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火影之新生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死党
作者:Penalty  |  字数:3041  |  更新时间:2020-02-22 13:31:45 全文阅读

“爷爷,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鸣人站在火影办公室,兴冲冲地向第三代火影猿飞日斩汇报道,“具体过程……”

“我已经听你的影分身报告过了。”日斩敲了敲烟斗,打断了他的自陈。

“哈哈,这样么?那是我多嘴了。”少年摸摸后脑勺,尴尬地笑了笑。

这些影分身还真是比我这个本体干劲都要足啊……

日斩吸了一口旱烟,向鸣人招了招手:“来,到我身边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少年顺从地走到了日斩面前,垂手而立,静静地接受着对方的检视。

片刻之后,三代火影将烟斗搁在了桌上的烟灰缸中,缓缓开口道:“我打算明天把四代目的遗产转交给你,你意下如何?”

少年的表情略微呆滞了一下,摇了摇头,果断拒绝了:“我现在已经是一个下忍了,能够自食其力。那些遗产不如捐赠给村里的孤儿院和养济院,就当是我回报村子里小时候照顾我的恩情吧。”

恩情?如果这句话不是出自鸣人的口中,日斩一定会以为对方在讽刺木叶村忘恩负义,亏待英雄之子。

“……至少你应该继承他们的房产。香燐和你都已经十三岁了,就算不为别的,你也要为她的名声考虑一下吧?你们一起挤在那个单身公寓里,日子久了,村里可能会传出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第三代火影循循善诱道。

“……爷爷说得是。”鸣人垂下脑袋,轻声答道,“关于我身份的秘密,还需要保守么?”

“刚刚结束的高层会议中,志村团藏已经被免去了根部的职务,由卡卡西暂代。其他人都不反对公开你的身份,毕竟你的实力和对木叶的忠诚他们都看眼里。”

“团藏没有做出什么过激反应吧?”

“没有。你也不要急着去找卡卡西,他现在还在忙着交接工作。”日斩从柜子里拿出一把钥匙和一份文件,又手写了一张纸条,一并交给了鸣人,“这是那栋房子的钥匙和房产证明,待会儿你直接去办理转户的手续吧。如果有人要怀疑你的身份,你就把这张纸条出示给他们看。”

“这几天你不用操心其他的事情,把身心状态调整好,做好去妙木山修行的准备吧。”日斩摸了摸鸣人的头,慈祥地笑道。

“谢谢你,爷爷。”少年双手接过了这些东西,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终于能够亲眼看一看爸爸妈妈曾经居住过的地方了。他兴奋地对自己说道。

辞别日斩之后,少年化为了一阵风,穿行在屋檐之间,一分钟之后,他就赶到了木叶办事处的门口。

“嘿!鸣人!”鸣人刚落到地面,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哟,牙,你也在啊?来这里是有什么手续要办么?”鸣人转过身来,打了一声招呼,熟络地伸出右臂,勾住了犬冢牙的肩,耳边飘来了路人的窃窃私语:

“鸣人?这就是前几天和初代目一起拯救了全村人性命的那个忍者么?年纪竟然这么小,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亮金色的头发,还有脸上的那几道跟猫胡子一样的伤痕,应该就是他了。真是年轻有为啊。”

“看上去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孩子嘛。”

“我记得他前几年的时候还在被全村人称为九尾妖狐呢……”

牙没有理会这些无聊的议论,双手插在衣兜里,悠然地说道:“我只是帮姐姐跑跑腿而已啦。谁像你,整天泡在女人堆里,左手香燐,右手小樱,就连雏田也……”

“停停停,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什么时候跟她们有不正当关系了。”鸣人哭笑不得地打断了牙的抱怨,伸手轻轻打了他的后脑勺一下以示惩罚,“你损损我也就罢了,这种话传进那些女孩子的耳朵里,会让她们不高兴的。”

“谁叫你这个家伙有了女人就忘了兄弟。最近几次我们约你出来聚餐,你都找借口推脱掉了……”赤丸牙的的怀里钻出来,“汪汪”叫了几声,附和着他的话。

“可是那几次我的确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啊……这样吧,我明天要搬新家,今天中午在一乐请你们吃一顿拉面,怎么样?”鸣人苦恼地挠了挠头,忽然眼前一亮,拍了拍牙的肩膀,笑嘻嘻地提议道。

“搬新家?你?”牙睁大了眼睛,惊讶地问道,“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这是我父母的遗产,不过直到现在我才获得了继承的资格。”鸣人看了看自己左手拿着的房产证明,平静道。

“我怎么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你父母的事?有什么隐情么?”牙似乎知道这是一个容易犯忌讳的话题,压低声音问道。

鸣人仰头望了望火影岩上最右侧那个永远英俊潇洒的头像,嘴角翘起了一个弧度,自豪地说道:“我的父亲是木叶村第四代火影,波风水门。”

“哈?!”

半小时之后,鸣人、鹿丸、牙、丁次并排着坐在一乐拉面的长桌面前。丁次和鸣人正奋力地将大份拉面塞到自己嘴里,而鹿丸和牙在一旁消化着刚刚听到的惊人消息。

“喂,我说,拉面结团之后口感会变差很多的,你们还是快开吃吧!”鸣人扬起了被热气熏得发红的脸,对两个不肯动筷子的人叫道。

“怪不得当初老爸允许我跟你接触,真是麻烦啊。”鹿丸摇摇头,认命般地拿起了筷子。

“哈哈,这么说我还要感谢鹿久大人才是啊。如果他不肯松口,你这个怕麻烦的家伙就肯定不会和我做朋友啦。”鸣人咧嘴笑了笑。

“那种事情,谁知道呢?”鹿丸耸了耸肩,喝了一口面汤。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你父母的身份的?”牙夹起一个鱼板,送到了赤丸的嘴里,轻声问道。

金发少年沉默了一会儿,答道:“我出生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场景,就是父亲和母亲挡在我身前,被九尾尖利的爪子贯穿胸口的样子。他们为了保全木叶,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并选择将九尾封印到了我的体内。”

他见众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暗骂自己破坏气氛,连忙岔开了话题,“咳咳,不说这些十三年前的旧事了。你们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呀?”

“护送啊,捉拿盗贼团啊,大部分都是些很无聊的任务啦。”丁次抱起了海碗,咕噜咕噜地喝下了一整碗面汤,擦擦了嘴说道,“不过有一次我们和雾隐村一名叫做黑锄雷牙的叛忍交了手,据阿斯玛老师所说,他还是忍刀七人众之一,雷刀•牙的持有者。他的雷遁忍术可厉害了,能够引发自然界的闪电,还能和他的忍刀合体,变成好几百条雷蛇。”

“那最后你们是怎么打败他的?”牙好奇地问道。

“鹿丸用言语挑衅他,把他引入了一个露天的磁铁矿,他的雷遁忍术在那里变得很不好控制。战斗开始之后,先是由我引他四处游走,消耗他的查克拉,然后鹿丸用影子模仿术牵制他的行动,在他能够挣脱鹿丸的忍术之前,井野使用心转身之术控制住了他的心神,最后阿斯玛老师趁机用查克拉刀切断了他的喉咙。”丁次遗憾地放下了筷子,简要地为鸣人和牙描述了一下过程。

“的确是一场精彩的战斗,你们配合得相当默契呢!”鸣人一口咽下了手中的半个鸡蛋,对鹿丸和丁次伸出了大拇指。

“这样的麻烦事,还是少一点为好。”鹿丸把面碗里的海藻拨到了一边,懒洋洋地说道,“再说了,仅仅是那种水平的忍者,可能连你的一个影分身都打不过吧。”

“哪有这么夸张……”鸣人小声地反驳道。

“你这家伙,在我们面前还装什么蒜?”

“就是就是!”

“鹿丸说得没错!”

“汪!”

“呜……”在三人一狗鄙视的目光下,鸣人抱住自己的碗,发出了一个猫叫一样的声音,可怜兮兮地望着他们。

“好了好了,别再摆出这副模样了,你不觉得丢脸,我们还要脸呢。”牙推了鸣人一下,问道,“听说你过几天要出一趟远门?”

“嗯,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短的话一年,长的话可能要两三年……”鸣人面上闪过了一丝忧郁之色,不过转瞬间又被一个开朗的笑容所取代了,“下一次再见面,说不定只有我一个人是下忍了,到时候你们可要多带带我啊。”

“真要是那样,你就该恭敬地称呼我为犬冢队长了。要不现在先叫一个来听听?”牙凑到了鸣人面前,兴致勃勃地说道。

“别做白日梦了,到时候我肯定抱鹿丸的大腿,才不会跟你这个不靠谱的家伙一队呢。”

“可恶……漩涡鸣人!堵上男人的尊严,到训练场来和我一决高下吧!”

“……我还是一个孩子,不是男人。”

“你……你的脸呢?”

“脸是什么?有拉面好吃么?”

正在一旁收拾碗筷的手打看到这样热热闹闹的场面,脸上浮现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