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火影之新生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大和
作者:Penalty  |  字数:4516  |  更新时间:2020-02-27 01:30:56 全文阅读

“不应该啊,另一条时间线上的我,追了小樱好几年都没追上,怎么到了这里就莫名其妙地喜欢上我了?难道她被幻术影响了?”鸣人换掉了带血的衣服,走在木叶夜晚的街巷中,严肃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也只有你这个恋爱智商为零的孩子才一直看不出人家的心意来。唉,你说你都穿越过一次了,怎么在这个方面还是这么迟钝?”玖辛奈轻叹了一声。

“可是我长得也不好看,脑袋又笨,她凭什么会喜欢我?”鸣人疑惑地说道。

“你是在说一个继承了你爸爸和我相貌的人长得不好看吗?”玖辛奈叉着腰反问道。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鸣人感受到母亲身上凶残的气息,双手在胸前飞快摆了摆,脸上流下了一道冷汗。)

现实中,鸣人走到卡卡西的那栋双层小别墅面前,看到了窗边透出的灯光。就在他心情一松,准备敲门的时候,门忽然从内部被人轻轻推开了。卡卡西穿着暗部制式的灰色背带衫站在他的面前,左肩处的跳跃的火焰形纹身在路灯和门厅灯光的照耀下清晰可见。

“老师的这身衣服穿起来还是跟原来一样帅气!”鸣人跑到了卡卡西的身前,抱住他的腰,仰起头,开心地说道。

在他小时候,穿着暗部服饰的卡卡西总会给他带来一种切实的安全感。因为那些对他恶语相向,甚至是拳打脚踢的路人,每当看到这个银发的年轻暗部走在鸣人身边的时候,只能噤若寒蝉,不敢再对后者动手动脚。

卡卡西当然知道为什么鸣人在看到这件衣服之后,会有这样高兴的反应。他在心底轻叹一声,面上却依旧平静如常,敲了敲鸣人的头,说道:“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家伙给我们找的麻烦事。”

“嘿嘿,能者多劳嘛。”少年揉自己的脑袋傻笑了几声,探着脑袋向屋内四处张望,好奇地问道,“老师家里有客人吗?”

“嗯,被你抓来的另一个壮丁,暗部的大和队长。”卡卡西点了点头,“你先进来吧。”

银发忍者等鸣人脱下鞋之后,带着他穿过门廊,进入了会客室,对屋内独自饮着酒的忍者介绍道:“这是我的部下,漩涡鸣人。”

“大和队长好!”鸣人笑嘻嘻地向棕发忍者打了声招呼。

“三天之前的那次敌袭之后,木叶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名字。卡卡西前辈真是带出了个好学生啊。”大和站起了身,微笑着说道。

“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向各位前辈学习呢。”鸣人一脸认真地答道。

“好了,寒暄就到此为止吧。”卡卡西见两人都在榻榻米上安坐了下来,向鸣人问道:“你今天的那个任务完成得如何?”

他在“那个”上微微加重了一下语气。

“没问题啦,人已经‘完完整整地送到了’木叶审问部。‘晓’貌似不是特别在乎这位漱石弹正的死活,只派了一个忍者护送他。”金发少年没有在桌上看到自己能喝的饮料,失望地嘟起了嘴,“不知道伊比喜老师能不能从他嘴里撬出什么有用的情报。”

鸣人听出了卡卡西的言下之意,用委婉的方式知会了他与佐助会面的情况。

“这种事情交给审问部的人去头疼吧,你就别操心了。”卡卡西走到一个橡木柜面前,翻找了一阵,拿出一盒牛奶,递给了少年,“喏,给。”

“谢谢你,卡卡西老师!”鸣人迫不及待地撕开了包装,“咕咚咕咚”地灌进了嘴里,几秒之后就喝得一滴不剩,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你们今天接管根部的工作顺利么?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卡卡西端起了一个朴素的玻璃杯,以两人看不清的速度拉下面罩,喝了一口杯中的清酒:“还行,毕竟这次团藏本人也同意了移交事项,不过……”

“他们虽然明面上听从卡卡西老师和大和队长你们的命令,但实际上只是阳奉阴违而已。”鸣人把牛奶盒放回了低矮的桌上,猜出了卡卡西没有说出口的话。

“呵,不光是阳奉阴违,我们刚一宣读完火影大人的命令,就有两个人出言挑衅,说我们是‘根’的叛徒。”卡卡西用赞赏的眼光看了大和一眼,“后来是我们的队长用木遁让他们闭了嘴。”

“想要真正让他们心服口服,光用武力压服可是不够的。”鸣人小声提醒道。

“我们有详细的应对方案,你不用担心。”卡卡西不想让鸣人过多地接触木叶的阴暗面,轻描淡写地宕开了话题,“你还有什么其他事么?没有的话,就不要打扰我和同僚喝酒了。”

“哼,问完问题就想赶我走,卡卡西老师真是无情啊。”鸣人摆出了一副哀怨的表情。

“你不是今天搬新家吗?我们也不好一直留你在这里。”卡卡西丝毫不为他所动。

鸣人摊了摊手,无奈地说道:“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做。麻烦你带大和队长到地下室一趟,我有一个重要的东西需要交给他。”

大和听了两人的对话,面带迷茫地问道:“给我?”

——————————

五分钟之后,卡卡西在地下室的地面上写下了最后一个符文,收回了沾着墨汁的手指。他双手结了好几个印,右掌往地上一按,低声喝道:“禁灵结界!”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从环绕众人一周的黑色符文上升起了一道透明的弧形力场,力场汇聚于天顶一点,围成了一个半球形的护罩,将整个地下室笼罩在了结界中。

“这样一来,外界就感知不到这个房间里的任何查克拉波动了。”卡卡西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着地下室中央正因小樱和佐助两人的事而发呆的金发少年说道,“鸣人,你可以开始了!”

“哦,好!大和队长,麻烦你脱光所有衣服,只保留必要的内衣,仰面躺在这张床上。”鸣人回过神来,一开口就把大和吓了一大跳。

“脱衣服?你们到底要我干什么?”大和见到这些诡异的符文,还有洁白的床铺和地下室昏暗的灯光,回想起了自己作为大蛇丸细胞移植实验体的那段刻骨铭心的日子,犹疑不定地问道。

鸣人“啊”地叫了一声,敲了敲自己的护额,内疚地说道:“……实在对不起,我刚刚走神了一会儿,忘记为大和队长解释这件事了。卡卡西老师给我提到过队长你木遁的来历,而我手上正好有一个道具,可以帮助你更好地利用身上柱……咳咳,初代目的细胞。”

“……”大和看着他脸上平和的表情,又见卡卡西轻轻点头,咬咬牙,依照他的命令剥去了自己身上的衣物,只穿了一条平脚内裤,卧在了洁白的床单上。鸣人则化身为了一位职业的外科医生,仔细地检视着大和身体的情况。

大和的躯体与任何一个长期在外执行任务的忍者一样,肌肉线条清晰而富有力量的美感,苍白的皮肤带有几道在任务过程中被各种武器和忍术划伤之后所留下的浅浅的痕迹。在这些正常的伤痕之外,少年还看到了几条明显来自于手术的缝合创口,散布在他浑身各处。

“这些手术创口的位置都是淋巴结所分布的区域……淋巴切除手术……你身体曾经出现过严重的排异反应么?”鸣人凭借在医院实习的经验,迅速地判断出了手术的类型。

“嗯,和我同期的六十个实验体,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大和闭上了眼睛,似乎不愿意再继续谈论自己幼年的那些痛苦回忆。

鸣人右手按在大和的丹田处,查克拉化为小小的探头从手心伸出,透过厚厚的绷带,感知着他体内的状况。少顷之后,他收回了双手,皱着眉说道:“虽然目前你体内的初代细胞暂时没什么问题,但等到步入老年之后,你自身的细胞将不能再与初代细胞达成平衡,后者会如同癌细胞那样不断增生,破坏你身体各处组织的结构,最终会引发多器官功能性衰竭。”

大和听完鸣人的诊断,洒脱地笑了笑,说道:“我多半活不到那么久。”

鸣人轻轻摇了摇头,缓缓解开了自己右手手指处的绷带,伸到嘴边,用力咬破了指尖的皮肤,沾着鲜血在大和的丹田处绘制着形态诡异的符文。而大和则尽力控制着自己浑身的肌肉,避免它们因为鸣人指尖传来的阵阵瘙痒感而不由自主地收缩。

三分钟之后,鸣人完成了封印符文的绘制,解下了脖子上的初代项链。他右手把墨绿色的晶体捧在手心,左手飞速结印,一层层解开了晶体表面的封印。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间浩瀚的查克拉以气体的形态从晶体封印的破洞中弥散而出,在鸣人的约束下凝聚成了一道绿色的长龙,钻入了大和身上刚刚绘制好的封印中。

大和感觉一股暖流从丹田涌出,流遍了整个身体。原本因裸露在外而有些寒冷的皮肤,现在好似浸泡在温泉之中一般,舒适的感觉让他差点忍不住呻吟了出声。过了一小会儿,鸣人见他身上的封印中查克拉存量差不多已经到了极限,左手在项链上一抹,查克拉的输出便戛然而止了。

正当众人都以为整个过程都已经结束的时候,鸣人忽然用项链轻轻地触碰了大和的眉心,刹那间,无数幻象涌入了后者的脑海中,巨量的信息流让他瞬间昏迷了过去。

“他多久能醒过来?”卡卡西看了看大和紧闭的双眼,出言问道。

“十到三十分钟之后。柱间给他留下了很多木遁使用的心得,他的灵魂需要消化一阵。”鸣人将略微有些褪色的项链重新戴回到了自己的脖子上,疲惫地答道。

“你之前所说的关于他身体的情况……”

“当然都是真的,我什么时候说过谎?我为他施加这个封印的目的,就是希望他自体的细胞能在柱间查克拉的不断刺激下获得和柱间细胞类似的恢复力,现在看来,至少已经初步成功了。原本他最多活不过五十岁,现在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最少能健健康康地活到一百多岁。”

“一百多岁?”

“毕竟是六道仙人的仙人体,当然和我们这些凡人不一样了。人家小时候吃了这么多苦,今后享受一下好处,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平衡吧。对了,还有团藏的事情,就麻烦卡卡西老师你通知佐助一声了。”

“没问题。”

“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我该走了。不打扰你和大和队长交流感情啦,再见!”

“鸣人,等等!”卡卡西叫住了正要准备离去的少年。

“卡卡西老师?”鸣人转过身来,疑惑地问道。

卡卡西走到少年的面前,俯下身来,用手指轻轻刮了刮他的鼻尖,双眼弯成了一个月牙:“恭喜你成功获得大家的认可,搬进了新家。”

鸣人微微一怔,面上浮现出了感动的神色,环抱着他的腰,用自己的脑袋蹭了蹭他的胸口,一脸幸福地答道:“谢谢你,卡卡西哥哥。”

————————————————————

十五分钟之后,大和从深度昏迷中苏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温暖的大床上,身上还搭着一块白色的被单。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带着面罩的银发忍者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到了他的身边,轻声问道。

“呃……卡卡西前辈?我……我没事。”大和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我刚刚看到了初代目火影和敌人战斗的画面,还有他修习木遁时的样子。”

“嗯,恭喜你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卡卡西微笑着答道。

“卡卡西前辈说笑了。”大和看到床边自己被堆得整整齐齐的衣物,回想起之前的经历,低头看了看自己肚子上的那道由鲜血书写而成的猩红符文,向卡卡西问道,“鸣人呢?”

“他已经回去了。不过他临走的时候对我交代了一下你身上封印的作用。”卡卡西简略地向大和解释了一下情况。

“这样么……”大和摸了摸封印的表面,感受着上面不时传来的暖意,若有所思地问道,“暗部有传言,说两位火影大人都很看重他的意见,看来是真的了?”

“嗯,包括这一次让我们接管根部也是他的提议。”卡卡西淡淡地点了点头。

“看来他的确是一个从头脑到实力都很杰出的忍者啊,真不愧是四代目的儿子。”大和脸上露出了一个钦佩的表情。

“可是他却更希望被看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卡卡西幽幽地说了一句。

大和默然无语,盯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口看了好久,才开口答道:“……对于我们这种人而言,这注定只能是一个奢望啊。”他低下了头,想到了自己的过去。

他又何尝愿意从一出生就接受那些惨无人道的实验,而后落到团藏的手中,被培养成一个杀人工具呢?要不是遇到了卡卡西,他还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模样。

“嘛,不说这些郁闷的事情了。你先把衣服穿好,我在楼下等你继续来喝酒。”银发忍者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的大门,懒散的话语随风飘入了大和的耳朵。

“前辈的风格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大和也停止了对往事无谓的回忆,笑着感叹了一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