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仙帝求我别加租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第三任仙帝
作者:虎家二少  |  字数:2552  |  更新时间:2020-01-20 07:02:01 全文阅读

不知是从何时起,每到月夜,神思海上就会飘荡起歌声。

轻柔得像是母亲的抚摸。

海岸边,常常蜷缩着一个小女孩。

她是人类的长相,却有着兽族独有的竖长耳朵和白绒毛发。

每次,她的身体都是遍体鳞伤。

这些伤口,有些是来自人族,有些是来自兽族。

不是人,也不是兽,七岁的她,承载着人兽两族的憎恶。

就连照顾她的阿姨,都用坚硬的尾巴抽打她。

鲜血淋漓,皮开肉绽。

开始的时候她会哭泣,可渐渐的,心灵变得麻木。

她唯一盼望的就是月夜,这偌大的世界,只有这歌声是她所拥有。

“妈妈,妈妈。”

妈妈,你一定很想念我吧。

如果你在的话,也会抱着我,对我笑,教我出去捕食,或者给我做一个布娃娃的吧。

想象着那些画面,小女孩才能慢慢地睡着——以前,她只有在特别困的时候才能睡着,因为总是有人捏她打她,或者是阿姨把她提起来,让她跪一个晚上。

十岁。

“你知道神思海是什么吗?”

“那是关押囚犯的监牢!想看人族的奴隶的话,得先杀死一头神鸟!”

神鸟,是十五岁的兽人族战士才能捕捉到的东西。

它的翅膀一挥,可以粉碎一块十人高的石头。

小女孩立刻跑进了深林。

一夜之后,她浑身是血,匍匐着爬了出来,怀里还紧抱着神鸟的尸体。

她如愿以偿,进入了神思海的深处。

刚巧,那时也是个月夜。

寻着歌声,她看到了监狱里,一个美丽绝伦的女人。

她那么憔悴,又那么悲伤。

可偏偏这样,都带着一种特殊的美。

小女孩哆嗦着嘴唇,她想好了很多很多的话,可是到了这里却忘的精光。

妈妈发现了她。

她就像个蹒跚学步的孩童般走过去,想投入妈妈的怀抱。

“滚!你这个恶魔,赶紧给我滚!”妈妈咆哮着,目光就像一柄刀、一把火。

小女孩害怕极了,眼泪流了出来:“妈妈,我是你的乖孩子啊,你不认得我了吗?”

“谁是你的妈妈!我的孩子只有一个,就是我和我丈夫生的孩子!你的父亲杀了我的丈夫,我的孩子,你这个魔兽族的孽种,你是我的耻辱,一生的耻辱!”妈妈歇斯底里地叫着。

一边叫,一边用锁着手脚的铁链打她的身体,就像所有人一样。

小女孩不闪避,反而爬了过去,哭着说:“妈妈,我知道错了,你抱抱我,妈妈你抱抱我!”

她哭得沙哑,哭得失去了声音,女人的铁链还是接连不断地打在她的身上。

铁链打得她伤口不断渗血,血浸透了她的衣服,泪也流遍了她的脸颊。

铁链突然停下了。

“哈哈,小孽种流血了,小孽种流血了,族人们,你们看到了吗?我打得一个小孽种流血了!”妈妈疯癫地笑着,因为她的伤痛而喜悦。

她停止了哭泣,眼里死寂得像是

沙漠。

之后,一头人形公豹走到了她的面前:“你的名字,是孤月爱,我接你回家。”

孤月,是魔兽王族的姓氏。

“你是谁?”孤月爱呆呆地问。

“给予你血肉的人。”

孤月爱站起来,低头叫了声“父亲”。

“这就是人族的贱奴?”一迈入“家”的门口,几个少年就打量着她,笑着。

“我叫孤月猛虎!我的母亲,是高贵的虎族公主!”

魔兽族的姓氏以父亲做主,而名字则是用母亲的物种和个人的特点来定。

比如说,孤月猛虎这个名字,就说明这个人母亲是一头老虎,而且性情凶猛。

“我是孤月残狼,是母亲是现任狼王的姐姐!”

“他叫孤月牙猪,他的母亲和你一样,是卑贱的猪女奴!”

“胡说什么!我母亲起码不是卑贱的人族!”牙猪的两根獠牙戳了戳孤月爱的脸颊。

孤月残狼的眼睛发出碧绿的光:“嘿嘿!人族的奴隶在我们家,都是练功的沙袋!”

接着,小爱就被她的几个哥哥打得好几天爬不起来。

父亲孤月王豹看在眼里,却没有阻止。

他把她带回来,仅仅是因为在巡视监狱的时候,看到这个女儿血泪交迸的脸孔,忽然想起几年后和鼠族的联姻还没有适合的对象罢了。

饭桌上,并没有孤月爱的座位,她只配跪着吃饭。

“人族的女儿,明天去打扫练功场吧。”孤月王豹的正房妻子命令着。

“是。”

几天后,孤月家的几位公子,又想起了她这个人族的沙袋。

孤月猛虎一爪即将打烂她的脑袋,她随意一还手,将猛虎抛出屋外。

孤月王豹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最终对仆人命令:“今天给爱准备一个座位吧。”

这一招,孤月家族的公子哥学了三天都学不会,可孤月爱仅仅是从旁一听,居然能把力量远远超过她的哥哥打飞。

孤月家族鄙视人族,但更尊敬强者。

五年之后,魔兽族里出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战士。

她喜欢单独行动,战斗力超群,杀的人族闻风丧胆。

最特别的是,她不说一句话,她的脸上从来没有露出过任何表情,就像一座冰雕。

有一次,她受了伤,疗伤要割下腐肉,就算是意志如钢铁般的战士也会惨叫。可是,她连皱眉都没有,眼神里不见一丝痛苦。

“爱,这次侵占人族城池,将领秦远比较厉害,你去做卧底。可以吗?”

“是,父亲。”

几个月之后,秦远将军府里就多了一个魔兽族的奴隶。

这个奴隶干活很麻利,仅此而已。

“她怎么不停地干活啊?”秦远的小女儿秦锦,问。

“她是魔兽族,干得筋疲力尽,累死就完事了。”

“可是,”秦锦望着孤月爱,“她的年纪跟我一样大呀。”

“爹爹,我想要那个漂亮的奴隶!”

“想要就要吧,军务繁忙,别烦我!”

秦远一句话,孤月爱就到了秦锦的房里。

“你过来,你看这件衣服好不好看?”

孤月爱谦卑地低着头:“小姐穿什么都是美若天仙。”

秦锦一笑:“什么呀,这是给你做的!”

“小姐,我是魔兽族,我不能——”

“什么魔兽族不魔兽族,人族有人渣,魔兽族也有像你这样的乖孩子。”秦锦刮了刮孤月爱的鼻子。

乖孩子?我这样一个被世界厌憎的人……你如果知道我的真面目,就不会这样说了吧?

秦锦拉着她上了床,抱着她说:“我觉得,魔兽族和人族是平等的,相信有一天,两族会消除隔阂,和平共处的!我一直在想,如果我能和一头小狮子结婚生孩子,那该有多好啊!”

孤月爱心中一动:“那如果魔兽族强迫了你呢?你还会觉得,你的孩子是乖孩子吗?”

“我也不知道。但我觉得孩子是无辜的,我可能会杀了那个强迫我的魔兽族,但不会恨上我的孩子。”

孤月爱的泪水涌出。

“要是有一天,人和魔兽两族,真的能和平共处,那该有多好啊!”秦锦感叹一声,沉沉睡去。

后来,这座城没有被攻破。

一千年后,九重天之上,一名魔兽族的女子登位仙帝,君临八荒。

她所统治的时代,魔兽族和人族的关系大大改善,和平共处,两族开始了史无前例的通婚。

但这位大帝,夜晚的时候,总是会屏退所有人,在海岸上和一位老朋友单独聊天。

那位朋友,凭借精湛的医术,救助了很多孩子,包括人族和魔兽族。

也是在她的传播下,两族的孩子才第一次和平共处。

“我做到了。”

神思海边,锦d微微一笑,对着一个骨灰坛,久久地摩挲着。

一滴眼泪,滑落她的脸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