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冲出太阳系 > 正文
第一章 天降陨石
作者:长空不羁  |  字数:3381  |  更新时间:2020-02-22 17:03:55 全文阅读

太阳快要落山了,天空中堆满了大片大片的火烧云。

山区的盘山公路上,一辆SUV越野车像只甲虫一样,不紧不慢爬行在弯弯曲曲的山道上。

石墨双手扶着方向盘,透过车前挡风玻璃,望着远山起伏的曲线和火红的天空,微微有些出神。

他那张略微有些苍白的脸,以及抿紧的双唇曲线,呈现出一种微微病态的冷峻。

侧边的车窗外,微冷的山风不时吹拂进来。

如乱草一般的头发被风带起,像麦浪一样、摇摆起伏。

……

群山寂静。

这片连绵的山脉属于武夷山脉的一部,而这条蜿蜒蛇形的公路则是县级公路的一支,一般这种县道只有当地车辆偶尔会有来往,外地车走这种县道的几乎很少。

顺着这条山区县道往前走,前面就是梅连镇。

虽然此时太阳还没完全落下,但眼看天就要暗下来了。

石墨拧开车头灯,前面的水泥路面一下子就被车灯照得雪亮。

不经意间,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侧边后视镜突然异常明亮起来!

他的心神立刻就被其牢牢牵引———

那是一道急速的强光!从后方的天空中疾掠而来,其速度和亮度,都和平时所熟悉的后车灯相距甚远,他很快就能分辨。

他连忙下意识点了一下刹车。

仅仅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那道强光就从他的车顶上方呼啸而过,斜刺刺地砸在前面大约百十米的荒草滩里。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粉碎了山林的寂静。

石墨的眼皮禁不住微微抖动了一下,大脑一时空白。

“…?什么情况?!”

怀着丝丝忐忑和一脑门的问号,石墨将已经慢下来的车缓缓靠边停稳。他扶着方向盘,坐在车里,朝前凝神观望了一会儿,须臾,心里渐渐平静。

“那东西大概是陨石坠落吧?……”他暗自琢磨。

此刻。

太阳只剩下最后一抹余辉,山峦上的云朵也都变成了绛紫色。

四周连个鬼影都没有,山林很快重归了寂静。

瞧了一眼外面的天色,他侧过身,伸手去副驾工具箱摸了个手电筒出来,下车时,停顿了一下,又顺便把双闪也打开了。

在好奇心驱使下,他打算下车去瞧个究竟。

亲眼目睹了天降陨石的过程,说不准还能捡个陨石回去。

这种机缘不是谁都有的。

……

再过几天就是立冬。

所以,一下车就感觉外头凉飕飕的,倘若是在北方,有的地方已经下雪,而这里是南方,通常要到春节前后才偶尔下雪,但山里的风还是蛮冷,特别是像现在天色已晚的时候。

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紧了一下衣领。

手握电筒,石墨站在路边,向前放眼观望了一会。

很快确定了大致方位和陨石坠落的地点,地点大概是在路边不远处的荒草滩附近。

沿着路边石砌的马路牙子,他往前走了二十来米。

站在马路牙子边,朝之前判断的地方又看了几眼。公路下面是一大片荒草滩,杂草丛生,一些芦苇长的比人还高,根本没有现成的路,再远一些的地方,隐约能瞧见有条山溪流过。

石墨蹲下身子,小心翼翼踩着马路牙子边的石缝,下到下面的荒草滩中,然后打开手电筒开关,一束雪亮的光线随之延伸。

沿着大致方向前行,脚下一路高低不平,都是些乱石坑洼,拨开那些肆意乱长的芦苇,手上也不小心被划了好几道小口子,好不容易趟出荒草滩,一眼就瞧见一条山溪在他面前缓缓流淌。

他在溪边默默观察了一圈,眼见溪边各处都有溅水痕迹和一些散落的新鲜泥沙,估摸着陨石怕是就落在这条山溪中了。

瞧着脚边流淌不息的溪水,还有溪边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鹅卵石,石墨心里一阵犹豫。

手电筒的光线照在溪水中也全都是反光,基本看不清水底的情形。

很显然,要找陨石他就必须下水慢慢淘摸,而且能不能找到,还得看他的运气。

“这到处都是鹅卵石,怎么找?……”

石墨心里一阵腹诽,眼看天色也越发昏暗起来,他硬着头皮下到水中,鞋子全泡水里就且不说,连裤子也浸湿了大半。

他撸起了衣服袖子伸手进水,溪水冰凉、刺骨。他也不知道陨石的具体大小,形状,大概只能凭感觉找,这山溪里的鹅卵石由于常年流水浸泡,难免附着一些微生物,摸起来有些腻腻滑滑,只凭常识经验他也知道这种石头肯定不是自己要找的陨石。

中间他从水里摸出几个有点像的石头,但拿起来看的时候,发现都不是。

摸了大概有大半个小时,他的手上突然碰到一颗不一样的石头,这颗石头表面摸起来很光滑,这种光滑不是微生物寄居的原因,而是石头本身的光滑,关键是石头还带着一点余温。

他兴奋地用手翻了一下,即便在水里依然能感觉到这石头很重,和普通的鹅卵石绝对不一样,他一只手竟然拿不起来,很快他就像了一个办法,他把手电筒叼在嘴里,空出另一只手,两手一起合力,这才把陨石捞出来。

捞出来之后看了一眼,果然是陨石!

他发现这个陨石外表是黑的,差不多铅球大小,但是,这家伙看起来个头不大,重量却很重。

无论是外形还是质量,石墨已经百分百肯定:这就是刚才从天而降的天外陨石!

……

抱着陨石慢慢上岸,他嘴里还含着个手电筒。

他这样子看起来既古怪又好笑,但石墨心里却既新鲜又高兴。

这可是天外来物!

他照着刚才的来路重新返回,这一路上比刚才更加困难,费了他不少的力气,等回到马路边,天就已经完全黑了。

重新爬上马路牙子,甩着有些力竭的双手,石墨一屁股就坐在马路牙子上。就赶紧把嘴里的手电筒拿下来,大口喘了好几口气,这才觉的轻松了不少。

坐了一会,他习惯性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给自己点了根烟。

星火在黑暗中闪烁了一下,就归于暗淡。

夜幕下,晚风中,山林无比寂静。

……

这中间,路上一辆过路车都没有,只有他的车子孤零零地在路边闪着双闪,就像是黑暗里山林的野兽一样,孤独地,警惕地,盯着四周的荒野。

借着隐约的微光,石墨望着周围山峦的影廓,那些山峦像剪影一样形状分明,近处的荒草,马路对面山坡上影影绰绰的高大树木,依稀可见,耳廓中尽是溪水“哗哗哗”流淌的声音,还有风吹过荒草灌木发出的“沙沙”声。

这些全都是他曾经熟悉的大山,是刻在他生命因子里的记忆,多年以后他又回到这里,好像回到旧日的时光。

他呆呆地坐着,很久以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二十七年了。”

从这里出生,离开大山,现在又再次回来,一转眼就是二十七年。

要不怎么说,人生苦短。

……

许久,感觉休息差不多了。

石墨起身拍了拍裤子,弯腰抱起陨石,夜幕中踽踽朝孤独的车子走去。

他绕到车后,打开车后的后备箱,后备箱里的东西还真不少,各种各样的行李杂物胡乱地堆在一起,将后备箱塞的满满当当。

“啊趄!”

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吸了一下鼻子,他将陨石塞在后备箱右边的一个角落,又忍着冰凉的山风,从行李箱里找出干净的裤子和鞋子,淅淅索索匆忙换上,然后快速关好后备箱的车门,转到前面,打开车门敏捷地跳上车。

关上车门以后,明显就暖和多了。

轻轻拧转钥匙,越野车轻微震动了一下,发动机立刻发出低沉有力的马达声。

石墨轻打了一把方向,车子就灵巧地开上了马路,车轮碾过碎石和水泥路面,在寂静的山林中,发出分外清晰的沙沙声。

车子继续朝前方平稳驶去。

……

到梅连镇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

从镇上再去岩岭村还有半小时左右的山路要跑,不过也都是水泥路不是很难跑,这时候他的肚子已经咕咕叫了半天,他想着就在镇里随便找点吃的。

镇子不大,也就只有一条街道,有条不大的溪河穿镇而过。

街道两边有一些杂七杂八的铺面,这会时间也不算太晚,但街上几乎没什么人,只有在一些铺面的门口偶尔能看到人影,还有一些在铺子里架着桌子打麻将的大叔大妈们。

石墨将车子停在一个饭店的门口。

饭店的门沿上有一个招牌,已经有一些陈旧,上面写着“老林饭店”四个字,其中最后那个店字的灯估计是烧掉了,所以明显有些暗淡,不过不影响辨识。

走进饭店的时候,里头明显传来喝酒猜拳的喧哗声,不过看不到人,应该是里面包厢有人在喝酒吃饭,传出来的声音有当地的方言也有普通话。

“老板。”石墨朝里喊了一声。

老板听见声音,探了一下头,很快就出来招呼。

是一个已经发福的中年妇女,是老板娘,她略微打量了石墨一眼,又瞄了一眼石墨停在门口的车子,就侧身把柜台上的纸笔拿到手上,在脸上挤出一个笑容,问:“吃什么?”

“还有兔子锅吗?”

石墨虽然很少回乡,但这家老林饭店他还是有印象的,他记得他们家的“兔子锅”味道很不错,这个老板娘他也依稀有些印象,当年也算长的标致,如今已经是半老徐娘,脸上写满了岁月的疲倦感。

老板娘目光微微闪动,看了石墨一眼:“还有半只。”

石墨心里顿时开心起来,“好,那就半只兔子锅。”说完,他稍微看了两眼,就在门口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老板娘有些狐疑,这年轻人看起来似乎是熟客,可她却一点印象都没有,她犹豫了一下,不确定问:“你是?刚回来?”

“嗯,刚回来,我岩岭村的。”

老板娘又仔细看了石墨两眼,大概是在翻她的记忆,岩岭村的?很快似有所得:“对了,你老妈是不是去澳大利亚的那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