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懒得修炼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马无夜草不肥!
作者:雷云彰  |  字数:3147  |  更新时间:2020-01-16 22:16:26 全文阅读

直达灵魂深处的无力感,让令狐紧当闭上了眼睛。  

事已至此,只怪他们二人当初太过托大,如今多半是十死无生了。  

他死之后,想必张出名不久就来找自己了,黄泉路上也好作伴。  

想象中的死亡之吻并没有到来,耳边却传来一声轰鸣,伴随着青蛛的嘶声怒吼,以及重物坠地的巨响。  

令狐紧当睁眼后看到的第一个画面,往后许多年,都将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一个稚童,身穿浅蓝色连体睡袍,脚踩棉拖,手持有他快一倍高度的巨斧,挡在自己的身前。  

那只大马青蛛,却已在十米开外,坚不可摧的前胸外骨骼上,多出一条一米多长的撕裂创口。  

暴力的变态!  

青蛛被偷袭重伤,胸前伤口处汩汩流出墨绿色血液,陷入狂暴。  

八条腿全部收紧,发出咔咔的声音,头上无数眼睛泛着紫光,搜寻给自己带来伤害的敌人。  

“平头哥!就这俩小批崽子抢咱们的妖丹,啊呸,杀你的族人,那边那个使暗器的交给你了,我先把大蜘蛛给料理掉,不然后面的工作就没法进行了!”

雷二面对大马青蛛,丝毫不敢大意,嘴上轻轻松松,内心可没有半点轻视。  

这都啥跟啥啊!这么大的蜘蛛!自己砍一斧子下去跟没事一样,它可不是非洲蜜獾啊!皮这么厚!  

而且看起来真的好吓人啊!八条大长腿,上头还密密麻麻地布满刚毛,一看就是狠茬!  

要是所有妖兽都跟面前的大蜘蛛一样,那俺还是回家吧,森林太危险了!  

让平头哥对付那个眉毛很夸张的男人,也是有原因的。  

这里一地暗器,都是那个人撒的。玩暗器的要是不会玩毒药阴人,雷二信了就是个棒槌!  

这会别看自己救他们两条命,说不定一会俩人缓过来就从背后捅自己一刀! 

防人之心不可无!  

而前世非洲蜜獾能把毒蛇当辣条吃,想必在这里毒抗能力会更加变态。  

现在平头哥的状态比较一言难尽,刚刚受到血腥场景的刺激,它早已失了神智,就想着跟人干一架。跟谁打无所谓,就是要活动身体!  

至于为啥不发狂,干雷二,只有它自己才知道了。  

这会收到雷二的任务,它就跟憋了大半年的单身汉一样,无比凶残地扑向张出名。  

什么是真正的残忍?  

张出名马上就知道了。  

攻过来的这不知名妖兽,完全无视他的暗器百解,绝大多数淬着毒的利刃飞镖,都破不开这玩意的皮!  

少数毒刺攻破面前诡异妖兽的防御后,不待张出名高兴,对方反倒更加迅猛了,就像是兽中的狂战士一样!  

无往不利的杀人术,在今天内,接连失效了两次!  

层出不穷的暗器,连稍稍阻挡对方的脚步都做不到。  

平头哥以摧枯拉朽之势突破了张出名的防线,一记“平平无奇”的头槌赏给了张出名的肚皮。  

张出名当时所受到的痛苦,就像一个普通人被另一个人以五十米冲刺的速度,用脑袋撞到肚子上的感觉一样。  

张出名两眼暴突,肚子里的早上饭都被挤得从口中喷了出来,身体往后飞去,撞到十来米后的一颗树上,晕死了过去。

而平头哥还在输出,它用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肉对张出名进行蹂躏。  

平头哥这两天跟在雷二身边也很窝火啊!这是在张出名身上找自信来了。 

果然,外面的人类还是弱得可怜,那位使斧头的变态不过是个例罢了!  

这种心理活动若是被张出名听见,准要呕血三升。  

我打不过你只不过是因为相性不合罢了!谁知道你这种妖兽血厚防高还免毒!我只是个杀手,啊呸,我只是个医生啊!  

“留着还有用,别打死了!”雷二在平头哥无休止的施暴中对其咆哮。自己跟人家又没仇没恨的,还都是超越宗的弟子,打死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平头哥正打得兴起,听雷二阻止后,悻悻地甩着尾巴爬下了张出名的身子。 

留下了可怜的医生,躺在树下,衣衫破碎,一头乱毛。  

令狐紧当被困在蛛网里怀疑人生。  自己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这点没有任何疑问。  

但是眼前发生的一幕幕让他觉得这个世界是不是出了点差错?  

一个六七岁的小孩,抡着大板斧虎虎生风,跟成年的大马青蛛对线不落下风,甚至总是硬拼肉身,以伤换伤,路子野蛮的吓人。  

小孩带来的奇怪妖兽,自己从未见过,但是看它揍张出名和玩一样,一身厚皮硬度离谱,令狐紧当自己能不能斗得过它还是个未知数。  

战斗至此,方才不可一世的大马青蛛,已经被这个睡袍小孩卸下了五条腿。  新鲜的残肢落在地上,还在抽动。  

“想跑?热血大陆都解放了,你能往哪跑?”雷二跳到青蛛后背之上,两脚卡住不停挣扎的大蜘蛛,咬着牙恶狠狠地说。 

每说一个字,巨斧就劈在青蛛脑袋上一下,一直把青蛛给烂了头,斧子也被染成了墨绿色。  

平头哥捡起地上的青蛛腿,顺着断口处像吃甘蔗一样撕开蛛腿外壳,嘎嘣嘎嘣大嚼其肉,搞得满脸汤汁。  

吃相极差。  

大马青蛛断了气,雷二把它的脑袋剖开,在里面掏出一颗鸡蛋大小的墨绿妖丹。  

这颗妖丹比起之前自己搜刮的那些明显上了一个档次,不但大了一圈,而且由内而外散发着幽幽甜香,妖丹外皮还有一道云纹。  

若是雷二平日上上理论课,他就会知道,这是妖兽即将进阶的表现。一些种族强大的妖兽,三晋四时有极小概率会生成这种带云纹的妖丹,在黑市上常年有价无市。  

虽然知识不够,但是雷二眼力还是有的。  

废话,外形上都这么与众不同,绝对是宝贝啊!  

雷二收起妖丹,并把它与其他普通货色隔离开来,单独存放。  

做完清场的准备工作,接下来就该谈正事了。  

雷二来到令狐紧当的身前,拄着斧子蹲了下来。  

“感谢兄弟救命之恩!若是以后有用到我令狐紧当的地方,一句话,令狐某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令狐紧当内心忐忑,嘴上还是要表态的。  

刚刚这小孩交代他妖宠的那些话,令狐紧当可是听的清清楚楚,对方救他们,必有所图。  

“俺也不跟你墨迹,你们俩手上的妖丹,全交出来吧。”雷二开门见山,取下腰间酒壶灌了一口,大战过后的消遣,甚是舒坦!  

“区区妖丹而已,都是些身外之物,兄弟若是想要,都给你便是!”令狐紧当一脸洒脱,“不过本次狩猎所得,只有一半在我身上,其余的都在张兄弟那里,他这会的状态......”  

“这个好办,把他豁楞醒就行!”雷二先把缠在令狐紧当身上的蛛网弄掉,收入囊中,这东西有大用,雷二已经安排好了。

然后摩拳擦掌,从腰包里摸出一瓶淡水,全浇在张出名脸上。  

“收房租了!收房租了!”雷二一边倒水一边喊。  

冰冰凉的水在大冬天浇到脸上,顺着脖子进了衣裳,再加上山风呼呼吹,强刺激之下,张出名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张出名第一时间寻找那妖兽的身影,见它正在不远处啃青蛛腿,眼神中透出深深的忌惮。  

再看面前手里拿着空水瓶的小孩,一身睡袍,一柄巨斧,想必是传闻中的雷二。

张出名嘴角扯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令狐紧当把雷二的要求传达给张出名,同时用眼神示意。  

张出名没说什么,两人同时从自己的空间法器里倒出这段时间获得的妖丹,五颜六色的妖丹哗啦啦像彩虹糖一样堆成一座小山。

“发了!”这是雷二此时唯一的想法。

眼前的妖丹少说得有二三百颗,且数目还在不断增加。

这是一笔能让参与考核的任何人都俩眼发红的财富!

雷二毫不客气地全部揽入腰包,过程之熟练,一看就是打家劫舍的老手,让令狐紧当眼皮子直跳。

收完妖丹,雷二甚至觉得自己可以提前交卷走人了。

“雷二兄弟请留步!”见这小孩收完礼就想跑,张出名横眉立目,语气不善。

拿了货就想跑,哪有这么美的事?

刚才给你妖丹,那是报救命之恩,但是你有没有能耐留在手里,就看你小娃的本事了。

“咋,有啥事?你咋知道俺名字?”

“雷二兄弟修为高深莫测,张某人久仰大名。今日相逢,若不比试比试,必将成为张某人心头大憾。还请雷二兄弟不吝赐教!”

“不想打,没见我刚打完?”

“雷二兄弟小心,我来了!”

张出名不管雷二拒绝,莽了上来。对付人类,他还不曾怕过!

“我巢,你这人咋镇费劲呢?你连俺妖宠都打不过,还跟俺在这叫嚣?”雷二嘴上说着,手上的活也不慢,叮叮当当地打落一地暗器,给自己周身护了个齐全。

一旁平头哥正啃着蛛腿,听到雷二说它是妖宠,大为不忿,示威性地嘶声。

令狐紧当也加入战圈,他肯放下骄傲二打一,已经是极为重视雷二的表现了。

他和张出名可不是那些杂鱼,两人一齐进攻,连雷二也感受到了压力。

尽管如此,雷二也不觉得自己会输,此时他还是用斧面拍人。

可这种行为在对面看来,就是一种莫大的羞辱。

平头哥看着三人的战斗,困得直打瞌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