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懒得修炼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来龙去脉!
作者:雷云彰  |  字数:3114  |  更新时间:2020-02-06 18:15:57 全文阅读

“不急,你先交代清楚,你咋进的精神病院?据我们所知,这间房本身可是关火云邪神的。这次我们也是来找他的。”雷二玩笑归玩笑,任谁都能看出眼前这个男子的可疑。

  抛开他那古怪造型不谈,雷二寻思这家伙精神倒是挺正常的。

  “此事,说来话长啊!”男子眼神幽幽,思绪仿佛飘向了极远的他方。

  “有屁快放,别墨迹!”雷二恼了。

  男子噎住,罢了,有求于人嘛。

  在这之后,男子给二人讲了个很魔幻的故事。

  据他所说,他名叫刘熊,八岁练武,南拳北腿略知一二。

  十四岁的时候,那谷场上的石头,骨碌一下他就能给立起来。

  “说重点的!”讲到这里,刘熊被雷二打断。

  他也不恼,继续往下说。

  就这么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刘熊终于习武有成。

  好男儿志在远方,他觉得自己行了,就开始下山闯荡。

  年轻人难免气盛,游历江湖中,他结识无数朋友,也多了不少仇人。

  但无一例外,以往的仇人对他而言都不堪一击。

  这回终于算是惹上硬茬子了。

  一个被他修理过的大户子弟,摇来了自己的大表哥寻仇,满世界追杀他。

  大表哥神通无比,一呼一吸震荡风云,抬手踢腿地裂山崩。

  他被逼的走投无路,正好得知天下第一高手,终极杀人王火云邪神,就在这个精神病院养老。

  刘熊那时就心想,与其担惊受怕,不如放手一搏!他爹就是这么教他的!

  他要把祸水东引,然后在这精神病院把水搅浑,自己置身死地而后生。

  实在不行,大不了跟大表哥同归于尽!

  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他与大表哥一前一后,边打边跑,来到这所精神病院。

  当时他就感受到大表哥的攻击急促了,招式也没章法了,显然是心急到了极致。

  他心说这事能成!精神病院里面肯定有大表哥忌惮的东西!对面这会发了疯似的放技能,显然是想在院外将他彻底截杀!

  他刘熊岂能遂其心意?拼着燃烧寿元三五年,硬抗重击一记,不跟大表哥多逼逼,借着冲力就飞进精神病院。

  大表哥果不其然,停止了追击!

  说到这,刘熊停了下来,咽了咽口水,歇了歇嗓子。

  “那你是咋整成这个德性的?”雷二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刘熊继续说,当日大表哥停在精神病外不动,但也不走,他刘熊能感受到大表哥身上澎湃的血气,一直驻留在院外。

  这是想堵死他刘熊啊!

  岂有此理!欺人太甚!这是要赶尽杀绝嘛!

  他不禁恶向胆边生,你不仁,别怪俺不义!

  他要去找火云邪神老人家了!

  反正横竖是个死,刘熊倒也光棍。

  好不容易摸到火云邪神老人家门口,却发现铁门大开,里面压根没了人影!

  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阵强烈的心悸传来,剧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

  不好!大表哥那厮原来一直留了一手,这会搓了个大招!

  跑!

  他催动自身全部力量,发疯似的逃离原地,在空荡荡的精神病院乱蹿。

  可惜没用,那种被锁定的感觉如影随形,像是死神贴在自己的后背,镰刀勾在他的脖颈!

  浑身血液涌入脑门,只觉得肝胆欲裂!

  外界天威般的狂暴能量愈演愈烈,绝望的情绪终于压倒一切,他觉得自己要死在这里了。

  大脑里也开始放起走马灯。

  回想着自己不算漫长的一生,他只觉得痛苦无趣。

  满屏充斥着暴力和伤痛,其间夹杂着失望和困苦。

  何其哀哉!

  这就是死前的感觉吗?当时他心想。

  不对!俺还有一件姥爷传的宝贝!

  封神榜!

  这是姥爷告诉他的名字!

  他家到他这辈就剩他一根独苗,自己没有兄弟姐妹,是独生子女。

  姥爷生前最是疼他,临死时候还把这宝贝托付于他。

  姥爷还剩一口气的时候,把这玩意塞到他手里,说,若是今后对敌,身陷无法破解的死境时,且把宝贝用力掷出,说不定能争取一线生机!不到万不得已、生死存亡的时刻,决不能用!

  交代完自己的孙子后,姥爷就咽气了。

  当时他刘熊看着手中胶囊一般的小玩意,半信半疑,照顾着姥爷面子,承诺贴身携带。

  这么多年,权看在是姥爷的遗物,不然早就把它给扔掉了!

  在哪?在哪?他手忙脚乱的翻找浑身上下,俩手乱摸,终于在屁股兜里掏出这个小玩意。

  就这么个灰不溜秋的胶囊,真能救自己的命?

  赌一把吧!

  姥爷啊姥爷,千万别坑孙子啊!

  他这辈子就没那么虔诚地祈祷过!

  抱着无限期望,他将手中胶囊大力掷出,摔个稀碎。

  刹那间,原本略显昏暗的走廊里金光大作,刺得他睁不开眼、泪水横流。

  有龙吟虎啸从胶囊破碎之处传出,甚至将外界的轰隆隆雷声压制!

  稳了!这是他当时幼稚的想法。

  那种心安只不过一闪而逝,他便感到身体传来的异样。

  手脚猛然向后翻转,浑身不能动弹。自己竟被反着捆在一根大竹竿上!

  无论他如何抗争,甚至连夹断屎橛子的劲都给使出来,俱是无法脱身!那看似纤细无比的草绳,随着他的挣扎,还会越勒越紧,嵌入皮肤!

  而且在斗争中,他发现了一个更加蛋疼的事情,自己一身修为全部烟消云散,消弭无踪!

  姥爷啊,你想见孙儿,何必要这样呢?

  你那宝贝,叫啥不行,非起个“封神绑”这号倒霉名字。

  你说叫“捆仙锁”它不香吗?

  这会他也平静了,事已至此,多想无益。

  霸王不渡江,非战之罪也!

  他用最搞笑的姿势,准备迎接生命最后的审判。

  该来的还是来了。

  至此,他刘熊还是不清楚对面准备以何种形式灭杀自己,只知道这一击声势巨大、威力不似在人间。

  直到那九天之雷,携着浩荡天威,以横扫一切摧枯拉朽之势轰穿精神病院的房顶,他才看到自己头顶上盘旋的灭世云龙。

  他当时人都傻了,连房顶破洞掉下来的水泥块砸在脸上都没有感觉。

  呆愣了一会,诶,自己咋还没死?

  他在地上不安地蠕动着,鼻子闻到旁边隔离屋里飘出的焦糊烤肉味。

  刚才那轰隆隆一下子,似乎不是冲自己来的?

  大表哥的彪悍气息也在惊雷落后渐渐远去。

  卧巢!哈哈哈哈!这力度是够了,准头可是差点!

  他老刘这是鬼门关上蹦个迪,捡回了一条小命!

  喜悦没有持续在心头多长时间,就被突如其来的意外驱散。

  外面巡逻的大兵们,面对如此异变,当即戒严,对精神病院展开封锁。

  而他被绑得像只大蛆一样,自然暴露在士兵们的视线之内。

  他被送到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身前,人正准备审他,平白无故天降狂雷,把好端端的精神病院捅个大窟窿,这时候又出现一个行为艺术家,他不可疑谁可疑?

  可就在这时,一个手下急匆匆赶来,向那军官急促低声汇报些什么。

  军官的表情从难以置信,到气急败坏,最后到汗如雨下,只用了几秒钟时间。看得刘熊对此人佩服不已。

  刘熊模糊听到几个词,什么火云邪神,什么出逃,具体两人说了些啥,也听不真切。

  那军官像是做了什么大决定,让手下又招呼来几个兵,扛着他刘熊就跑。

  刘熊看他们的路线,诶,不正是去火云邪神那小屋吗?

  他心中当即生出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几个混账东西,把自己运到那个幽深潮湿的鬼地方,往屋里一撂,把门一关,就再也没来过。

  他本身想着总是有人会来送饭吧?事实证明他又一次天真了。

  人军爷压根把他给忘了!

  “所以说啊,您二老若是不来,或者晚来十天半月,小子我可就真饿死在这了!”刘熊哭丧着脸说。

  “那你是如何做到这么长时间不进食,还活蹦乱跳的呢?”雷二对这个问题相当好奇,他自己自从受了诅咒之后,也饱受饥饿的困扰。

  “小子运气,曾修习过一歪门邪道,可以在断粮的时日降低身体能耗,并压抑自己的饥饿感。”刘熊挑动眉毛,洋洋自得,丝毫不见语气中的谦虚之意。

  “天下第一实用功法!”雷二心下艳羡,面上不屑,已经在编织计划巧取豪夺了。

  “小子恳请二位爷解个绑,事后愿意将这功法双手奉上!这位胖爷,您看如何?”刘熊是个精明人,别看这个死肥仔武功没旁边那瘦子高,但是那瘦子明显是照胖子的意思办事。

  “就这?连诚意都没有,看来咱们不用谈了。”雷二佯怒,想再从这人身上榨出点油水。

  “大爷!你看我像是那有钱人吗?得饶人处且饶人啊!您要是看不上这功法,那拉几把倒,我死在这也是命!”刘熊眼一闭,摆出一副光棍相。

  救我你拿好处,不救我你啥也没有。

  雷二见没法再从这方面突破,立马换了副嘴脸。

  “嘿嘿,哥们,你看我,像不像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雷二把肥脸凑到刘熊旁边。

  “凑凑合合。”刘熊眼睁开一条缝。

  “那你有能耐让我跟那位一样牛逼不?”雷二指指星爷,他这会一直在屋里转悠,上次来的匆忙,都不清楚屋里具体啥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