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万古沉浮 > 第一卷 潜水困龙
第1章 尤浩
作者:半个橙香  |  字数:3560  |  更新时间:2019-12-27 12:50:20 全文阅读

“吱吖——”

厚重的木门缓缓打开,探出一个尖脸青年,管家模样,机灵的目光一扫,看到门前站着一位药童打扮的小少年,微微一愣。

少年皮肤黝黑,脸颊消瘦,十二三岁的年纪,一身青色布衫,身后背着一个褶皱的布袋,布袋上不成规则地缝上几个大小不一的兽皮补丁。

“小兄弟,请问有何事?”尖脸青年疑问道,毕竟这里可是半山镇,本就是偏僻的地方,平常几乎很少有人来拜访,更何况还是如此年轻的小子。

况且眼前的黑瘦少年,灰头土脸,瘦得双眼凹陷,一看就是风尘仆仆从外地赶来的。

虽然消瘦,不过倒是双眼炯炯,精神得如出鞘的宝剑光芒。

半山镇,顾名思义,是靠在半山腰的一个镇子,也是楚州最偏僻的地方。

半山的半山腰是一片开阔地带,宛如露天平台,一条布满沙石的古道贯穿而过,背靠十万里大山,是进出十万里大山的门户。很多猎户进山猎杀野兽,寻觅宝物都经过这条便捷古道,当然,有什么有用的物品也都在这里交易,各取所需。一开始这里只是搭建一些简易的坊市,供人交换物品,停下休息,一来二去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形成了一片繁华地带,也就慢慢形成了现在的半山镇。

“小哥,我是来找人的。”黑瘦少年尤浩,抖了抖身上的灰土,腼腆地搓着泥泞的小手,睁着一双大眼询问道。

“找人?找谁啊?”管家正上下打量少年,随口问道。

“大当家。”

“大当家?你是何人?认识我们大当家?他不在。”一听到“大当家”三个字,尖脸青年慵懒目光陡然一变,尖锐的目光盯着眼前的少年,直视而去,内心小心谨慎起来。

要知道“大当家”这三个字,就算是这半山镇的当地人都不知道他的存在,因为大当家向来神秘,管家从小生活在这府邸,可也从来没有见过大当家的模样,偶然的情况下偷听到二当家谈论过,才知晓有这么一号人物存在。

换言之,就算府里人,不是府里的核心人物,也很少知道大当家的存在,大当家的存在就是一个秘密。

“嘿嘿,小哥,我本来不确定的,但是你不是说了‘大当家,他不在’吗,看来我找对地方了。”

“你好,我是尤浩,小哥不嫌弃叫我小浩就行。”尤浩一脸自来熟模样,丝毫不顾青年震惊的目光。

“你......”管家一时气结,立刻恍然,对方也不确定,只是对他使诈虚问一下,倒是自己不小心说漏嘴了。

“唉,小兄弟,我劝你还是回吧,大当家他不在,即使在,你也见不到面的,别说是你,就是我这个在府里长大的管家,都没有见过大当家一面,所以赶紧回吧。”管家转身,一边往里走,一边摆摆手,没有因尤浩的狡猾而生气,反而好心劝他离开。

“大当家当然不在了,因为他......死了。”尤浩微微一躬身,长叹道。

“什么?”管家正要关门的手顿时一哆嗦,脚步也是一顿,急忙转身怒道:“小兄弟,别开玩笑了,我看你还小,好心劝你离开,也没难为你,倒是你,胡言乱语,一再纠缠,再这样纠缠别怪我动手赶人了。”

管家一脸怒气,卷起衣袖,看样子要是尤浩再三纠缠,肯定扑上去把他架走。

“唉,小哥,你看我还是开玩笑吗。”尤浩从背后的布袋里摸出一块乌黑的玉质令牌,丢向正在卷起衣袖的管家。

“这......这是......”管家脚底一沉,右手稳稳地接住尤浩丢来的令牌,吃惊地道。

玉质令牌打磨得闪着黑芒,上面没有什么字迹,倒是有很多奇怪的纹路,捏在手里一股冰凉之感,钻进心神,让管家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这跟二当家腰间的令牌一模一样,管家见过无数次,只是二当家腰间令牌是木制的罢了,显然手中的令牌比二当家的要贵重许多。

管家目露迟疑,看了看眼前平静的少年,手中的令牌不时传出冰凉的质感,略一咬牙,恭敬道:“稍等片刻,我这就立刻通报二当家。”

府邸后院深处。

尤浩安静地站在院子中间,偶尔四处打量一下,前方漆黑虎凳上坐着一位狮面大汉,左侧立着一位清秀书生,右侧站着尖脸青年,正是刚才的管家,三人下方两侧站着数十人,看来这是几人就是核心人物了。

“顾管家,你说的就是眼前这位小兄弟?”狮面大汉右手大拇指来回抚摸着掌中的黑色玉质令牌,目露凶光,声音低沉地问道。

“二爷,正是眼前此人。”姓顾的管家,对着二爷微微一拜,躬身说道。

“尤浩?”二爷粗犷地喊道。

“正是在下。”尤浩嘴角一抿,平静回答。

“你说大当家已死?有何证据,把事情的始末详细说来。”

“哼,要是有半点含糊,这个案桌就是你的下场。”二爷左手抬起,对虎凳旁的木案桌架轻轻一拍,案桌随即脆响,化为粉碎。

“啧啧,二爷这功夫又见长了!”

“厉害啊,不愧是我们二当家的。”

“那是,要不然怎么叫配得上半山镇之虎的威名呢。”

两侧站着数十人,一脸尊敬的看向虎凳上的狮面大汉,称赞道。

“咳咳。”尤浩轻咳了两声,简单理了一下思绪,认真道:“我是以采药为生的药童,几年前在深山老林碰到身负重伤的断臂老人,嗯,也就是大当家,我虽然只是一个药童,但也懂点医术,遇到大当家哪能见死不救,哪想,唉,大当家身负重伤,又失血过多,体内还有剧毒,我实在是无力回天......”

“大当家自身本领惊人天人,自封住了经脉,硬撑过了几年,在最后弥留之际,交代我一定要去半山镇,找叫刘虎的二当家,我多番打听才寻到这里。”

“哦对了,还给了一封信。”说完,尤浩转身摸向后背的布袋,掏出一封枯黄的信封,缓慢递上。

虎凳上的二爷双脚一踩地面,整个身子跃起,右手一扫,尤浩只觉一阵微风拂过面颊,手里的信封早已不见,再看向二爷身影时,只见他已坐回虎凳,右手颤巍巍地拆开信封,仿佛现在还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最后还是一咬牙抽出泛黄的纸张目光一凝,看过内容,就把纸张迅速放回信封,塞进衣服内衫,神色恢复如初,冷冷的盯住尤浩。

整个动作几个呼吸间就完成,尤浩暗自佩服,看来这二爷也是一个武功高手。

四周站立的人群看到二当家刘虎冰冷的目光,在暗自猜测信里内容的同时,嘴角一咧,一副看戏的模样盯着尤浩,凭他们对二当家的了解,二爷能露出如此冰冷的目光,一般都是看死人的尸体时才会有。

“可还有什么交代?”刘虎声音冰冷问道。

“让我做大当家。”尤浩依然目光平静,简单地回答了几个字,没有因为刘虎杀人的目光丝毫畏惧。

嘶,众人心里倒吸一口凉气,内心纷纷暗骂眼前的少年不知好歹,胆子真大,简直是愚蠢至极,眼前的情况还不明白吗,不立刻下跪磕头认错,求二爷保住你一条小命倒也罢了,竟然还得寸进尺,想当大当家?

凭什么!

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论武功,在场的任何一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掐断他的脖子,论凶狠,呵呵,他只是个十多岁的孩子,在他们眼里,还是个刚断奶的娃娃,能凶狠到哪?

愚蠢啊。

众人一脸怜悯地看向尤浩。

“哦,想做大当家?凭什么让虎爷相信你?就凭一封信?还是凭你一张嘴?”刘虎身旁的书生喝道。

刘虎的目光一冷再冷,语气不带丝毫情感,现场的气氛一滞,仿佛整个后院温度都降了几度似的,对上安静站着的尤浩目光,刘虎双眼微微一惊,他本想凭气势碾压尤浩,让他内心慌乱,但是从始至终,刘虎完全没有从尤浩的眼神里看到丝毫的慌乱,眼前的这个十多岁的少年,仿佛如一尊雕像,不卑不亢地矗立在院中,不被外界丝毫的风吹草动干扰。

不简单的少年啊。

“二爷,你看要不直接......”站在二当家刘虎左侧的书生,左手一挑动,在脖子下面一比划,再次开口道,打破了沉寂到窒息的气氛。

尤浩平静的目光一闪,内心暗自冷笑,刚才他说做大当家的时候,众人的目光都在他的眼皮底下,大家的目光有震惊,有怜悯,有焦急,就连刘虎的目光也一直是冰冷,但也仅仅是冰冷罢了,却没有丝毫杀气。

但站在二当家左侧的书生,表面一脸温和,却在尤浩说做大当家的时候,眼神闪过一抹杀气,尤浩能清楚地感觉到这股杀气掠过他的身体,哪怕一丝,他都能深刻感受到,这种杀气他经历过太多次,看来这书生野心不小,是想当大当家呀,当真是一个笑面虎!

书生名叫傅东来,善于谋略,相当于刘虎的半个军师,深得二当家的信任。

“哈哈哈,傅兄比我直接啊。”刘虎发出一声爽朗大笑,收起冰冷的目光,正欲说什么时,站在二当家右侧的顾管家,连忙站出,焦急说道。

“二爷,万万不可啊。”顾管家连忙打断道。

“哦?为什么?”刘虎疑问道。

“二爷,万一他真的是大当家指定的人怎么办?这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顾管家躬身问道。

“那你说怎么办?”刘虎沉默片刻,反问道。

“二爷,你忘了后院后山上那口寒水潭了吗?传闻大当家丝毫不怕寒水潭,这位小兄弟既然被大当家指定为衣钵传人,想来也有办法克服这口寒水潭了。”

“如果真的能破寒水潭的寒毒,多半真是大当家的传人了,如果是假的,那现在杀,跟之后杀又有什么区别呢,他还能逃出二爷的手掌心吗?”

“好!既然你说大当家指定你来此,肯定是有些本领的了,如果你能不惧寒水潭之毒,我刘虎也就信你,也算是给众位兄弟一个信服的理由。”

刘虎一拍虎凳,当即同意,抬头审问道:

“你可愿意随我到后山一试?”

“当然。”尤浩眼睛一亮,立刻点头答应,他知道要是他不答应,估计这位二当家当场就拍死他。

只有书生傅东来脸色泛白,一脸阴晴不定地看向顾管家,顾管家微微低头站回原位,假装没看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