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允我一剑黎明 > 第一卷 初临凡界
第三章 无题
作者:笔笙萧萧  |  字数:4318  |  更新时间:2020-03-09 03:24:50 全文阅读

  

  在随便吃了些东西后,牧阳又回到了学校,不过不是回来上课,他的课已经结束,他回来是为了找系主任请假的.

  既然要去罗布泊那么定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回来的,所以牧阳决定先请个长假,剩下的事情便走一步看一步.

  十分钟后,系主任办公室内.

  "什么?你要请一个月的长假?"系主任看着牧阳,嘴角抽搐了两下,表示自己无法相信.

  牧阳知道这很难解释,但是这次他非去不可,就算是退学也无法阻挡他.

  "是的主任,我真有急事,而且耽误不得,明日就要出发,非去不可."牧阳没有做出像往日那般开玩笑的姿态,全程面目表情凝重,态度坚决.

  "理由呢?"系主任问道.

  而牧阳却摇了摇头,"无可奉告."

  "什么?没有理由你还敢...."

  系主任虽然很生气也很不敢相信,但是根据他对牧阳的了解,他也猜到了牧阳可能真有急事,因为在他看来,这个学生是不可多得的,虽然有时有些不严谨,但是在谈及正事时他总是一丝不苟.

  可虽然说是这样说,但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要再确定一番.

  "你就不怕,学校为此开除你?"系主任试探的问道.

  而牧阳闻言,却是淡淡的耸了耸肩,"请便,我非去不可."

  系主任本以为用开除至少可以吓出请假的理由,但没想到牧阳竟然这般坚决,连开除都吓不了他.偏偏这开除真的只是吓吓他而已,系主任才舍不得开除牧阳嘞,牧阳的物理天赋,别说是在京都大学,就算是在全世界,那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存在.

  你见过有人五岁就能自己动手研究电路板?见过有人八岁就将高中理科知识全部修完?见过有人十岁就可以自己发表学术论文,然后还补足了爱因斯坦相对论的缺陷?

  可不知为何,自从他十岁那年论文发表后,他就消失了,直到2017年才出现,来到京都大学学习研究.

  系主任没好气的看了牧阳一眼,"你就傲娇吧,仗着自己是天才,学校不敢开除你,你就无法无天,快去快回."系主任对牧阳挥了挥手,示意牧阳赶紧走,假条批了,"快走快走,别来烦我."

  "谢谢您嘞."牧阳笑了一声,闪身出门,反手又将门关上.

  "唉"系主任摇了摇头,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牧阳走在操场上渐渐离去的背影,笑骂道:"小兔崽子"

  他对牧阳也是又爱又恨,这家伙平时看着挺正经的,但有时候却又贱兮兮的,性格变化无常,让人捉摸不透.

  .......

  从学校出来,牧阳打了个车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将所有该收拾的东西全部收拾完整,要用到的法器,符纸,铜钱,所有他能用到的东西几乎全被他装进了登山包里,甚至是那黑盒中的枯木枝,也被他用一个特殊的长条盒装起来,放进了包里.毕竟这东西这么神秘,说不定到时还能有用也说不定.

  做完这一切,牧阳拿出了手机,定了张到罗布泊的机票,可登机时间在明早九点,所以牧阳决定出去玩玩,毕竟现在才过中午,还有半天的时间可以挥霍.

  牧阳其实也算是过得不错的学生了,老院长留给他的那张卡里,竟然有上百万的资产,这使得牧阳这些年不用自己去勤工俭学也能过得非常体面,当然了,就算老院长只留给了他几万块钱,凭他的才智,写几篇论文也能腰缠万贯.

  但是牧阳平时却还是很低调,没有过度的挥霍,甚至有时还会献爱心捐款,所以这就导致他现在连辆车都没买.

  此时正值盛夏,京都的天气也十分暖和,特别是在下午,风和日丽,令人十分舒爽.牧阳在路边随意拦了辆出租车,到了京都最繁华的地带.

  牧阳虽是正道主义者,但有时却还是挺接地气的,他最喜欢'道济法师'的那句'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了,所以牧阳有时也会到酒吧这样的地方来喝喝酒.

  但他去的一定是正规明亮的酒吧,而且他来到这些地方也不完全是为了玩乐.其实像在这样的地方,阴盛阳衰,戾气盛,常年在里面的人都会受到影响,折寿和生病都是小事,最怕的就是人喝醉或是极其伤心低落之时,自身阳火低迷,容易被不干净的盯上.而牧阳已经在类似这样的地方救了不知多少痴男怨女了.

  所以他来酒吧,最大目的还是为了渡世人,护正道.可这却不影响他正常的玩乐,有时候他一时兴起,甚至会和几个小姑娘碰杯,聊得不亦乐乎,小姑娘们见他长得帅,还挺会说话,自己又喝醉了酒,难免会有大胆的想法,可最后她们都一一被牧阳送回家,他也没占过谁的便宜,不过是满足一下口嗨的想法而已.

  但尽管牧阳是这样一个可盐可甜,可静可动的人,一会很正经一会又很会撩,可这并不代表牧阳就很渣,从他对老院长的尊敬和对老院长的教导的铭记和理解程度来看,他也绝对是一个专一的人,或许有一天当他遇到能使他眼前一亮,感受到无限美好的女子,可能他也会变得呆滞而不知所措.

牧阳坐在酒吧卡座沙发上,一边拿着手机看一边喝着酒,好不自在.

  "终于连上网了"牧阳输了半天的密码才成功连上网络,"古力娜..扎..张翰?"牧阳看到这则花边新闻的标题,表示有些疑惑,"古丽娜为什么要扎张翰啊?"

  就当牧阳还在疑惑纠结之际,酒保小姐姐突然走了过来,手里还端着酒盘.

  "帅哥,那边有人送你一杯柠檬威士忌,还托我带张纸条给你."酒保小姐姐弯腰微微蹲下,将酒杯从酒盘中取出,然后把纸条放在了桌上,又对牧阳微笑了下,准备起身回去.

  而牧阳就在她准备站直身子离去时,突然将手放在了她的肩上,让她站不直身子.

  酒保小姐姐一愣,不解的看向牧阳,问道:"帅哥,怎么了?"询问的同时,她幽幽的看着牧阳,心里暗道:干嘛啊,就算你长得帅也不能这样吧.

  牧阳当然不可能占人家便宜,此刻他手中的修为运转,一股柔和的力量慢慢涌入小姐姐的体内.

  片刻,牧阳松开了手,所幸这里是贵宾区,人少,才没人看到,而此刻小姐姐也是羞涩得满脸通红,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当然了,牧阳也不是平白无故就这样做的.所谓人有三把火,他是看到这个酒保小姐姐左肩的那盏阳火灯灭了,所以才会把手放在她的左肩上,以自己的修为来帮她将灯点燃的,不然到了晚上可就麻烦了.

  牧阳笑了笑,说了句抱歉,然后问道:"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怪事."

  那小姐姐本来想着牧阳长得挺帅的,占便宜的事情就算了,刚准备要离去时,牧阳的话却又瞬间警醒了她,她最近确实遇到了许多怪事.

  "你,你怎么知道."小姐姐再次仔细的观察了牧阳一番,确定自己没怎么见过他后,露出了极为疑惑的表情.

  对此,牧阳也是司空见惯,当下笑了笑,接着道:"你放心,我虽然知道,但绝不会害你就是了,将这个拿着吧,它能保你."牧阳将一枚形状特异的铜钱放在了她的酒盘里,然后稍微上下打量了小姐姐一番,发现她还真是婀娜多姿,尽显妩媚,不由得咂嘴道:"怪不得呢,如此红颜祸水,又怎能不惹来外界麻烦."

  牧阳笑着说完,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

  而那小姐姐被牧阳这么一打量和评价后,则更是羞涩了,一张白皙的侧脸此刻红的像要滴出血来一样,也只得声微羞怯的说了句:"谢谢."然后半信半疑的将那放在酒盘上的精致而奇异的铜钱拿了起来.

  牧阳喝了一口,然后放下酒杯,嘀咕道:"这酒不错啊."然后刚准备让小姐姐离去,却又突然想到什么,追问道:"哎对了,刚才是谁送我酒?"

  小姐姐闻言在人群里找了找,然后指着一处吧台说道:"刚才还在那呢,现在不见了."

  牧阳也起身看了看,确实没人,于是他又问道:"那他长什么样?"

  小姐姐愣了一下,努力的回忆道:"我记得他好像穿了件黑色西服,人看着挺严肃的,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牧阳点了点头,道了声谢,然后让她离去了.自己又坐回沙发,平静的打开那张纸条看了看,可就一瞬间,他惊为天人.

  纸条上留言:

  '二十年后.....二十年后.....二十年后....'

  虽然纸条中的句子的意思非常广阔,但是牧阳还是一眼就读出了其中的含义,自己今年不就刚好二十岁吗?

  想到这层含义牧阳再也镇静不了了,他迅速起身,从兜里取出钱放在了桌上,然后快速跑了出去,想追上那个拿纸条给他的人,可牧阳就算快速追了出来,追出街口,但还是看不见酒保小姐姐所说的那个黑西服男子.

  无奈之下牧阳只好先选择放弃寻找,但酒吧他也不想再回去了,于是牧阳只好回家,现在刚刚入夜,大约晚上七点左右,牧阳决定步行,这样也能够欣赏欣赏京都的夜景.

  但是很快牧阳就到了家,毕竟他是修道者,体术是第一道修行,身体机能是要比普通人强上许多,再有修为加持,便是单手击碎石墙也不是问题.

  

  

  回到家后牧阳洗了个澡,定了第二天早上七点的闹钟,然后便沉沉睡去.

  清晨,牧阳被闹钟吵醒,他起身洗漱之后,便背着登山包直接出门了.在路上随便拦了辆出租车,然后直接往机场去.

  接着便是顺利登机,几个小时后顺利落地,牧阳订好了酒店,落地便有人接送,乘坐着专车直接到了酒店.

  除了酒店之外,牧阳还报名了罗布泊旅游团,这个团是由军方人员直接带领,可以到罗布泊的相关著名遗迹参观,而这也是牧阳想到唯一能顺利进入罗布泊的方式.

  旅游团的行程从明天开始,所以今日牧阳还是要在酒店之内待着,等到明日才能出发前往罗布泊.

  那晚牧阳早早休息,但如何也无法入眠,最后辗转到后半夜终于是进了梦乡.待他醒来时已到了早晨.处理完自身问题后,牧阳便开始和旅游参观团一起出发进入罗布泊了.

  旅游团配有车子,都是些军用的沙地越野车,这样的车马力强,能保证在沙漠中的行进速率.

  从东边一路往西边走,出了城市,最后又出了玉门关,牧阳渐渐发觉周围的人烟越来越少,刚才还能见到些许村落,但是现在只是黄蒙蒙的一片,一问才知道,他们已经进入了戈壁滩.

  牧阳坐在最后一辆车上,他要做的不是和这些人一起去参观遗迹,而是去寻找老院长留下的线索,找到那所谓的天煞星的秘密,按院长写下那些笔记来看,这天煞星降世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说不定这能扰动两界混乱,导致阴阳失衡,到时,鬼界被影响,阴司大乱,地狱崩溃,万千恶鬼作乱,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而且根据院长留下的信息来看,两年后的这几天定是最敏感的时刻,牧阳到现在都还有些担心这些游客的安危,他自己倒是可以自保,若是真出了大乱,那他可不敢确定能否将这几十位游客保住,但至少有一点令牧阳庆幸,这几日报名罗布泊参观也就这一批游客.就算真出乱子,也好掌控些.

  可不知为啥,不知是牧阳的嘴开过光还是怎么的,牧阳刚一想到这些问题,麻烦就来了.

  此刻天空竟然下起了雨,当然这下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竟然是在这百年难得一见下一次雨的罗布泊,而且前一分钟,这里车外还是红红烈日,晒得牧阳是头皮发麻,可这才一阵风吹过,竟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实在是不可思议.

  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倾盆大雨,旅游团准备返程,但是就当他们开始调头的时候,他们发现地面开始微微的震动,刚刚他们驶过的路面竟然全都崩裂开来。

包括那些军方导游在内的所有人,无不大惊失色,惊慌失措。而牧阳虽然心理素质要强硬些,但也是惊骇无比。

作为一个相信科学的修道者,他知道,这绝不是普通的自然灾害,普通的自然灾害定不会如这般毫无预兆,这定是蓄积已久的爆发。

而且很有可能就和那神秘的天煞星有关。牧阳觉得这更是一个趁乱脱离旅游团的机会,但在脱离之前,必须得保证剩下团员的安全。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