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剑公子 > 正文
第42章 黎情丝
作者:夜开花  |  字数:3093  |  更新时间:2020-01-29 13:20:28 全文阅读

虽然渠年一直跟别人解释,他开的不是青楼,是娱乐会所,说得嘴都干了,但现在整个临淄的人都在说,秦国公子开的就是青楼。

玉夙道“肯定是这个秦国公子比较好色吧,所以才开了一个青楼,可以遮人耳目,让他可以为所欲为!”

蝉夕摇了摇头,道:“你这是什么道理?好色的人就一定要自己开青楼啊?那好吃的人不得自己再开个饭店?”

玉夙道:“反正有联系!”

蝉夕道:“你觉得我漂亮吗?”

玉夙微微一怔,道:“小姐这话说的,您不漂亮,世上还有漂亮的人吗?七国第一美人,难道是白叫的吗?”

蝉夕笑道:“你说秦国公子好色,但我见了他两面,他的眼神却很清澈,不像别的好色的男人!”

玉夙道:“或许他藏得深呢?”

蝉夕叹道:“那说明他城府深,才可堪大用,这个秦国公子我确实有点看不透!”

玉夙道:“那这样的人有点危险吧?”

蝉夕道:“这样的人才值得栽培,像楚三敢那种没有一点心机的,虽然没有危险,但也没有多大用处,就算楚三敢回到楚国,就他那点心机,王位对他来说,就是墓地!”

玉夙点头道:“小姐说得极是,楚三敢就是一个愣头青,刚才我也看到他了,耀武扬威,正在给秦国公子的青楼做宣传呢,一路大喊大叫,卖力得不得了,跟龟.公没什么区别,哪里像一国公子啊?”

蝉夕道:“不过秦国公子能把这个愣头青收为己用,看着还死心踏地,这份魄力我还是佩服的,我跟楚三敢也相处好几年了,但我就做不到!楚三敢虽然是愣头青,但毕竟是楚国公子,也是心高气傲,是一个不愿意臣服别人的人!”

玉夙道:“我也觉得奇怪呢!楚三敢怎么会拜他为师呢?他有什么好教的?”

蝉夕长叹一口气,道:“这件事可能也就他们自己知道了!”

楚三敢领着两百顶花轿在葬水集转了两圈,就回天上.人间了。

这时已经中午时分,王析德已经让厨房做了二十桌便饭,姑娘们下了花轿就开始吃饭,吃完饭就开始营业了。

这些姑娘在别的青楼里揽客,都喜欢站在大门口,挥舞着手帕,嘴里叫道:“来呀,老板,来玩玩呀!”

渠年觉得这种方式太过庸俗,就取消了,就让姑娘们站成两排,从大堂一直站到内院,又从楼梯站到楼上,双手交叉放在腹前,表现得非常矜持,等客人进门,只需说上一句“欢迎光临”即可,无需卖弄风情,女人只有自重,才能赢得尊重。虽然干她们这一行,已经没有自重的资格,但不要紧,表面上自重,依然能博得男人的好感。男人就是这样,你越是对他曲意逢迎,他越是看轻你,越觉得你便宜。

渠年看姑娘们站好,就坐到了柜台里,心里也很紧张,鱼塘的水已经抽开了,能不能抓到鱼,就看今天了,所以紧张的午饭都没有吃,就眼巴巴地看着屋外。

屋外依旧站着很多看热闹的百姓,探头探脑,楚三敢这时走到屋外,大叫一声:“天上.人间现在开始试营业,饭店、客栈、茶馆、赌坊、美人,一应俱全,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进来玩耍了!”

其实站在外面的这些男人都想进去玩耍,但一看里面的阵容,很多人心就怯了,有的是因为囊中羞涩,有的是因为难为情,还有的竟然是因为自卑,反正不一而足,所以大多数的人依旧抱着观望的态度,无动于衷。

但也有几个厚脸皮的,早就等不及了,有两个还是快马加鞭从葬水集赶过来的,这时就从人群里走了出来,走进了天上.人间的大门。

因为他们是有备而来,早就在心中记好了心仪的姑娘的编号,所以进门二话不说,直接报号。

王析德喜上眉梢,连忙着人安排,就领着这几个客人上楼了,同时安排人打热水送上去,先让客人洗个玫瑰花瓣木桶浴,毕竟客人花了这么多钱,总要让人家觉得物有所值,这样生意才能长久。

先接到客人的那几个姑娘非常兴奋,毕竟接一单,最少就要分五十两银子,换作以前的东家,够他们挣个把月的。

没接到客人的姑娘就满眼艳羡,不过这种艳羡也是短暂了,因为有几个厚脸皮开道了,还有一些矜持的客人就放开了,一会功夫,就进来几十个人,当然,有些人是进来吃饭的,也有些人是进来赌钱的,换个赌坊换换运气,也有些人是进来喝茶。

不管他们进来是干嘛的,总归都是生意,把王析德喜得乐不可支。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姑娘们就被带走了一半,渠年坐在柜台里,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了,看来不管是那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男人的本性都是一样的,照这个情况估计,看来他是不用跑路了。

却在这时,门外进来一个青年,相貌平平,但穿着非常讲究,一看就是富家公子。

这公子面无表情,进门后也不看那些迎客的姑娘,径直走向柜台,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轻轻地拍在了柜台上,冲着渠年说道:“这里是两千两,我要见楼上一直没下楼的那个姑娘!”

渠年也是大吃一惊,本来她把姬零定两千两的价格,根本就没打算让她接客,就把她当作天上.人间的花瓶,让人看看就行了,毕竟姬零卖艺不卖身,除非男人的脑子坏了,才会花这么多钱去听她弹两首小曲。

王析德也站在柜台边,虽然这几天他花了二十几万两的银子,但也是惊得瞠目结舌,看来渠年公子说得没错,临淄城里人傻钱多的人还真是不少。这时连忙堆上笑脸,走了过来,道:“那客官请随我来!”

那青年点了下头。

渠年却站了起来,道:“等一下!”

那青年脸露不悦,转头道:“怎么?想涨价吗?”

王析德心下一沉,心道,不能再涨了,已经够黑了!再黑要折寿的。

渠年笑道:“本店诚信经营,怎么可能坐地起价呢?我只是想提醒客官,姬零姑娘卖艺不卖身,你虽然花这么多钱,她也只能陪你聊聊风花雪月,但你却不能碰她,肌肤接触都不可以,客官要考虑清楚啊!”

那青年却喃喃说了一句:“姬零?”说完却没有理渠年,而是看着王析德道:“带路!”

王析德连忙很狗腿地弯了一下腰,笑道:“客官请随我来!”

楚三敢也站在柜台的里面,待这个青年上楼,便小声道:“师父,你知道他是谁吗?”

渠年道:“我哪里知道?齐国人那么多,我能都认识?”

楚三敢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应该是齐国镇远大将军黎向阳的儿子黎情丝!”

渠年惊道:“黎向阳的儿子?”

黎向阳他是知道的,齐国的镇远大将军,所以镇得很远,带甲十万,常年驻守在秦韩魏三国的交界处,为的就是防止秦国东出。渠年这些年比较关注边界的动向,所以有点了解。

楚三敢这时点头道:“应该是的,八九不离十!”

渠年道:“听说这个人不也应该在军中吗?怎么跑临淄来了?”

楚三敢道:“这里是人家的家啊!回来看看不是挺正常的吗?不像我们,有家回不了!”

渠年深吸一口气,道:“临淄的大人物太多,这店开得有点不踏实啊!”

楚三敢道:“师父是怕这家伙会对姬零动手动脚?”

渠年道:“有此疑虑!”

楚三敢道:“只要他敢对姬零动手动脚,我就弄死他!”

渠年瞪了他一眼。

王析德亲自领着黎情丝来到二楼,到了姬零的房间门口,轻轻地敲了下门,转眼间,门便开了,姬零站在了门口。

王析德点头笑了下,道:“姬零姑娘,有客人要见你!”

姬零就冲黎情丝欠腰行礼道:“见过公子!”

黎情丝看了眼姬零,依旧面无表情,说了一句:“不用客气!”说完就走了进去。

王析德顺手关上了门。

屋里有张圆桌,黎情丝径直走到桌旁坐了下来,姬零就过去弯腰给他倒了一杯茶水。

这时姬零离他很近,黎情丝抬头看着他道:“你很香!”

姬零笑了下,道:“多谢公子夸奖!庸脂俗粉罢了!”

黎情丝道:“你是哪里人?”

姬零道:“燕人!”

黎情丝道:“没想到那苦寒之地竟然能长出姑娘这般漂亮的人物!”

姬零笑道:“多谢公子夸奖!”

黎情丝就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茶,便不再言语。

姬零道:“要不我为公子抚琴一曲,解解闷?”

黎情丝点头道:“可以!”

窗边摆放着一把黑色的七弦琴,姬零就走了过去,在琴边坐下,双手按在弦上,稍一酝酿,手指拨动,美妙的音符就从琴弦上飘了出来,琴声悠悠,时而轻缓,如同清泉流过山涧;里面湍急,如瀑布九天直下;时面清脆,如同珠落玉盘,婉转而不失激昂,令人心旷神怡。

黎情丝似乎已沉醉在她的琴声之中,茶杯放在唇边,久久没有放下,似乎已经忘记手里还有一杯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