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懒得修炼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皮沙发,搬回家!
作者:雷云彰  |  字数:3237  |  更新时间:2020-03-07 23:13:20 全文阅读

“要整他,就必须往死里整,咱们要抓他现行!派人激怒他,只要他先动手,咱们就赢了!”

  

  这是阳帮纪检部一个副部长,焦华的主意。这家伙生得人高马大,方面大耳,相当周正。

  

  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此子最是两面三刀。一肚子坏水,三天不算计个人,就浑身难受。

  

  他就是那种靠钻营讨好爬上高位的典型。

  

  阳帮再早之前有一次招新,派他去干活。

  

  那时候他官还没这么大,就一中层小干部,见着新弟子们之后,那叫一个嚣张跋扈啊!

  

  搬个靠背椅,往上面一瘫,对着来应聘的新弟子们一阵装逼。大抵是说自己在阳帮里面如何手段通天,如何根基深厚。

  

  来应聘的小孩们不懂啊,都觉得这个人是真牛逼。

  

  四周的溢美之词让他忘乎所以飘飘然,他还本就是那种有点小权就滥权的人,一时兴起,便让新弟子们蹲在地上,自己扇自己巴掌。

  

  “一排排蹲好!想进阳帮,就得展示出你们的能耐!”

  

  “从现在开始,你们自己扇自己巴掌,声音越大,坚持时间越长,通过的几率就越大!”

  

  “快点!自己动手,别让我来!”

  

  在场的诸位,有修真的,有摆阵的,有做药材的,无不是各自领域中的青年才俊。

  

  新弟子本就年轻气盛,当下便有人不堪其辱,又不愿正面与阳帮交恶,于是乎自作打算,准备溜之大吉。

  

  把门一开,脚还没踏出去,一阵恶风便从身后袭来。

  

  其余弟子只觉得眼前忽地阴影掠过,原先焦华的所在地便不见人影。

  

  焦华闪现至那名想撤退的弟子身前,刹那之间,他居然出现在门外!而推开门的那弟子竟丝毫没有察觉!

  

  待那弟子懵逼之时,焦华扭腰一个抬腿,迅猛如虎,一脚下去,将那名弟子踢得飞起,摔落在他搬来的靠背椅之前。

  

  弟子落地后一阵抽搐,爬不起来。其余人噤若寒蝉。

  

  焦华就这么自顾自地又坐回靠背椅,一脚抬起踩在那名弟子头上,碾了一碾。

  

  “He,tui!”

  

  一口浓痰啪地落在那名弟子脸上。

  

  “你们当阳帮是啥地啊?想进进想出出的?告诉你们,今个,不扇到我满意,谁也不准走!”

  

  放狠话的同时,一身强横无比地七宫境修为也是淋漓尽致地释放。

  

  这让一众新弟子呼吸不畅,心跳加快,四肢乏力。

  

  大家开开心心来阳帮,都是想要体验丰富多彩的宗门生活,提升自己的人际交往和管理能力,谁能想到这里面是这种场景?

  

  他们不过是一些初入宗门的菜鸟,在场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才是九曜,如何能跟七宫境高手掰腕子?

  

  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咋整?

  

  扇呗。

  

  终于,有人屈服在焦华的淫威之下。

  

  一声清亮的巴掌声,将屋里所有新弟子的希望打得稀碎。

  

  越来越多的弟子,颤抖着手,甩在自己的脸上。

  

  自扇巴掌这种事情,在一个人身上,只存在零次和无数次。

  

  那些选择扇自己的人,他们的所有坚守,在这一刻,被他们自己亲手毁灭。一回生二回熟,扇着扇着,自己脸也不疼了。

  

  还有些硬骨头,将自己的尊严看得比什么都重,跳出来向焦华发动自杀式攻击。

  

  真的是“自杀”。他们一腔热血,甚至都沾不到焦华的衣角。

  

  焦华面对那些敢于向他亮剑的“勇敢者”,绝不手软!他两手负后,只用双腿攻击,从根源上消灭了手软的可能。

  

  被他踢中的小朋友们,也和第一个倒地的那位做了伴,倒在地上如同一条条死狗。

  

  “谁说一个巴掌拍不响的?这不是挺响嘛!告诉你们,老子叫焦华,觉得委屈的,你们憋着劲修炼吧!我就在阳帮等你们来报仇!”

  

  “反正就你们这群废物,这辈子也没斗赢老子的希望。”

  

  连绵的如雨的巴掌声让焦华仿佛置身大礼堂,再想到这就是自己的权力,他说不出的惬意。

  

  “吱呀”的一阵开门声突兀地混在巴掌声里,破坏了原本的和谐。

  

  焦华第一时间朝门口怒目,之前的威自己算是白立了,这会还有不长脑子的想跑?

  

  待看清是有人来,而且来人正是他的顶头上司后,焦华一下就萎了。

  

  “姓焦的,你脾气挺爆哈!对我这么不满,眼珠子瞪恁老大!”

  

  来人是一矮胖男子,顶着比孕妇还要夸张的将军肚。

  

  焦华常私下恶意地猜测,这逼低头能不能看到自己的丁丁。

  

  可当面见到上司,尤其是对面看上去要找自己的麻烦,焦华就真的坐不住了。

  

  他从椅子上弹射而起,连滚带爬地窜到门口矮胖男身前,低着头翻着眼,也难为他这么个高大汉了。

  

  “东哥,小弟万万不敢!这不正在替您整顿新弟子嘛,这帮兔崽子,得杀杀他们的锐气!”

  

  “行!刚才跟你开玩笑的,哈哈,你小子办事,我放心!”矮胖男东哥原本覆盖在脸上的寒霜顷刻融化,露出一个真诚无比的灿烂笑。

  

  焦华心中大喜,原来东哥好这一口!

  

  他当即双膝一弯,仿佛演练过千百遍一般,在众弟子震惊的眼神中,熟练地猛扇自己巴掌!

  

  那声音叫一个大啊,一个能盖过他们其余所有的!

  

  那俩手交错速度之快啊,估计连他爹都自愧不如。

  

  东哥仰天大笑出门去。

  

  第二天,焦华官升一级。

  

  总结下来,这个人就是又蠢又坏的典型,风评极差无比。

  

  就是这么个货色,策划了这次奇袭雷二的计划。

  

  销毁违禁品啥的都是次要,要是没有宗门法纪,他都恨不得要消灭雷二!

  

  多少年,阳帮人多少年都没进武学院过了?

  

  那里不就是垃圾人聚集地吗?

  

  超越榜几百年都没武学院的人了吧?

  

  也就这次空降个雷二到第十一名。

  

  “肯定是舔宗门高层舔上去的!”焦华了解的越多,就越发对雷二恨之入骨。

  

  怎么有比他还能舔的无耻之徒?!

  

  不过不管他跟上面有再大关系,这次纪检部生活部联合查寝,可是绝密的,先斩后奏,神仙也保不了他!

  

  正好向整个超越宗揭穿这小子撒下的弥天大谎!

  

  “卑鄙的人最能看清卑鄙的人。”焦华这么想着,脑海里已经出现了自己揭穿雷二这个大骗子后,全宗门对他的赞誉的场景了,美滋滋!

  

  在一个清晨,以焦华为首的纪检部、生活部数十人,堵在了武学院二十舍650寝的门口。

  

  这次联合查寝是全宗门规模的抽查,别的地方都是走个形式,毕竟阳帮也不会闲得没事乱树敌。

  

  但是来武学院的查寝小队,则是本次众多查寝队伍里精锐中的精锐!

  

  十来人气势汹汹,不像是查寝,倒像是来抄家。

  

  门外边,纪检部、生活部,表情严肃赛特务。

  

  屋里头,雷二哥、平头哥,四仰八叉打呼噜。

  

  一阵急促敲门声后,外边人扯着嗓子喊:“开门!纪检生活联合查寝!”

  

  没反应。

  

  再敲再喊,屋里跟没人一样。

  

  喊门的小弟还要继续,被焦华摆手制止。

  

  只见他一摸自己的青玉手镯,变出来了一个铁质钥匙盘。

  

  密密麻麻的钥匙用白绳拴着,吊在上面,叮当作响。

  

  这是来时找寝管大爷要的。

  

  那个不识好歹的老不死,一开始还不愿意给,非得等他亮出阳帮的信物,才不情不愿地交出钥匙。

  

  他们阳帮办事,啥时间受过这种待遇?有些长老见着他都得点头哈腰,你一个看寝室大门的老头,算啥东西?

  

  焦华对武学院的观感更差了,果然武学院里面,没一个通人性的东西!

  

  他又何尝不想踹门而入,暴力拆除?可自己毕竟是代表阳帮办事来的,踹门可就是损坏宗门财产了,面子上过不去,容易落下把柄。

  

  把锁捅开,焦华一马当先,推门而入。

  

  卧巢,云雾缭绕的!

  

  要不是知道这儿是武学院,焦华真以为自己闯进了一些修真大佬的洞府。

  

  不对!

  

  焦华嗅了嗅,这踏马啥味啊?烟臭味酒酸味掺在一块,还有点剩饭菜的气息。

  

  烟!酒!违禁品!

  

  此刻,焦华的眼睛还是没有适应650的黑暗。

  

  大早上的,别处都亮堂堂,唯独雷二这寝室,用私自买的黑布当窗帘,把窗户遮得严严实实。

  

  黑布!违建!

  

  卧巢,大丰收啊!

  

  焦华这会有点适应了,领着手下们进了屋。

  

  嚯!你看看这墙上贴的都是啥!真是有伤风化!

  

  噫!你瞅瞅这地上,到处都是烟屁股和空酒瓶子,有的还碎一地玻璃渣!

  

  寝室卫生严重不及格!生活部,给他开条!

  

  嗬,小子烟熏酒泡不说,还在寝室整了个大沙发!

  

  真皮的,上面还带毛呢!

  

  还热乎着呢!咦,还带震动!

  

  焦华心里有点佩服这个雷二这哥们了,忒会享受了,跟他比起来,自己以前真的算是白活了!

  

  单说这个真皮按摩椅,他不知道就罢了,既然让他撞见,以后就改姓焦了!

  

  姓焦的念及此处,喜不滋滋地扭了扭屁股,扭出一个最舒坦的身位,整个人都要嵌在沙发里。

  

  “诶,你们咋都不动了?搜啊,搜出来的违禁品都算咱们的!”焦华坐着沙发,一边桌子上有包烟,他顺手就将其收入囊中。

  

  没人搭理他,刚才喊门的那个马仔颤悠悠地竖起食指在嘴边,作噤声状。

  

  “卧巢!动起来啊!”焦华恼了,一堆猪脑子,听不懂人话!

  

  在他起高腔的一瞬间,屁股下真皮沙发猛地缩了一下,震动也停了。

  

  这把焦华吓了一跳,联想起手下们惊悚的表情,他难以置信地回头望。

  

  一头比雄狮还要巨大的诡异妖兽,狠着疤脸,在黑暗中盯着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