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神澜 > 第一卷 纸上书
第五章 地龙翻身善丘山
作者:墨北澄  |  字数:3348  |  更新时间:2020-03-31 21:00:10 全文阅读

七桥村,这个蒲阳城距离扬子江最近的的一个小村落,因为进村的七座古桥而得名,村落不大,却得天然水流护村。

江北站在南村口的桥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江北心情异常不错,虽说一路上牛大叔一直和自己说那齐老道的话不可信,但齐老道的话多少还是给江北增添了几分信心,从齐老道的口中,江北也知道了,想要测灵根的话可以去镇子上的通灵殿,这是天澜帝国在整个国家设立的一个独特机构。

每年立春之日,就会有着无数少年在长辈的带领下前往通灵殿检测灵根,届时各大宗门甚至是帝国机构,机会派人前来,只要测出灵根,而却资质不错的少年,便会成为各大宗门所争取的对象,当然资质再差的少年,都会被宗门招为弟子。

这对于这些穷苦家庭来说,无疑是一次改变家族命运的机会,所以每到立春之日,每个家庭都会怀着无比憧憬的心情,前往那通灵殿去检测灵根。而离七桥村最近的小镇叫流霞镇,距离七桥村最近的也有着三十里路。

只要测出灵根,那便可入仙门修行。这个世界中,但凡能够修行者,无一例外皆会高人一等。可江北却并非想要真的就能高人一等,他只想取回爷爷的东西,仅此而已。

流霞镇通灵殿,便是齐老道推荐江北先去的地方。

牛大叔送江北到村口之后,就送货去了,临走时除了一声珍重,别无其他,农家人最为珍贵的东西或许就只有这声珍重了。

江北整了整背上包裹,径直走进了七桥村中。和其他村落没有什么不同,村中也多是穷苦百姓,只是不知为何家家户户大门紧闭,似乎并不欢迎外人,所以也就不会有什么人会注意到江北这个穷小子。

村中有个像模像样的酒肆,经过村中的人大多数都会在这里来歇歇脚,喝上一两杯酒,虽然酒肆之中并没有像样的好酒,但毕竟聊胜于无。

江北也同样进了酒楼之中,或许只有这里才不会闭门谢客,江北刚一进酒楼之时,瞬间就招来几十双眼睛的警惕注视,而且这些人无一例外面前身边皆是放着各式各样地武器。

这些人在看清楚江北只是个过路的穷小子之后,皆是暗自松了口气,有各自端起自己面前的酒碗,吃喝起来。

江北选了一张昏暗角落的桌子坐下,并没有点酒,只是点了一碗面,酒肆里最便宜的就是他面前的这碗面,但仍然需要三文钱,江北知道自己要省着点花钱,但总不能不吃饭。

众人见江北只点了一碗最便宜的面之后,皆是哄堂一笑,甚至有些人还说着一些打趣嘲笑的话语,江北却没有理睬,只是埋头吃面,吃完依旧要继续赶路。

渐渐的众人的注意力便不在这个才十二岁的小子身上了,只是邻桌的议论之声却是引起了江北的极大兴趣。

“唉!我听说这次善丘山乱葬岗地龙翻身,冤魂异动,可是引起了太白楼的注意,看来这次的事情绝非看起来那么简单!”只见其中一人颇为隐晦地和好友议论着。

而其邻座的一位汉子连忙附和道:“对对对,听太白楼的一位管事说,剑宗之上已经派遣长离剑主白沧海下山查探了。”

“不错,我还听说那西蜀荡魔山也派遣了得道高僧赶往善丘山,但是是谁就无从得知了。”

“哦,该不会是当初金刚一怒摧城十里的疯和尚魏寒山吧!”

“要真是那魏寒山的话,只怕这次事情还真就闹大了。。。”

江北本就好奇这世上的奇闻异事,连忙竖起耳朵听着邻桌之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论,再加上酒肆其他客人的谈论,江北大概也知道了这些人聚居在这里的目的。

七桥村往北十里有着一处小山丘,名为善丘山,此山虽名为善丘,却是地地道道的乱葬岗,可能是因为阴宅风水极好,周遭百姓家中但凡有亡故之人,皆会埋葬在此山之上,而据传言,这善丘山的存在已有数百年之久,可想而知这埋下的棺椁是何其之多。

而此次善丘山地龙翻身,成千上万的棺木涌出地面,白骨森森,周遭百姓皆是以为是冤魂作祟,起先也请了数位阴阳先生,起坛作法,超度亡魂,却不曾想法事还未过半,祭台无端倾倒,魂幡无故撕裂。

周遭百姓心生惧怕,便再也不敢管这善丘山之事,纷纷躲入家门,才有先前江北见到家家户户大门紧闭的景象。

直到不久前,一位无所畏惧的江湖中人入了善丘山之上想查探是何缘故引起地龙翻身,却不曾想从山中寻出一件无上珍宝。

此事一传入江湖,立马引起了无数人的趋之若鹜,却没有人在乎当初之人寻得此宝的过程是何等的艰险,可以说是九死一生。

可在这些江湖人看来,风险越大,便意味着收获越大,所以他们对于善丘山的兴趣只增不减,江湖人过的本就是以命讨生活,若是能得上一件无上至宝,那可是意味着实力将会提升一大截,这江湖地位自然也会水涨船高。

江北看的出这些个江湖人,皆是在底层摸爬滚打的平庸之人,但凡资质不错又怎么会如不入一些个宗门族第,受家族宗门资源的培养。

说到底,在自己看来,这些人和自己没什么两样。

只是这善丘山一事,也引起了江北的不小兴趣,小的时候,总听爷爷说起修行世界的光怪陆离,奇异事件,每每听之都会让自己心生向往。

而这一次出来,还没开始修行,便遇到了这等奇异古怪的事件,江北打心底里不想错过,不说修真之人,想必此次前去的江湖中人也不在少数,这等热闹的场景,江北从没有见过,更何况要去齐老道口中的流霞镇,也必须要经过善丘山。既然顺路,那江北便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去瞧上一瞧,即使远远的站着。

江北赶忙喝尽碗底的面汤,谨慎的站起身,将包裹背在身后之后,小心翼翼地从怀中摸出三文钱,递给老板,道了声些之后,便在酒肆众人的嬉笑言语之中走出酒肆,江北深深地吸了口气,整理了下背上的包裹之后,便是依然朝北走去。

十里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走走停停地直到日落西山的时候,江北才隐约看到不远处的善丘山,而一路走来,寻常百姓不见一人,倒是那些个背刀负剑,扛枪拿斧的江湖中人比比皆是,更别说这善丘山前了,早已经是人满为患了。

远远看去,江北不知道为何这些人都围聚在善丘山前而不入山,但是心中的好奇心,还是催促这自己朝前走去。

忽然,一道粗狂的声音在江北背后响起:“嘿,小子,我看你身材瘦小,跟个小鸡仔似的,不像个习武修行之人,怎滴跑来蹚这趟浑水?”

江北回过头,只见一个脸上有着瘆人的巨大伤疤的壮汉,肩头看着一柄硕大的斧头,足有半人高,旁边还有这一个手拿折扇的儒生。只见那壮汉瞪大了眼睛盯着江北似笑非笑地问道:“问你话呢?”

江北着实被这壮汉的块头给吓了一跳,连忙对着壮汉拱了拱手道:“大叔,你好,我不是来蹚浑水的,我是要去流霞镇,顺路而已,马上就走的。”

那壮汉听江北喊自己大叔,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推了推一旁的儒生,朗声道:“嘿,周叔,这小子喊我大叔呢,我要是大叔的话,你成啥了,爷爷?”

儒生没说话,只是轻轻哼了一声。

见儒生没有理睬自己,那壮汉又转过头看着江北笑着道:“我才十六岁,你要是真喊我大叔的话,我也接受,毕竟我看起来也比你年长不少。”说吧,那壮汉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江北有些诧异的看着那壮汉少年,着实被这少年的身形给吓了一跳,才十六的年纪,就这般魁梧壮硕,而且脸上还有那么长的一道疤,只怕这家伙在江湖之上已经历练许久,江北望着那壮汉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江湖还真是凶险得很哪。

江北讪讪一笑,没有接那壮汉的话茬,只是礼貌地说了声:“抱歉,没什么事的话,我还要继续赶路呢,打扰了!”

那壮汉正要继续说什么,站在壮汉身边的儒生,却是一本正经地说道:“这善丘山方圆怎么着也有五里的路程,如今已然日落西山,以你的脚程来说,只怕入夜你也绕不过这善丘山,如今这善丘山并不太平,夜半之时,保不齐会发生什么事情,依我看,你还是就在此处歇息歇息,等到明天一早,再走也不迟。”

江北正要回答那儒生的话,只见那壮汉却再次朗声道:“依我看,你小子就跟在我们身后,这月黑风高的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你不是想看热闹嘛,正巧,跟在我们后面,说不定真能凑上点热闹,你说是吧,周叔。”

那被喊作周叔的儒生顿时眉头紧皱,一脸的不悦,在他看来江北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而已,若非身边这个小子生来好奇心便是极重,再加上又爱管闲事,怎么可能会遇上这么一个拖油瓶。

江北自然是看出了儒生的不悦,却依旧是不露痕迹的笑着道:“谢谢二位的美意,我只是想上前瞅上一眼,之后,就会继续赶路的,所以不敢叨扰两位!”

说罢,江北对着二人各自抱拳,转身便欲朝前走去,那壮汉见江北要走,立马上去,凑到江北的面前笑嘻嘻道:“既然这样,那我们一同前去,之后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如何?”

儒生无奈摇头,江北也只得答应下来。

说是一道走路,那壮汉却总是不停地问江北各种各样的问题,江北也都一一如实作答,江北自然也知道了这个扛这巨斧的壮汉有个响亮地名字:周震天。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