势汹汹地。”从内侧房飘出一个女人,像是女人,确实是女人,身高只有别人身高的三分之二,短小,却结实的像汉子。那张三灯不爱看她的脸,宽总是长于高,这便是新入门的四当家的,人称小四侠。

“我找董二凯!“张三灯也不愿跟她答话。

“老三呀!又是江湖哪股臭气把你嗅了!”声音很粗犷,又走出一人。都是从那个侧门。

三灯更加不舒服。“太谷教,为什么?!你们杀人很过瘾吗?将我也杀了!”

“我当啥事了?三哥不知道,那太古教也太欺人太甚!我们老掌柜下去不久,他们便狼子野心,公然诽谤,老二恼羞成怒了,便做了这件事,是狠了点,但也得给别人看看啊。”小四侠的话说的很“好”听。

“老掌门?他老要活着,无极门不会这样,也不会有你!”三灯瞪了小四侠一眼。

“老三!四妹来,是无极门的新血液,你的那一套过时了!”董二凯道。“带上她,你俩可自立你们的新前程。无极门不需要!”

“这还轮不到你!无极门还姓宋不姓张!”二凯道。

“怎么了?”声音很浪,从正门内又走出了一个粉带。满面笑鞠却压不住无数的雀斑,有些姿色却包含着浪浪的笑。这便是无极门的当任掌门,宋擎天的独生女,宋大美。

“都是一家人,有事好说吗。”

“大美,这事你知道了!?”三灯问道。“事是做的鲁莽灭劣,但已经如此,也别为他人伤了自家和气!”

“大美,自从宋掌门仙游,自从来了个外人后,无极门的无极荡然无存了!”

“三灯!我小四侠够给你面子了!不是看在美姐的面子,我… … …”张三灯见小四侠更加怒气冲天,挥掌而起。小四侠也从后背亮出六角飞盘。

————

“爹!”一个明亮的大眼睛注视着张三灯。

“无恩?你怎么来了!”三灯惊讶。

宋大美一手将孩子拥到怀里“无恩长这么大了?!今年多大了?”

“十四!姑,别让我爹打架!”“听见了吗?三哥!为了我们可爱的小无恩!”大美又笑道。

“好!太谷教的事我来收场。我不希望再有这样的事了,你们不为了无极门,也要对的起宋老掌门!… …

父子出门。

宋大美收住了笑容,又诡迷的看着董二凯与小四侠那仇视的四目。

夜风。灯笼在晃 —— 灯罩上是个“张“字。

房子不大,但很宁静;院子不小,但无烦杂。

“爹一定要去的,这不是一场比武!”

“那你能杀了那个盖天庆吗?”

“你还不明白,将来你会明白的。”

“你不要去了,行吗?”

“知道你为什么叫无恩吗?你出生的时候你母亲便去了,你对她没有付出半点恩情,她也没有给你恩爱。我便叫你无恩了。希望你将来不能对义无恩。多学习武功,为了江湖的恩怨。”

“我明天也要跟爹去!”

“不行!如果爹明天不能回来,你一定要记住,不能找盖天庆报仇!”… … …

朔风送。

那股燥热炽化了肉体,血液也在沸腾。满脸仍是笑的宋大美,扭着三截腰,似柳般送步,旁边还有董二凯与小四侠。

“三哥!你执意要去,我也不拦你了,我知道你全是为了无极门。”大美道。

“老三!是二哥的错,都等你这次回来再说,我们永远是好兄弟啊!”董二凯道。

眸不敢合的张三灯真怕一合会让泪珠从眼中挤出。其实他为人很受不了这些。

“三哥,我也不想说什么了,大美知道你平生决定的事一定是要去做的,还有你每次跟人大战时,都要带着三支蜡烛。”说着,宋大美从腰间掏出三支红蜡烛递了过去。

手真有些颤。张三灯知道,这是掌门给的,不能不收,也不能不用!“无极门不会变的,我走了,还是那个无极门!”

“三哥,等会儿!”小四侠冲了过来,双手举起一杯酒,道“三哥,我知道四妹过去做的事太过急了,事已经错了,就让我用下一步的行为为无极门还账,如果江湖上小四侠不如以往,就让三哥的太极气下做鬼!”小四侠又抬了一下杯,“这杯酒算是四妹的认罪酒!”

张三灯接过杯,一饮而入。他没有说话,只是头仰了一下天。

风中。

张三灯,手中带刀。

一个平坦的地方。

太中的一小块,但足以溅出满身的血也染不全。

“张三灯,你能来我很为你高兴!”盖天庆的声音。

“一个交待,我不能不来!”张三灯回答。

“你是为了无极门?”

“也为了太谷教死去的人!但我的刀也会为无极门名誉而战,你输了可不要说江湖没有正义,无极门没有给江湖交待!”

“那,我盖天庆便为江湖而战了!”… … … … …

风起,但不大。

张三灯左手中间四指夹着三支蜡烛 —— 红的。右手仍是那把老刀 —— 无极刀。

盖天庆凝目着那平稳的火苗,对面的三盏灯。“灯明我生,灯灭我亡。”神奇的太极气护着这三盏灯火,这便是三盏灯大侠张三灯。盖天庆只要能熄灭这三盏灯,这微微闪着火的三盏灯,盖天庆便胜了。但面前的张三灯也会真的像“灯灭我亡”那句传言而躺下,结果,结束,永远的结束?????… … … …

但多少人都没有完成这一简单的行为,哪怕是一次,也会来证明那八个字!

无极刀在烁闪,盖天庆的软剑也在纠缠。无欲无求真无极,如水如火,那股气是炽热又是刺麻。

盖天庆掌风劲猛,乍起又透襟般袭来,张三灯挥刀迎掌而去。风已过, 那三盏灯却根本没有感觉到 —— 风。

接着是轻功,盖天庆跃的很高,三灯也跟的很高,像是通天灯!挥洒如雨,留下只有那一块晴空。冥冥中,盖天庆已经如秋风扫的黄叶,由不得自己,在继无往的幻化着各种似套路非套路的招术。好像把自己身体里所会的招术在表演般,倾出。

同样,张三灯也花了很大的能量不停地变化。

境界,进入了这般境界。

盖天庆的剑又一次平的射来,那么的快,但又是那么没有新意。三灯也是只走右手刀一摆的老套。但这次没有?!

—— 刀只划了一半,却失手而落。

剑还在前进。盖天庆收不住,他心中不信这是诡计。剑完全可以刺穿他的心脏… …

盖天庆的掌,出的极,出的有力,推在张三灯的胸旁,剑路斜的飞出,划开了张三灯的右袖。

张三灯缓缓蹲了下去,让盖天庆吃惊的是 —— 三盏灯,红蜡的三支烛光没有了,像是天顿时也暗了下来。

盖天庆的瞳中明明看见那三支蜡烛芯是空的,是空的!

为什么?????无极刀!!!

张三灯右手按在自己的腹部,却没有在胸旁或是臂上… ………“灯明我生,灯灭我亡!”是真的!!!!!!!!!!!!!!!!!

灯笼上的“张”字仍在晁 ,跟着灯笼在晁,张府的零星几个家丁在四串。

飞盘流星般穿出,一个家丁的身体阻止了它的飞行,但付出的是溅出的血。—— 小四侠的六角飞盘。

还有董二凯的八面玲珑锤,也在证明人的头盖骨是经不起敲打的。

“无恩!你爹已经死在盖天庆的手里,你知道吗?”董二凯面对着没有慌张的十四岁张无恩。

“我爹也是你们逼死的,为什么不救他!”

“我们会替你爹报仇的,你爹留给你的东西呢?”

“留下的只有仇恨!!!!”

“把东西给我们,才能帮你报仇雪恨呀!”小四侠道。“

杀了盖天庆,我就给你们!”

“小兔崽子!少给他废话,先宰了他,再找!”董二凯急了。小四侠一个箭步,手中六角铁盘已经临近张无恩的咽喉。

“呯!!!”

是厉器!是一条剑,是一条软剑,是大侠盖天庆的软剑。

六角飞盘上飞出了几颗火星,小四侠倒退了几步。“将盖天庆给杀了!”董二凯一挥玲珑锤,十几个无极门徒已经将盖天庆围在中面,当然中央还有—— 张无恩。

盖天庆,冷面一笑,剑后一背:“无极门的刀已经开始相中一个孩子了!????”

十几把刀应声齐落!

揉着手腕之时,飘影的大侠身形翩然而起………

院子里少了二人。

盖天庆与张无恩。

“我叫张无恩,你知道吗?”

“我叫盖天庆,你知道吗?”

“是你吹灭了我爹的三盏灯!?”

“是风!从心里的风!”

“你有孩子吗?”“为什么问这些?”

“因为他需要为你报仇,像我这样,也会来找我!”

“呵,小小的张无恩!”

“盖天庆,我现在不是你的对手,你是大侠就给我四年,四年后我就不是小小的。”

“好!四年之期,为了你爹报仇,你四年可别虚度,四年后我们一战!”

“四年后一战!”

“哈,哈,四年后一战!”

太谷太中,不大也不小。

朝霞会变成夕阳。青草变荒草,野火烧尽,春风又生。

马驹嘶原,原不变,驹成骏。

张无恩可能吃遍了能吃的东西,尝尽了酸辛苦辣,日日在跑,夜夜在跳。

草丛中张无恩还是没有隐藏住,七八条刀还是追砍而来。

两天两夜,没有进食的张无恩真想如果身上真有他们要的东西就立刻抛出去。

刀跟的很紧。无恩已经眼前一片漆黑。

“放过这个孩子!”

“你是什么人?”

“薛逍客!”

“闪开!无极门追人就是毒王薛啸风也的闪开!”

“我是剑客,我的剑非要救这个孩子。”

草叶飞舞,零星的草尖飞窜。荡荡飘飘,在草丛中多了四五个手指,流着血。薛逍客,一面帅气,侠风柔骨,傲立风中,侠剑归鞘。

“大侠!多谢大侠救命!”张无恩。

“你想不被他们欺辱吗?”

“当然,我想打的他们跪地求饶!”

“那你就跟我学吧!”

“真的?!”——他真的还是一个孩子。

四年后。

梦到了边缘,剑到了开光。

张无恩,十八岁的张无恩,高了,大了。

“无恩!我去见一个老朋友。”薛逍客道。

薛逍客拂然而飘失。

“去一趟无极门,见见这些‘前辈’!”张无恩所想所为,溜烟而去。

巨石,那块巨石。劲中有柔的三个大字“无极门”。

张无恩脚尖一点,跃身飞院。这里是他第一次这样迈入的。

窗边,张无恩止住了脚步,听内有音。

“少来碰我!”女人的声音。

“哼!不碰我找别的女人!”男人。

“那你与我们的宋大掌门还少来了!”

“你真能行,让你做掌门!”

“不是我小四侠,无极门早没影了。这几年,太中的每一块土地哪不是我杀出来的!”

“如果弄到张三灯的太极气图,我早就有了大半个江湖了,太中算个屁!”

“太极图又怎样,还不是灯尽人亡!”

“哼!不是当年你一杯毒酒送的三灯上路,谁能轻松让三盏灯灭!”

“你的饭桶锤,还不抵那一张太极气图?!”

“那就得找到三灯的崽子!”——

“不用找了,我送上门来了!”张无恩一脚踢飞了窗户,跃进屋中。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小四侠笑道。

“原来我爹是死在你们这些狗男女的手里!”

“他该死!”

“我看你们更该死!还我爹命来!”张无恩,长虹贯日。

董二凯、小四侠慌忙间,手中没有拿出武器。

六手相交,暴力绞筋,骨响刺耳。

回旋间,无恩天马行空,破其屋顶跃出屋外。小四侠与董二凯也穿出来。

“小崽子,厉害了!几年不见,刮目相看了!”小四侠从后背,这时才有机会抽出六角铁盘。

“谁教的?”董二凯也托出了玲珑锤。打话时已经锤走闪电,玲珑飞现,直取无恩。

带风就扫了过来,闪的快,无恩虚闪几下,飞盘已经斩腰而来。无恩只有飞,腾空。

… … … … … …

锤与盘上下齐飞,张无恩吃力,瞬间可能是一具尸体。盘飞出 ——

“呯!!!!”一个小飞石砸在盘上。

劲暴,小四侠一惊。迎面下来的二个人,无恩都认识。

薛逍客,盖天庆。

他们为什么在一起!?聪明的张无恩顿时明的了一切!

自然是三个人飞出墙外…………

草青青的。

风仍是拂着人脸。

“盖大侠!薛师傅!我………”

“都是盖兄安排的,他知道的,为了张大侠的后人。”

“我对不起张大侠,他的后人应该找我讨些什么!”

“我爹是那杯毒酒!”

“你爹死的时候让我告诉你,无极门不需要存在了,让你一定要学会祖传太极气,为整个武林做到太极后继应做的。现在时机也够了,我就把我为你收藏的“太极气图”完璧归赵,也松了我的一口气。盖天庆从胸口处掏出了一个布包的包。

这就是“太极气图”,张家的单传!

泪!

张无恩的泪!

这是一个多么坚强的少年。

“三个月就要到期了,我不希望你败的惨,为太极气后人丢脸!”盖天庆道。

“盖大侠,薛师付,我不会让你们后悔的!”张无恩把包揣的紧紧的。盖天庆与薛逍客点了点头。

“三个月见!”

两个身影飘然而去。

又一个倒在张无恩的身旁。

小四侠出手了,六角飞盘让人眼花缭乱。

接着——

耳边的风“呼呼”的响,无恩。

“杀了他!有重赏!”董二凯的声音。

一脚踏空。

风从下面向上喷!

无恩没有了感觉,一片黑。

崖上一团人。

董二凯与小四侠笑道:“不怕他不死!”一会儿又伤感的道:“可惜太极气图也没了!”

崖很高,见不到底。

树枝。是树枝救了无恩一命。

醒来的无恩,庆幸又捡回一命。

这是一个山谷底,好像还有一群人在这谷里生存——因为有一座座草木房子。

张无恩休息,安了半个时辰神儿,便缓步走走。

在前面,张无恩看见了一群人在拜谟一个大赤石,非常虔诚地。有一个中年人在前喊着:“苗谷人,千秋万代!”

“原来是一个族!”张无恩四处打量了一下这个幽谷!

“好,真是静雅之处,真是上苍赐给我练功的佳地。三个月就在此了!”

… …

太极气,运周身的气,走出七经六脉化丹田而稳运周身,冲周天而绕身运行八圈。使环气而自然稳和,出如浪涛,入如云雾,时急时缓,飘然荡荡… …… …

张无恩找到了,一个没有人打挠的地方,终于可以参悟祖传下的太极气。

夜,一片漆夜。

谷里没有一丝亮,也静的可怕。

张无恩吐纳着阴阴荡气,周身一片颤抖,八圈真气如一条蛇穿梭在他的身体。突然气走上玄,丹田注溢满,无法冲出,寡时,无恩的脸以赤红,周身火热,心如焦炭。张无恩大叫一声,身体不由跳将起来。飞跃,挪闪,纵跳。无恩无比的痛苦,失去了理智,失去了行动,又一跃,从窗户飞了一间草木小阁。

漫阁是女人的香味,让无恩顿时人性之力顿生。听不见了声响,无恩随手抓去,嗅到味道的地方。是柔软的肤体,像绸子一般,让无恩更加愿摸,既而抓的紧紧地,拥上身体,他用嘴啄着,心中的火热向下燎热。

气,升起升落,时急时缓,丹田气逐逐注出… …… …

夜不长。

光射在阁中的竹床上,从窗户破碎的那个洞。

一身轻松死睡的男躯,在光射在脸上,热乎乎的,也渐渐苏醒了过来。眼睛逐步从朦胧中清晰,他望见了洁明的小木阁中,无恩微微抬了一下头。

“啊!!!!!!!”

丝丝乌黑的乱发撒在床上,也没有埋下一个白静美丽的女人脸,长长的黑睫毛盖住两只眼睛。再向下,简单的青衣蔽着半边身子,诱人的女人美丽身体无限风光,这条美丽的“鱼”还在睡着… …

无恩知道自己昨夜都干了些什么,因为他下身没穿裤子。无恩知道是她挽救了自已,但也害了人家。无限的罪过涌出心头,张无恩两手拖腕,躬头说道:“我的无知冒犯,实属无意,但罪不可赦,姑娘完全可以取我性命!”

“不打紧,我们苗谷的女人喜欢被人征服!我便是你的女人了。”女人还闭着眼睛,却声音清冽,柔而有情。

“这?!”……

“我知道你不属于这里。以后你走到哪里能记住这里有一个女人是你的就行了。“

… …

张无恩魂散,灵魂爬着云。这飞来的一件情缘,却让他无心消受。

凄凄风吹。几片纸钱零落飘飞。

一堆坟冢青漠向着黄昏。

张无恩跪在坟前,坟前在石碑(新的)刻有“先父张三灯之墓。”

突然从后面有脚步声。

“小崽子,还挺有活头儿,这次是给我们图来的了?!”董二凯那熟悉的嘶裂嗓音。

“不是给你们图,是练给你们看!”张无恩头也没回的说。

“别给他废话,拿了他再说!”小四侠喊道。

几把刀便迎风从头扫来。张无恩突腾空而起,刀落空。无恩回首一掌,一个门徒无法躲闪,中肩而卧。另一个土袍回刀划来——

张无恩的太极气扭转了刀向,一刀便划开了卧的那位的胸膛。

——“太极气”!!!

小四侠操手六角飞盘横出,盘贴着无恩的侧面而飞出。

土袍的刀划了又几下,一无所获。张无恩点足于地, 轻松闪过三刀的劲风,忽两掌注入一标,三掌暴劲,毙下又一“好汉”。土袍的刀落在地上;又一条刀割了对面的人;

无极门的“英雄”又躺下一个;

……

转眼间,七八个带来的死党,所剩一二。董二凯凯玲珑锤一直使不出力,这时退了几丈,让余下二人与小四侠围攻周旋。嘣 !嘣 !

二个无极门徒弹出丈外手脚齐抽,眨眼间丧命当场。董二凯借机玲珑走穴,夺步暴极飞出,欲一锤炸开无恩脑门。

风急,电快——

无恩左手一气横出,扫开纠缠身边的小四侠,右手突然猛地一拍—————是,是那把张三灯的无极刀,就是它,从土里弹出,一条白线的弹出,一条白线,又多了一条血线。

董二凯从头到裆的一条血线。锤子一直在向前飞行,但人却直直地向下泻去。倒的没有无恩的跪快,无恩闪电般的跪在了坟前。“爹!你看见了吗?!——刀(无极刀)与二凯一起落在了地上。

“要你命!!!”

小四侠凌空举盘盖了下来。

玲珑锤被前面一棵树杆挡住了飞行,无数的树叶从冠上飘了下来,在小四侠的凌空飞姿配上飘叶,真是武侠神景。

张无恩闪的快,身体一旋一穿,与小四侠一上一下接的更快。力与气在对抗。锋,尖锋之时刻。无数的汗水为这一刹那而流过,无数月夜为这一幻化而准备。叶随风飘动,还有那几片零星的纸钱。冥冥中,有三盏灯在照着这个昼白。

……

就是那股气,将一片飘叶按进了小四侠的头颅中。也是那股气,使小四侠让太中闻风丧胆的六角飞盘变成了两个三角皇冠!

……

张无恩点上了坟前的三盏灯,灯亮的,要照明了整个的太中。

巨石依旧。

三个“无极门”的大字有些风蚀模糊,但还是那么刚毅劲拔。

张无恩赤手迈步入内,无极门的大堂上多了两个人的脑袋,还流着绸绸的血珠。

无极门徒见状,吓的一哄而散。

“我爹说了,无极门不需要存在了!”张无恩的声音回荡在空空地无极门堂。

“无恩回来了呀!”那浪浪的声音一点也没变,是宋大美,成日无度玩乐的无极掌门人。她看见了无恩的表情,更看见了地上的两个脑袋。

“好!杀的好!无恩终于帮我杀了这对狗男女,也为三哥报了血海深仇!”大美扭动着好像自己不老的身躯,临进了无恩。

“你说我杀的好?!”

“你为姑姑,对!为无极门杀了这对奸人,还… …”

宋大美抱着肚子,停止了他的话,眼睛直了,腰也直了——无恩收回了手,道:“当年你给我爹的蜡真好,我加上了灯芯,烧的好亮啊!”

宋大美自己的手渐渐从肚腹上移开,一把短刀,露出了刀尖,在宋大美的腹部。

“小,小混蛋!不,不像你那蠢,蠢爹!”宋大美慢慢地躺在了无极门的大堂之上。“

三个月真快!三个月小小的太中就少了一个无极门!”是大侠盖天庆。

“今天的一战,不是四年前那一战的继续,而是一场新之战!”薛逍客,盖天庆的好朋友。

“我只想告诉盖大侠,张家的太极气并不是一吹就灭的!”张无恩道 。

“好,就让薛兄做个见证,让我盖天庆真正的领教一下你张家祖传决学——太极气功的真正威力!”

“好,让我薛逍客见证这太中武艺!”

天是晴空万里。

连风都没有半丝。

张无恩吸了一口爽气,沉著着两手平稳充气,不慌不忙的发出太极真气。

大侠盖天庆看着无恩,脸带着笑容,轻道一声:“无恩,准备好了吗?”张无恩微微点了一下头,盖天庆使出了天涯龙行,急灵活的出手让无恩感到了他的劲暴雄风。太极气徘徊护身,又时暴发制人,盖天庆忽一指金刚不坏,直送无恩迎面,无恩气走掌心,一圈气力迎往来指,那无坚不摧的金刚指就在气掌心中打转,一旁的薛逍客看此景,非常欣慰。突然,无恩掌收回,另一掌一个铺地,盖天庆急忙飞身而避,地面被掀出一条长几丈的沟痕。

“太极气功,果然名不虚传!”盖天庆笑道,忽身体虚闪,一指击中无恩的后脊大穴。无恩只感丹田气更加溢足,不由两掌朝天一抬。——满天飞叶,太极气发出了至高的境界了。

张无恩跪在了盖天庆的身边,道:“盖大侠,能否收我为徒!”盖天庆一下弄的茫然。

一旁的薛逍客道:“其实你早就是盖兄的徒弟了,小时候你是跟你父亲学的基本功法,四年前又是盖兄安排我教你的功夫,今天又助你冲开气穴,彻底打开气门,让你的太极气功能发出最高的境界。”

“师付!受无恩三拜!”无恩连忙磕了三个响头。盖天庆忙扶着无恩,笑道:“没想到我盖天庆管闲事,竟然今天也开始收徒弟了,哈哈!”

薛逍客道:“盖兄的首徒诞生了,哈哈!”

盖天庆望着远处的青山,直直地沉思。谁又知道,这一日收徒使他一发不可收拾,后继徒儿层出不穷。

… …

张无恩拜了盖天庆为师后,不久便浪迹江湖,他在恩师的指点下又把祖传下来的太极气功发挥的绝灵绝见。一代游侠宗师也在江湖的潮起潮落中逐渐诞生了… …【大宗师】 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