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火影之新生 > 正文
第四十章 鸣樱(大章)
作者:Penalty  |  字数:6441  |  更新时间:2020-02-24 12:26:02 全文阅读

就在鸣人的本体和死党们斗嘴的时候,他的一个影分身却坐在长椅上,和小樱一起相顾无言。

“佐助果然完全没有问起过我么?”小樱平静地问道。

“对不起,小樱,他……”

“没关系,这样的结果,我早就有所预料了。早点清醒过来,也好把精力集中在更重要的事情上。”

“未来的佐助这么说,也是出于对你的关心,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啊。”

“我知道。放心吧,鸣人,我不会怪他的。”

鸣人望了望小樱的表情,没发现什么问题,心下稍安。他伸出右手,递给了小樱一个吊坠,低声说道:“……如果你遇到了什么危险,就朝这里面输入查克拉,这个吊坠会投射出一个属于我的查克拉影像,协助你们战斗。同时我在妙木山的本体也能感知到这个封印被触发,赶回来救场。”

小樱接过吊坠,手指擦过了金发少年右手上粗糙的的绷带,轻轻颤动了一下。她望着那对湛蓝色的眼睛,低声埋怨道:“我不是让你这几天好好的休息吗?”

“哈哈,我下次一定谨遵春野医生的指示,唯小樱命是从……哎哟!”鸣人愣了一下,随即嬉皮笑脸地站起身,一本正经地朝着少女行了一个抚胸礼,结果毫无悬念地挨了一记铁拳,化作一团白烟,“嘭”地一声消散掉了。

“这家伙……”小樱把自己的拳头捏得咯咯作响,对着长椅背后的小树丛喊了一声,“热闹看够了吗?”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一个留着金色马尾辫的少女从树后走了出来,正是小樱的闺蜜,山中井野。

“你藏得太近了,我们都能听到你的心跳声。不过鸣人一开始给我打了一个暗号,说他没有感受到恶意。”小樱凝视着固态查克拉凝成的水晶在日光下散发出的熠熠光辉,体会着掌心那个无比熟悉的温度,轻声答道。

“……你们都是怪物吧。”井野坐到了小樱的身边,幽幽地感叹了一句。

“呵,大概是跟两个,不,三个怪物做了太久的队友,我已经习惯了吧。”小樱准备把项链收到自己的包里,动作进行到一半却被井野拦住了。

“诶,不要忙着收起来啊!让我看一看鸣人君送给你的礼物是什么样子的!”井野好奇地把脸凑到了小樱的掌心上,仔细打量着通体透亮的红色水晶,双眼几乎要化为了心形,“好漂亮啊!你能收到鸣人君这样用心的礼物,真是幸福啊!”

“你不是喜欢佐助么?怎么又在意起鸣人来了?”小樱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

“三天之前的那次战斗,你不是也看到了么?鸣人君用一个忍术轻松劈碎了从天而降的陨石,从容淡定,临危不惧的样子,简直是太帅了!”井野花痴地叫了一声,然后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这么一个温柔善良又强大的男人,你还要这么凶残地对待他,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小樱看着井野羡慕的神情,脑海中忽然闪过了几个自己曾经亲眼见到过的画面:

鸣人躺在床上无助地抓着被子,嘴里发出低低的求饶声;

佐助跟随哥哥离开木叶之前,最后一次望向空无一人的宇智波族地;

卡卡西从墓地旁走过,沉默地擦拭一个个或已往生净土,或已化为仇敌的名字。

众人在羡慕,赞叹,排斥,痛恨他们的时候,又有几个人看到了他们背后的这些东西呢?

“他就是一个大笨蛋,只是你没有见过而已。”小樱用如常的口吻回答道。

“那你还喜欢佐助么?”井野小心翼翼地问道。

小樱紧握着手中的吊坠,摇了摇头:“我现在有比恋爱更重要的事要做。”

井野没有料到小樱的这个答案,怔怔地望着她,沉默了好一阵才问道:“你下一次实战演练的时候,我可以旁观么?”

“今天傍晚酉时三刻,在第四十五训练场,鸣人会陪我对练一会儿,到时候我跟他说一声吧。”小樱淡笑着对井野说道,“我们的练习和其他小组相比更贴近实战,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于是下午鸣人在打扫完十几年没人住过的祖宅之后,就在第四十五训练场见到了和小樱一起等候在那里的第三班四人。

“阿斯玛老师,你们怎么来了?”鸣人惊讶地问道。

“我想看看卡卡西的学生都是怎么训练的,顺便借鉴一二。你们不介意我们偷师吧?”阿斯玛嘴里叼着一根稻草,微笑着问道。

“不介意,不介意。”鸣人微笑着摆了摆手,扭头看向了小樱,“不过今天的训练是不是……”

“就自由对抗吧,你难道还害羞了?”少女轻笑了一声。

“那麻烦你们先后退几步吧,我们马上开始实战演练。”鸣人对第三班众人说道。

第四十五训练场被一片茂密的针叶林所覆盖,众人所在的位置是一片宽阔的林间空地。地面上洒满了厚厚的松针,脚踩过的“沙沙”声在安静的林地中清晰可闻。

待另外四人退至安全位置后,鸣人和小樱互结对立之印,向对方微微鞠躬,齐声说了一句:“请赐教!”

观战的四人紧张地注视着他们的动作,只见两人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就着对立之印的手势结印,几乎在同一时间完成了忍术的施放:

“土遁•土流壁!”

“水遁•水断波!”

鸣人知道小樱擅长水遁忍术,所以起手就选择使用克制水遁忍术的土流壁进行防御。可是水断波(高压水枪)将所有的力量全都聚集在了一点,轻而易举地刺穿了厚厚的土流壁,直接向鸣人射来。

“土遁•岩柱枪!”

鸣人没有被动躲避,而是将查克拉导入地下,凝成尖刺,从小樱所站的地方自下而上刺出。小樱注意到了地底查克拉的异动,翻身躲过了岩刺的攻击,却也因位置的改变,使口中吐出的水枪落了空。

鸣人散去了土流壁的查克拉,右手在忍具包一摸,几点寒星从他手上飞出,与小樱在闪避中扔出的手里剑相撞,发出了几道清脆的响声,将后者悉数弹开。

“风遁•真空大玉!”

鸣人在射出自己的暗器之后,双手迅速结印,从口中吐出了几个巨大的空气弹,夹杂着几枚小樱自己的手里剑,向她飞去。由于空气弹范围巨大,仓促间无法躲避,所以小樱只有双手结印,召出了一道水墙进行防御:

“水遁•水阵壁!”

“土遁•岩柱枪!”鸣人故技重施,再次使用土刺干扰小樱的防御。后者迫不得已,只有撤去了水阵壁,两手在胸前交叉格挡的同时跳起躲过地面上凸起的岩刺。最后一枚空气弹轰在小樱的身上,推着她的身体击断了两三根小树,最后重重地砸在了一棵大树粗壮的树干之上。

“樱!”井野心疼地叫了一声,发现鸣人非但没有停手,反而在右手处聚集出了一团无序转动的查克拉球,右手一摆,向前投掷了出去。

“风遁•螺旋丸!”

反观小樱,虽然有些狼狈,但由于提前预判到了攻击的位置,在受伤处聚集了一部分查克拉,伤口出现的同时,就迅速愈合了。她感受到一团远比之前空气弹凝炼的查克拉朝自己飞速袭来,不敢大意,一个测滚翻避开了风遁•螺旋丸。后者在大树上轻松开出一个大洞之后,飞向了森林的更深处。

“果然他还是手下留情了……”小樱一边折返回战场,一边默默思考着对策,“远程攻击我不占任何便宜,只有试一试近战了。”

定下作战计划之后,她凭借过去一年艰苦训练所锻炼出的身手和反应速度,避开了对方射出的数枚手里剑,将两人之间的距离迅速拉近。

“近身格斗么?我喜欢。”鸣人脸上泛起了一个笑容,右手从袖中拿起一柄苦无,冲向了小樱。

“当!”两人的武器相交,发出了一阵清鸣。少年沿着自己苦无光洁的边缘,将小樱武器上的力道引向了一侧,左拳带着劲风,毫不留情地挥向了小樱的面门。后者虽然身体被对方的卸力技巧带得有些失衡,但还是及时使用右臂挡住了他的拳头,同时右腿抬起,对着他的下阴用出了一记膝撞。鸣人自然不能干等着自己中招,身体借助左拳和小樱交击的地方为支点,沿顺时针方向旋转半周,避开了这次狠辣攻击,同时身体也转到了小樱的背后,右手手腕一翻,苦无朝前狠狠地刺去。小樱急忙弯下腰,让苦无从自己的头顶略过,斩断了几缕粉色的短发。

井野见到两人的攻击次次直指要害,为闺蜜揪起了心:“鸣人君也太过分了吧,亏我还以为他是个温柔善良的人。”

“他要是不够温柔善良,小樱早就没命了。真正的任务中可没有怜香惜玉。”鹿丸撇了撇嘴,为自己的好友辩护了一句,然后转向了猿飞阿斯玛,“喂,阿斯玛老师,这种随时都可能要命的练习,真的有借鉴意义么?”

“他们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不就是这种方法有效性最好的证明么?”阿斯玛双眼紧盯着场上的战斗,嘴上淡淡地说道,“看来你们平常的训练方式也需要微调一下了,我可不能输给卡卡西那个家伙太多。”

“啊——?”猪鹿蝶三人看着场上几乎拳拳到肉的交锋,惊恐地叫了一声。

训练场上的两人陷入了异常胶着的状态中。由于他们都非常熟悉彼此的体术招式,即使鸣人拥有多年的战斗经验和更好的身体素质,也只能算是略占上风,在小樱的手臂上留下了数道浅浅的伤口,没有取得能够决定战果的绝对优势。

小樱吃力地格挡着鸣人的攻击,感受到体内已经所剩无几的查克拉存量,心底一狠,在鸣人朝着自己头部用出一记回旋踢的时候,不闪不避,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将剩余可调用的一半查克拉聚集到了口部。

“水遁•天泣!”

小樱的查克拉化为细小的水针,从口中高速喷出。由于两人的距离很近,鸣人只能依靠长期训练得来的本能反应来躲避,但还是有不少水针刺入了他的躯干。他没有理会全身刺痛的神经和可能已经出血的内脏,而是撤去了腿上的查克拉,努力降低自己回旋踢的速度,并将碰撞点从后脑勺的脑干附近移向了更为坚硬的颅骨。

观战的四人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只见到鸣人一脚踢在了小樱的脑袋上,让她倒飞了出去。他们连忙赶到小樱身旁,查看起她的状况来。

“鸣人,你下手也太重了一点吧?”井野扭头对鸣人愤怒地吼道。

“对……对不起。”

小樱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刚才数百根细针一并扎入鸣人身体的样子,连忙站起了身,推开了众人的搀扶,跌跌撞撞地跑到了他的面前。

“我没事,小樱,不用……”鸣人坐在地上,话还没说完,外套就被小樱拉开了。

果然鲜血已经将他军绿色的T恤全部染红了。

“怎么会……”井野难以置信地说道。

小樱顾不上害羞,把对方的T恤掀开,聚集出一团清水擦去了鸣人皮肤上的血污,露出了他腹部因长期锻炼而清晰可见的肌肉线条。她看到所有红色的出血点都已在九尾查克拉作用下闭合,掌上浮现出了一道绿光,按在了他的伤口上,开始治疗他的内伤。

“对不起,鸣人……”泪水从小樱的眼眶中滑落,滴到了鸣人的胸口上,“明明你都留了手,可我却……”

“受伤对于一个忍者来说是家常便饭,小樱。永远不要为此而哭泣。”鸣人望着那双氤氲着水雾的眼睛,用一种温和而坚定的语调缓缓说道。

“我知道。”小樱用空闲的左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你什么地方伤得最重?”

鸣人偏过头去,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染红了一大片草地,而后他右手一抬,阻止了小樱上前施救。

“内脏出血已经止住了,现在就是腹内压有点高而已,其他没什么大不了的,伤得还没有和卡卡西老师对练的时候重。”鸣人擦了擦自己嘴角的鲜血,穿好衣服,站起了身,浑不在意地笑了笑,“还是由我来治一治你胳膊上的外伤吧,你的查克拉应该已经不够了,而我最近也新学会了掌仙术。”

“好吧。”小樱顺从地伸出了自己受伤的双臂,看着鸣人为自己治疗伤口时认真的样子,忽然觉得心底一直以来模模糊糊的思绪刹那间变得无比通透。

在你用这样的光和热温暖别人的时候,又有谁能够看到你一个人在黑暗中独自舔舐伤口的样子呢?

“好了!”鸣人放开了小樱的手臂,咧嘴一笑。

让我成为在你高兴时分享你喜悦,在你伤心时为你擦去眼泪的那个人吧。

“谢谢你。”小樱温柔恬静地微笑了一下,那一瞬间展现出的风姿让鸣人微微愣了愣神。

我不想再爱得那么自私,那么勉强。

“不用谢啦,这是我应该做的。”鸣人回过神来,脸色通红地摆了摆手,小声说道,“你内伤没什么大问题吧?虽然我当时稍微控制了一下力度,但万一……”

因为爱不是占有,不是索取。

“我是医疗忍者啊,能够判断得出的,别担心啦。”小樱语气轻快,笑靥如花。

爱除了自身别无所予,除了自身别无所取。

“那是我多嘴了。”鸣人疑惑地摸了摸头,感觉小樱对自己的态度似乎发生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

“你们的日常练习可真是危险啊。卡卡西老师居然敢让你们这样胡来。”鹿丸出言打破了两人之间古怪的气氛。

“只有通过这样的方法,我们才能获得真正的实战经验,提高自己的实力。”小樱拢了拢鬓间的发丝,平静地答道。

“咔擦咔擦……”

“前几天的那次敌袭你们也看到了,木叶受到的威胁可不只来自于一处。”鸣人一脸严肃地说道。

“咔擦咔擦……”

“不瞒你们说,中忍考试第二场的时候大蛇丸就想挑事了,不过……”

“咔擦咔擦……”

“丁次!我们在讨论这么严肃的话题,你就不能把薯片先放下一会儿吗?”鸣人抓狂地叫道。

“给。”丁次大方地把薯片递给了鸣人。

“我才没有这么幼稚呢!居然还是黄瓜味的,真是重口。”鸣人看了看包装,嫌弃地咕哝了一声。

“那这个呢?这可是你最喜欢的烤肉味。”丁次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掏出了另一袋薯片,塞到了鸣人的手里。

“我说了我不要的……

算了,既然你都送我了,那就只尝一小片好了……

咔擦咔擦……

唔,真好吃,丁次你在哪里买的啊?”

“在一个叫做全家的商店里,你回来之后我带你去看看吧!”

“好啊好啊!”

你敢把你自己一分钟之前说过的话再重复一遍么?众人默默地腹诽道。

小樱叹了一口气,走到了他的身后,揪住了他的右耳朵。

“疼疼疼……”鸣人右手抓着蓝色的薯片袋上下挥舞,连连惨叫。

“你不要光顾着薯片的事了啊,笨蛋!阿斯玛老师还在旁边看着呢!”小樱对着他的耳膜大吼了几句,然后松开了他的耳朵。

“呜……知道了……”鸣人揉了揉自己通红的右耳,哭丧着脸回答了小樱一声,然后扭头对阿斯玛问道,“老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你们先去休息吧,我看了你们的训练模式,很有启发,现在要为这三个家伙准备一次特训。”阿斯玛带着诡异的表情看向了猪鹿蝶三人。

猪鹿蝶“刷”地转过头来,悲愤地望向了鸣樱二人。

“啊哈哈,原来是这样,那祝你们修行有成,我们就先走一步啦!”鸣人一边干笑着,一边身体后退,说完之后忽然拉住小樱的手,撒腿就跑。

“太卑鄙了!”

“早知道不该送你那包薯片的!”

“竟然敢让我摊上这么麻烦的事!”

猪鹿蝶望着那两个远去的背影,咬牙切齿地吼道。

“哈哈,下次再见吧!”

一分钟之后,两人跑出了一段距离,远远地回望着第四十五训练场的位置,同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噗哈哈哈……鹿丸和丁次这两个懒鬼终于要被迫拼命一次了,真是大快人心啊!”

“呵呵,是啊,井野这次总算可以把注意力放在插花和犯花痴以外的地方了!”

“……”笑声止住之后,鸣人看了看天边几乎已经要没入地平线以下的火红夕阳,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去哪?”

“我要去看一看卡卡西老师那里的情况。你先回去吧,小樱,再晚了叔叔阿姨会担心的。”鸣人轻松地挥了挥手,向少女告别。

“等一等,鸣人,”小樱踌躇了一会儿,叫住了正要离开的少年,“我有一个小礼物要送给你。”

“诶,好像现在大家都喜欢送我小礼物呢,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受欢迎了,哈哈。”鸣人自我感觉良好地笑了一阵子。

“还有人?是谁?”

“纲手婆婆啊,我现在脖子上挂的这个初代项链就是她送给我的。”

“闭上眼睛,薯片放到地上,右手伸出来。”小樱沉默了半晌,没好气地说道。

“不是准备送礼物吗,怎么突然又生气了……”鸣人身体照做的同时,嘴里咕哝了几声。

小樱端详了一下他细细的眉毛,挺拔的鼻尖,还有脸上那三道在九尾影响下而浮现出的猫须状胎记,双颊飘起了一朵红云,左手搭在他的右手手心,右臂环绕在他的脖颈之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吻上了他薄薄的双唇。

“唔……”小樱看到了鸣人瞪大的双眼,随着脸部轻轻颤动的猫须,还有那和熟透了的红苹果一样的面孔;她感觉到了对方手心上隔着绷带传来的炽热温度,还有背部因为紧张而变得坚如岩石的肌肉。

但她对这一切都不管不问,将全身心都贯注到了这个吻上,宛如飞蛾扑火,夸父逐日一般义无反顾。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樱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鸣人的双唇,回味着自己嘴边残余的那股生铁一样的味道。

不,那是血液的味道,是他在被自己打伤之后吐出的鲜血。

小樱见到对方一片空白的表情,凑近他的耳朵,红着脸呢喃了一句:

“笨蛋。”

少女没等他回答,就松开了自己的手臂,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另一边,可怜(?)的漩涡鸣人很久之后才缓过神来,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感受着上面残存的温度,如梦方醒般地说道:“我……我……我这是被小樱强吻了?!”

(“哈哈哈!这个傻孩子,怎么半点没有遗传你当年的那种机灵劲呢?”玖辛奈狂笑几声,捶了捶水门的胸口。

“能有这样一个主动的女孩子和他在一起,对鸣人来说是一件好事。”水门脸上浮现出了一个欣慰的微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