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无界时代 > 正文
第一章 有你一卦
作者:紫薇叔叔  |  字数:2448  |  更新时间:2019-12-26 21:12:24 全文阅读

“西临宁水,东依太丁,北控幽燕,南接皇都,咱这新原市啊,人杰地灵,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这新闻里也说了,前日里有火流星坠落太丁山中。这是什么,这是星辰下界,咱这新原市啊,又要出人物喽。话说十年前,新原的小高庄村就出了个英雄人物,那真如赵云转世,薛白袍再生。。。。。。”

新原市新修的古城墙上,一群退休老头们正围坐在城墙步道上的算命摊子前,听着摊主陈瞎子口沫横飞。

“陈瞎子,又在讲古呢?你说你算命从来没准过,胡说八道的功夫那可是天下第一”。一位退休干部模样的老头走了过来,颇为不客气的打断了摇头晃脑的陈瞎子。

一句话,引得围坐在摊子四周的各色老头子们一阵哄笑。

这让陈瞎子有些懊恼,捋了捋下巴的山羊胡,砸吧着两片常年吸烟导致发青的嘴唇:“胡老抠,你懂什么。老朽今天讲的可不是古,而是今。话说你还当你是城管局的,你现在管不到我了,你现在和我一样,黄土埋脖喽”。

虽然被陈瞎子抢白了一顿,但胡老抠并不生气。他们是熟人,自打退休那天起,他就加入了新原市古城墙上的“退休老头胡咧咧俱乐部”,而陈瞎子则是这群老头的灵魂人物。不论刮风下雪,陈瞎子都会像模像样的把算命摊子摆起来,然后对着他们这群无所事事的老头子们谈古论今。

没有人真的去计较陈瞎子嘴里的那些有的没的,退休了,操那么多心干嘛,所图的不就是一个乐呵。

“好你个昧良心的陈瞎子,我当年没退休的时候也没管过你呀”。胡老抠笑骂着。

陈瞎子正欲还嘴,却忽地顿住了,一双只见白不见黑的眼睛开始翻翻着,连耳朵也仿佛像狗一样竖立了起来。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来活了。

果然,不远处一个神情落寞、穿戴落魄的年轻人晃荡着走了过来。

“小伙子,停下你匆匆的脚步,等一等你的魂魄。老夫今日有你一卦”。陈瞎子开了口,一套备好的台词脱嘴而出。

这又引得周围的老头一阵哄笑,却也没人拆他的台。这陈瞎子的家底大家也都清楚,说起来也是个可怜人,两眼天生残疾,无儿无女,每日间守着一个算命摊子忽悠个三瓜两枣过日子。要不是长了一张好嘴,估计就得饿死街头。

被陈瞎子这么一叫,那小伙子先是错愕了一下,待到确定叫的是他后,露出一排白牙苦笑道:“大爷,您看我这脚步匆匆吗”?

陈瞎子翻了翻白眼:“小伙子,你看我看得见吗”?

“您这。。。。。。”年轻人有些气结,看着陈瞎子一双见白不见黑的眼睛,也不好发作什么,无奈的点点头道:“得了,我还是匆匆而去吧”。

“别介,小伙子,这不重要。今日真有你一卦,老夫双眼虽瞎,但这心里可跟明镜似的。祖师爷赏饭,老夫算卦那是极准的”。

一旁的胡老抠也帮腔道:“小伙子,我建议你算一卦,这陈师傅在咱这一片可是出了名的神算”。浑然忘记了他刚刚还说陈瞎子算卦从来不准的事。

听得胡老抠如此说,陈瞎子就更加傲娇了起来:“小伙子,听到没有。今日与你有缘,只收你一百元”。

“多少,一百元?我还真算不起”。年轻人转身就要走。

听得年轻人挪动脚步,陈瞎子急了,伸出一把手喊道:“五块,五块总有吧”。

围观的众老头一看陈瞎子从100元直降到5块钱一卦,就知道他是认了真的。众老头显然也不愿可怜的陈瞎子丢了生意,便纷纷跟着帮起了腔。

“小伙子,算一卦吧,才五块钱”。

“算卦的也不容易,五块钱就当捐款了”。

“就是,就是,年轻人。算算吧,算算卦不走弯路”。

就见城墙上,一堆老头围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你一言我一语的喋喋不休着。

小伙子名叫丁汉,职高毕业后就去当了兵,在绿色熔炉里摔打了六年。退伍后用自己的退伍金买了辆轿车跑起了黑车。本来一切都挺有奔头,谁知前天贪了心,连跑了十几个小时,便有些疲劳。到了后半夜一个分神,竟追尾了一辆奔驰迈巴赫。可偏偏他还没给车子购买商业险。这下可好,将近10多万的赔偿金一下就把他砸懵了。

今天本来是约了职高时的同学柳小满见面,看看能不能借点钱出来。听说柳小满现在混的不错,在新原市的一家大集团工作,工资不菲。丁汉之所以知道柳小满混的不错,也是因为昨天给曾经的同学们打了一圈借钱电话得到的消息。

昨日几乎所有接到他电话的同学,一听说是借钱本来热情如火的声音就变的支支吾吾了。好在多少念点同学情谊,在用各种理由拒绝他借钱后,临末了都会提一嘴柳小满,口气也像是对好了口供般的一致:“不如你去找找柳小满吧,她现在可是大集团的高管,有钱的很”。说完都会促狎的笑出声来。

丁汉实在不愿意给柳小满打电话,尤其还是借钱的电话。

可是没钱汉子难啊!自己的车被对方司机扣下了,人家说了,三天内不给赔偿款就过户他的车辆。虽说只是十几万的国产车,但也好歹是丁汉吃饭的家伙。

职高三年,大概是丁汉到目前为止最风光的岁月了。青春年华,个头蹭蹭的窜到了一米八,热爱运动的他体型近乎完美,再加上母亲优秀五官基因的传承,让他获封了职高校草的“荣誉”。矮矮胖胖带着牙套的柳小满不可救药的喜欢上了当时的丁汉,秋波暗送明送了不少,可被职高众多少女宠爱的丁汉那能看得上她呢。

在一次柳小满送上电影票约他看电影的时候,被追求的烦不胜烦而又年少轻狂的丁汉,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毫不客气的拒绝甚至是侮辱了柳小满。

“老子就算喜欢一头猪也不会喜欢你”。即便在当时,丁汉喊出这句话就已经后悔了。可少年人的傲气让他错失了道歉的机会。

丁汉依旧记得当时柳小满的眼泪,大滴大滴的顺着面颊砸入了尘埃中,眼睛里是无尽的委屈和愤恨。

后来柳小满就转了学,再后来听说参加了高考,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然后就断了消息。

直到昨天,丁汉才又一次从同学嘴里听到了柳小满的消息。

“真是一报还一报啊”。丁汉悲哀的感叹着,却还是拨通了柳小满的电话。不过到了也没好意思说出借钱的事儿来,只说想和人家见面聊聊,请人吃个饭。话说,丁汉还是要点脸的。

好在柳小满并没有拒绝,电话里是一个成熟干练的女性声音,平淡却不冷淡,语气恰到好处的不生硬也不热情。最终约定了在新原市的城墙上见面,时间便定在了今日下午4点。

丁汉早早的便来到了约定地点,可是一直等到了5点钟,还是不见柳小满出现,他就知道了,这是人家故意戏耍他。想必柳小满也早已从别的同学那里知道了他借钱的事情。苦笑着摇摇头准备离去,却被算命的陈瞎子叫住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