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家有祖传狐仙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手到病除
作者:清流映月  |  字数:5137  |  更新时间:2020-02-16 15:29:51 全文阅读

离开陈艳玲的家,陈雪老师一路上就在追问章达先:“小章啊,你可是刷新了我的认知啊,万万没想到年纪轻轻的你,竟然还有这个本事。”

章达先腼腆一笑:“陈老师,您别笑话我。”

“哎,这可不是笑话你,虽然我是老师,也是党员,可对于这个事,我可也是相信的。”陈老师认真的说。

章达先笑笑没说话,陈老师接着说:“小章啊,问个不该问的,你这手段是……”

章达先说:“祖传的。”

“啊?祖传的?”陈老师可是被说蒙了。

“真是祖传的。”章达先笑意盈盈的道。

陈老师仍是不信的问:“这个还能祖传?快给我说说怎么回事。”

章达先道:“我就不跟您细说了,当初我奶奶活着的时候是狐仙的出马弟子,狐仙是我们家的保家仙,我也是无意之间会了这么点本事,能跟您说的大概就是这些了,其他的您就自己脑补吧。”

陈老师听完还真是错愕了好一会儿才说:“那我就不问了,真是没想到这个也能祖传。”

和陈老师在顺义路分手作别,陈雪老师临走还特意问了一句:“我同学日后要是再有什么异常情况,小章你可得帮忙啊。”

章达先说:“陈老师,你放心吧,明天早上就会恢复正常啦,还能有什么异常情况啊。”

“知道你有这本事,以后再有这种事我可第一个就去找你啦。”陈老师道。

章达先哭笑不得,这事是什么好事咋地,怎么还惦记上了,无奈的说:“好的。”

第二天一早,章达先刚起床洗漱完,陈雪老师就打来电话,说她同学一早给她打电话让她去家里,到那一看果然又是好好的一个正常人了,她同学陈艳玲请陈雪老师转达谢意,过两天要请章达先吃饭。

章达先婉言谢绝了,并告诉陈雪老师:“你同学刚恢复,阳气还很弱,最近不要去参加葬礼,不要在夜里出门,以免再沾染到不干净的东西。”

陈老师认真的记下,也一再的表示了感谢,然后挂断电话。章达先感受到了陈雪老师的兴奋,自己也觉得很享受这种帮助别人带来的成就感,此刻他能体会到当年奶奶虽然没有赚到什么钱,却仍然认真的给每一个去瞧病的人治虚病,相对于自身的能力所肩负的责任和帮助别人带来的成就感,钱真不算什么。

由于早晨的这个电话,章达先觉得身心愉悦,上班期间一直是嘴里哼着歌,脸上挂着笑,同事们看他这副表情,纷纷猜测章副总这是怎么了,秘书安若云说:“看他这副表情,肯定是恋爱的节奏啊。”

会计徐晓丹思索着道:“我看啊,也许是跟邹总有了实质性的进展吧?”

林静和杨娅茹对视一眼道:“哇塞,这也太牛了吧,难道是跟邹总那个什么了?”

刘彬被几个女生的八卦模样给弄得很是无语,不屑地道:“人家有爱情滋润怎么了,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么,瞧瞧你们这表情,好像要把人家的爱情给说成奸情了。”

章达先正好从职员办公室经过,开门问了一句:“刘彬跟谁有奸情了?”

正在喝茶的刘彬被呛到了:“咳……咳,我什么时候有奸情了。”抹了一把喷在嘴边的茶水道:“刚从她们几个女生在研究你这么一副风骚的表情,是不是跟邹总有了实质性的进步呢。”

章达先对众人一挑眼眉:“别乱说,你们不能把我的想法给说破,小心我杀人灭口啊。”

徐晓丹说:“哦,我明白了,小章总的想法还没实现,咱们想的有点超前了,哈哈。”几个女生笑作一团。

章达先心情好,也就顺着她们的口气继续开玩笑说:“都是正常的成年人,有想法才是正常的,只不过我在纠结,是早早的选择一颗大树乘凉,还是去森林公园逛一逛再说呢。”

“呦,章总您这口气倒是不小,敢问您的那片森林在哪啊。”杨亚茹问。

章达先伸手在屋里划了一个弧形,紧接着又是一个风骚的表情道:“你们皆是我亲手栽下的小树苗。”

安若云还有点淑女形象,被他这话逗得捂着嘴笑,林静几人则是放肆的笑着,杨亚茹带着眼泪道:“小章总啊,你要不是领导,我可就送你不要脸三个字了。”

章达先无所谓的说:“哥们儿的优秀你们体会不到滴。”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时,章达先忽然换了一副严肃的态度道:“有时间看看培训的资料,练练怎么站前边给人讲课,别跟狗仔队一样没事就偷窥我,虽然我很帅,可是工作还是要放在第一位的。”

杨亚茹道:“遵命,帅的惊天地泣鬼神,流氓见了你都认为自己是好人的小章总。”

屋里又是一阵哄笑,章达先关门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最后这句话他是认真说的,自己有了辞职离开的想法,想在离开前让这几位能把业务拿起来,这样自己走的才能安心一点。

有章达先在公司支应着,不忙的时候邹洪綦也不用总来公司,今天又去跟好朋友郭晓秋美容健身去了,章达先把自己最近培训的资料整理好,发给了刘彬几人,让他们好好的看看,相互之间练一练,争取早点能拿起来培训这一块业务,下午的时间就让他们做这个培训演练了,章达先在一旁做观众和指导。

正练着呢,章达先电话又响起来,拿起来一看是陈雪老师,章达先以为又有什么事了,赶紧接了起来:“陈老师,你好。”

“小章啊,现在忙不忙,方便说话不?”陈雪老师客气的问。

“方便,有事儿您说。”章达先道。

“呃,是这样的,我同学是恢复正常了,可是她中午给我打电话,说她们单位还有几位同事有类似的问题,想问问你是否方便帮着解决一下。”陈雪老师试探的说。

“呃……”章达先又被陈老师的电话给弄的哭笑不得,这是组团来找自己瞧病了。

陈老师听章达先没回应,接着说道:“小章啊,我知道这事儿让你为难了,我同学的事还没好好谢谢你,请你吃口饭呢,这又给你找事儿,不过你放心啊,这些人肯定不能让你白忙活,家属都说只要能给看好了,肯定要当场表示感谢的。”

章达先知道陈老师误会自己的意思了,连忙说:“陈老师,瞧您这话说的,我可不是那意思,没见到具体状况,我实在是不好答应你,也是怕耽误了人家,所以我才犹豫的。”

听他这么说陈老师松了一口气:“哎呀,你也别有心理负担,就跟我同学一样,死马当活马医吧,能行你就费费心给治了,不行咱就告诉人家治不了,这不就完了么。”

“那行吧,可我现在上班呢,那几个人有情况严重的么?”章达先问。

“这个我同学倒没说,这样吧,我再问问我同学,回头让她把你电话告诉那几个同事,让病人给你打电话说说具体情况,你看这样行不。”陈老师道。

“行。”章达先痛快的答应。

挂断陈老师的电话,十几分钟后,果然就陆续的接到了四个电话,都说是陈艳玲副校长的同事,听说陈校长的病好了,求章大仙给自己家的病人治病,章达先又是哭笑不得,这倒好,自己这回彻底的成大仙了。

下了班章达先就开始忙碌起来,陈艳玲副校长的这四个同事,让他跑了小半个丰城,好在丰城不算大,路况也还可以,不然的话这一宿不用想着睡觉了,光路上就得跑几个小时。

四个人里前三个人的情况都一样,症状也都不像陈艳玲副校长那么严重,这三个基本都是在长时间昏睡和短暂清醒之间交替,章达先去了之后发现几人不是鬼魂附体,都是被阴气冲身导致的元阳受损,处理起来也相对简单。

章达先坐在病人身边,用手轻抚病人灵台,运转掌心的镜魂阵,将钻进病人体内的阴气吸收,然后再用微量法力输入病人体内,帮助病人将受损的阳气慢慢修复,几分钟的时间就结束了施法。

这些家属看章达先一没念咒作法,二没烧纸祷告,还纳闷就拿手那么摸一下就能治好了?结果章达先结束施法站起来不到五分钟,原本昏睡的病人就都清醒过来了,这回可是彻底的清醒,家属们可就高兴了,没想到这么年轻就有这么高的道行,这可是真神仙,当场就拿出五百块钱来感谢章达先,章达先一再推辞,可是这些家属却坚持说:“那些没看好病的各路大仙儿我们都给了车马费呢,你这治好病的我们更不能亏待了,何况这钱不是给你的,是孝敬神仙的。”

就这样章达先拿着一千多块钱赶到了第四个病人家,到了他们家章达先观察了一下此人的状态,说话聊天还基本正常,就是昏昏沉沉的总想睡觉,经过触摸发现此人没有被阴气冲体,更没有恶鬼附身,章达先就苦苦的思索这是什么状况导致的。

就在此时,喜不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这是丢了魂了,三魂少了一魂,问问他家人什么时候出现这种状况的。”

章达先便问病人的妻子:“你丈夫什么时候开始出现昏昏沉沉特别想睡觉的情况的?”

妻子回忆了一下说:“大概三四天了,前几天他说在单位的仓库见到个鬼被吓的够呛,回来的头一天还没事,第二天下午开始就觉得没精神,总是想睡觉,这几天就都是这个状态,说几句话就哈欠连天的,昨天陈校长打电话问他的情况时候,听说陈校长被你给治好了,我们这才着急找给我丈夫看看。”

章达先静默沉思,用意念与喜不多沟通,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喜不多说:“这么看来,他的魂是在家才离体的,你开了天眼在他们家里找找。”

章达先说:“我看你丈夫是受了惊吓导致一魂离体,我在你们家找找,你们别随意走动。”说完便默念咒语开了天眼,在屋子里四处寻找,卧室、客厅、厨房都没有,最后来到厕所,一打开门,就看见那个男人的一个魂魄漂浮在厕所的顶棚处。

章达先问喜不多:“这个魂魄该怎么让他回到病人体内呢?”

喜不多说:“用你的镜魂阵,控制好力度,将魂魄吸附在手上带到病人身边再推进体内即可。”

章达先照做,运行镜魂阵,将那人的魂魄吸附在掌心,轻轻的走到病人身边,对着迷迷糊糊病人的眉心推了过去,那人身体猛地打了一个激灵,然后睁开了眼睛茫然的看着章达先和他的家人。

章达先问:“现在感觉怎么样,还觉得犯困没精神么?”

那人摇摇头说:“不困了,刚才我就觉得脑门一热,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现在可算是从梦里醒过来了。”

妻子看丈夫的神态确实是恢复正常了,高兴的对章达先说:“章大仙啊,真是非常感谢,你这可真是手到病除,可真神啦。”说完就去包里翻出五百块钱,塞给章达先。

章达先还是没有推辞掉,口袋里又多了一份谢礼,章达先坐车回到公司以后对着这两千块钱发呆,从来没想到赚钱会这么容易,真不知道自己收这钱对还是错,这时喜不多出现在他身边,章达先抬起头来问:“喜儿,拿这钱是对是错,我有点迷糊。”

喜不多淡淡一笑说:“这个钱拿着没问题,去庙上烧香许愿是不是还要给点香火钱呢,你这是替人消灾解难,该拿。”

听喜不多这样说章达先心里才算安生一些,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就觉得帮助人是分内的事,拿人家钱性质就变了。”

喜不多道:“别这么想,这个事你付出的可不只是自己的劳动,还有胡家的仙术呢,你帮助的人不会去供奉胡家,可你们家却要一直供奉,这些都是因果循环,所以钱你正常拿着就是了。”

章达先又想起一个事,问道:“那如果我以此为生可以么?”

喜不多点点头道:“当然可以,自古以来就有方士、相师、道家、佛家,就算你以此为生,与他们也没有什么区别,也是一种职业而已。”

这番话让章达先彻底开悟,也让他最近一直在犹豫的事有了决定,只等着公司那几个人能把业务接过去的时候,他就要向邹洪綦摊牌离开公司的事,绝对不能再牵连到她和她的家人了。

这个夜晚章达先睡得特别香,没有了心结,一身轻松,不过章达先在睡前还是想到了另外的事,如果自己想要以狐仙的法术安身立命,那么自己所学还远远不够,需要有更多实用的本领来充实自己,往后的日子任重道远。

第二天起床开始,章达先的电话就变成了热线电话,仍然是陈雪老师第一个打来,告诉他昨天被他治好的那几个老师都打给陈校长打电话表示了感谢,其中有两位班主任想问陈校长能不能让章达先给班级受到惊吓的孩子也看一看,陈雪老师受人之托没办法又一大早来叨扰。

章达先昨天就很好奇,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师生见到鬼,按理说学校本该是阳气最强的场所,偏偏西城实验小学却变成了见鬼频率最高的地方,这非常的不合理,这个事好像真的有必要调查一下,不过眼前还是先要把那些焦急等待的学生们的问题给处理了,于是章达先就答应了陈雪老师,让那些需要的家长联系自己,然后自己抽时间去看看情况。

很快章达先的电话就变得热闹起来了,这一上午接了十几个电话,耳朵都觉得有点嗡嗡响了,邹洪綦今天来公司,看见章达先一会儿一个电话非常好奇,就问他:“你这是忙什么呢,电话接个不停。”

章达先一边接电话一边记录着对方的家庭住址,放下电话道:“最近有很多人找我帮着治病,打电话的这些都是约我去他们家的。”

邹洪綦更加不解的道:“找你治病?有病怎么不去医院呢?”

“医院要是能治就不用来找我了,是跟你爸那时候类似的。”章达先道。

邹洪綦如梦初醒:“是不干净的东西造成的?”

“嗯。”章达先点点头。

“你接的这些电话都是这个原因?”邹洪綦问。

“嗯。”章达先道。

“可他们怎么知道你能治这个毛病呢?”邹洪綦又问。

章达先发现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这个高知美女会问个没完没了的,于是就把自己这两天出去给人治虚病的事给她讲了一遍,这回邹洪綦才不问了,改成惊叹不已了:“没想到这么两天没见,你这就真成了捉妖大仙了。”

章达先笑道:“这个事啊你还真没说错,现在被我治好的那些人都叫我章大仙,照这么下去我这大仙之名很快就会响彻丰城的,要不要先给你签个名啊!”

邹洪綦笑道:“说你胖你还真就喘上了,什么时候能把你这顺杆爬的毛病改改,我还真没听说过哪个大仙像你这样没皮没脸的。”

章达先撇嘴道:“切,哥们可是真材实料的半仙之体,岂能与那些骗子相提并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