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懒得修炼 > 正文
第四十章 大闹猪下水!
作者:雷云彰  |  字数:3165  |  更新时间:2020-01-27 15:47:24 全文阅读

雷二现在很窒息。

  四面八方传来的压力,让他的骨头发出嘎嘣脆的断裂声。

  还有臭烘烘的粘液,将他浑身上下弄得湿溜溜。

  在挣扎的过程中,他有幸吞咽下一口粘液,那滋味,不好细品。

  雷二感觉自己能把几天之前的烤鲶鱼给吐出来。

  推测一下,这时候他自己应该处在黑猪漫长的食管中,还没下胃,因为那下水道一般的粘液并没有酸味。

  “权当进补了。”雷二一边被挤压得翻天覆地,一边开解自己。

  四周的黑猪肉不断蠕动,雷二在其中根本不能动弹,一路被往更深处送去。

  雷二觉得自己要是这次没嗝屁,至少一年以内,他不会再碰猪肉了。

  斧子也不知道啥时候被搞丢了,不然这时候还能试试给这黑猪开个大口子。

  好在大金瘤子和腰包还在,大铁锤还装在那里,一会能站稳脚跟之后,找机会从内部瓦解敌人。

  “给这逼玩意整成胃穿孔!马了个巴子!”雷二忍受着屈辱,思考着报复。

  不知从何时起,漫长的食管传来一阵阵震颤。

  估计是黑猪跟丧颓门一伙打起来了。

  “打得好,对着咬!”

  这时候不管两边谁赢谁输,对雷二都是好事。

  雷二巴不得他们都死。

  按说一般正常的生物,它的内部都应该是非常脆弱的。

  前世有人活吃章鱼,被吸盘吸住食道,然后憋死了,最后还上了新闻。

  雷二刚进来的时候,其实也做过尝试。

  那时候胳膊腿还能稍微活动一下,雷二第一时间对周围肉壁发起猛击。

  只可惜黑猪似乎蛋事没有。

  黑猪既然敢生吞雷二,必然是有极大自信的。

  要想啊,雷二好说歹说可是个三阶换血肉境武夫,虽然和一般的三阶武夫有极大差别,但是终究还是三阶罢了。

  黑猪早就计算好伤害了。

  它这强力的内部结构,足以供它生吞任何同境界妖兽。

  六阶往前,同阶妖兽的战力可是要高于一般人类的。

  不管是腥还是臭,到它嘴里都是肉!

  大喊一声奥利给,所有东西都下胃!

  此刻在外头,夏仁瞅见自己的不共戴天大仇人被生吞,显然命不久矣,胸怀大畅,甚至感觉卡住自己许久的二晋三瓶颈都有所松动。

  若不是旁边站着个丧颓门,不对,是逍遥门的高层——唐水——自己的新上司,夏仁真的忍不住要干一些疯狂的事情,去宣泄自己的快活。

  这会自己人跟黑猪正打得火热,胜利的天平正在向她们倾斜。

  黑猪表面上左冲右突、光棍得不成,其实早已是强弩之末。

  这会搁这儿回光返照嘞!

  刚刚喂它吃雷二也是有意义的。

  打仗的时候,优势方围着敌人,耗到一定程度之后,要放开个口子让敌人突围,再从后面追击那些溃兵。

  为的就是不让他们狗急跳墙。

  给点希望,瓦解士气。

  那些明知自己必死的人,最是凶狠。

  便是自己死,也要撕下你一块肉!

  丧颓门用雷二喂黑猪,做的就是这种打算,省的黑猪临死前抖擞精神、玩个大的。

  丧颓门在这算计着黑猪,哪知黑猪也在算计着他们。

  傻逼人类,本身老子饿都能被你饿死,偏偏你们自己玩火。

  你们对俺老猪的恐怖一无所知啊!

  等俺给刚才那小家伙消化掉,非得给这几日的仇一起报了!

  没事来打野?俺倒要看看谁是野味!

  洞穴内黑猪体积过大,留给它翻腾的空当真的没多少。

  邪性大汉王比利相比黑猪,则显得轻盈无比。

  作为杀猪的主力,他的身形在高速运动的过程中,越来越模糊,最终只剩下连串的残影,不见真人。

  围绕着黑猪全身,到处传来结结实实的拳拳到肉声,不曾间断。

  那是铁拳与黑猪皮的激情交响乐。

  反观黑猪,一直保护它的那层妖力泥巴越来越薄脆;自身在密集的攻击下四腿打抖,也是越来越萎顿。

  “老子这次回去要烤只整猪来吃!”

  “加把劲加把劲!这死猪撑不了多久了!”

  “坚持住!手上活都别停!”

  “卧巢!我剑断了!”

  打杂的喽啰们吵吵嚷嚷,高高在上的唐水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

  黑猪配合着他们,终于“支撑不住”,俩后腿一软,大腚正好坐死一个小喽啰。

  这更加刺激了丧颓门一众,都像见了血的豺狗一般,欢实起来。

  只有邪性大汉隐隐不安,太他娘的顺了,顺得有点不舒服。

  

  到胃了!

  在猪食管中被肉壁蠕动压成小饼干的雷二,终于到了一个宽敞的地方。

  虽然他雷二不清楚家养猪的解剖结构,但显然,此黑猪的胃简直大得过分。

  被吞之前的“惊鸿一瞥”,让雷二大致了解了黑猪大货车一般的体型,此刻观察黑猪的巨胃,雷二觉得能占它总体型三分之一大小。

  雷二置身于齐腰酸水中,小腿处未受睡袍保护的地方时而如火灼,时而如冰激。

  透过浑浊的酸液,雷二模糊地看到自己小腿的肌肉正在快速消失。

  就连他裸露在外,并未浸泡酸水的面部,现在也是一阵阵麻痒,手背一擦,滋拉滋拉疼,全是血水。

  “锤来!”

  不敢再等了,再不出手自己就真化了!

  就算死不了,一会还要进猪大肠!

  就看着一波了!

  “披新绣!”大力出奇迹!两吨重的大铁锤,掉地上都能砸个坑!此刻被抡向雷二的正下方,硬是砸出一片酸水真空区。

  “笑君王!”蛇皮走位展开!黑猪胃部翻江倒海,酸水四溅,雷二只要有得选,还是万万不愿被酸水浇头的。

  突遭猛击,黑猪胃部一阵抽搐收缩。

  “巢你踏马的臭批!让你踏马生吃!你踏马不是能吃吗?”雷二不停气,爆发出自己剩余的全部体力,只管死命抡动手中巨锤,对黑猪的胃壁进行无差别攻击。

  雷二的狂暴没有持续多久,他的小腿就已经被腐蚀得只剩骨头。

  纵使他此前拼命闪避,脸部还是被掀起的胃酸淋得血肉模糊。

  现在他双目尽失,每一口气吸进去都宛若刀割,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肺正在慢慢融化。

  “吃了一辈子猪肉,今天算是还清了,真踏马憋屈啊!”雷二想要苦涩一笑,面部仅剩的肌肉却是连这个动作都支持不了。

  脚下的猪胃壁猛一阵收缩,雷二失去平衡,僵直地向后仰倒。

  一阵浪花过后,雷二沉入骚臭的酸水中。

  仅剩白骨的手,还死死抓牢锤柄。

  被他锤击过的每块肉壁,此刻都往外渗着猪血。

  猪血混入酸水后,却并不会消散,而是聚成越来越大的血球,包裹住雷二。

  可这一切,深度昏迷中的雷二,自然是不会知道了。

  

  猪神至死都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吃坏肚子!

  它不甘心啊!

  那个被吞下的人类小孩究竟是什么来头?!

  一个正常的三阶武者、修士,在接受它的强酸洗礼后,瞬间便会尸骨无存!

  而它在消化掉食物之后,便能最大化的利用其中的能量,效率极高地补充自身。

  甚至一些拥有珍稀血脉的生物,它还能强行剥夺其天赋能力,为己所用。

  像它这种集天地大造化的神兽,倘若再多一些时间发育,必将做大做强!

  以至于骄傲如猪神,在一阵翻腾失重中看到自己的无头尸体后,先是一阵茫然,在意识消散前的最后一段时间,它心中的无限怨恨,全部倾泻向那个身穿蓝色睡袍的幼年人类。

  若非他那么难消化,它猪神怎么会接收不到应有的能量?!

  若非他让猪胃绞痛,它猪神怎么会在最后交锋时候岔气?!

  如果自己一口气好好地提起来,不说制敌,防守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绝对不至于让那臭老娘们一剑削掉自己的猪头!

  它仇!

  它恨!

  它死不瞑目!

  唐水抖一个剑花,甩掉刃上残存的猪血,宝剑华丽归鞘。

  猪脖子断口处血河喷涌而出,手下一片欢腾,而想象之中的血脉之力并没有降临在自己身上。

  “难道是传说有误?”唐水的脸慢慢沉下来。

  不可能!宗门秘传资料上白纸黑字,前辈们不会无聊到戏耍后代!

  那定是哪里出了差错!

  邪性大汉递来询问的眼神,唐水黑着脸缓缓摇头。

  得到答复后,大汉王比利双目暴睁,一拳一拳泻在猪神的断头上,一直到猪头稀碎。

  此次行动,他们逍遥门耗费大心力、冒大风险,以兽潮当幌子,就是为了夺取这黑猪的力量。

  如今血本无归不说,更是折损了几十号弟兄。

  

  在山洞一处不起眼的阴影之中,一双小眼旁观着这一切。

  平头哥不知用何种方法,竟找到了雷二最后的所在。

  它作为这世上最后一只魔獾,这么多年来一直孤独地苟活于世上。

  它的同族们,因为过于刚猛,早已全部死绝。

  单看它已经够莽了吧,可在它们族中,它一直是以冷静出名的。

  这也是它能够在灭族之灾中幸存的原因。

  它对危机有着极为敏锐的洞察力,这也是它一直浪而不死的秘诀。

  它能感受到那只大黑猪荒诞外表下隐藏的滔天气势。

  还有一个装束古怪的人类强者,实力堪称深不可测。

  所以雷二被大黑猪吞吃之时,尽管内心愤怒不甘,它也只能选择按兵不动,这不是怂。

  若是它一头莽上去,那才是真的憨。

  且不说会不会白白送命,雷二仅有的生还希望却是绝对消失了。

  到时候欠它的烤鲶鱼,谁来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