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玄天修真录 > 正文
第一 玄天宗
作者:梦入凡尘化仙  |  字数:2872  |  更新时间:2019-12-26 11:47:32 全文阅读

烈日当空,一个少年随着一个中年汉子远远往一座奇峰走去,这少年原先是青牛镇鲜丰酒楼的店小二,名叫李瑞,旁边的中年汉子则是玄天宗外事堂的一位香主,名叫赵山。

这赵山因为被贪狼帮的头目秦林海带着人追杀,身受重伤,多亏李瑞救护,才得以活命,便将李瑞带上宗门,准备推荐为杂役弟子,这杂役弟子虽是玄天宗最低等的存在,可也比在酒楼当伙计强了许多,李瑞父母见他有了更好的前程,自然催促他投奔玄天宗。

远处的奇峰便是玄天峰了,玄天宗就在半山腰,两人在玄天峰脚下的玄天镇歇了下脚,吃了顿饭,便向山门走去,在门口,赵山出示了下腰牌,守门弟子便恭敬的放行。赵山将李瑞带到外事堂的杂务殿,那殿主见是赵山推荐的弟子,自然不敢退却,给李瑞安排了住处,让弟子领着李瑞熟悉下环境,赵山向李瑞告辞,并嘱咐李瑞有难事直接去找他,李瑞自是感激不已。

  两人分别后,李瑞随着那弟子往住处走去,那领路弟子白白净净,看着人满和善,李瑞恭敬的喊了声师兄,那弟子微微一笑,“师弟不用客气,以后都是同门,可以互相有个照应,我叫吴大海,可以叫我海哥”“海哥!”吴大海见李瑞比较上道,而且他也是左右逢源之人,在外事殿一直当差,为人八面玲珑。

向李瑞介绍起杂务殿的情况,这杂务殿虽然是玄天宗的最底层,可确实分管事情最多的,像山上的挑水、做饭、打扫、甚至是炼药谷的杂务都需要管,所以杂务殿也是玄天宗人数最多的,有八九千近万人,新入门的外门弟子都是从杂务殿里选拔的,不管什么背景,只要想进外门,都需要先进杂务殿历练,熟悉玄天宗的形式。

  李瑞有些好奇,询问起这外门弟子的标准是什么,吴大海说最低需要是练筋小成,李瑞不知这练筋小成指的是什么,又追问起来,那吴大海倒是未有什么不耐烦,给李瑞讲起这修行境界,原来这武学分为六层,其一练皮,其二练筋,其三炼肉,其四炼骨,其五炼腑,其六炼髓。这练皮是指用外功将全身皮肤练得紧致无比,力透筋肉,等练到筋时,会产生内力,再用内力熬炼全身肌肉,进而是全身骨骼,等练成铜筋铁骨,一般钝器很难再伤到自身,此时便开始凝练“柔弱”的脏腑,等五脏六腑也凝练完成,则最后才进行炼髓,使得整个人脱骨换髓,成为顶尖高手。

  李瑞听的心旷神怡,聊着聊着,两人已经到了住宿之处,屋子颇为狭小,一个大通铺占了大半位置,铺上八个床位,吴大海让李瑞把行李放在一个床上,其他人都还没回来,吴大海又带李瑞到了食堂,食堂伙食不错,但一个月需要交三百文钱,吴大海给李瑞预支了这个月的月钱交了上去,然后嘱托李瑞万事小心,不可轻易得罪人,便自己离开。

  

  李瑞的床铺在最边上,和旁边铺的哥们聊了起来,这哥们名叫朱阿五,原是医药世家出身,家里排行老五,父亲一直给炼药谷送药材,一来二去和炼药谷药房的管事熟悉起来,便拖管事将朱阿五引进玄天宗。

  朱阿五见李瑞为人机灵,便给李瑞讲起刚入门的规矩。新弟子刚入门,前三个月是比较轻松的,上午跟教头学习武功,下午开始干杂务,教头临时有事的话便会调整时间。李瑞有些兴奋,没想到刚入门中就能修习武功。朱阿五见李瑞喜形于色,便开始泼起了冷水,原来,这杂役弟子处处受歧视,所教的武功也是大路货色,天资奇佳之辈才能有所成就,普通人很难练好,杂役弟子中能在三年内修习到练筋小成者只占十之一二。李瑞心情有些低落,不过又一想,总归是能修习武功了,心里还是有些期待的。

  第二天天刚亮,李瑞便被叫了起来,吴大海带着李瑞和其他五六个人到了演武场,那演武场上已经有了三四十号人,还有个中年汉子站在场地前面,吴大海给大家介绍那便是杨教头,并向杨教头分别介绍了刚来的几人,杨教头微微点头,便打发吴大海走了。

杨教头叫几名新人站在最前面,开始授课,教的是练皮的一套拳法《牤牛大力拳》,一共只有五式,拳法虽然简单,但杨教头讲解的很是详细,将每一式的站姿、出拳的角度、力度都一一讲解,即使是听过他讲解的也会耐心倾听。

杨教头讲解一遍之后,便要求场上众人开始练习,来得早的老人早已将招式记熟,只是姿势或出拳尚有些许差错,杨教头一一给予纠正,来得晚的新人有的招式尚未记得清楚,杨教头便一遍遍不厌其烦的给予演示,花了大半个时辰,李瑞便将招式记全,算是学的比较快的几人,杨教头对几人赞许几句,鼓励几人继续熟加练习,待日后将这套拳法练得炉火纯青。

  原来这拳法修行分为入门、小成、大成、圆满,和修行境界相对应,如果能将牤牛大力拳修行到大成,练皮也能进入大成,拥有一牛之力,而且可以进入下一步的练筋。

至于拳法的圆满境界,照杨教头的说法是需要一定的机缘和天赋,一般人能到拳法大成就很不错了。而且单单拳法的入门就需要下很大的功夫。李瑞练了一上午的拳也只是将拳法的招式练熟,连入门都不算,李瑞心里一阵感慨习武的艰难。

下午不再习武,而是开始干杂务,李瑞被分到厨房负责挑水,整整忙了一下午,挑满了整整六大桶水,从后山山涧到厨房来回走了十几趟,这样还被厨房的管事闲干的慢,李瑞只能忍着,吃完饭回到屋里刚想躺下歇会,呼的一阵风响,几件衣物飞向李瑞,将李瑞的头蒙住,李瑞感觉一股子酸臭味,赶紧把衣服拿开,猛烈咳嗽起来。

  “小子,帮大爷把衣服洗了”,李瑞抬头见一个高大个的汉子狠狠瞪着自己。

  “唐大,你怎么欺侮人?!”朱阿五在旁边有些看不惯。

  “少他妈多管闲事!”那唐大冲朱阿五喝了一句。

  “五哥,不妨事,反正我也闲着没事做,你的衣服我也帮你洗了吧”朱阿五想拒绝,李瑞直接把他的脏衣服拿走了。

  “我的也帮洗下”

  “还有我的”

  “我的”

  其他人见李瑞直接认怂,便也将衣服扔了过来,李瑞一一收了起来,端着洗衣盆去溪边洗起衣服。他刚走出屋子,屋里爆发出一阵哈哈的狂笑声,朱阿五有些羞恼的看着几人,气呼呼的面向墙壁,不想再看见几人。李瑞在去溪边的路上,见好多人在月光下勤修苦练,心中有些佩服,抓紧洗完衣服,见天色还不算太晚,便也跟着练习起拳法来,三更时分才回去休息。

三月转瞬即逝,李瑞的拳法也算正式入门,作为新人的福利也没有了,以后只能一个月来演武场跟杨教头修习半天,不过杨教头却说只要他们平时修习过程中遇到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来问他,李瑞众人大受感动,平时干活时,老受老人和管事欺负,杨教头算是门中对众人不歧视的少数人。

这几月来挑水、劈柴、砍柴、烧火、放羊、放牛,李瑞感觉已经很辛苦了,没想到接下来更辛苦,每日里忙的不可开交,回去就想睡觉,可还是咬着牙坚持着练武,又过了三个月时光,李瑞感觉自己的拳法进步越来越缓慢,便趁机会请教起杨教头,杨教头指点李瑞可以去观察下牛的生活,拳法源于生活。

李瑞的拳法已颇有火候,只差一点就能拳法小成,想要再进步,需要让拳法有些神韵,这种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杨教头便鼓励李瑞去观察下牛的生活。李瑞便趁着也放牛的时候观察起牛来,起初只是和牛群中一只只牛互相瞪着大眼睛,一点头绪都没有,直到有一天,一只老狼跑到牛群里偷吃小牛,母牛急了,一蹄子将老狼踹飞了。

李瑞看的目瞪口呆,心中灵光一闪,想着母牛踢狼的动作,比划起拳法来,慢慢陷入忘我的境地,太阳下山才清醒过来,李瑞出了一身汗,看着满天星斗,心中感慨万千,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拳法小成,见天色将晚,便赶着牛群回了宗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