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懒得修炼 > 正文
第十八章 不要打扰室友睡觉!
作者:雷云彰  |  字数:2064  |  更新时间:2019-12-31 16:42:14 全文阅读

晚上九点钟,王冠结束了一天的考核及闲杂事务,拿着入寝证明,带着他的两个小弟来到二十舍楼下。

  王冠凭着他的二阶修为,高调通过所有考核。武试中借着修为碾压,一拳轰趴了对面的考生。

  台下喝彩一片,主考官说,此子有新人王之姿。

  王冠内心理所当然之外,还有一丝小窃喜。自己不论到哪,都是当老大的料。

  不光是王冠,他带来的小弟中,居然也通过了两个。

  和瘦高的鸡冠头相比,俩小弟显得粗壮许多。虽然没有他们老大的境界,但市井斗殴也是一把好手,会那么两招花拳绣腿。

  此时他们两个跟在王冠后头,一脸谄媚说着奉承话。

  “老大今天那一拳,真是打出了拳法真谛,一往无前!我在下面看着,都不敢想象自己若是正面应对该会怎样。估计当场都要被吓尿吧,哈哈!”左边的寸头小弟一脸奴才相。

  “可不是,我那时也在旁边,隐隐约约看到老大的拳头上盘着一条金龙!我当时以为自己眼花了,没想到对面那小子直接被老大一拳轰飞,那样子叫一个惨啊,这辈子估计都不敢练武了,哈哈哈哈!”右边小弟是个光头,脖颈后的横肉一叠一叠。说这话时候一拳打在自己的肚子上,作吐血状。

  要是雷二在现场,准得恶心地抠眼珠子。也难为两个彪形大汉这么卖力地装孙子了。

  “此事不必再提!”鸡冠头作愠怒状,但眼神里的得瑟怎么也藏不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咱们到这里习武,时时处处都要低调!你俩听到没?”

  “老大教训的是!老大雄才大略,王者之资,小弟拍马不及!”两小弟齐声回答。

  “哈哈哈哈哈哈!”王冠心情大好,十分享受这种感觉。今天除了早上那个狗养的小东西坏心情之外,诸事皆顺!

  想到那个目中无人的小孩,鸡冠头便心中郁结。

  “别叫王爷我逮住你!”鸡冠头心说。

  在寝管大爷那领到钥匙,一看标签,648。

  “妈了个巴子!六楼啊!”鸡冠头更郁闷了,他怀疑是寝管老头故意整他。

  “还好咱仨都在一个寝,以后就让剩下那个不认识的给咱端水带饭!”王冠展望未来,两个小弟大声叫好,摩拳擦掌准备着先给那倒霉小子来个下马威。

  三人爬到六楼,光头小弟拿着钥匙给老大开门。

  一进门,嚯,异香缭绕,不愧是大陆顶级宗门!连寝室也香!

  寸头小弟给屋里点上灯,三人把行李各找一桌放下。

  正准备扯淡,耳朵尖的鸡冠头似乎听到异响。

  “别吭声,屋里有啥动静?”鸡冠头双手做下压动作,示意小弟收声。

  “呼噜~呼噜~”

  “嘿呦我巢,床上还睡个人!”鸡冠头一下子来兴致了,和俩小弟围着雷二的床。

  因为是上床下桌,三人看不到床上是何许人也。

  鸡冠头一马当先,顺着梯子往上爬。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那当真是一眼万年呐!

  “踏破铁鞋无觅处,踏马的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哈哈哈哈!”鸡冠头大喜过望,说到最后声音骤然减小,他打算给这上午不识相的小孩一个惊喜。

  虽然不清楚为啥这五六岁的小王八羔子睡在自己寝室,此刻也没功夫管了。

  鸡冠头招呼两个小弟也上来看看,两人看过后皆大喜,这感情好啊,不是冤家不聚头,往后几年,天天让这小子喝咱几个大爷的洗脚水!

  鸡冠头让寸头小弟把寝室门反锁上,关门打狗!然后自己又爬到雷二床上,这小子像是在做噩梦,俩腿抽抽着,等会让他明白现实才是真正的噩梦!

  鸡冠头看小弟已经把门给锁上了,一把抽掉雷二的被子。

  呦呵,这小子还是果睡!脖子上串个大金瘤子,真踏马俗诶!鸡冠头出身俗世富商世家,啥样宝贝没见过?于是他一把扯掉了这个碍眼的戒指,随手扔到一旁。

  鸡冠头不知道,他这一个无意举动,待会救了他们三条小命。

  雷二明显有些受凉,缩了缩身子。

  此刻还在梦中剁人的他毫无防备,被鸡冠头一把抓住脖子,拎了起来,一巴掌照脸呼去。

  雷二猛地圆睁双目,眼中遍布血丝,顺手一挡扇来的巴掌后,钳住了对面鸡冠头的手腕。猛地发力,把攥住的地方捏了个粉碎。

  雷二醒时只觉得自己浑身像浸泡在熔岩之中,脑袋里像是有无数蚂蚁在啃食,剧痛导致他耳鸣,让他无法听见周围的痛呼惨叫。胸腔里心脏以从未有过的高速在跳动,一股一股撕裂般的愤怒由内而外,像浪潮一般不断冲击他的意识,最终使他迷失于无穷无尽的怒之海。

  仇,仇深似海!

  恨,恨意滔天!

  雷二想要毁灭眼前的一切!

  所有会动的东西,全部剁碎!

  正巧此时感受到一个巴掌要拍在自己脸上,这成为了战斗爆发的导火索。

  雷二把面前人胳膊捏碎,那人吃痛哀嚎,松开了掐住雷二脖子的手,雷二顺势往前一顶,将那人撞翻。

  下面鸡冠头的两个小弟已经傻掉了,看着自己的老大嘶号着从床铺上飞下,重重地摔在地面,一只手已经废掉,不知所措。

  雷二伸手一抄胸前纳戒,习惯性要放出巨斧,结果抓了个空。他也没在意,这时候他已经沉入到暴怒的深海,彻底失去理智,在鸡冠头落地的一瞬间,他也飞身而下,两脚重重地跺在鸡冠头小腹。

  鸡冠头身子弓成虾米,口中喷出酸水,大张的嘴已经发不出声。

  这才仅仅是三人噩梦的开始。

  若说梦境中雷二的疯狂像是一头将死困兽的最后爆发,逮住一个人就往死里咬,那此时的雷二就是一头发狂的巨犀,横冲直撞、要粉碎一切!

  两个小弟看见雷二通红的眼珠,听着自己大哥非人的哀嚎,终于反应过来,怪叫着冲向寝室大门,不断地扯门把手,惊恐之下却怎么也打不开反锁的房门。

  狂怒的雷二受他俩行动的牵引,闪现到他们身后,弯下腰,两只手一人分一个,擒住他俩的脚脖,开始舞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