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超感拾荒者 > 第一卷 流亡地星
第一章 审判
作者:山渡文胥  |  字数:4990  |  更新时间:2019-12-30 14:58:30 全文阅读

众所周知,来自猎户座的氪拉星人是整个银河系最容易进行审讯的物种,没有之一。

因为:氪拉星人从不说谎,而且有问必答——无论以何种方式!

当然,除了这个简直如同命门一般的特点之外,氪拉星人还拥有着一系列为其他物种称道、击节赞赏(没有四肢的物种除外)的可爱属性:思维逻辑间歇性高能,持续性混乱,极端偏执,睚眦必报,迷恋赌博,而且是个十足的话唠。

故而,氪拉星人也相当的臭名昭著,是整个银河系里最为难缠的种族之一。

由于氪拉星人这种特殊的属性,银河系联盟诸多文明的各级行政、执法以及其它部门自太古(奇点大爆炸以后漫长的文明混沌期)以来便纷纷倾向于将氪拉星人拟定为招聘对象,尤其是各级官方、私人机构的反投诉部门更是如此——因为在颇有些无聊的组织里,氪拉星人的存在实在是太有趣了。

银河系总署,超维中央审判法院,第九民事法庭。

在法庭庄严肃穆的金色大厅中央,来自氪拉星、编号为KM17的宇宙拾荒者正被一个透明的等离子球体包围着。

在这个球体的正中央,KM17瘫坐在一张红色的椅子上,用各种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破烂组装成的脸,努力地扭曲成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面对着周遭凝神闭气、不发一言的旁听者。

高台之上,一共有十三个大小不一的审判席位,除了正中央的主审法官席位之外,已经有十二位来自不同星球的法官到场,如雕塑一般,面无表情地望向法庭中央的拾荒者。

“KM17,被你在酒吧痛打的主审法官刚刚出院,预计十分钟后就会进入法庭。等会儿你就正常发挥,自由行事!目的只有一个,保证你最终的审判结果为:流放到无文明区的地星!”从KM17的以太中枢脑传来这样一段讯息。

“怎么又要去地星,上一次我偷渡到地星还是在1000年前,为了找客户丢在那个时空的一块破石头,反反复复被北宋的狗皇帝杀了七回。老板,我跟你说,不管你又接了什么邪恶的委托,这趟活儿你得加价,少于10万恒星币,免谈。”KM17不情愿地回复道。

“成交!这次咱们算是遇到金主了。只要保证审判结果不出差错,公司不仅给你加价,而且你的工资还可以翻十倍。”讯息再度传来,老板爽快地回复让此刻有些无聊的KM17心生诧异,随即又觉得过问上头的事情不属于自己的办事风格,也就打消了心中的不解。

KM17任职于猎户座“酗酒者永不哭泣”超维太空私人垃圾清运公司。

公司成员只有两位:一个是负责联系客户、接受委托任务的老板,一个就是负责干活儿的KM17了。

按照猎户星公历纪元算起,尽管公司核心成员只有两名,但是自从2000年前公司开张以来,便凭借出色的委托任务执行能力、垃圾清运业务协调能力以及丰富的配套及售后服务享誉整个银河系。

依靠传遍整个银河系的优良口碑以及稳健的战略部署,公司在短短1000年内竟然在银河系各级文明区,包括市中心文明、郊区文明以及无文明区,通过”暗物质以太脑森林系统“这一核心科技,再加上对各个维度、星系以及不同种族所弃用的诸多破烂的重复再利用,创建了11家由KM17的智能备份机器体运作的分公司。

公司能够取得如此成功的秘诀只有两个:老板的无耻与虚伪,还有KM17的单纯与“从不说谎”的这一物种特性——KM17曾经无数次试图学习“说谎”这一技能,但终究以无数次加一的失败收场。

因为他真的做不到。

尤其令所有保密及非保密客户叹为观止的是“公司的委托任务完成率高达99.99%“。出了差错的0.01%的任务失败率主要是因为KM17偶尔健忘,或者在该打瞌睡的时间段必须要打瞌睡!

十分钟后,主审法官一瘸一拐地迈入了金色大厅,随后僵硬而又故作镇定地跃上了位于高台正中央最小的审判席位。

所有人此时默契地起立,等待着主审法官开庭宣判。

突然,由法庭中央传来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只见KM17像一只仰壳儿的乌龟一样,把发锈的四肢伸向空中,一阵乱抡,负责语言输出的口腔部件一张一合,念念有词道:“我告诉你这个异星人,你说的话没有一点儿道理,腊尔曼绝不是银河系写诗最难听的诗人,我才是,我才是......”

好像是KM17这个机械身体的能源供应系统出了状况,由于电量过低,后面的话逐渐开始变得含混不清。

“咳咳,肃静”主审法官歪着红肿的眼睛,用自己只有两个指头的手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然后用一种奇怪而狡黠的眼神看向了法庭中央的犯罪嫌疑人。

KM17从睡梦中唤醒了自己的主意识,没有瞳孔的眼睛慢慢睁开,露出两个事不关己的空洞,随后满不在乎地卸下了自己的左臂模块,从中抽出一块儿备用电池,狠狠地插进了自己的脑门。

一切突然变得清晰了起来。

“竟然是你,”KM17看着高台之上的法官,牵强地做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便立即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猛地跳到红色椅子上面,挥舞着手臂,吼道:“你这个一点儿都没有文学品味的东西,你怎么也配当法官,这是神圣的人才配站着的地方。你快下来吧,请不要侮辱这块圣洁之地。滚出去,来自哈莫西林星的文盲,我见到你就想吐。”

由于语速太快,动作幅度之大,KM17挂在鼻子正下方的下巴模块愣是被甩地掉落了下去,这一下巴模块由压缩金属钨制成,是KM17从一个报废的机器人杀手身上拆下来的。

尽管如此,这块下巴在穿过等离子球时也被烧地一塌糊涂。

面对口出狂言、滋哇乱叫的犯罪嫌疑人,参与这场审判的众人,一片哗然。

原本寂静的金色大厅顿时像是沸腾了的星云一般,喧闹起来。

除了主审法官依旧保持沉默以外,在高台之上的12位陪审法官以及几千位旁听的与会者门,无不对这番胆敢冒犯法庭的狂言表示抗议。

按类别划分,法庭之内参与此次审判的文明种族加起来少说也有几百个。

诸文明种族之间语种混杂,交流方式繁复多变,简直令KM17叹为观止。有的法官来自光基生命系统,所以他们之间用电信号进行交流,有的法官来自液态金属基生命系统,所以他们之间通过身体的局部互相融合进行交流,还有的法官来自炭基生命系统,所以他们之间用超频声波进行交流,更有的土豪法官来自暗星基生命系统,他们之间则通过极其稀有的、可以击穿维度的以太波进行交流。

至于其他众多的旁听者所操的语言更是令听者耳朵缭乱。

这可忙坏了为超维中央审判法院服务的翻译们,他们有的满头大汗,有的因为信息超载导致警报红灯四起,总之,尽是为了这种习以为常的无聊破事儿。

虽说语言不同,但归根结底,诸位看客的意思只有一个:“这个小东西真是太不像话了!”

不过,这场闹剧的肇事者——KM17却一点儿不以为意。

KM17并不懂“X(不好意思,不知道用什么词,反正用‘人’不合适)言可畏”的道理,他从来都不遮掩自己的情绪以及想法。这一特点尽管代价颇大,但是也为他带来了可观的红利效应——他从不在乎别人的语言所指,他只在乎自己的感受。

“肃静,肃静,”主审法官愤怒地用俩根指头蜷成的拳头狠狠地敲了敲高台之上的桌子,不耐烦地道:“开庭!”

KM17端正地做到了红色椅子上,随即又瘫了下去。

“勇敢的拾荒者,扰乱法庭秩序只是第一步。为了保证到达地星,你还需要满足剩余两个条件......”老板紧张地发来一段语音讯息。

KM17毫不犹豫地切断了通讯,并启动了最高级别的以太脑防御系统,心想:这个等离子球真凶猛,连金属钨都能熔化,我的身体都是破烂,烧坏了,不可惜,要是脑子烧坏了,可就写不出难听的诗歌了。

高台之上,主审法官露出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开了腔:“被告KM17,你好!”

“我不好!”KM17的脑袋转着圈,脖子逐渐缩短,最后完全紧紧地与上半身铰合在一起。

“你可知罪?”主审法官也不理他,追问道。

“愚蠢的法官大人,我何罪之有?”KM17的上半身一边转着圈,一边理直气壮地回道。

主审法官微微一笑,严肃道:“KM17,你因涉嫌违反三项被银河系政府明文禁止的法律条款而遭受指控。其一,你涉嫌利用自己所任职公司的技术侵入银河系广播电台总部,并恶意发布不实信息污蔑猎户座政府于昨日发布的《关于禁止流浪于太空的拾荒者享受公共服务设施的规定》,而且还擅自将电台的公共频道用于朗读未经出版的糟糕诗歌。其二,你涉嫌在酒吧殴打他人,这点尤为可恶。其三,你涉嫌扰乱法庭秩序。这一系列行为首先为电台部门在名誉以及经济上造成了极大地损害,而且在对受害者带来人身伤害的同时,也严重扰乱了其他享受电台与酒吧诸如此类设施以及其他相关服务的客人之权益。根据《银河系民事法典总章》的第四部分《针对25个附属星系的民事纠纷法案》的第11章《猎户座民事纠纷处理细则》的第7万3千685条所列明的《关于不法侵入公共系统的相关处理条例》和第21万5千379条《关于在公共场合酗酒闹事的相关处理条例》以及第105万7千532条《关于扰乱法庭秩序的相关处理条例》的规定,如果你能够承担银河系广播电台总部的损失以及台长的精神损失费、被打者的医疗费用,还有法庭所雇用的翻译人员的额外补贴,并且向相关受牵连方表达诚挚的歉意的话,本法庭将会视你的配合程度,适当减免你的刑期。”

“啥?你说什么?我没听见,你能不能再讲一遍!”KM17身体的各个部件此刻已经彻底收缩为一个完美的球体,只留下一双没有瞳孔的眼睛露在球面。

“我......翻译人员,请将我刚才表述的话转录为文字信息,发送给被告人!”主审法官一脸愠怒,但仍然强压着,说道。

接收到信息之后,KM17稍稍有些紧张。这种紧张倒不是因为审判所带来的恐惧,而是因为他马上需要干一件危险的事情。为了保证理想的审判结果的达成,他需要战略性地升级自己的罪行。

面对这些事实,他并没有辩解什么,爽快地答道:“所有针对我的指控都真实地发生过,是我干的,我承认。”

“那么,你是否愿意接受法庭给你的出路,赔偿损失,发表歉意,以减免你的刑期?”主审法官问道。

“当然不愿意,”KM17毫不犹豫地回答,并洋洋洒洒地打开了话匣子,“......”

一个小时以后。

KM17的发言被主审法官粗暴地打断了。

“被告人,请停止你的发言。法庭为保证被告人所享有的正当辩解权与局部自由行事的权利而赋予的1小时自证时间已过。请保持安静。”主审法官略带困意地关闭了KM17向其余旁听者及陪审法官进行自我辩护的自证频道。

“被告人的自证过程已经结束。对于其自证的合理性,陪审团需要进行相关讨论,”主审法官看向其余十二位陪审法官,他们有的正在睡觉,有的刚刚睡醒,还有的由于姿势不太舒服在椅子上转了个身后,就没了动静。

在0.5秒之内,主审法官宣布:“经陪审团激烈的讨论,本法庭宣布被告人的自证无效。下面进入审判的第二阶段,证据呈列环节。”

两个长相奇葩的机器飞行器分别运送着一个芯片以及一个断掉的右臂,落在了高台之上的主审法官前。

主审法官将芯片插入桌子之上的一个小型插口,一段嘈杂的录音开始播放起来。

“......猎户座政府这是赤裸裸的歧视,流浪于太空的拾荒者不仅拥有着正常的银河系公民身份,而且负责高效地处理、运送、再利用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正派人所遗弃的各种恶心的垃圾。抛开对环保主义以及宇宙平衡这一原则的坚持,我KM17必须质问你们这些虚伪的混蛋,凭什么拾荒者不能自如地享受一系列公共服务设施。我们的尊严和自由可不是被你们随便扔掉的垃圾,你们这些所谓标榜文明的邪恶玩意儿才是垃圾,而且是不可被转化的垃圾,不管放到哪一个位置上都是废品的垃圾......”录音的后半段逐渐响起了由KM17即兴发挥创作的抗议歌曲。

听到歌声逐渐由平静的宣泄转变为癫狂的破嗓高音时,主审法官赶忙用两个手指头塞住自己的耳朵,无奈手指头太小又太少,耳朵又堪称巨大,所以,主审法官几乎在一瞬间砸碎了桌子前面的控制器。

像是刚遭遇完酷刑的犯人,主审法官擦擦头上被惊起的冷汗,深呼一口气,随即转向自己右手边正摆放在桌子上断掉的右臂,用两个小指头费力地夹起来,隔得远远地向众人展示着,一脸嫌弃地看着法庭中央像是局外人的KM17,压着嗓子说:“这就是当日被告人实施犯罪、对我进行惨无人道的殴打的铁证。罪证如山,KM17,你还有什么可辩解的吗?”

KM17看看自己新换上的、隐藏在球形身体内部的右臂,在红色椅子上,前后左右试着滚了滚,在确定运动控制单元能够正常运行之后,骄傲地说道:“没有审美的家伙,我说过了,我已经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我从来没有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我刚才也不是为了开脱而试图说服你们。实话说,我认为我的所作所为无比地正确,猎户座政府颁布的政策,以及你这位蠢人在酒吧所发表的无耻言论,简直令我火大。我控诉的就是他们,我打的就是你。”

“不仅如此,我还要越狱!再打你一次”。

话音刚落,KM17开始了大胆的行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