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允我一剑黎明 > 第一卷 初临凡界
第二章 罗布泊
作者:笔笙萧萧  |  字数:3303  |  更新时间:2020-03-13 02:45:03 全文阅读

  那黑色的盒子是铁质的,盒口封有铁锁,牧阳拿出钥匙,将铁锁慢慢打开并拆下,然后便打开了这院长最后留下的神秘之物,牧阳两年来的心结也就要随之解开.

  "咔嚓"

  牧阳翻开盒子的瞬间,抖落出许多灰尘,他怀着一股期待的心情,将目光投入了黑盒之中.而黑盒之中却只有一个信封加上一根枯槁的木条,木条约有一尺长,通体灰黄,阳光照射下,木条上的自然纹路清晰可见,充斥着岁月的气息.

  牧阳拿起那木条看了看,可在刚触碰到木条的刹那,竟有一股强大的波动从其内散发而出,带着一股神秘沧桑之感的同时,透露着一股极度冰寒的气息.

  而这也只是第一感觉,当牧阳真正把木条握在手中的时候,那一瞬之间,只觉气血翻涌,体内气息紊乱,修为不稳,差点就要昏了过去.

  惊慌之下牧阳赶紧将那木条扔到了桌子上,暂时是不敢再去碰它了,只能转眼看向黑盒子里剩下的那封信,信封鼓鼓的,似乎除了装有信外,还装有其他的东西.

  牧阳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信封撕开了口子,再稍微撑开信封口一看,里面确实是有其他东西.牧阳将信封反转,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落在桌子上的是一封信和一块碧绿的玉佩.

  这信封之内,竟然还藏有一个玉佩?

  牧阳拿起玉佩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也没有像方才一样气血翻涌.于是,他放下了玉佩,拿起信纸展开而来,老院长的笔迹迅速映入眼帘:

  

  当你打开这封信,就意味着我已经回不来了,但这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现在要告诉你你的身世.

  二十年前的今天,我回祖地祭拜,当夜恰逢你出生,因为你出生的时辰和日子的关系,引来了些不好的东西,妖鬼邪灵,但凡是有些法力的都来了,你全家上下在深夜之中全部遇害,所幸我察觉不对,及时出手,这才将你救了回来,要这么说来其实我还算是你的同乡.

  好了,抒情到此为止,我留下这封信的原因远不于此,你是先天道体,如今修行小成,接下来会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给你,我临走时带有另外一块玉佩,我可能已经身死,但是玉佩绝对还在,你便拿着玉佩到罗布泊来,它会指引你找到我最后到的地方,到时,你自会知道怎么做,此刻具体如何我也不知.

  如果觉得棘手.且若是你愿意,可以不管我对法术界的偏见,去找法术界的人帮忙,这样或许胜算会大些.

  最后,关于这木条相信你有很多疑问吧,那么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有九分的把握可以确定,罗布泊里的怪异现象,其实是由这个木条造成的.我记得当时我是在罗布泊的一处遗迹里发现的它,只知道它能量巨大,干扰了那里的法则,才导致这么多异变产生,而这天煞星降世说不定也是因为它的缘故.

  当时我费了好大力气才将其带回,可始终都参不透其中的秘密.若是日后你有机缘能一窥究竟,那也是你一生的造化.

  好了,一切交代完毕,最后一句,谨记,修道者,先修道心.

   院长

   二零一七年九月零五

  牧阳一口气将信全部看完,不知为何,当他知道自己的身世时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悲伤,甚至比不上院长走的那一晚的万分之一,仅仅也只是略感触动外,便再无其他.

  牧阳起身将信和信封收好,把玉佩挂在脖子上,将那木条小心翼翼的收回了黑盒之中.然后起身到书柜里取出了几本老院长留下的书籍.

   牧阳记得,他曾经在收拾老院长的东西的时候,看到一本笔记本,笔记本封面上就写着'罗布泊探查录'.

  找到那本笔记或许可以有更多的线索.

  于是牧阳经过几番寻找之后,终于是找出了那本已经落满尘埃的笔记.笔记本通体漆黑,十分厚实,看得出有了几十年的历史.

  牧阳拍去表面的灰尘,翻开了序页,上面没有名字,只写着'罗布泊探查录'.接着牧阳又翻了一页,看到了正文,他开始细细的读了起来,忽略院长后面沉重的文字介绍,其每篇的开头是这样的:

  '1979年7月12日,近日我夜观天象,心有所悟,便卜了一卦,但卦象之意令我毛骨悚然.....'

  '1980年7月15日,我刚从罗布泊回来,便看到报纸:著名考古学家"彭教授"于罗布泊神秘失踪.看到这一则新闻,我不知道这和我看到的那个自己跳入沙海之中的身影是不是同一个人,但是这一次走访,令我确定了,卦象之意直指罗布泊."

  '1995年7月17日,不知是巧合,还是注定,我意外了解到一则秘史,在1961年,曾有科学家发现罗布泊地底有一个巨型空间,这个空间密室里有数千只类似蜥蜴的巨型未知生物,当时为了避免引起恐慌,就把罗布泊当成了原子弹爆炸的试验场.看到这则消息,我更加确定了罗布泊将会有大事发生.'

  '1999年,7月19日,我再次探访罗布泊,这次虽然没有发现什么重大发现,但是我发现了一条奇怪的枯木枝,其能量巨大,难以掌控,我好奇之下就将它带了回来.恰巧当时临近中元节,一个月后,我回到祖地祭祖,从山鬼手上救下了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本想就将他放在孤儿院,可我突然发现,这个婴儿竟是罕见的先天道体,我欣喜之下将他收到自己名下抚养.'

  '2004年7月24日,今日我头痛欲裂,不知其因,无奈之下算下一卦,卦象一出,惊煞我也,竟和1979年那一卦易数相同,卦象之意直指天煞星降世,天煞星降世古时候不是没有,但这次竟然恰逢13年后的地煞之日,如此异象自古从未有过,不知这算不算世界的灾难.'

  '2017年1月1日,天煞星降世之日我已算出,趁它还未成型,倒还有一战之力,不敢想象,天煞星在地煞日出世,天煞地煞相合,将会是怎样一副光景.'

  牧阳缓缓将笔记合住,这2017的这篇是院长写下的最后一篇笔记,翻到后面也再没有什么东西.

  这罗布泊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天煞星为何会在那里降世,且恰逢地煞这样的大凶之刻.

  牧阳起身将笔记收好,走到窗边,看着窗外落下的夕阳,他的心里五味杂陈,不知所措,也不知道院长是否成功,如果没成功,牧阳自知自己的法力不会高过院长,那自己又有多少胜算.

  他看着窗外的风景,不知不觉,天渐渐黑了下去......

  翌日清晨,牧阳在自己的公寓里醒来.一束阳光穿过窗户落在一张褐色四角桌上,牧阳起床随便做了洗漱,来到那四角桌前随便取了几支香,点着后对着四角桌上的灵位三鞠躬,然后将香插在了香鼎上.

  这是他给老院长一年前设的灵位,每日清晨只要在家他都会做个早拜.

  一切处理完毕,牧阳背着书包就出门了,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今早还有课.

  牧阳就读于京都大学,是物理系的高材生,他一直致力于研究量子力学.

  所以他有两个身份,一个是身为先天道体的修道者,一个是物理天才,总之,挺让人嫉妒的,看来从小被歧视也不是没有道理.

  当学校音乐响起,一束阳光从正空笔直的落下时,俨然已经到了正午.

  牧阳上好了课,正走在走廊上,准备先去吃点东西.而这时,牧阳的正面却突然走来一个看起来呆头呆脑的学生,在离他五六米远时牧阳就已经发现他在向自己走来,故而提前升起了些戒心.

  果然,那人确有目的,他走到牧阳身边,憨厚的笑了笑,说道:"牧学长好."

  牧阳闻言,愣了一下,这人怎么会认识自己的,"你认识我?"牧阳问道.

  那人憨厚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牧学长,有人让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说完他扔给了牧阳一个信封,然后自己慌慌张张的跑了.

  "哎"牧阳叫了他一声,也不见他回头,只留下一个背影渐行渐远,牧阳不知所以的看着这封信,不由得吐槽道:"怎么最近这么多信,我这是与信结缘了吗?"

  "难道是情书?"

  但接着牧阳还是拆开了信封,毕竟是封信嘛,管他是情书还是情报,先看了再说.

  信封打开,里面放了两张纸,一张是普通的信笺纸,而另一张却是捉鬼所用的紫色符纸.

  从信封之中摸出这两样东西,牧阳愣住了,此刻他眉头紧皱,心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预感,不知是好是坏.

  按道理,这世上知道他身份的人应该只有老院长才对,那么又会是谁将这紫符放在这信封之中,再托人交给他的呢???

  甚是奇怪....

  牧阳想了半天,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连方才饿的咕咕叫的肚子也闭上了嘴巴.于是他只好怀着一种疑惑而期待的心情,打开了那张折起来的信笺纸,且信中内容如下:

  

  '末法时代,天命未央.旧草无复乾坤梦,道途末路惊风雨.'

  

  牧阳将诗句读完,又细细品鉴了一番,虽能大致读懂诗中的内容,但实在不知道这封信想表达的内容是什么,末法可以理解,指的不就是现在吗,那天命是什么东西?旧草指的是旧书,又是哪本旧书?

  "谁这么无聊."牧阳嘀咕了一句,然后将信笺纸和紫符放进信封,又将它们一起放进了书包的夹层里,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教学楼.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