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懒得修炼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往事
作者:雷云彰  |  字数:3158  |  更新时间:2020-03-14 22:21:37 全文阅读

不过这小子看起来才十来岁啊,甚至真实年龄可能更小。

  

  小孩子不具备那种随时拼命的狠劲也是很正常的!

  

  就说他自己在这个年纪,还不知道在跟哪个小混混打闹呢!根本没想过自己会有今天,会成为一个战士。

  

  他出生下来,背部自带的黑日胎记吓坏了父母。

  

  当地老者也认为这是不祥之兆。

  

  父母听了那些老不死的鬼话,把才出生下来的他放在盆里,投入江中,让他顺流而下,死活看天命。

  

  或许是上天可怜,他连人带盆被一个老和尚截住了。

  

  喂养他几年,他表现出各种不同于其他小和尚的奇异之处。

  

  背后的黑日胎记,随着时间推移,颜色越来越浅。

  

  到后来只会在愤怒或发功的时候显现。

  

  还有他的身材,迥异于同龄小孩,尤其高大粗壮。

  

  本身捡到他的老方丈,想这个孩子顺江而下,来到自己寺中,有佛缘!

  

  遂给他起名江飘儿,希望他长大后成为一个参通佛法的大师。

  

  哪知道他自小胆大包天,偷学隔壁武僧们打拳。

  

  天赋过人且暴力倾向严重,在他十岁那年,终于暴露本性。

  

  一个风雪交加之夜,江飘儿暴起伤人,打伤寺里一半老小和尚,武僧尤其重点招呼。

  

  用的正是寺里密不外传的金刚拳法,没人知道这个江飘儿是啥时间偷师成功的。

  

  “嘴里淡出鸟了!爷下山喝酒吃肉去!歪日!”

  

  江飘儿雪夜下江湖。

  

  和尚们当然不干,往后数年对他各般围追堵截,势要将他擒拿归案,安排到镇压邪魔的大狱里去。

  

  可惜蛋用没有,派来的和尚,没一个能打的。

  

  凭着不同于常人的蛮力,以及暴戾的性子,他在陋巷的“帮派”互殴中,如鱼得水。

  

  那年,他率领自家弟兄南征北战。

  

  血染遍城中每个角落,飚遍每户人家的矮墙。

  

  成为一个城的“黑道”领袖时,他十四岁。

  

  以他的能耐,无数会所都向他抛出橄榄枝,想聘他当保安队长。

  

  手下弟兄无不欣喜若狂,那可是上流社会的通行证啊!

  

  像他们这种小混混,可能混一辈子都没出息,等年纪合适,找个精神小妹成家不立业,生个娃也还是小混混。

  

  可像他这样要成就一番霸业的男人,又怎甘心屈居这些凡夫俗子篱下?

  

  他作了一个在小弟眼里不可理喻的决定,他要单干!

  

  那一夜,三成帮派元老离去,转投他家。

  

  纵然如此,他的大日会还是小帮小派们碰不起的巨无霸。

  

  他早已不是江飘儿了,他给自己取名叫倪大日!

  

  他没有去给富人们看大门,但作为整个城的混混头子,照旧酒肉不缺!

  

  富人们也不觉得被拒绝是多丢脸的事,或者说不敢觉得。

  

  虽然倪大日是泥腿子,但现在已成气候,手下人多还有亮剑精神。

  

  真要去找场面,得不偿失。

  

  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和气生财嘛。

  

  倪大日想一步步做大做强,靠自己的力量打江山。

  

  按照常理,他生来就是个乱世英雄。

  

  可和尚们精心谋划的一次突袭改变了他的人生走向。

  

  现在想想那秃驴们真踏马有病,大几年前的事了,还揪着不放。

  

  倪大日每想起那一回事就要暗骂一番,值得吗?

  

  不知秃驴们付出多大的代价,居然请来了一名货真价实的天上仙人!

  

  然后给他下套,让他往里面钻。

  

  他本以为还能像往日一样玩戏弄秃驴的游戏,欣然规往。

  

  结果差点被当场打死。

  

  凡人之躯,无论再怎么牛逼,总是有上限的。

  

  到现在倪大日还记得当初的悲惨情景,他被那仙人拿绳捆着,吊在城外歪脖子树上打。

  

  一群秃驴就在旁边嬉笑,放狗屁的慈悲为怀!

  

  他又羞又怒,这让他威严尽失,以后如何调教那些顽皮帮众?

  

  很快他就没有这种想法了,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有以后。

  

  仙人出手极重,他浑身鲜血淋漓,不过多久就四肢无力,头昏眼皮沉。

  

  奄奄一息,要死了!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想不到他堂堂一代天骄,还没成长起来,就要星星陨落在这歪脖子树下。

  

  屈辱啊!

  

  他不甘心,使出夹断屎橛子的力气,把眼皮撑开。

  

  黑日胎记不知何时已经爬满他的背部,煞气冲天,沉睡的力量在一点点苏醒。

  

  原本骄阳悬空的天地间竟漆黑一片。

  

  日蚀千里!

  

  往后的事他就不记得了。

  

  再次醒来,自己就成了超越宗当代宗主的首徒。

  

  既是首徒,也是关门弟子。

  

  那之后的许多年,具体有什么大事他已经记不清了。

  

  只感觉天天在打架,打着打着,就轻轻松松地成了超越榜第一。

  

  那年,他二十五岁,七宫境。

  

  暴力的童年,塑造了他霸道无匹的战斗方式。

  

  虽身为修士,却尤其钟爱肉搏。

  

  玄功护体,方天画戟。

  

  很长时间内,他被称作能让武学院全员惭愧的男人。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拳头够硬,才是真理。

  

  这是他在统领混混征战的时候,就悟出来的道理。

  

  修仙人,一向鄙视武夫,他走这种路线,一开始也是听腻了那些碎嘴叽歪。

  

  可他把那些人统统揍了个遍,却成为了“超越之光”。

  

  真是够恶心的。

  

  其间,他也问过师尊自己当年如何来到超越宗。

  

  师尊笑而不语。

  

  他又问那自己身后的胎记为何物?

  

  师尊答:

  

  “超越当兴,兴在大日。”

  

  连他不修锤法偏爱戟,师尊也从不曾说过。

  

  仿佛他干什么都是对的一样。

  

  霸据第一的那些年,他获得浑噩又放纵。

  

  直到一次宗门大比,赛前他喝大了,把毅儒门一位长老揍趴下,才被师尊罚到镜崖沉淀。

  

  其实这只是个幌子,不就打一个毅儒门长老嘛!

  

  虽说他们宗主是大陆明面上仅存的四御境,但是问题也不是太大。

  

  真实情况是,师尊得知他走上了仙武双修的路子,气得浑身发颤。

  

  竟然教出了你这么个好徒弟!你这是入魔道!你这是要遭天罚!

  

  那时候他还颇多不服气,别人不行凭啥他也不行?

  

  他偏要打破这规矩,做仙武双修第一人!

  

  一开始在镜崖还难以忍受,时间一久,他反倒享受起这种独属他一人的孤寂。

  

  他脱下了以往不离身的厚重金甲,换上了绿底粉花的轻薄裤衩。

  

  他在午夜时长啸,惊动深谷。

  

  他在无聊时撞山,震撼镜崖。

  

  玄功收起来,淬炼肉体。

  

  大戟收起来,温养精神。

  

  他虚握双拳,心中有戟,手中自然有戟。

  

  心之所至,戟之所往。

  

  终于在极静中领悟极动,坐地成就六司。

  

  这件事就连宗主都不清楚。

  

  在此之后,他唯一的烦恼就是撞山洞出现的困境了。

  

  其实他早就能出去了,从二十多岁被关到四五十岁,就算有些修仙的人需要闭长关,那也不是他。

  

  他是实战型选手,不是熬时间的那一类。

  

  但是撞开那洞中墙已经成了他心中的执念。

  

  不破楼兰终不还!

  

  于是从五十岁到如今八十岁,他把时间都花在撞墙上了。

  

  把任务变作习惯,把习惯当成爱好。

  

  反正自己六司境有一千六百年寿元,禁得住死磕!

  

  外界的纷纷扰扰早已与他无关,他成为超越宗的一个传说也好,被那些庸碌之人遗忘也罢,无所谓!

  

  这就是心境的成长。

  

  自己的六司,是撞墙撞出来的六司!

  

  魔怔这么多年,直到最近那小子进入镜崖,他才有所触动。

  

  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胜旧人啊!

  

  居然还是名小武夫,超越宗改性子了?

  

  一身睡袍!有个性!

  

  还这么会生活,不跟那些练功练痴呆的人一样。

  

  这才是天才!

  

  他只认可这样的优秀年轻人。

  

  别看这小子现在实力还一般,倪大日坚信,身负猪神血脉的他,变强只是时间问题。

  

  话说还有两年就又要举行学院大比了吧?

  

  真怀念啊!

  

  说不定这次,挑大梁的就是这小子了。

  

  一个武夫,把一群修仙的人按在地上摩擦,会是什么样的画面?

  

  尤其是他还用的是斧子,这种“粗野”的武器。

  

  倪大日开始期待了。

  

  “为了不让你给超越宗丢人,这两年俺可是要好好折磨你了!”

  

  “还得跟师尊强烈抗议,为啥俺的伙食这么差!以前就不说了,咱现在只用跟这小子看齐就行!要求不高吧!”

  

  雷二被倪大日一拳打进梦境世界。

  

  “卧巢!居然没死!”

  

  他能在梦里活蹦乱跳的,就是自己身体健康的最好证明!

  

  什么是健康?

  

  对他来说,没死就是健康!

  

  血条拉满,只是时间问题。

  

  “黄毛!加训!”雷二向三千米柱子的顶峰方向呼喊。

  

  “碰见真正的狠人了?”造吉他的事,黄毛已经不得不默许了。

  

  如今他们的关系又恢复到从前,只不过那些五阶怪还没被撤销,因为雷二已经慢慢适应了。

  

  “那一拳就踏马离谱!我怀疑他开挂了!”雷二越想越气,本身就想问问自己睡了多长时间,没想到对面差点把他屎都给打出来。

  

  那一顿酒都喝到狗肚子里去了!咋还翻脸不认人呢?

  

  “你气啥,人家那孩子都够手下留情了!还是你自己太弱。”黄毛一点也不安慰自己的徒弟,能让他吃吃苦头,黄毛甚至蛮开心的。

  

  雷二也认可黄毛所说,道理他都懂,可为什么那一拳那么离谱?

  

  “那孩子还不是个武夫,是修仙的嗷。”倪大日的伪装被黄毛无情揭开,再次给雷二心灵造成成吨的伤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